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柏林-滕珀尔霍夫机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柏林-滕珀爾霍夫機場
Flughafen Berlin-Tempelhof
BerlinTempelhofFlughafenModell.jpg
IATATHFICAOEDDI
机场概览
机场类型 已關閉
營運者 柏林機場公司
服務城市 柏林
地理位置  德國柏林滕珀尔霍夫-舍嫩贝格
啟用日期 1923年10月8日 (1923-10-08)
關閉日期 2008年10月30日 (2008-10-30)
海拔高度 164英尺(50米)
座標 52°28′25″N 013°24′06″E / 52.47361°N 13.40167°E / 52.47361; 13.40167坐标52°28′25″N 013°24′06″E / 52.47361°N 13.40167°E / 52.47361; 13.40167
地圖
THF在德國的位置
THF
THF
在柏林的位置
跑道
方向 长度 表面
英尺
09L/27R 6,870 2,094 瀝青
09R/27L 6,037 1,840 瀝青
統計數據

柏林-滕珀尔霍夫机场德语Flughafen Berlin-TempelhofIATA代码THFICAO代码EDDI)是一座坐落于德国柏林的商用国际机场,位于滕珀尔霍夫-舍嫩贝格区内,曾是柏林三个主要机场之一。由于经营亏损严重,滕珀尔霍夫机场已在2008年10月31日停止运营,所有航班均转至扩建中的柏林-舍讷费尔德机场。待2012年完成扩建后,舍讷费尔德机场将更名为柏林勃兰登堡国际机场。届时,柏林的另一主要机场柏林-泰格尔奥托·利林塔尔机场亦将关闭,所有往来柏林的航班均将在新的勃兰登堡国际机场起降。

滕珀尔霍夫机场於1923年8月10日被德國交通部登記為機場。原本的客運大樓於1927年竣工。後來納粹政府為了應付日漸增加的航空交通,於1930年代中期開始大規模改造此機場。機場仍然運作時,它經常被認為是世上最舊而且仍然運作的機場之一。

滕珀尔霍夫机场是歐洲其中三個戰前最具代表性的機場之一,另外兩個包括倫敦克羅伊登機場(現已關閉)以及巴黎的勒布爾熱機場。它在1948-49年柏林空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本機場最大的設計特色是其巨大的客運大樓,它更曾是世上20座最巨型建築之一。相反,機場中的免稅店却是世上最小的。[1]

儘管有人反對[2],滕珀尔霍夫机场已於2008年10月30日終止所有業務。一項反對關閉機場的無約束力公投於2008年4月27日舉行,但因投票率低而失敗告終。現時機場被改為公眾休憩處,稱為「滕珀尔霍夫公園」(Tempelhofer Feld)。[3][4]

概況[编辑]

滕珀爾霍夫機場位於柏林城區,環狀鐵路德语Berliner Ringbahn內圍,距離市中心約4公里,海拔51米。機場大部分位於滕珀爾霍夫德语Berlin-Tempelhof區內,東部小部分屬新克爾恩區。乘坐地鐵6號線空橋廣場站德语U-Bahnhof_Platz_der_Luftbrücke即可到達機場客運大樓入口。

直至關閉前,使用滕珀爾霍夫機場的航班以內陸以及前往鄰國的為主。然而在早年,有長途廣體機使用本機場,如波音747[5]洛歇三星[6]以及C-5運輸機[7]。 機場有兩條平行的跑道。09L/27R跑道長2,094 公尺(6,870 英呎) ,09R/27L跑道長1,840公尺(6,037英呎)。兩條跑道均用瀝青鋪設。橢圓形的滑行道圍繞整個機場,連接跑道與位於西北角的客運大樓。

历史[编辑]

早期[编辑]

1928年的舊客運大樓
希特拉於柏林中央機場(1932年)

中世紀時此地是聖殿騎士團的地方,所以此地被稱為「聖殿園」。後來,此地被闢為普魯士(以及統一後的德國)軍隊的閱兵場地,直至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早在1909年机场尚不存在时,滕珀尔霍夫即迎来了其首次航空活动。法国飞行员阿曼德·基普菲尔法语Armand Zipfel率先在滕珀尔霍夫进行了一次飞行表演,随后奥维尔·莱特也来此进行了表演[8]。1923年10月8日,滕珀尔霍夫机场正式启用。 德意志漢莎航空(注意不是現今的漢莎航空)於1926年1月6日在此創立。1927年,旧机场航站楼建成。当时大型机场不多,滕珀尔霍夫機場因而迅速變得广为人知。同年,柏林地铁在此设立车站(現稱閱兵街站德语U-Bahnhof Paradestraße),使其成为世界上最早有地鐵服務的机场。然而現時此站已因為機場改造,再也不能通往機場,而地鐵6號線接駁機場的功能被空橋廣場站德语U-Bahnhof_Platz_der_Luftbrücke取代。

作為納粹時期阿尔伯特·斯佩尔改造柏林的一部分,坦佩尔霍夫开始大规模扩建,其中包括建造新的现代化航站楼。斯佩尔认定,改建后的滕珀尔霍夫将成为全欧洲的航空中心,以及柏林“日耳曼世界之都”计划的象征。當時新的客運大樓是世上數一數二大的建築,英國建築師诺曼·福斯特甚至形容其為“機場之母”(the mother of all airports)。1936至1941年間建造、以石灰石作外牆的客運大樓構成了一個1.2公里長的弧形。地铁U6线在此亦设有车站,可以沿着梅林大街,直通位于腓特烈大街的商业中心。

柏林-滕珀尔霍夫中央机场憑着距離市中心近的優勢,很快便成為了世上其中一個最繁忙的機場。1938年至1939年是滕珀尔霍夫机场运营的黄金时期,每天有約52班對外及約40班內陸航班在此起降。當時,新客運大樓仍在興建。

德國的國家航空公司漢莎航空隨即以新客運大樓作其總部(1938年遷入)。新客運大樓有很多獨特的設計,是現代機場的先驅。其中一項就是它的弧形飛機庫。新客運大樓的工程進行了十年以上,但因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而仍未完成。舊客運大樓一直被使用至1945年4月24日。

新客運大樓外型參考了飛鷹的型態,而半圓型飛機庫就是雙翼。诺曼·福斯特曾形容滕珀尔霍夫机场是「當今其中一座最宏偉的建築」(one of the really great buildings of the modern age) 。[9]

二戰時期[编辑]

1937年的機場

由於恐怕盟軍轟炸機場,自1939年9月2日起德國空軍按兵不動,但於11月恢復行動。[10]然而,舊大樓仍不開放予民航使用,所有往返柏林的航班移至朗斯多夫的飛行場起降。1940年7月3日,舊大樓重新開放民航,直至1945年4月24日。[10]

由1940年1月至1944年前半年,韋瑟飛行器製造德语Weser-Flugzeugbau裝嵌了一批Ju 87型「斯圖卡」俯衝轟炸機,之後再在未裝修好的大堂及3至7號飛機庫裝嵌了Fw 190戰鬥機。這些戰鬥機由卡車或火車經由隧道運出機場。[11]由於漢莎已使用1號和2號飛機庫來擺放自己的飛機,該兩個飛機庫沒有被用以裝嵌飛機。飛機引擎運送到此,與機身結合。當飛機組裝完成,便可起飛。然而除了偶爾戰鬥機緊急降落事件外,納粹空軍並未將機場當作空軍基地使用。

1945年4月25日,苏军與德国空軍部隊進行慘烈的爭奪戰。機場德軍指揮官魯道夫·伯特格爾(Rudolph Böttger)上校拒絕服從希特勒炸毀整個基地的命令,選擇自殺殉職。1945年4月29日,軍在柏林戰役中攻占滕珀爾霍夫機場。[12]蘇軍仔細搜索了新舊客運大樓,卻炸毁了存放漢莎航空飛行照片的三層防空洞,裏面的賽璐珞照片令火勢迅速蔓延,新客運大樓因此關閉了數天。蘇軍指揮官最後下令用水淹沒地下層。較低的三層至今仍淹沒在水中,由於仍潛藏未爆裝置的風險,一直未開放。

1945年5月8日,西方盟軍以及德國簽署投降書的代表抵達滕珀爾霍夫機場。[13]在五月頭,韋瑟飛行器製造開放7號飛機庫以維修電車[13] 根据雅尔塔会议商谈的结果,滕珀尔霍夫机场于1945年7月2日交由美國陸軍第二裝甲師,作为西柏林美軍占領區的一部份。此協議後來在1945年8月的波茨坦會議正式將柏林劃分為四個佔領區。

美军第852航空工兵营於1945年7月10日,进驻滕珀尔霍夫开始对机场的修复工作。[14]

柏林封鎖[编辑]

美國空軍C-47運輸機準備為柏林空運起飛,攝於1948年8月。
1949年西柏林郵票,印有一台飛過滕珀爾霍夫的道格拉斯C-54英语Douglas C-54 Skymaster
滕珀爾霍夫空軍基地(1988)
機場入口前空運廣場德语Platz der Luftbrücke的柏林空運紀念碑,印有執行任務時喪生的39位英國及31位美國飛行員,其設計象征三條空中走廊。
泛美航空的DC 4,攝於1954年1月

1948年6月20日,蘇聯封鎖所有前往西柏林的陸路及水路交通。到達西柏林的方法只剩下三條20英里(32公里)闊、跨越蘇軍占領區的空中走廊。[15]之後西方開始嘗試為西柏林二百五十萬居民以空運形式提供物資,持續十一個月,造就航空史上一大壯舉。

6月26日,一艘C-47運輸機帶着80噸糧食到達滕珀爾霍夫,標誌着柏林空運開始。最初美軍計劃運送4,500噸食物、煤碳以及其他日用用以維持西柏林居民日常生活的最低需求,後來美國海軍英國皇家空軍以及英國歐洲航空與英國其他私營航空公司航空加入,很快便達成目標。[16]1948年10月15日,為了促進在空運的合作,兩國在滕珀爾霍夫建立了一個空運聯合司令部,由威廉·H·杜乃爾英语William H. Tunner領導。美國空軍第53部隊運輸機中隊臨時分配給滕珀爾霍夫。

當時在德國十分普遍的草地跑道不能應付如此大的運量,之後鋪設的有孔鋼板跑道[nb 1]也開始因C-54的重量而崩潰。[17] 之後,美國在1948年7月至9月期間建造了一條6,000英尺(1,800米)長的跑道,以應付大量的飛機。[17]1927年興建的舊客運大樓於1948年被拆卸,以騰出空間給更多飛機。最後一班空中走廊班機於1949年9月30日着陸於滕珀爾霍夫機場。

另外,當年一位美軍飛行員蓋爾·哈爾沃森英语Gail Halvorsen留意到孩子們在機場圍欄外聚集,於是他向小朋友們投擲糖果。之後愈來愈多機師效法哈爾沃森,令「糖果轟炸機」成為了柏林市民的集體回憶。

冷戰時期[编辑]

隨着冷戰的氣氛於1950至60年代愈加緊張,西柏林的陸空交通也變得緊絀。在冷戰年間,滕珀爾霍夫機場是美軍運輸機的主要基地。1969年,其中一位機師蓋爾·哈爾沃森英语Gail Halvorsen,即「糖果轟炸機」的開創者,返回柏林指揮滕珀爾霍夫空軍基地。

柏林圍牆倒塌、兩德統一之後,美軍撤出柏林。美國空軍第7350基地小組於1993年1月撤出。1994年七月,英、法、美陸空軍在美國總統克林頓的見證下撤出滕珀爾霍夫的四環閱兵場。西方盟國把統一的柏林市交還德國政府。1994年8月,美軍關閉了柏林陸軍航空支隊,結束美軍在柏林49年的歷史。

戰後商業運營[编辑]

一台泛美航空DC-4在滕珀爾霍夫機場的飛機庫停泊。(1954年1月)
一台Bristol Freighter英语在一台Avro York英语機翼後,攝於1954年滕珀爾霍夫機場停機坪。
一台英國聯合航空英语British_United_Airways 維克斯子爵700型飛機於1962年降落滕珀爾霍夫機場 。
一台喀里多尼亞航空DC-6B以及兩台泛美航空同型飛機於滕珀爾霍夫(1964年)
一台英國聯合航空 ATL-98運輸機在兩台首都航空洛克希德星座型以及法航Breguet Deux-Ponts英语在滕珀爾霍夫機場停機坪。(1967年)
一台泛美航空波音747-100在滕珀爾霍夫機場降落。(1987年6月)

美國海外航空(當時是美國航空的分支)在1946年5月18日開辦了第一條使用滕珀爾霍夫機場的航線,由紐約經由香農阿姆斯特丹法蘭克福前往柏林 。[18][19]

在柏林封鎖接近尾聲時,美國海外航空分別在1950年3月6日以及6月1日增開了來往滕珀爾霍夫及漢堡杜塞爾多夫的航線。[20]

1950年9月25日,泛美航空從美國航空收購了美國海外航空。這宗合併令泛美航空更常出現在滕珀爾霍夫機場。[18][21](除了之前美國海外航空的柏林至紐約航線以及德國境內航線,包括法蘭克福、漢堡、杜塞爾多夫的航線以外,泛美航空還在1955至1959年開辦了滕珀爾霍夫前往科隆、斯圖加特、漢諾威、慕尼黑以及紐倫堡的航線。[22])泛美航空最初用60座位的道格拉斯DC-4來營運這些航線。[16][22]

1950年,法國航空亦開始恢復來往滕珀爾霍夫的航線。[16][23][24]

建築[编辑]

事故[编辑]

  • 1952年4月29日,一架由法兰克福国际机场飞往滕珀尔霍夫的法国航空道格拉斯DC-4飞机在东德上空遭到2架苏联米格-15战斗机的攻击。该DC-4飞机被击中89次,机体严重受损,3号及4号引擎失灵,被迫紧急降落于滕珀尔霍夫机场。机上3人受伤,但无人死亡。事后,苏联方面声称该飞机飞离了预定的民航空中走廊,侵犯了东德领空,故对其发动攻击。[1]

参见[编辑]

注释及参考[编辑]

注释
  1. ^ also known as Pierced Steel Matting (PSP)
参考
  1. ^ Airports International June 1975 (industry magazine)
  2. ^ Crowds Bid Fond Farewell to Airport That Saved Berlin, New York Times, October 30, 2008
  3. ^ Fahey, Ciarán. How Berliners refused to give Tempelhof airport over to developers. The Guardian. 5 March 2015 [1 May 2016]. 
  4. ^ Akkoc, Raziye. Refugee crisis: Europe's borders unravelling as Austria and Slovakia impose frontier controls - live. www.telegraph.co.uk. The Daily Telegraph. 14 September 2015 [14 September 2015]. 
  5. ^ Photos: Boeing 747-121 Aircraft Pictures - Airliners.net. airliners.net. [16 October 2015]. 
  6. ^ Photos: Lockheed L-1011-385-1 TriStar 1 Aircraft Pictures - Airliners.net. airliners.net. [16 October 2015]. 
  7. ^ Photos: Lockheed C-5A Galaxy (L-500) Aircraft Pictures - Airliners.net. airliners.net. [16 October 2015]. 
  8. ^ U.S. Centennial of Flight Commission
  9. ^ Lange, Alexandra. Seven Leading Architects Defend the World’s Most Hated Buildings. The New York Times Magazine. 5 June 2015 [8 June 2015]. 
  10. ^ 10.0 10.1 Laurenz Demps and Carl-Ludwig Paeschke, Flughafen Tempelhof: Die Geschichte einer Legende, Berlin: Ullstein, 1998, p. 68. ISBN 3-550-06973-1.
  11. ^ Laurenz Demps and Carl-Ludwig Paeschke, Flughafen Tempelhof: Die Geschichte einer Legende, Berlin: Ullstein, 1998, pp. 69seqq. ISBN 3-550-06973-1.
  12. ^ Laurenz Demps and Carl-Ludwig Paeschke, Flughafen Tempelhof: Die Geschichte einer Legende, Berlin: Ullstein, 1998, pp. 78seq. ISBN 3-550-06973-1.
  13. ^ 13.0 13.1 Laurenz Demps and Carl-Ludwig Paeschke, Flughafen Tempelhof: Die Geschichte einer Legende, Berlin: Ullstein, 1998, p. 80. ISBN 3-550-06973-1.
  14. ^ Laurenz Demps and Carl-Ludwig Paeschke, Flughafen Tempelhof: Die Geschichte einer Legende, Berlin: Ullstein, 1998, p. 83. ISBN 3-550-06973-1.
  15. ^ 1972 - 2018 - Flight Archive. flightglobal.com. [16 October 2015]. 
  16. ^ 16.0 16.1 16.2 air france - 1972 - 2017 - Flight Archive. flightglobal.com. [16 October 2015]. 
  17. ^ 17.0 17.1 Laurenz Demps and Carl-Ludwig Paeschke, Flughafen Tempelhof: Die Geschichte einer Legende, Berlin: Ullstein, 1998, p. 88. ISBN 3-550-06973-1.
  18. ^ 18.0 18.1 Berlin Airport Company – Airline Portrait – Pan Am, January 1975 Monthly Timetable Booklet for Berlin Tempelhof and Berlin Tegel Airports, Berlin Airport Company, West Berlin, 1975
  19. ^ Aircraft Illustrated (Airport Profile – Berlin-Tempelhof), Vol 42, No 1, p. 32, Ian Allan Publishing, Hersham, January 2009
  20. ^ Aeroplane – Pan Am and the IGS, Vol. 116, No. 2972, p. 4, Temple Press, London, 2 October 1968
  21. ^ Aviation News – Pan American World Airways: Part 2, Vol. 73, No. 11, p. 48, Key Publishing, Stamford, November 2011
  22. ^ Berlin Airport Company – Airline Portrait – Air France, March 1975 Monthly Timetable Booklet for Berlin Tempelhof and Berlin Tegel Airports, Berlin Airport Company, West Berlin, 1975
  23.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BA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24. ^ Tempelhof: Der schönste Flughafen der Welt. In: Welt Online, 22. August 2009.
  25.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Laenge_Berlin.de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26. ^ Elke Dittrich: Der Flughafen Tempelhof – Der Filmbunker und die Geschichte der Hansa Luftbild in Tempelhof, hrsg. von der Tempelhof Projekt GmbH, Berlin 2013, S. 87 ISBN 978-3-9816412-0-2.
  27. ^ Elke Dittrich: Der Flughafen Tempelhof – Der Filmbunker und die Geschichte der Hansa Luftbild in Tempelhof, S. 93 f
  28. ^ Elke Dittrich: Der Flughafen Tempelhof – Der Filmbunker und die Geschichte der Hansa Luftbild in Tempelhof, S. 94
  29. ^ Christiane Peitz. Keine Bewegung. Der Tagesspiegel. 2014-08-23 [2014-08-23] (德文).  |chapter=被忽略 (帮助)
  30. ^ Adolf Behrens: Radarturm Flughafen Berlin-Tempelhof. Auf seiner Website.
  • 柏林机场公司(Berliner Flughafen Gesellschaft [BFG]) - Monthly Timetable Booklet for Berlin Tempelhof and Berlin Tegel Airports, several issues (German language edition only), 1965-1975. West Berlin, Germany: Berlin Airport Company. 
  • Flight International. Sutton, UK: Reed Business Information. ISSN 0015-3710.  (various backdated issues relating to commercial air transport at Berlin Tempelhof during the Allied period from 1950 until 1990)
  • Simons, Graham M. The Spirit of Dan-Air. Peterborough, UK: GMS Enterprises. 1993. ISBN 1-870384-20-2. 

外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