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罗姆·莱特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杰罗姆·莱特文
出生 (1920-02-23)1920年2月23日
芝加哥
逝世 2011年4月23日(2011-04-23)(91歲)
Hingham, Massachusetts, USA
国籍 美国
母校 伊利诺伊大学 (B.S., M.D. 1943)
知名于 "What the Frog's Eye Tells the Frog's Brain"
Leary-Lettvin debate
配偶 Maggie (1947–)
科学生涯
研究領域 Psychiatry, Neuroscience, Philosophy, Electrical Engineering, Communications Physiology, Mythopoetry
机构 Rutgers (1988–2011)
MIT (1951–2011)
Stazione Zoologica
Manteno State Hospital (1948–1951)
University of Rochester (1947)
著名學生 Norman Geschwind[1]
受影响于 Norbert Wiener
Warren McCulloch
Walter Pitts
Derek Denny-Brown
Santiago Ramón y Cajal
Charles Scott Sherrington
John Zachary Young[來源請求]

杰罗姆·莱特文是美国著名认知心理学家麻省理工大学教授。他最著名的工作是发表于1959年的论文《What the frog's eye tells the frog's brain》,这篇论文是SCI中被引用次数最多的论文之一。他完成了脊髓神经生理学研究,首次发现了视觉神经系统中的“特征检测子”,并且研究了单个神经元轴突的信号处理。莱特文在月1969年用“祖母细胞”这种说法来驳斥这个概念的不合理性。

参考文献[编辑]

  1. ^ Squire 1998, p. 229
  2. ^ "Jerome Lettvin Stories"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1-07-21., More Data, More Noise: A Celebration of the 60th Birthday of Jerome Y. Lettvin, MIT, February 1980.

相关资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