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楊漣
杨涟

大明都察院左副都御史
籍貫 湖廣應山縣
族裔 漢族
字號 字文孺,號大洪
諡號 忠烈
出生 隆慶六年(1572年)
逝世 天啟五年(1625年)
出身
  • 萬曆三十五年(1607年)丁未科同進士出身

楊漣(1572年-1625年),文孺大洪湖廣應山縣(今湖北廣水市)人。明末政治人物,萬曆三十五年(1607年)進士,官給事中,以敢言著稱。天启間魏忠賢二十四大罪状疏,被陷害下锦衣卫诏狱,迫害致死。為東林六君子之一。崇禎初平反,追忠烈。有《楊大洪集》。

生平[编辑]

入仕[编辑]

楊漣為人磊落。萬曆三十五年(1607年)丁未科進士,授直隸常熟縣知縣。舉廉吏第一,擢戶科給事中,轉兵科右給事中。[1]

移宮[编辑]

萬曆四十八年(1620年),神宗病重,皇太子未得見。楊漣偕同諸給事中、御史拜謁大學士方從哲,御史左光斗催促從哲前往問安。方從哲稱皇帝「諱疾」,楊漣用宋仁宗舊事辯駁。二天後,從哲終於率廷臣入宮探望。到神宗病危時,太子仍躊躇于宮門外。楊漣、左光斗派人建議太子「當力請入侍」,深得太子讚賞。不久,神宗駕崩。[2]

顧命[编辑]

八月丙午朔,太子嗣位,即明光宗。四天後病倒。京城傳言為鄭貴妃進獻美女八人,又指使太監崔文昇下瀉藥所致。當時,貴妃據乾清宮,與光宗寵愛之李選侍結交,貴妃為選侍請封皇后,選侍也請封貴妃為皇太后。光宗果然催促禮部,封貴妃為皇太后。楊漣、左光斗在朝中倡言,令貴妃移慈寧宮,楊漣又彈劾崔文昇用藥無度,并上疏譴責鄭貴妃等。八月丁卯,光宗召見大臣,作為低級官員的楊漣也在其中。光宗命外廷勿信流言,隨即驅逐文昇,停封太后之命。此後再召大臣,皆有楊漣。楊漣以小臣受顧命,感激不已,發誓以死相報。九月乙亥朔,光宗崩。楊漣力排眾議,反對李選侍攝政,並擁皇長子即位。[3]

死事[编辑]

天启年间,明熹宗荒於朝政,朝廷權柄逐渐被宦官魏忠賢掌握。楊漣見魏忠賢竊權納柄,阉党當道誤國,于天启四年六月上疏劾魏忠賢二十四大罪[4],指出「宮中府中大事小事,無一不是魏忠賢專擅,即章奏之上,反覺皇上為名,忠賢為實」,認為“寸磔忠賢,不足盡其辜”但是熹宗未採信,批覆“是欲屏逐左右,使朕孤立”。魏忠賢恨甚之,於是妄興汪文言獄,以“黨同伐異,招權納賄”等罪名,逮捕楊漣等人入獄[5]。七月,楊漣與左光斗遭酷法拷訊,五日後,竟慘死獄中,死前书《獄中絕命辭》[6]左光斗魏大中被打死後均體無完膚。楊漣被阉党錦衣衛都指揮僉事許顯純以鐵釘穿腦,當場斃命,死状最为惨烈。當其遺體被家屬領出時,全身已經潰爛[7]

身後[编辑]

明思宗即位之後,誅滅魏忠賢阉党,並為楊漣等人平反冤案。楊漣贈太子太保兵部尚書,諡為忠烈,其子楊之易並得以進入国子监[8]

著作[编辑]

有《楊忠烈公文集》10卷,《楊大洪集》2卷。

参考文献[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注釋[编辑]

  1. ^ 《明史·卷244》:楊漣 ,字文孺,應山人。為人磊落負奇節。萬曆三十五年成進士,除常熟知縣。舉廉吏第一,擢戶科給事中,轉兵科右給事中。
  2. ^ 《明史·卷244》:四十八年,神宗疾,不食且半月,皇太子未得見。漣偕諸給事、御史走謁大學士方從哲,御史左光斗趣從哲問安。從哲曰:「帝諱疾。即問,左右不敢傳。」漣曰:「昔文潞公問宋仁宗疾,內侍不肯言。潞公曰:『天子起居,汝曹不令宰相知,將毋有他志,速下中書行法。』公誠日三問,不必見,亦不必上知,第令宮中知廷臣在,事自濟。公更當宿閣中。」曰:「無故事。」漣曰:「潞公不訶史志聰,此何時,尚問故事耶?」越二日,從哲始率廷臣入問。及帝疾亟,太子尚躊躇宮門外。漣、光斗遣人語東宮伴讀王安:「帝疾甚,不召太子,非帝意。當力請入侍,嘗藥視膳,薄暮始還。」太子深納之。無何,神宗崩。
  3. ^ 明史·卷244》:八月丙午朔,光宗嗣位。越四日,不豫。都人喧言鄭貴妃進美姬八人,又使中官崔文昇投以利劑,帝一晝夜三四十起。而是時,貴妃據乾清宮,與帝所寵李選侍相結。貴妃為選侍請皇后封,選侍亦請封貴妃為皇太后。帝外家王、郭二戚畹,徧謁朝士,泣愬宮禁危狀,謂「帝疾必不起,文昇藥故也,非誤也。鄭、李交甚固,包藏禍心」。廷臣聞其語,憂甚。而帝果趣禮部封貴妃為皇太后。漣、光斗乃倡言於朝,共詰責鄭養性,令貴妃移宮,貴妃即移慈寧。漣遂劾崔文昇用藥無狀,請推問之。且曰:「外廷流言,謂陛下興居無節,侍御蠱惑。必文昇藉口以掩其用藥之奸,文昇之黨煽布以預杜外廷之口。既損聖躬,又虧聖德,罪不容死。至貴妃封號,尤乖典常。尊以嫡母,若大行皇后何?尊以生母,若本生太后何?請亟寢前命。」疏上,越三日丁卯,帝召見大臣,幷及漣,且宣錦衣官校。眾謂漣疏忤旨,必廷杖,囑從哲為解。從哲勸漣引罪,漣抗聲曰:「死即死耳,漣何罪?」及入,帝溫言久之,數目漣,語外廷毋信流言。遂逐文昇,停封太后命。再召大臣皆及漣。漣自以小臣預顧命,感激,誓以死報。九月乙亥朔,昧爽,帝崩。廷臣趋入,诸大臣周嘉谟、张问达、李汝华等虑皇长子无嫡母、生母,势孤孑甚,欲共托之李选侍。涟曰:“天子宁可托妇人?且选侍昨于先帝召对群臣时,强上入,复推之出,是岂可托幼主者?请亟见储皇,即呼万岁,拥出乾清,暂居慈庆。”语未毕,大学士方从哲、刘一燝、韩爌至,涟趣诸大臣共趋乾清宫。阍人持梃不容入,涟大骂:“奴才!皇帝召我等。今已晏驾,若曹不听入,欲何为!”阍人却,乃入临。群臣呼万岁,请于初六日登极,而奉驾至文华殿,受群臣嵩呼。驾甫至中宫,内竖从寝阁出,大呼:“拉少主何往?主年少畏人!”有揽衣欲夺还者。涟格而诃之曰:“殿下群臣之主,四海九州莫非臣子,复畏何人!”乃拥至文华殿。礼毕,奉驾入慈庆宫。当是时,李选侍居乾清。一燝奏曰:“殿下暂居此,俟选侍出宫讫,乃归乾清宫。”群臣遂退议登极期,语纷纷未定,有请改初三者,有请于即日午时者。涟曰:“今海宇清晏,内无嫡庶之嫌。父死之谓何?含敛未毕,衮冕临朝,非礼也。” 或言登极则人心安,涟曰:“安与不安,不在登极早暮。处之得宜,即朝委裘何害?”议定,出过文华殿。太仆少卿徐养量、御史左光斗至,责涟误大事,唾其面曰:“事脱不济,汝死,肉足食乎!”涟为竦然。乃与光斗从周嘉谟于朝房,言选侍无恩德,必不可同居。
  4. ^ 《明史》(卷22):“六月癸未,左副都御史杨涟劾魏忠贤二十四大罪,南北诸臣论忠贤者相继,皆不纳。”
  5. ^ 明季北略》(卷2):“杨涟字文孺,号大洪,应山人。万历三十四年(丙午、丁未)进士,授常熟县尹,赠太子太保,謚忠节。公初为县令,迁户礼兵垣给谏,历事三朝,以移宫一事,为群小所忌。庚申冬告归,癸亥起用,升礼科,历都御史,见魏忠贤、客氏专擅,遂声罪首攻。于天启四年甲子六月初一日,有二十四罪之奏。权璫惊怖累日,既乃大泣于上前云:外边有人计害奴婢,且谤皇爷。上云:前日有科道官沈参立枷事,你如何说?忠贤知上意叵测,送匿涟疏不进。首辅叶素善璫,调停为姑不究之旨。南北台省交章劾忠贤,悉留中不报。越几日,二更许,忠贤手封墨敕,不由阁票,竟送该科,削涟等为民。时值苦署,钮锁铁铛,惨如砲烙。”
  6. ^ 獄中絕命辭》:“漣今死杖下矣,癡心報主,愚直讎人,久拚七尺,不復掛念。不為張儉逃亡,亦不為楊震仰藥,欲以性命歸之朝廷,不圖妻子一環泣耳。打問之時,枉處贓私,殺人獻媚,五日一比,限限嚴旨。家傾路遠,交絕途窮,身非鐵石,有命而已。雷霆雨露,莫非天恩,死於詔獄,難言不得死所,何憾於天,何怨於人。惟我身副憲臣,曾受顧命。孔子云:‘托孤寄命,臨大節而不可奪’。持此一念可以見先帝於天,對二祖十宗,皇天后土,天下萬世矣!大笑大笑還大笑,刀斫東風,於我何有哉!”
  7. ^ 明季北略》(卷2):“许显纯密承璫意,异刑酷拷,肉绽骨裂,坐赃二万,五日一比,髓血飞溅,死而复甦。许显纯竟将头面乱打,齿颊尽脱,钢针作刷,遍体扫门都丝。公骂不绝口。复以铜鎚击胸,胁骨寸断,仍加铁钉贯顶,立刻致死。时七月二十四日也。是夕白虹亘天,挨延七日,始得领埋之旨。随行舁榇,田尔耕又复使人劫去,赤炎蒸暴,蛆蝇填集,止存血衣数片、残骨几根,以恶木殓之。”
  8. ^ 明季北略》(卷2):“至崇祯元年始得赠謚,子荫国子监生,子名之易。”

書目[编辑]

  • 錢謙益,《都察院左副都御史贈右都御史加贈太子太保諡忠烈楊公墓誌名》,《二學集碑傳》,1冊50卷,319-339
  • 張廷玉等,《明史》,中華書局點校本
東林六君子
楊漣 · 左光斗 · 魏大中 · 袁化中 · 顧大章 · 周朝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