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鹏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李鹏
李远芃
Li Peng.png
李鹏委员长
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
任期
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任期
1998年3月16日-2003年3月15日
副委员长 田纪云
谢非
姜春云
邹家华
帕巴拉·格列朗杰
王光英
程思远
布赫
铁木尔·达瓦买提
吴阶平
彭珮云
何鲁丽
周光召
成克杰
曹志
丁石孙
成思危
许嘉璐
蒋正华
秘书长 何椿霖
前任 乔石
继任 吴邦国
选区 北京市
多数票 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
中华人民共和国 第4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
任期
1988年4月12日-1998年3月17日
代理总理:1987年11月24日–1988年4月12日
副总理 姚依林
田纪云
吴学谦
邹家华
朱镕基
钱其琛
李岚清
吴邦国
姜春云
秘书长 罗干
前任 赵紫阳
继任 朱镕基
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委员
任期
1987年11月1日-2002年11月15日
总书记 赵紫阳
江泽民
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副总理
任期
1983年6月-1988年4月
总理 赵紫阳
前任 万里
姚依林
继任 姚依林
田纪云
吴学谦
邹家华
朱镕基
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力工业部部长
任期
1981年3月-1982年3月
总理 赵紫阳
前任 刘澜波
继任 史大桢
个人资料
出生 (1928-10-20)1928年10月20日
上海法租界
逝世 2019年7月22日(2019-07-22)(90歲)
 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
墓地 北京市八寶山革命公墓
籍贯 四川省宜宾市庆符县
国籍  中華民國(1928年–1949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1949年–2019年)
政党 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
配偶 朱琳
儿女 李小鹏(长子)
李小琳(女)
李小勇(次子)
亲属 李硕勋(父)
赵君陶(母)
居住地 北京
母校 莫斯科动力学院
职业 官员
专业 水力发电
网站 李鹏同志生平

李鹏(1928年10月20日[1]-2019年7月22日[2]),原名李远芃,出生于上海法租界四川庆符(今属高县)人,祖籍湖北麻城[3]:4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治人物,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主要领导人之一。中共第十三至十五届中央政治局常委,曾先后任电力工业部部长、国家教育委员会主任、国务院副总理国务院总理以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等重要职务。194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毕业于苏联莫斯科动力学院水力发电系,高级工程师。

生平[编辑]

早年生涯[编辑]

李鹏出生地

1928年10月,李鹏以李远芃之名在上海法租界明德里(今黄浦区延安中路545弄)十五号出生[3]:3,属“远”字辈,“芃”字具有草木茂盛之意,父亲为李硕勋,母亲为赵君陶,二人皆加入共产党并从事于革命工作,其父亲更是中共领导人。1931年李硕勋因而身份被暴露,在海南海口被国民党處決[4]:7。1939年受邓颖超之邀,李远芃由成都来到重庆,先后与吴玉章及其子吴震寰周恩来相识,并从吴震寰处第一次了解了水力发电的知识。

之后中共地下党送他到陶行知创建的育才学校读书。不久因国共关系变化,李远芃与边章五李涛被送往延安[3]:50-51。在途中,中共中央南方局青委书记蒋南翔建议并帮他改名为李鹏[3]:52。1946年7月,毕业后分配到张家口电业局工作[3]:111

1947年初,他离开晋察冀边区,经烟台前往大连[3]:119-123,又经朝鲜前往哈尔滨,在哈尔滨油脂厂担任协理兼支部书记[3]:第132页,开始成为基层领导[4]:8。1948年至1955年在莫斯科留学,同去的还有中共高干及烈士子女20人(“4821”)。李鹏自苏联莫斯科动力学院水力发电系毕业。其间,曾担任中国留苏学生总会主席[4]:9

进入电力系统[编辑]

1954年李鹏毕业,恰逢1954年底燃料工业部第一副部长刘澜波率领中国电力代表团到苏联考察,在莫斯科让李鹏等毕业生随团活动并任翻译。李鹏也因此得到刘澜波赏识[5]:50。李鹏回国后,1955年3月8日,刘澜波约李鹏讨论其工作,刘澜波表示李鹏可选择在燃料工业部任其秘书,或是下基层工作。李鹏明确表示愿下基层工作[6][7]。1955年3月23日,李鹏接到通知,被分配到当时中国大陆最大的水电厂丰满发电厂任见习厂长(厂长为李旭)[6][5]:50。在见习期后,1955年12月10日,李鹏被任命为丰满发电厂副厂长兼总工程师[6][8][5]:51

1957年,中共中央开展整风运动,丰满发电厂党委和行政部门的人员对副厂长李鹏提出了批评意见。1959年在反右倾运动中,李鹏被批评为执行“三面红旗”不力,差点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李鹏作了两次检查,丰满发电厂在给中共吉林市委的报告中称其“检讨尚好,免予处分”[6]

1960年8月中旬,李鹏到青岛看望母亲时,表示想调离丰满发电厂。从青岛回丰满后不久,上级通知李鹏调任辽吉电业管理局副总工程师兼调度局局长。1961年5月,任东北电业管理局副总工程师兼调度局局长[6]。1965年7月19日,国务院任命李鹏为当时中国最大的火力发电厂——阜新发电厂的厂长[6][9][4]:10。东北电业管理局局长李平告诉李鹏,任命原因一是在“四清”运动期间,李鹏一直接管阜新发电厂生产技术工作,如接任厂长便可使工作连续;二是为培养锻炼李鹏。李平还告诉李鹏,刘澜波和水利电力部认为李鹏在丰满水电厂有了管理水电厂的经验,在东北电业管理局有了管理电网的经验,到阜新发电厂工作可增加管理火力发电厂的经验[6]。在阜新发电厂,李鹏每天上午都深入生产一线。他和总工程师杨耀邦等人还领导了阜新发电厂首次9台机组满出力发电并获成功[9]

首都电力[编辑]

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后,国务院总理周恩来担心北京的供水、供电、煤气、交通问题,要刘澜波向北京供电局派一位得力干部。刘澜波推荐了李鹏,获周恩来批准。1966年,原本要从阜新发电厂调到东北电业管理局任副局长的李鹏被紧急调到北京,任北京供电局党委代理书记。此时正值“四清”运动后,原北京供电局党委书记、局长和几位副局长都在运动中发现有问题,正受隔离审查。刘澜波告诉李鹏,这次调动是经周恩来同意,将使他获得管理供电部门的经验[6]。数年后,李鹏任北京供电局革命委员会主任[8]

调到北京供电局后,李鹏因第三批留学苏联的经历而被卷入4821苏修特务案,被认为有“苏修特务”嫌疑[10][11][3]:370-374。阜新发电厂派人来北京,要将李鹏带回阜新批斗。但两次要人,都被北京供电局军代表张晓光挡回。一次张晓光在聊天中告诉李鹏,这批留苏干部被打成“苏修特嫌”(苏修特务嫌疑)的问题,周恩来已知道,“周总理说,你们第三批人没有这个问题”。但此案并未结束。后来,北京电业管理局革命委员会还向上级递交报告,建议将李鹏调出北京供电局,因为李鹏有“苏修特嫌”问题[11]

1970年6月,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在国务院小礼堂接见水电会议代表,李鹏也在其内。周恩来在讨论中点名批评李鹏有“洋教条”和对工人管卡压的情况,李鹏承认错误并自我批评。会后,李德生余秋里杨寿山等人留在会议室研究如何贯彻周恩来指示。李鹏也留下。李德生劝慰李鹏。余秋里告诉李鹏,周恩来批评意在让李鹏出来工作。1971年,北京电业管理局及其下属的北京供电局与北京电力建设局合并,成立北京电力工业局。原北京供电局革命委员会主任李鹏被任命为北京电力工业局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党委副书记[11]

1974年1月25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直属机关“批林批孔”动员大会在首都体育馆召开。随后北京电力工业局大楼内大字报铺天盖地,指责局党委对“批林批孔”不积极,还质问局党委为何不传达大会录音。主持日常工作的李鹏则以未收到通知为由,坚持不传达大会录音[9]

1970年代,京津唐电网电力供应紧张。李鹏牵头新建唐山陡河电厂,扩建北京高井电厂。扩建高井电厂时,1974年李鹏三天三夜坚守工地,第四天即1974年10月4日中午,李鹏在骑自行车回家路上在宣武门附近被汽车撞伤,到宣武医院住院治疗,出院后休养至12月恢复工作[6][12]。1975年11月,北京电力工业局改称北京电业管理局[13]。李鹏任北京电业管理局局长、党组书记,任至1979年[8]

1976年1月8日,周恩来逝世。1月9日,李鹏在北京电业管理局机关召开全体人员大会,发表了悼念讲话。此后李鹏等北京市干部接到中共北京市委通知,到北京医院小礼堂参加了遗体告别活动。1月12日至14日在北京市劳动人民文化宫举行吊唁仪式,李鹏承担了保证供电安全的任务。4月4日清明节上午,因有保证天安门供电安全的责任,李鹏和北京供电局局长张绍贤、北京电业管理局计划处处长陈寿文乘车到天安门广场东南角的变电所检查工作。当天晚饭后,他又和妻子朱琳步行到广场,在清场抓人前离开从而未被抓[13]。次日即发生四五运动[3]:418-420。4月5日下午,北京市公安局派人来北京电业管理局调查,称清明节上午在广场东南角邮局前放火的男青年是乘北京电业管理局轿车去的,北京电业管理局人员则澄清是李鹏等三人乘车检查工作。几天后,周恩来遗孀邓颖超秘书张元电话告知李鹏妻子朱琳,若李鹏不见了,朱琳须追问与李鹏最后在一起的是谁,是谁将李鹏带走。所幸后来李鹏并未被捕[13]

唐山大地震后,李鹏担任唐山电力抢修队指挥部总指挥,参与抢险救灾工作。地震一个月后,唐山地区供电基本恢复[6][9][3]:424-431

调部任职[编辑]

1979年2月,中央决定撤销水利电力部,成立电力工业部水利部。刘澜波任电力工业部部长、党组书记[6]。刘澜波举荐李鹏任副部长[4]:10。1979年4月7日,李鹏接到通知,任电力工业部副部长[6]。他还任该部党组成员[8][4]:10。1980年1月10日,经一年筹备,华北电业管理局成立大会召开,中央批准李鹏兼任华北电业管理局党组书记。

1980年6月22日,贵州乌江渡水电厂发生水淹厂房事故。贵州省对事故处理有意见。李鹏亲自到现场处理事故,12月12日在乌江渡水电厂工地召开的事故调查会议上做了与原先贵州省水利学会事故调查报告内容相同的总结,获得与会者一致同意。李鹏还考察了贵州猫跳水河水电厂、清镇火电厂。同年12月下旬,李鹏在成都召开西南电业管理局筹备小组会议,四川省、贵州省、云南省电力局经请示各自省委同意后,一致同意成立西南电业管理局。李鹏此行成果颇丰[6]

1980年6月22日,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约见电力工业部的李锡铭、李鹏谈话时,李鹏反映了“4821”的情况。胡耀邦要李鹏写出21人名单,李鹏当场写出19人。1980年6月23日,胡耀邦向中共中央组织部批转该名单,要求考察了解名单上人员的情况。1981年1月17日,中共中央组织部将21人情况报给胡耀邦审阅。胡耀邦看后,对其中13人的使用作出批示,其中对李鹏的批示是:“我主张坚决提起来当部长。不提一些,不能转变风气。”经胡耀邦过问,中共中央组织部于1982年1月向胡耀邦及中共中央书记处写出报告,认为“所谓‘4821苏修特务案’ 纯属冤假错案”,宣布“平反”[10][7]

1980年12月31日,刘澜波邀李鹏到家里谈到,中央已决定刘澜波等老同志任国务院顾问,电力工业部部长由李鹏担任,李鹏则以资历尚浅表示推辞。1981年2月14日,刘澜波又邀李鹏到家里,说电力工业部有几位同志联名致信中央,以太年轻为由,不同意李鹏当部长。2月19日,刘澜波电话告知李鹏,中央已决定李鹏任部长。1981年3月2日,李鹏任电力工业部部长[6]。他还担任该部党组书记[3]:513-514。1981年7月2日,中央在怀仁堂举行中共省、市、自治区委员会书记座谈会讨论提拔中青年干部问题,李鹏参加,陈云在会上说:“李鹏是从苏联学习回来的,搞电30多年,这次提拔当部长还有争论。我看到的名单,第一次不是李鹏,第二次才是李鹏,是刘澜波同志力争的。”[6]邓小平也曾赞赏刘澜波为“党内开明人士”。李鹏也因此次提拔而名声大震[5]:52

1981年9月,当时中国最大的水库龙羊峡水库遭遇150年一遇特大洪水,水量5570立方米每秒,最高水位为2494.78米,一旦溃决将影响黄河下游各大坝、青海、甘肃、宁夏沿河地区安全。李鹏亲自去灾区指挥防汛,成功保住龙羊峡、刘家峡及下游地区与包兰铁路[3]:536-550。此次危难的成功解决,使李鹏享誉国内外[5]:62。此事也促使次年国务院机构改革,水利部和电力工业部合并为水利电力部,李鹏担任水利电力部副部长、党组副书记。1982年中共十二大上,李鹏当选为中共中央委员[4]:10

国家领导人[编辑]

1983年6月,李鹏出任国务院副总理,主管能源、教育和交通,分管重点建设、电子科技、环境保护、重大设备制造等[4]:12。1985年9月24日,他被增选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和中央书记处书记[4]:11。1986年,在李鹏的主导下,中国和英国、法国、美国签订协议建造大亚湾核电站,这也是当时中国改革开放政策来,中外合资最大项目之一。同年9月,李鹏代表中国政府在多方协议下签字[4]:10

1987年,中共十三大中国共产党第十三届中央委员会召开决定,邓小平为首的中共元老进一步退隐,实现更广泛的新老交替。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因此大换血,邓小平、陈云李先念胡耀邦均离开常委,晋升的是李鹏、乔石胡启立姚依林,其中李鹏位列四位新常委之首,排名仅次于连任的赵紫阳。此前身兼中共中央总书记和国务院总理两大要职的赵紫阳辞去总理一职,并由相对年轻的李鹏担任代总理。1988年4月,正式出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

Wikisource-logo.svg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百科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

1989年5月19日,在六四事件前夕,李鹏在电视上发表措词强硬的“五·一九讲话”,引起首都大学生不满,聚集在天安门广场上示威的大学生表示了更加强烈的抗议[14]。5月20日,李鹏以总理身分签署国务院令,决定自5月20日起在北京部分地区戒严[15]。在此期间,李鹏曾多次在赵紫阳缺席时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14]。1989年6月23日至24日,中国共产党召开十三届四中全会江泽民当选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和中共中央总书记,李鹏继续担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国务院总理,党内排名维持第二[16]。1993年李鹏连任国务院总理时有210张反对票,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实属少有[17]

2002年李鹏和俄罗斯总统普京

作为水电专家的李鹏在总理任内继续领导中国的水利工程,包括浩大的三峡工程。1992年3月,李鹏代表国务院向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提交三峡工程的议案,4月表决时竟有177票反对,664票弃权,更有25人未按表决器,为历史上绝无仅有。1993年1月,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成立,李鹏出任主任,负责监督整个三峡工程的建设。[18]

1998年3月,李鹏在两届总理任期结束后,按宪法规定不能再连任。李鵬在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当选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他亦在1997年9月的中共十五届一中全会上连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党内地位维持第二位,仅次于时任总书记江泽民。李鹏担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期间,曾担任宪法修改小组组长,主持起草宪法修正案草案并经全国人大通过,将邓小平理论写入宪法。此外,在任期内还审议通过法律和有关法律决定草案百余件。

卸任[编辑]

2003年3月,74岁的李鹏卸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离开政坛。李鹏退休后撰写多部个人回忆录。第一本《众志绘宏图:李鹏三峡日记》,后陆续发表《起步到发展:李鹏核电日记》、《电力要先行:李鹏电力日记》、《立法与监督:李鹏人大日记》、《市场与调控:李鹏经济日记》、《和平发展合作:李鹏外事日记》。

据报道,李鹏还写成三十万字的《关键时刻:李鵬六四日記》内中披露了不少内幕,据信要为自己撇清历史责任,但因为“内容敏感”而不被中共高层批准出版[19]。2010年6月,一本据称是《关键时刻》的书籍由赵紫阳秘书鲍彤之子鲍朴所创办的香港新世纪出版社出版。鲍朴通过中间渠道得到此书稿件,并认为其真实的可能性非常大[20]

李鹏退任后曾一次性将300万元稿费捐给了中国教育发展基金会[21]

据媒体消息,2008年初,李鹏曾突然中风[22],但官方从未证实有关消息;当年9月28日,中国新闻社圖文報道,李鵬現身京津城際鐵路進行考察[23]。2010年6月,中国新闻社再次以图文报道,李鹏和夫人朱琳受邀出席母校北京理工大学的七十周年校庆活动[24]。2010年11月,出席第八屆中國國際航空航天博覽會的開幕儀式。2011年7月1日,李鹏出席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大会。2014年9月30日,李鹏出席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5周年招待会。2017年10月18日,李鵬參加中共十九大開幕式[25]

逝世[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2019年7月22日23时11分,李鹏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去世,终年90岁。官方评价李鹏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26]

李鹏遗体于7月29日上午在八宝山革命公墓火化,当日习近平李克强栗战书汪洋王沪宁赵乐际韩正王岐山江泽民等前往八宝山革命公墓送别,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致送花圈。由于李鹏曾经担任正国级的职务,天安门、新华门、人民大会堂、外交部,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和政府所在地,港澳兩個特别行政区,各边境口岸,对外海空港口,中国驻外使领馆下半旗志哀。[27]

争议[编辑]

六四事件[编辑]

电力系统被查[编辑]

2014年5月,三峡集团总公司董事长曹广晶、总经理陈飞双双被免,他们被疑牵涉到中国水电家族——李鹏的“李氏家族”,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这个家族一直垄断控制中国的水、电。[28]虽然电力系统腐败窝案指向了“李氏家族”,消息人士处获悉,当局问罪李鹏的概率微乎其微。一方面,考虑到李鹏已经进入垂暮之年,背景和根基很深,是为人情层面的不予追究。电力系统难逃一场官场震荡,当下只是时机的选择问题。[29]据报道,有中国电力「一姐」之称的李小琳近年转战地产市场,以不到1万元注册的小公司,获批海南价值逾百亿土地的经营开发权。有媒体爆料指出,为其大开「绿色通道」的正是最近接受调查的时任海南副省长冀文林[30]中国国务院前总理李鹏之女李小琳,继不久前涉在离岸公司隐匿财富丑闻后,再被曝出牵涉早前落马的海南省副省长冀文林案,获得冀当时批出的超百亿元海南地皮。[31]李小琳接受香港《文汇报》专访,指报道纯属谣言,是“不乾净的心理写出不乾净的文章”。不过负责撰写报道的《亚洲周刊》资深特派员纪硕鸣则指出,有关报道以查核资料、详尽数据为事实根据,反指李小琳“那些邋遢事别脏了干净笔”。[32]《人民日报》旗下人民网刊登评论文《三峡集团幕后不排除有“老老虎”》[33]

家庭[编辑]

评价[编辑]

正面评价[编辑]

代表中国政府官方评价的新華社在訃告中評價:“李鵬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戰鬥的一生、光輝的一生,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為共產主義事業奮鬥的一生。他的逝世,是黨和國家的重大損失。我們要學習他的革命精神、崇高品德和優良作風,更加緊密地團結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為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努力奮鬥。李鹏同志永垂不朽!”[26]

也有观点认为,李鹏在中国电力、电网发展过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对中国能源技术和电力技术的进步做出了贡献。从1980年代中国电力及能源的全面落后,到2000年代后的赶超和领先,都离不开李鹏的推动,电力作为普惠能源的基础,也改善了绝大部分民众的生活。李鹏在大电网、核能发展推动上,都有关键举措[39]

负面评价[编辑]

德国之声評價其為“民望最低的中國總理”,認為李鵬在處理六四事件中的態度、推動三峡工程的行為及關於其家族的腐败传闻頗具爭議,負面評價較多。[40]

“六四事件”后一段时间,几个在美国加州洛杉矶附近的中国留学生作《李鹏下台嵌字诗》,表达对其不满的态度。[41]

中共中央總書記赵紫阳在《改革历程》中评价李鹏是“死硬分子”,在学潮中为了自己的四二六社论不被否定而使本可和平解决的学潮不得不暴力收场。《改革历程》中记载“(邓小平)在听了李鹏等人的汇报之后,同意把学潮定性为‘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动乱’,提出‘快刀斩乱麻’加以解决。”,“赵回忆录中直言李鹏及其手下‘阻挠、抗拒和破坏’赵紫阳化解对峙紧张的努力。”[42]由于李鹏在“六·四事件”时极力主张武力镇压,因此被支持学生运动的人士、家属称为“屠夫李鹏”[43]

“六四事件”亲历者陈一谘表示:

著名学者陈破空在《整肃山西官场,泄露最高机密》中揭露,“李小鹏还于1999年从母亲朱琳手中接过华能国际集团公司董事长一职。2001年11月,在李鹏的一手操办下,华能公司成为唯一能在美国、香港、大陆同时上市的中国公司,总股本达60亿元。华能集团于2001年11月15日上市售股,次日,即2001年11月16日,由李鹏把持的国务院,当即宣布中国证券交易印花税下调。挟公器谋私利,以权谋私,明目张胆,莫此为甚。”[45]

曾任赵紫阳秘书的鮑彤称赵紫阳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时期的五位中央政治局常委中,水準最低的就是李鵬。李鵬覺出鮑彤從心底裏看不起他。鲍彤做过三件事使李鵬痛恨。第一件,李鵬攜夫人朱琳訪日。項鍊不翼而飛,朱琳報案后,日本人最终在沙發縫裏找到。日本人拿去作化驗后发现是假貨。最后中共中央也得知了此事。鮑彤認為有失國格,并表示朱琳應作檢查。第二件,李鵬用上毛澤東的游泳池后要求重新精裝修,一下子花费幾十萬。財政部不知這筆錢如何上報,問題传到書記處,鮑彤說李鹏浪費,此话刺痛了李鵬。第三件,北京朝陽區公安局当年在北京抓到兩個酗酒鬧事的年輕人,其中一個声称自己是李鵬兒子。公安打電話确认是李鹏儿子后就把人放了。事情再次传到中央。鮑彤看完材料,說李鵬家教不嚴,應該檢討。[46]

著作[编辑]

捐款[编辑]

李鹏捐款300万人民币稿费中国教育发展基金会“李鹏—延安助学基金”,资助母校延安大学家庭经济困难学生[47],另捐款稿费300万给中国教育发展基金会。[48]

所获荣誉[编辑]

以下为李鹏所获荣誉:[34]

影视纪念[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林周灵. 李鹏新书:我是周总理养子?这不正确. 澎湃新闻. 2014-06-30 [2019-07-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4). 
  2. ^ 新华社“新华视点”微博. 李鹏同志逝世. 新华网.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3. ^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3.08 3.09 3.10 3.11 李鹏. 《李鹏回忆录(1928—1983)》. 中国电力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 2014年. ISBN 9787512358980 (中文(中国大陆)‎). 
  4. ^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李國強 等. 《中国当代名人录 第2集》. 香港:广角镜出版社有限公司. 1987年6月. ISBN 962-226-125-6 (中文(繁體)‎). 
  5. ^ 5.0 5.1 5.2 5.3 5.4 李國強 等. 《中国当代名人录 第3集》. 香港:广角镜出版社有限公司. 1988年1月. ISBN 962-226-146-9 (中文(繁體)‎). 
  6. ^ 6.00 6.01 6.02 6.03 6.04 6.05 6.06 6.07 6.08 6.09 6.10 6.11 6.12 6.13 6.14 李鹏任电力部长前曾遭人联名给中央写信反对. 和讯. 2014-07-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14). 本文参考《李鹏回忆录(1928-1983)》一书 
  7. ^ 7.0 7.1 讲述特殊群体“4821”的故事(下). 民主与法制时报. 2014-07-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14). 
  8. ^ 8.0 8.1 8.2 8.3 李鹏简历. 中国网. [2017-03-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5-16). 
  9. ^ 9.0 9.1 9.2 9.3 人民日报:李鹏对子女要求严格 要求他们不替人传信. 人民网. 2014-07-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14). 
  10. ^ 10.0 10.1 韩磊. “4821”苏修特务案. 炎黄春秋2009年第5期.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7-29). 
  11. ^ 11.0 11.1 11.2 胡耀邦为李鹏“苏修特务”案平反. 人物周报网. 2014-07-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年3月14日). 
  12. ^ 李鹏新书回忆爱情婚姻:与朱琳互称“大琳”“大鹏”. 新华网. 2014-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14). 
  13. ^ 13.0 13.1 13.2 李鹏去天安门悼念周恩来被调查 朱琳担忧致病. 凤凰网. 2014-07-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14). 
  14. ^ 14.0 14.1 Michel Oksenberg, Lawrence R. Sullivan, Marc Lambert. Beijing Spring, 1989: Confrontation and Conflict: The Basic Documents. 1990 [2016-02-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30). 
  15. ^ 1989年5月. 中国网. [2014-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4-12-15). 
  16. ^ 中共八大以来的历届中央政治局常委. 中共党史网. [2016-02-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2-25). 
  17. ^ (www.dw.com), Deutsche Welle. 李鹏走了,带不走天安门的阴影 - DW - 10.03.2003. DW.COM. [2018-10-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1-16). 
  18. ^ 李鵬之子李小鵬現身三峽大壩 陪同習近平考察. 香港01. 2018-04-25. 1992年,七屆中國人大第五次會議以1767票贊成、177票反對、664票棄權、25人未按表決器通過《關於興建長江三峽工程的決議》。這是迄今為止中國全國人大所通過的得票率最低的議案。 
  19. ^ 亞洲週刊-. 亞洲週刊. [2018-10-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6). 
  20. ^ 美国之音中文网 您可靠的信息来源. [2018-10-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6-10). 
  21. ^ 中国教育发展基金会成立 李鹏赠稿费300万--教育--人民网. edu.people.com.cn. [2018-10-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22. ^ 李鵬中風未脫險境仍留醫三零一醫院. 亚洲周刊. 2008-02-24 [2008-09-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8-14) (中文(台灣)‎). 
  23. ^ 李鵬考察京津城際鐵路乘坐動車組(圖)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香港新浪網引述中國新聞網的報道,2008年9月28日
  24. ^ 李鹏罕见露面祝贺母校校庆. 多维新闻. 2010-06-30 [2010-07-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7-03) (中文(台灣)‎). 
  25. ^ 李鹏亮相十九大 媒体:并非外界所传病危. [2019-07-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07). 
  26. ^ 26.0 26.1 中共中央 全国人大常委会 国务院 全国政协讣告 李鹏同志逝世. 新华社. 2019-07-23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27. ^ 李鹏同志遗体29日火化 天安门等地将下半旗志哀--新闻报道-人民网. cpc.people.com.cn. [2019-07-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7). 
  28. ^ 开始动手:李鹏家族将成下一只大老虎. boxun.com. [2018-10-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27). 
  29. ^ 多维新闻网:最高检向电力发“围剿令”直指李鹏家族. [2014-04-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04). 
  30. ^ 网易网:传李小琳海南圈价值百亿土地 冀文林为其开绿灯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4-04-08.
  31. ^ (www.dw.com), Deutsche Welle. “电力一姐”李小琳被曝拿下百亿海南地皮 - DW - 28.02.2014. DW.COM. [2018-10-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09). 
  32. ^ 页面没有找到 - 凤凰网. finance.ifeng.com. [2018-10-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33. ^ 自动抓稿. 人民网刊评论:三峡集团幕后不排除有“老老虎”. news.eastday.com. [2018-10-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27). 
  34. ^ 34.0 34.1 34.2 李鹏简历. 新华网. [2016-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3). 
  35. ^ 35.0 35.1 李鹏新书回忆与朱琳婚恋和抚育3子女经历(组图). 凤凰网. 2014-06-29 [2016-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19). 
  36. ^ 李小鹏辞别华能出任地方高官:商而优则仕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8-06-19.
  37. ^ 李小鹏因工作变动辞去山西省省长职务,楼阳生任山西省代省长. 澎湃新闻. [2016-08-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31). 
  38. ^ 李小鹏任交通运输部部长 杨传堂被免职. 新浪新闻. 2016-09-03 [2016-09-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16). 
  39. ^ 杜建国. 李鹏的纪念碑就是三峡大坝与特高压电网. 2019-7-25 (中文). 
  40. ^ 李鹏:名望最低的中国总理. 德国之声中文网. [2019-07-23]. 
  41. ^ 《李鹏下台平民愤》嵌字诗的来龙去脉. [2019-07-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8-21). 
  42. ^ 赵紫阳口述回忆录终见天日. 2009-05-15 [2018-10-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27) –通过news.bbc.co.uk. 
  43. ^ 天安门母亲:血染的红背心——北大学生孙辉之死. [2018-10-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7). 
  44. ^ 陈一谘:李鹏会被钉在耻辱柱上. 德国之声中文网. [2013年5月29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5月28日) (中文(中国大陆)‎). 
  45. ^ 整肃山西官场,泄露最高机密. 博谈网. 2014-10-05 [2014-10-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08). 
  46. ^ 六四真相再揭張思之新書披露內情. 亚洲周刊. 2014年6月8日 第28卷 22期 [2014年6月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年3月25日). 
  47. ^ 李鹏捐300万稿费资助母校 延安大学:不辜负厚望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延安大学2012年10月28日
  48. ^ 前国务院总理李鹏向基金会捐赠300万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中国青年报2006年11月27日
  49. ^ 布尔吉巴总统姆扎利总理会见李鹏副总理. 人民日报. 1984年5月23日: 第6版. 
  50. ^ 唐大为.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授予李鹏、曲格平最高荣誉金质奖章. 环境保护. 1987, (10) [2016-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3). 
  51. ^ 李鹏会见秘鲁众议长. 人民日报. 1990年6月27日: 第1版. 
  52. ^ 成元生; 吕志星; 赵章云. 李鹏总理同摩洛哥国王会见. 拉巴特: 人民日报. 1995年10月5日: 第1版. 
  53. ^ 成元生; 管彦忠. 藤森总统向李鹏总理授勋. 利马: 人民日报. 1995年10月11日: 第6版. 
  54. ^ 于青; 管彦忠. 卡尔德拉总统欢宴李鹏总理 李鹏总理举行答谢招待会. 加拉加斯: 人民日报. 1996年11月15日: 第6版. 
  55. ^ 喀总统向李鹏总理授勋. 雅温得: 人民日报. 新华社. 1997年5月12日: 第6版. 
  56. ^ 巴总统授予李鹏“巴基斯坦勋章”. 人民网. 1999-04-11 [2016-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3). 
  57. ^ 李鹏同南联盟总统米洛舍维奇举行会谈. 人民网. 2000年6月13日 [2019年7月23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5年3月9日). 
  58. ^ Milošević uručio Li Pengu orden velike jugoslovenske zvezde. B92. 2000-06-12 [2014-1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13). 
  59. ^ Указ Президента Российской Федерации от 31 октября 2007 года № 1440 «О награждении медалью Пушкина». 克里姆林宫. 2007-10-31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02) (俄语).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职务
前任:
赵紫阳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
1987年11月-1998年3月
繼任:
朱镕基
前任:
何东昌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教育委员会主任
1985年-1988年
繼任:
李铁映
前任:
刘澜波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力工业部部长
1981年-1982年
繼任:
钱正英
水利电力部部长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 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前任:
乔石
第八届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
第九届

1998年3月-2003年3月
繼任:
吴邦国
第十至十一届
 中华人民共和国党和国家领导人排名順序
前任:
赵紫阳
中共中央总书记
(位列第一)
中国共产党第十三届中央政治局
常务委员会委员
(位列第二)

中共十三届一中全会至四中全会
繼任:
乔石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
(排名第三)
前任:
江泽民
中共中央总书记
(排名第一)
中国共产党第十三十四届中央政治局
常务委员会委员
(排名第二)

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中共十五大
中国共产党第十五届中央政治局
常务委员会委员
(排名第二)

中共十五届一中全会中共十六大
繼任:
朱镕基
国务院总理
(排名第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