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白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東方白
出生 林文德
(1938-03-19) 1938年3月19日(79歲)
Flag of Japan (1870-1999).svg 日治臺灣臺北州臺北市
職業 小說家
教育程度 國立台灣大學農業工程系學士
薩斯喀徹溫大學工程博士
創作時期 1953年-2007年
體裁 小說散文
代表作 浪淘沙》(1990)
獎項 吳濁流文學獎(1982)
吳三連文藝獎(1991)
台美基金會人文獎(1993)
臺灣新文學貢獻獎(2003)
九歌年度最佳小說獎(2005)
台灣文學家牛津獎(2013)
伴侶 鄭瓊瓊(2007年歿)
兒女 長子:林之偉
次子:林士偉
受影響於 列夫·托爾斯泰契訶夫芥川龍之介

東方白(1938年3月19日),當代台灣作家,其作品《浪淘沙》為台灣大河小說的代表作之一[1]

生平[编辑]

東方白,本名林文德,1938年生於台北大稻埕,雖非文科出身,但熱愛寫作,自大學時代起即陸續有小說、散文發表。1963年,東方白自國立台灣大學農業工程系水利組畢業,1965年薩省大學獎學金,赴加拿大深造。1968年,30歲時與鄭瓊瓊女士結婚。1967年獲得碩士學位,1970年獲加拿大薩省大學工程博士學位。1974年移居亞伯達艾德蒙頓城,擔任亞伯達省水文工程師,工作之暇,筆耕不輟。

退休後,專事寫作,目前居住加拿大多倫多,著有《臨死的基督徒》、《黃金夢》、《露意湖》、《東方寓言》、《盤古的腳印》、《浪淘沙》、《真與美》、《魂轎》、《真美的百合》、《浪淘沙之誕生》……等二十餘部,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東方白在短篇小說之外,更繼鍾肇政《臺灣人三部曲》、李喬《寒夜三部曲》之後,傾全力於《浪淘沙》寫作,將臺灣文學的大河小說推向高峰,該著曾被改編為同名電視連續劇,榮獲金鐘獎戲劇節目獎、戲劇節目編劇獎等殊榮。

作品風格[编辑]

文壇的耆老葉石濤先生在編纂《一九七九年台灣小說選》,其序文提到東方白,說:「由於旅居國外,心繫台灣的關係,他的小說含有跟國內作家不同的、抽象的、異質的東西,常叫人覺得驚奇。」。東方白的寫作風格,受到了他所心儀的作家們的影響,誠如托爾斯泰契訶夫芥川龍之介,他曾向鍾肇政先生說,想要寫出幾篇具有芥氏的華麗,柴氏的細膩,托氏的智慧的短篇小說。東方白之重視作品思想性,在在豐富小說的內涵,也提升小說的層次,並且超越「時空」,確實具備了優秀文學的普遍性。在其超過一百三十萬字的小說《浪淘沙》中,更放入了大量台灣地方方言,展現其作品根植鄉土的特性。

獲獎紀錄[编辑]

著作[编辑]

作品書目年表[编辑]

  • 《烏鴉錦之役》,聯合報,1957年
  • 《臨死的基督徒》,水牛出版社,1969年
  • 《黃金夢》,學生書局(1995年重新排版),1977年
  • 《露意湖》,爾雅出版社,1978年
  • 《東方寓言》,爾雅出版社,1979年
  • 《盤谷的腳印》,爾雅出版社,1982年
  • 《十三生肖》,爾雅出版社,1983年 
  • 浪淘沙》,前衛出版社,1990年
  • 《夸父的腳印》,前衛出版社,1990年
  • 《OK歪傳》,前衛出版社,1991年
  • 《台灣文學兩地書》(與鍾肇政合著),前衛出版社、美國台灣出版社,1993年
  • 《東方白集》(台灣作家全集之一),前衛出版社,1993年
  • 《父子情》,前衛出版社,1994年
  • 《芋仔番薯》,草根出版公司,1994年
  • 《神農的腳印》,九歌出版社,1995年
  • 《雅語雅文》(有聲書),前衛出版社、草根出版公司,1995年
  • 《迷夜》,草根出版社,1995年
  • 《真與美系列(一~七)》,前衛出版社
  • 《小乖的世界》,前衛出版社,2002年
  • 《真美的百合》,草根出版公司,2005年
  • 《浪淘沙之誕生:浪淘沙創作十二年日記》,前衛出版社,2005年
  • 《頭:東方白短篇精選集》,前衛出版社,2011年

翻譯[编辑]

  • 《一個雨天快樂的週末》
  • 《一個善良的婆羅門的故事》,原著伏爾泰
  • 《伏爾泰筆記》
  • 《上帝知道一切,等待吧》,原著托爾斯泰

論文[编辑]

  • Physical Simulation of The Infiltration Equations
  • Hydrodynamics and Kinematics of Overland Flow Using A Laminar Model

軼事[编辑]

  • 直到1978年美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後,東方白說:「從此心中的台灣意識猛然覺醒;我,有如浪子回頭。」
  • 當《浪淘沙》寫到二二八事件時,東方白於信中如此告訴鍾肇政:「如何從這些殘酷之史實中昇華,寫出超越時空,不恨、不怒、和平相愛的純文學作品,並非易事。」。
  • 東方白於榮獲吳濁流文學獎時宣示,要真正認同這塊土地,「把文學根植在自己的鄉土,期待開放世界的花朵。」。
  • 東方白告訴已經應允為《浪淘沙》寫序的鍾肇政:「不妨拿世界的其他大河小說來相比較,儘管不會比他們好,但自有我們台灣大河小說別國所沒有的鄉情與特色……。」。
  • 東方白說:「一個人長大後開始會有自己的人生觀,對人生會有新的感覺和認識,你會希望在人性方面有更大的追求。」。

參考資料[编辑]

  1. ^ 浪淘沙手稿 東方白捐文學館,新台灣新聞週刊,第550期,莊金國
  2. ^ 東方白回來了!--並簡介台美獎,隨筆集(一)台灣文學雜談第六篇,鐘肇政文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