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251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李洪元案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華為251事件[1],又被稱之為李洪元事件[2],是2018年12月16日到2019年8月23日发生于中国大陆的一桩刑事案件。原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的员工李洪元在离职后,被华为以职务侵占(先被改为泄露商业机密,后再被改为敲诈勒索)为由向警方报案而遭羁押共计251日,终因证据不足而获检察院不起诉处分並釋放。2019年11月下旬,案件细节被披露到互联网,迅速引起廣大討論。

事件经过[编辑]

劳资纠纷[编辑]

华为深圳总部

2005年10月,李洪元从浙江省巨化集团离职,加入了华为在杭州的部门。在其从华为离职前,李洪元在华为的太阳能逆变器业务部门工作。2016年11月,李曾经向上级举报其所在部门一些造假行为。2017年,李洪元面见任正非,希望汇报工作上的诉求,但任正非只是讓他找其他领导。[3]同年,华为的人事部门决定不再和他续签劳动合同,李洪元接受了这一决定。2018年1月31日,李洪元和华为网络能源产品线人事管理人员何某谈判,双方经协商后,将“N+1”赔偿改为“2N”赔偿[註 1],并签订了离职协议。2018年3月8日,李洪元前往华为深圳总部确认签收终止劳动合同赔偿金。终止劳动合同赔偿金中“2N”与“N+1”的差额部分[4]共计304,742.98元人民币,是由何某所在部门秘书周某经其私人账户转来,交易摘要为“离职经济补偿”。因为有一些前同事的离职赔偿金通过私人账户转款,尽管李洪元已经向华为人事部门反映此事,但其并未对私人账户转款这一行为有所警觉;此外,李洪元发现这笔差额部分没有申报个人所得税,在其向税务部门投诉后,税务部门通知华为补缴税款。2018年11月7日,李洪元向法院起诉,要求拿回经协商一致应予以支付的年终奖金,华为方面称是其考评成绩不佳所致。[5]

被拘留、逮捕[编辑]

2018年12月16日,深圳警方对李洪元实施强制传唤,将其从住处带走,案由为涉嫌职务侵占。在其抵达公安局后,案由变更为涉嫌泄露商业机密。在被刑事拘留了一段时间后,案件移交检察院。2019年1月22日,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检察院决定对李洪元实施逮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一条[6],此时检察院的审查时限已满。

4月16日,检察官告知李洪元其涉嫌案由为敲诈勒索。4月17日,李洪元会见了他的律师此后,李洪元的妻子向检察部门提交了李洪元和何某的谈话录音,以证明李洪元并未对华为敲诈勒索。[何时?]4月19日,检方因为证据不足,根据《刑事诉讼法》第175条规定[6],把案件退回公安机关进行补充侦查;5月17日,公安将该案补查重报;6月19日,检方再次将案件退回公安机关进行补充侦查;7月12日,公安将该案补查重报[7];8月13日,龙岗区检察院根据《刑事诉讼法》第175条,决定延长侦察期限;2019年8月23日,龙岗区检察院最终以“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决定对其不起诉[7],释放李洪元。截至释放当日,李洪元被羁押了251日。[5][8]

事件发酵[编辑]

在李洪元被羁押期间,其祖父去世[5]。2019年11月25日,根据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检察院的《刑事赔偿决定书》,他申请到了107,055.94元人民币的国家赔偿,包含79,300.94元人身自由损害赔偿金和27,755元精神损害赔偿金。龙岗区人民检察院也向其前雇主华为、其父亲的雇主浙江省巨化集团发函为其恢复名誉。[9]2019年11月28日,李洪元透过微信群向众多华为员工分享了《刑事赔偿决定书》内容。当日就有网络自媒体将其发布在网络上,引发舆论关注。[10]同時一些批評華為的帖子遭到刪除。[11]2019年12月2日,李洪元接受界面新闻澎湃新闻新京报等媒体的采访,并表示主动曝光该话题并非其本意,但希望和华为沟通,而其最大的诉求是希望华为向他道歉[5][8][9]。过后,界面新闻的采访报道被删除[12][需要更好来源]

12月2日,腾讯新闻《一线》栏目披露称,华为内部正对此开会讨论,而该公司的法务已经就此事介入处理。[13]随后,华为方面回应称:

12月2日,《南方都市报》称,深圳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察局表示公安部门正在调查此事。[14]

12月2日,“李洪元写给任正非的公开信”在网络上流传,李洪元的代理律师所属律师事务所:广东意本律师事务所发出声明,指出该网络上流传的信件内容并非出自李洪元,信件的出处难以考证,李洪元也指出相关文字属于拼凑而成,非其本人所写。李洪元认为,在多家媒体跟进此事件后,事态已经“有些失控”[15]。此後李洪元离开深圳返回老家[15][3]

12月2日,李元洪看到华为看到华为官方的回复后,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12月4日,《經濟觀察网》電話采访李洪元先生,李元洪表示自己對華為公司有感情,且華為公司體量大,他不想起诉华为;同时表示自己道歉赔偿不是自己的唯一目的,他的核心诉求是与华为总裁任正非深度沟通,认为华为公司是中国未来的希望,这样走是走不长远的。[17]他并提及自己有一项人力管理方案,准备申请专利,希望和任正非沟通,相信该方案有助于公司纠正管理偏差。[3]

评论[编辑]

12月1日,《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发微博评论称,此事暴露了华为内部管理存在缺陷。[18]另一方面,胡锡进还分析了華為的聲明「若李認為遭到誣告,華為接受其在法庭對自身提告,在法院上論定」,并认为华为有以下三點考量:坚持了自己最初的态度,认为他们的报案有所本;在报案之后,围绕李洪元出现的所有情况都属于法律程序,华为没有能力进行干预,只能尊重司法;李应通过法律手段实现他得到国赔之外诉求,华为不准备在法律之外与李洪元“私了”。胡锡进还分析認為,这个声明是华为法务部门和相关管理层认真研讨的结果。华为公司太大員工和主管加總十多萬人,内部管理和对外公关都要尋求「规范化」,擔心採用一種特殊化處理或溫情式私了,会立下典範产生日後连锁反应,这是大型跨国公司应对公关危机的通常选择。面对与个别员工的具体冲突如果不用一普遍性原则应对,可能掉入更多纠纷陷阱。[19]翌日,央視主持人徐卓陽發微博回复了胡錫進:“胡总编的功力越发深厚。看完这篇你会以为被诬陷坐牢251天的不是李洪元,而是华为本为。对受害者“同情”了事,对犯下严重错误的公司和部门却处处透着关怀和体谅,并不忘笑容满面地对追问真相的声音发出“适可而止”的警告。作此道德良心文章,难能可贵。”[20]

12月2日,澎湃新闻刊登评论员西坡文章《马上评丨华为该如何对待离职员工,我们又该如何对待华为》,文章认为,“狼性”“996”等企业文化所代表的效率至上时代已经过去,只有企业表现出正当的人性意识,用户才能将其隐私数据交由企业处理,并认为华为残酷对待其员工会影响其合作伙伴和消费者对华为公司的信任。[21]

12月2日,澎湃新闻刊登首席评论员沈彬的文章《马上评|拒不道歉的华为:没有同理心,让人害怕》,该文章指出,企业的发展应严格遵守法律,企业必须尊重公民的尊严和财产安全。[22]

12月3日,人民網引用了錢江晚報張炳劍的文章《華為的回應不是“法治”,而是以勢壓人》。该文章指出华为在251事件中没有尊重法律,是在依靠自己的实力打压异己。该文章还认为,民众对法治进步的渴望胜过对技术进步的渴望。12月4日刪除了此文章。[23]

12月5日,纽约时报中文网刊登文章《华为是如何在中国失去民心的?》,文章指出,李洪元因劳工纠纷被拘押这件事引发的反弹,表明中国大陆人开始对华为公司有了不满情绪。文章认为,中国社交网络上对此事的愤怒,反映了许多中产阶级职业工作者担心李洪元的遭遇可能会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恐惧。[24]

12月6日,共青团中央在其微信公众号转载了名为「后沙」的自媒体的《【声音】后沙:华为一夜之间被“万炮齐轰”,但狐狸尾巴露得太快!》一文。文章称如果公众关心李某元,请对事态发展多些耐心,这件事会有清晰的结论的;大家不要被美国利用了被美国当枪使,美国的新闻媒体会趁机抹黑华为,请看清。[25]

类似案例[编辑]

华为无线地区部前员工曾梦也曾因类似原因被羁押90日,后被释放。[26][需要更好来源]

据财新网报道,2018年12月,李洪元被捕当月,除李洪元、曾梦外,至少有3名华为前员工或当时在职的员工在和华为公司劳动争议期间被深圳警方带走,罪名为涉嫌侵犯商业秘密等。其中,一名员工认罪、一名至2019年12月仍在羁押中,一名羁押一个月后释放。[27]

金融时报》引述劳动者权利律师庞琨的说法,即由于华为极大的实力,司法当局和政府对华为这类大企业的法律纠纷,较普通企业重视的多,而且深圳警方每年都会关押十几名与华为发生纠纷的人[28]。《南方都市报》的一则评论员文章说,如果公检法机关不追究华为的起诉是否是诬告,“为企业和个人所裹挟”,则其代表的国家机关的公信力将受损[29]

注释[编辑]

  1. ^ 此处的“N”指的是李洪元在华为的工作年限,“N+1”和“2N”分别指的是工作年限数加一并乘以上一年度月平均工资、工作年限数翻倍并乘以上一年度月平均工资,所得数目即解除劳动合同所获赔偿的数额。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经济补偿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用“N”指代赔偿的月工资数的称法,即和这一赔偿基数计算法有关。“N+1”通常是企业和员工协商一致后,因企业方未能提前30日书面通知员工时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方法(第三十六条、四十条(三)、四十七条);“2N”则通常是企业单方面违反法律解除劳动合同时的赔偿方法(第四十八条、八十七条)。

参考来源[编辑]

  1. ^ 张英英; 张靖超. 回溯华为前员工“251”事件:或涉及多位光伏逆变器业务负责人. 中国经营网 (中國). 2019-12-02 [2019-1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3) (中文(简体)‎). 
  2. ^ 華為與李洪元事件:中國「離職冤獄251天」的賠償風波. 聯合新聞網 (轉角國際 udn Global). [2019-1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5) (中文(台灣)‎). 
  3. ^ 3.0 3.1 3.2 专访李洪元:我的诉求只有见任总能解决 别人谁也没用. 经济观察网. 2019-1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5). 
  4. ^ 华为前员工回应超标索赔质疑:30万加上N+1正好是2N. 新浪科技. 2019-12-02 [2019-1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3). 
  5. ^ 5.0 5.1 5.2 5.3 陆柯言. 对话华为被拘251天前员工:并非主动曝光,希望和华为沟通. 界面新闻. 2019-12-02 [2019-1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2) (中文). 
  6. ^ 6.0 6.1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北京: 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 2018. 
  7. ^ 7.0 7.1 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检察院. 不起诉决定书(李某某敲诈勒索案). 最高人民检察院12309中国检察网. 2019-08-22 [2019-1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2). 
  8. ^ 8.0 8.1 新京报 记者 李桂 编辑 滑璇. 华为前员工被羁押251天,案件两次退侦、罪名两次变更. 新京报网“沸点”栏目. 2019-1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4). 
  9. ^ 9.0 9.1 喻琰,郑朕. 离职补偿变敲诈勒索遭错抓的华为前员工:希望华为向自己道歉. 澎湃新闻. 2019-12-02 [2019-1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3). 
  10. ^ 因离职补偿被起诉敲诈勒索 华为员工被拘8个月. 新浪科技. 2019-12-01 [2019-1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3). 
  11. ^ 华为国际风波未平 国内人设几乎崩塌. BBC. 2019-12-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5). 
  12. ^ 袁莉. 华为是如何在中国失去民心的?. 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9-12-05 [2019-12-07] (中文(简体)‎). 
  13. ^ 腾讯新闻《一线》. 华为内部人士:正开会讨论李洪元事件,法务已在处理. 界面新闻. 2019-12-02 [2019-1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4) (中文). 
  14. ^ 王晶. 华为回应“前员工被拘留251天”:若李洪元认为权益受损,支持他用法律武器. 每日经济新闻 (每日经济新闻社). 2019-1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2). 
  15. ^ 15.0 15.1 喻琰. 华为前员工李洪元:网传公开信非出自本人,事情“有些失控”. 澎湃新闻. 2019-12-03 [2019-1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3). 
  16. ^ 李娜. 独家 离职员工李洪元回应华为声明:“大家看看先,我听全国人民的”. 第一财经. 第一财经. [2019-12-06]. 
  17. ^ 沈怡然. 华为前员工李洪元:不起诉 只想告诉任总 华为内部说假话风气很重. 经济观察网. 经济观察报. [2019-12-06]. 
  18. ^ 胡锡进. 华为员工因离职补偿被拘251天 胡锡进:管理存缺陷. 网易财经. 2019-12-02 [2019-1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4). 
  19. ^ 胡锡进. 如何看华为“欢迎起诉我”的回应?. 风闻社区. 2019-1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4). 
  20. ^ 徐卓阳. 徐卓阳的微博. 新浪微博. 2019-12-02 [2019-1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3). 
  21. ^ 西坡. 马上评丨华为该如何对待离职员工,我们又该如何对待华为. 澎湃新闻. 2019-12-02 [2019-1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3). 
  22. ^ 沈彬. 马上评|拒不道歉的华为:没有同理心,让人害怕. 澎湃新闻. 2019-12-03 [2019-1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3). 
  23. ^ 張炳劍. 华为的回应不是“法治”,而是以势压人. 人民網. 2019-12-03 [2019-1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5) (中文(中国大陆)‎). 
  24. ^ 袁莉. 华为是如何在中国失去民心的. 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9-1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6). 
  25. ^ 后沙. 【声音】后沙:华为一夜之间被“万炮齐轰”,但狐狸尾巴露得太快!. 微信公众号. 共青团中央. [2019-1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6). 
  26. ^ 蓝鲸财经“财经女记者部落”公众号. 不止李洪元 华为又一前员工被羁押90天. 新浪科技. 2019-12-02 [2019-1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3). 
  27. ^ 叶展旗. 李洪元非个案 同期另有数名华为前员工被捕. 财新网. 2019-12-04 [2019-1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4). 
  28. ^ 瑞恩•麦克莫罗. 华为因“251事件”受到国内舆论批评. FT中文网. 2019-12-06 [2019-1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6). 
  29. ^ 华为“251事件”:应调查是否存在报假案、作伪证和诬告陷害. 南方都市报. 2019-1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6).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