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秀成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李秀成
李秀成
忠王府內的李秀成雕像
太平天国忠王
李姓
秀成
封號 忠王
族裔 漢族
別名 李以文
出生 大清道光三年 (1823年)
中國廣西省籐縣大黎里新旺村
逝世 1864年8月7日(1864-08-07)(41歲)
1849年加入拜上帝教,1851年加入太平軍

李秀成(1823年-1864年8月7日,原名李以文[1]),中國廣西籐縣人,太平天國重要將領,被封為忠王,稱榮千歲。在天京事變後,李秀成與陳玉成逐漸成為太平軍的主要統帥,李秀成曾主持第二次擊破清軍設立在天京附近的江南大營。天京被清軍攻陷後,李秀成帶領幼天王突圍,失散後被清軍捕獲,在獄中寫下數萬字的《李秀成自述》。

早年[编辑]

李秀成是漢族客家人。幼時貧寒負債尤多,十歲後便要工作幫補家計。少年曾隨舅父讀過三年私塾,所用教材乃當時中國民間廣為流傳的《三國演義》,之後也曾從洪秀全研讀四書。到了二十六至二十七歲間,聽到洪秀全開始傳教,李秀成也信了教。

軍事生涯[编辑]

1851年金田起義。1853年李秀成被升為軍帥,同年改任監軍,其後屢次升職。1858年天王洪秀全再設五軍主將,李秀成被封為後軍主將,於隔年被封為“忠王”。李秀成爱惜将才,对部下的缺点常予以包容,故部下对他衷心擁護。[2]陈玉成李昭寿的土匪作風很反感,李秀成却经常给予宽容。[3]李秀成明知李昭寿、郜永宽、松王陳德風、妻舅宋永祺等有叛意,事先不加阻止,事后不加指责,乃至为其开脱。[4]最終造成郜永寬等刺殺譚紹光,開城降清。

1860年,李秀成在擊破清軍的江南大營後,乘勝攻下江蘇南部多個地方,於蘇州忠王府,遺址現為旅遊景點。同年下半年,在援救安慶的軍事行動中,李秀成率軍西進,次年上半年進至湖北東南部,在附近地方招兵30萬人,在知道其它地方的太平軍吃敗仗後,放棄進攻武漢三鎮,改向東進軍。這次退兵可以說是一個重大錯誤,錯失了與陳玉成聯攻安慶解圍的良機(後來李秀成被清軍囚禁時,曾國藩的幕僚曾就退兵一事問李秀成,並說李如果進攻武昌,安慶之圍便可解除了,李初時答兵力不足,最後說希望攻佔杭州以鞏固後方)。1861年底,李秀成攻下杭州,浙江巡撫王有齡懸樑自盡,太平軍攻佔浙江大部份地區。李秀成不嗜殺,攻下杭州,“当即传令诸军”,对“被获满洲兵将”不准杀害,不愿投降者,给路费,“准其回国”。王有齡自杀後,李秀成“费银三千两,”送其棺木护送回乡。

1862年李秀成率軍攻上海,在清軍和洋人聯合抵抗下,太平軍雖然有些進展,兵至現今上海思南路一帶,久攻之下仍未能佔領上海。此時清軍開始包圍天京,李在下半年時奉命調集大軍回救天京,猛攻四十多天仍未能擊退清軍,被迫撤退。賴文光洪仁玕對李攻上海即頗不以為然(洪力主上海是外交問題應與英法外交談判處理,不應軍事攻佔,李不聽勸,不幸洪預見言中)。

1863年上半年,天王洪秀全命李秀成率軍渡過長江攻安徽,企圖以進攻清軍後方迫使包圍天京的清軍撤退,由於軍中糧食不足,加上天京外圍據點接連失守,李秀成被逼退回江南,太平軍在該次出征損失慘重,“前後失去戰士數萬餘人”,故湘軍得增益7萬兵力圍攻天京。李秀成搜刮有不少金银财宝,李鸿章入居苏州,見忠王府“内外四五十间,纯用金银装饰。”[5]不禁叹道: “琼楼玉宇,曲栏洞房,真如神仙府宅。”[6]天京危急,洪秀全命李秀成交出银两时,他一次就拿出了七万两巨款。蘇州失守後,天京形勢更為危急,年底時李秀成建議洪秀全“让城别走”,遭洪秀全拒绝。直至天京失守,李秀成留守天京。

後記[编辑]

1864年初湘軍完全包圍天京並於7月19日破城,李秀成帶領幼天王洪天贵福突圍。李秀成於危急時將座騎駿馬讓給洪天贵福,自己改乘劣馬而被追上逮捕。失散後走到一座山上,因財物露白而被人發現,最後被人捉送至曾國荃的清軍營。曾國荃動用割其臂股肉的殘酷刑罰。[7]

李秀成在獄中寫下數萬字的自述,全書無結尾。自述原稿卷末第74頁以後的內容部份被撕去,有傳言謂他在被囚期間曾經遊說曾國藩反清自立但未遂。[8] 1864年8月7日,被曾國藩下令於南京江寧處刑,终年42歲。在臨刑前,李秀成毫無戚容,談笑自若,並寫有十句絕命詩敘其盡忠之意。李鴻章在寫信予曾國藩,表示在閱覽完《李秀成自述》後,也感動讚譽李秀成是「英雄人物」[9]

其他[编辑]

今蘇州尚存太平天國忠王府舊址遺址。

影视形象[编辑]

演員 作品 年份 类型
歐瑞偉 太平天國 1988 電視劇
師小紅 太平天國 2000

參考資料[编辑]

  1. ^ 揭秘太平天國瘋狂的「避諱癖」:因重名被砍頭. 中華網. 2010-11-10 [2011-02-16] (中文(台灣)‎). 
  2. ^ 左宗棠折中提及:“贼中伪王可数者共三十余,惟伪忠王李秀成、伪章王林绍璋与李侍(世)贤相投合,余则彼此猜疑,金陵逆首洪秀全之兄伪勇王洪仁达尤为各贼所恨。从前杨、韦两逆互相吞噬之事,不久必将复见。”(同治元年九月二十三日的一份奏折,全集卷十五)
  3. ^ 《李秀成谕李昭寿书》:“尔若在天朝,本主将事事包荒,尔知道否?今已降妖,是人人得而诛之矣!”
  4. ^ 《李秀成自述》提及李昭寿“献滁州投大清,我亦未责,将其在京所配之妻,瞒我天王而偷送付”。又提及松王陈德风在围城时私通“东门外箫军门”,事泄被捕,“该与我想(相)好,……当即出计保之,代用去银一千八百余。然后保陈得风之命。”
  5. ^ 姚济:《小沧桑记》,卷下
  6. ^ 《李鸿章致弟李鹤章》信,转引自罗尔纲:《太平天国史稿》,中华书局1957年版,第243页。
  7. ^ 曾國荃哀曾國華戰歿,憤李秀成遂割李股,李極痛楚斥之:“兩軍對戰,各忠其主,當有損傷,何如此?”據羅爾綱《增補本李秀成自述原稿注》(1995年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李(秀成)顧曰‘老九!何為如此?個人做個人事,何須生氣?’趙知州惠甫等勸阻,忠襄(曾國荃)乃入。”當時曾國藩尚在安慶,6月25日趕到,而曾國荃審李秀成在其被捕當天6月20日(均為農曆),所以曾國藩不可能因聞李秀成語而勸曾國荃。
  8. ^ 這些傳言並非空穴來風。曾国藩部下早在湘军称霸东南之时,即劝曾国藩举兵称帝,以恢复汉家天下。梁溪坐观老人所著的《清代野记》所述,彭玉麟收复安徽后,立刻派单舟送密件给曾,全信僅十二字:“东南半壁无主,老师岂有意乎?”1936年,清史专家孟森为北京大学影印曾国藩刻本《李秀成供》作序,也曾经谈到这个传说。
  9. ^ 增补本李秀成自述原稿注,羅爾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