李泰 (唐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李泰
濮恭王
李姓
惠褒
封號 宜都王→衛王→越王→魏王→順陽王→濮王
出生 唐高祖武德三年
620年
逝世 唐高宗永徽四年
653年1月20日(653-01-20)(33歲)
諡號

李泰(620年-653年1月20日[1]),字惠褒,小字青雀,唐太宗次子,母长孙皇后。雅好文学,擅書法,工於草行[2],集书万卷,是当时的书画鉴赏家[3]。李泰才华横溢,聪敏绝伦,倍受宠爱,史载“宠冠诸王”,为太宗最宠爱的儿子。按惯例皇子成年后都应去封地,不得长驻京畿,但李泰因太宗偏爱,特许“不之官”。李泰好士爱文学,太宗就让他在府邸设置文学馆,任他自行引召学士,由于宠禄过骄,屡次遭到大臣的进谏阻扰。后因涉嫌与太子争位,太宗为免眾子重蹈自己起兵奪位的覆轍,為了达到让嫡子们共存,只好采取隔离政策,改封其为顺阳王,徙居均州之郧乡县(今郧县),后进封濮王。高宗接位后,优惠有加,永徽三年(652年)死于郧乡。

生平[编辑]

李泰是李世民与長孫皇后的次子。他出生时,李世民还是秦王。620年,封宜都王,621年,封衛王,作为早夭的叔父卫怀王李玄霸的后嗣。李世民登基后,李泰归宗。628年,改封越王、揚州大都督。631年,兼左武候大都督,633年,封鄜州大都督。634年,任雍州牧兼左武候大将軍。636年,改封魏王,领相州都督。贞观十二年(638年),奏请撰《括地志》,四年书成,修书五百五十卷。

贞观十七年(643年),太子李承乾因失宠而和吏部尚書侯君集共谋刺杀李世民,准备政变,事败之后被废。李世民有意立李泰为太子,已经当李泰面许诺了,李泰也表态,自己将来身后将杀掉自己的儿子,传位胞弟晋王李治,李世民很感动,但谏议大夫褚遂良却指出李泰此言有悖常理,说:“过分宠爱李泰是造成李承乾之祸的根源,要立魏王,就先把晋王处置了吧。”而李世民却不忍处置晋王,而长孙无忌等人也支持立晋王李治为太子。李泰又以汉王李元昌事恫吓与李元昌交好的李治,李治将此事告诉李世民,而被废的李承乾也坦承自己谋反是因为李泰对太子位有所图谋。于是李世民下定决心,带着李治驾临两仪殿,待群臣退朝后留下长孙无忌、房玄龄李勣、褚遂良,说:“我三个儿子(指李承乾、李泰、李祐)一个弟弟(指李元昌)都做出这种(图谋帝位的)事来,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甚至作取佩刀自刺状,长孙无忌等上前抱持制止,夺下刀给李治,然后问李世民想立谁为储,李世民说想立李治,长孙无忌当即表示奉诏,于是李治被立为太子。[4]

李泰对此并不知情,照常来见父皇,被囚于北苑,李世民下诏歷数李泰结党夺嫡之过,罢雍州牧、相州都督、左武侯大将军,废为东莱郡王、順陽王,迁均州郧乡。后来李世民说:“如果我立李泰为太子,等于说太子之位是可以通过经营得来的,这是给后世做示范。以后再有太子无道、藩王窥伺的,两个都废黜。”“如果立李泰为太子,李承乾和李治都活不成;如果立李治,李承乾和李泰都能保全。”647年,李泰被重新封为濮王。

唐太宗驾崩后,继位的唐高宗李治允许众兄弟回京参加葬礼,但李泰不在此列。高宗在车服饮食方面予李泰以优待,允许他开府置僚属。永徽三年十二月,李泰死于郧乡。唐高宗追封为太尉、雍州牧,谥号恭。子李欣嗣。

李泰著有《濮王泰集》二十卷,已失传。

评价[编辑]

苏辙评唐太宗立太子:太子承乾既立十余年,复宠魏王泰,使兄弟相倾。承乾既废,晋王,嫡子也,欲立泰,而使异日传位晋王,疑不能决,至引佩刀自刺,大臣救之而止。父子之间,以爱故轻予夺至于如此。

作品[编辑]

括地志[编辑]

《括地志》是一部大型地理著作,由魏王李泰主编。全书正文550卷、序略5卷。它吸收了《汉书·地理志》和顾野王《舆地志》两书编簒上的特点,创立了一种新的地理书体裁,为后来的《元和郡县志》、《太平寰宇记》开了先河。全书按贞观十道排比358州,再以州为单位,分述辖境各县的沿革、地望、得名、山川、城池、古迹、神话传说、重大历史事件等。征引广博,保存了许多六朝地理书中的珍贵资料。原书字数无考,今留傳《括地志辑校》四卷,约13万字。

文集[编辑]

李泰另有《濮王泰集》二十卷,现已失传。《全唐文》有收錄他的一篇文章《请释法恭为戒师书》[5]

芙蓉园[编辑]

贞观中,唐太宗把在长安城东南部,曲江南岸一带的原隋朝离宫芙蓉园赐给了儿子李泰,此园“居地三十顷,大唐芙蓉园周回十七里”,园中“广厦修廊,连亘屈曲,其地延袤爽垲,跨带原隰,又有修竹茂林,绿被冈阜,东坂下有凉堂,堂东有临水亭……”李泰去世后,高宗将此园赐给了太子,开元时唐玄宗作为御苑,这座御苑里,水边至南岸高地建有紫云楼、彩霞亭等仙山楼阁般的宏伟宫殿群。唐代著名画家李思训之子李昭道有写生图画传世,宋人有变体摹本一并保存至今。[6][7]

都城之盛[编辑]

贞观中,唐太宗在东都洛阳“并坊地”以赐儿子李泰大宅,且在合并坊地后李泰的宅邸还是占了“东西尽一坊”之地,另有“潴沼三百亩”,李泰为池,池与洛河之间,修建有堤以便人们来往,故名魏王池及魏王堤。魏王池与魏王堤古时被称为“都城之盛”,是文人墨客的游赏圣地。特别是每年春天,这里堤上杨柳依依,堤下河水清清,堤外湖水湖光水色,招来无数游人。文人墨客在这里赋诗咏叹(唐代韩愈、白居易、韦庄、刘禹锡、宋代施宜生、梅尧臣、邵雍等均留下了不朽的诗篇),还在这里举行“修禊”等活动。古时以来,形成一种民俗,即在农历三月上已日(魏以后固定为三月三日),到水边嬉游,以消除不祥。这就叫做“修禊”。魏王池与魏王堤,李泰因父亲的宠爱而得,而如此胜景,又是因魏王李泰之名而闻名于世。[8][9][10]

三龛记[编辑]

贞观十年,长孙皇后去世,其次子魏王李泰在龙门山宾阳洞开凿佛窟,为母亲冥福。于宾阳南洞正壁雕造了五尊大佛像,主尊阿弥陀佛高约8.20米,面相饱满,额方颐丰,颈部刻横纹二条,头作高肉髻,刻波状发纹。内着僧祗支,胸间束带,外披双领下垂袈裟。两侧侍立的二弟子高约5.80米,身披袈裟,双手合十,神情谦恭。外侧侍立的二菩萨高约6.50米,头戴高花蔓冠,颈下戴项圈,身披披帛和联珠纹璎珞,下身着百褶长裙,身体呈直筒状,立于莲台上。

《伊阙佛龛碑》又名《三龛记》、《褚遂良碑》,是李泰贞观十五年十一月在宾阳洞完成造像后镌刻的发愿文,碑文由中书侍郎岑文本撰文,谏议大夫褚遂良书丹,共计一千八百余字。此碑现存洛阳龙门西山宾阳中洞和南洞之间,虽名为碑,实为摩崖刻石,通高约5.00米、宽1.90米,是龙门石窟形制最大的摩崖碑刻,碑首上有蟠螭形浮雕,上有仿木结构的屋檐建筑,正脊两端配鸱尾,脊正中有迦陵频伽鸟,龟跌座首已残毁。关于该碑的记载,最早见于宋嘉佑六年欧阳修的《集古录》和赵明诚的《金石录》。传世墨拓以明代何良俊清森阁旧藏明初拓本为最佳,拓工精致、字口如新;比《金石萃编》所载犹多五十余字,1960年发现一宋代拓本,现均藏于北京图书馆。

家庭[编辑]

李泰妃阎婉(622-690年),工部尚書阎立德之女,育有二子:

  • 長子:李欣(633-685年?),嗣濮王、潁州刺史。
  • 次子:李徽(644-683年),字玄祺,贞观二十一年(647年)封顺阳县开国侯,永徽四年(653年),封新安郡王;永淳二年(683年)九月廿三日,死于郧乡县,时年40岁,嗣圣元年(684年)三月十四日,迁葬于马山。顺阳县开国侯、新安郡王。

家族墓[编辑]

李泰家族墓地,位于湖北郧县城东1公里处的棒棰河西岸,唐代称此为马山,当地群众俗称此地为大李王坟、小李王坟。从已发掘的4座李唐王室家族墓群得知,墓主是李泰、阎婉、李欣、李徽。具有较高的科研价值。

李泰墓为砖室墓,由墓道、甬道小龛、墓室组成。1975年3月,湖北省博物馆会同郧阳地区及各县文物干部联合对李泰墓进行发掘。发掘时,发现此墓已被盗过,本次发掘共出土各类文物442件。其中,陶器99件、瓷器9件、银器13件、金器121件(重3102.35克)、玻璃器9件、石器7件、铁器2件、珍珠2件、水晶珠2件、铜器178件以及残存墓内壁画若干幅。县博物馆收藏225件。省博物馆收藏217件。其中,陶器42件、瓷器3件、铜器18件、银器11件、金器121件。具有较高的科研价值和陈列价值的文物品有陶俑、仪仗俑、乐队俑、金狮子、墓志铭等。

阎婉墓位於李泰墓西北隅。墓葬形制为长斜坡墓道的砖室,由墓道、过洞、天井、甬道、墓室组成。出土文物共34件,其中陶瓷器2件。其余为银铜器和铁器。银下颌托、铜境、壁画以及墓志铭,为研究唐代政治、文化提供了依据。

李欣墓由墓道、过洞、天井、甬道、墓室组成。此墓被盗2次,墓内大量积水,出土文物较少,主要有小铜马镫、鎏金小马镫、铜饰花片、石饰牌、白素珠、镏金开元铜钱等。具有科研价值的主要是墓志铭和壁画。

李徽墓为砖室墓,由墓室、甬道、墓道三部分组成。出土文物共82件,以陶瓷为主,次为铜器、铁器、少部分金、银、骨、蚌器。珍贵文物有三彩龙首杯、三彩瓶、三彩盂、三彩角杯、瓷砚、石熏、银勺、铁斧、陶甑以及墓志铭和壁画。

参考[编辑]

  • 資治通鑑·唐紀十二》
  • 《資治通鑑·唐紀十三》

注释[编辑]

  1. ^ 旧唐书:“永徽三年,薨于郧乡,年三十有五”,则生于618年,与长子李承乾同岁,现采用墓志铭为33岁,生年为620年(武德三年)。
  2. ^ 唐·张怀瓘《书断列传》:唐汉王元昌,神尧之子,善行书。诸王仲季并有能名,韩王、曹王亦其亚也。曹则妙于飞白,韩则工于草行。魏王、鲁王亦韩王之伦也。
  3. ^ 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叙古今公私印记》:……唐朝魏王泰印。〔龟、益〕……已上诸印记千百年可为龟镜
  4. ^ 《太平御覽》:又曰:太子承乾得罪,太宗欲立晉王,而限以非次,惶惑不決。乃御兩儀殿,群臣盡出,獨留長孫無忌及司空房弘齡、李勣,謂曰:「我三子一弟,所為如此,我心無聊。」因自投於床,抽佩刀欲自刺。無忌等驚懼,爭前扶抱,取佩刀以授晉王。無忌等請太宗所欲,報曰:「我欲立晉王。」無忌曰:「謹奉詔。有異議者,臣請斬之。」太宗謂晉王曰:「汝舅許汝也,汝宜拜謝。」晉王因下拜。太宗謂無忌等曰:「公等既符我意,未知物論何如?」無忌曰:「晉王仁孝,天下屬心久矣。乞召問百僚,必無異辭。」於是建立遂定。
  5. ^ 《全唐文》,卷九十九
  6. ^ 《太平御览:居处部:园圃》
  7. ^ 《读史方舆纪要:卷五十三》
  8. ^ 《新唐书:长宁公主传》
  9. ^ 《河南志》
  10. ^ 《明一统志:卷二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