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查斯特·班寧頓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查斯特·班寧頓
Linkin Park-Rock im Park 2014- by 2eight 3SC0327.jpg
歌手
国籍 美國
出生Chester Bennington
(1976-03-20)1976年3月20日
美國美國亞利桑那州鳳凰城
逝世2017年7月20日(2017-07-20)(41歲)
美國美國加州帕洛斯弗迪斯莊園
死因自缢
职业歌手
配偶Samantha Marie Olit(1996年–2005年)
Talinda Ann Bentley(2005年–2017年)
儿女Jaime Bennington(1996年5月12日)
Isaiah Bennington(1997年11月8日)
Draven Sebastian Bennington(2002年4月19日)
Tyler Lee Bennington(2006年3月16日)
Lila Bennington、Lily Bennington(雙胞胎)(2011年)
音乐类型新金屬
另類搖滾
演奏乐器歌唱
出道地点美國
活跃年代1992年-2017年
相关团体Grey Daze
聯合公園
Snow White Tan
黑暗曙光

查斯特·查爾斯·班寧頓(英語:Chester Charles Bennington,1976年3月20日-2017年7月20日),美國已故音樂家,生前是新金屬樂團聯合公園的主唱。

生平[编辑]

早期生活[编辑]

查斯特出生於美國亞利桑那州鳳凰城。他所學會的第一項樂器是鋼琴。在查斯特的成長過程中,他曾加入許多樂團並演奏各種不同的樂器,但最主要是以演唱為主。1993年之前,查斯特從未全心專注在一個樂團上,直到他加入「Grey Daze」。該樂團在1998年解散,一年後他便加入了聯合公園

他的父母在1987年離婚,留下查斯特和兩個姊姊及一個哥哥。查斯特當時僅有11歲,是家中最小的孩子,他和擔任警探的父親住在一起。查斯特的哥哥向他介紹了愛情少年合唱團(Loverboy)、外國人(Foreigner)、匆促(Rush)、門戶(The Doors)和石廟嚮導(Stone Temple Pilots)等樂團,而查斯特表示他自己受到這些樂團的影響。[來源請求]

在他的父母分開之前,查斯特和家人曾在亞利桑那州內搬遷多次。查斯特曾就讀過百年紀念高中(Centennial High School)、綠道高中(Greenway High School),最後他從華盛頓高中(Washington High School)畢業。查斯特表示在高中階段時,他將自己歸類為經常被欺負的怪胎。查斯特曾有一份白天的咖啡師工作。他表示在豆樹咖啡(Bean Tree Coffee)工作讓他能夠繼續往前走下去,而那間咖啡店是他靈感的來源之一。[來源請求]

Grey Daze[编辑]

查斯特在1993年至1998年期間是樂團「Grey Daze」的主唱,同時也在漢堡王速食店打工。在這段期間他的經濟狀況非常拮据,無法購買汽車、機車甚至是腳踏車,因此他改用滑板通勤代步。[來源請求]查斯特認為他在樂團中的創作並沒有得到相應的尊重,他和其他團員也有許多歧見,因此最後他離開了樂團。在「Grey Daze」期間,他共參與了兩張專輯,分別是1994年的《喚醒我》(Wake Me)和1997年的《…今天沒太陽》(...No Sun Today),還有一卷1993年錄製的試聽帶「Sean Dowdell and his Friends?」,當時的樂團也是以這個名字進行活動。在查斯特離開之後,「Grey Daze」的其他團員也相繼分開。

查斯特希望能重組「Grey Daze」進行最後一場演出,為了罹患腦癌的團員鮑比·班尼許(Bobby Benish)募款。他們預計在亞利桑那州的道奇劇場(Dodge Theatre)和 hunk Junkeez、Pokerface 和 Gift 樂團共同演出。而為了錄製聯合公園《天空之城—美特拉》(Meteora)專輯,查斯特只能將這場演出的時間往後推延。但隨後班尼許便由於腦癌的關係過世了。

在1995年,查斯特和「Grey Daze」前團員西恩·杜威爾(Sean Dowdell)在鳳凰城開設了刺青店「刺青俱樂部」(Club Tattoo)。目前在亞利桑那州及拉斯維加斯共有四間分店。[1]

Stone Temple Pilots[编辑]

2013年5月起,查斯特与美国摇滚乐队Stone Temple Pilots英语Stone Temple Pilots开始合作,他将担任乐队的主唱。双方合作了多次现场演出以及单曲。2015年11月,查斯特宣布将离开乐队,把更多精力放回林肯公园上。[2]

個人生活[编辑]

當在「Grey Daze」樂團擔任主唱和在漢堡王打工時,查斯特與他的第一任妻子莎曼珊(Samantha)結識,他們在1996年10月31日結婚。當時查斯特僅有20歲,由於經濟能力問題,他無法負擔婚禮和訂婚戒指的費用,於是他和妻子將結婚戒指改用在手指上刺青的方式。[來源請求]查斯特和莎曼珊育有一子,名為瑞文·賽巴斯坦·班寧頓(Draven Sebastian Bennington),他在2002年4月19日出生。2005年5月2日,查斯特和莎曼珊用離婚結束九年的婚姻。一開始莎曼珊取得孩子的完全監護權,但查斯特在數個月的爭取下,最後取得了共同監護權。

在2005年12月31日,查斯特和他的女友泰琳達·班特利(Talinda Bently)結婚。泰琳達在2006年3月16日產下一名男嬰,根據他們的正式聲明,兩人的兒子取名為泰勒·李(Tyler Lee)。此外在這份聲明中,查斯特提到他還有一個十歲名為傑米(Jaime)的兒子,但並未提到是親生的血緣關係或是繼子。[來源請求]在電視節目「Kevin and Bean show」的訪談中,查斯特表示他也領養了傑米的哥哥,他說「我的確有三個孩子,而且我也領養了我哥哥的長子,我將他視為自己的孩子,所以我想我是有四個孩子了」。[來源請求]

灰暗的童年生活[编辑]

查斯特於2008年接受《Kerrang!》音樂雜誌訪問時表示,從7歲開始就遭到一名比自己年長的男性友人性侵,一開始這名男性友人只是對查斯特上下其手,並表現出一副『摸下去會怎麼樣?』的好奇態度,因害怕未立即抗拒的查斯特,遭來的就是日後肆無忌憚的暴力性侵。查斯特當時常被痛毆,強迫他不想做的事。因害怕別人會以為自己是同性戀或者認為在說謊,而一直不敢求援;而這樣的性侵行為一直持續到13歲,時間長達6年,查斯特表示「那是一個悲慘至極的經驗。」[3]

在這段灰暗的年歲中,查斯特的父母卻在11歲時離異,這樣雪上加霜的衝擊讓他更封閉自己不願向外界求助。查斯特的警探父親擁有他的監護權,但因工作關係長時間在外,讓查斯特常常獨自一人在家。查斯特說:「我覺得自己被母親拋棄,我的父親當時情緒狀態不穩,我沒有傾訴的對象,至少當時幼小的心靈是這麼想。」到了他年紀稍長時,終於鼓起勇氣告訴父親遭性侵的事,但後來得知這名加害人也曾是性侵的受害者後,他決定不向對方追究。

這樣不堪的童年扭曲了查斯特,讓他開始有嗑藥及酗酒的問題,且不斷有輕生的念頭。直到2006年聯合公園的團員受不了查斯特酒醉或使用藥物後失控的狀態,團員積極介入並協助進行諮詢才讓情況稍有好轉。[4][5]

逝世[编辑]

美西時間2017年7月20日上午六時,查斯特在加州洛杉磯的帕洛斯弗迪斯莊園住宅内自縊[6],管家發現查斯特將皮帶綁在更衣室門上上吊身亡,家中司機立刻報警尋求協助[7]。而事件發生的時間點剛好就是聯合公園新歌MV《Talking To Myself》公開後的兩個小時。聯合公園團員麥克·篠田在推特上確定了查斯特過世的噩耗,並說道:「消息使我震惊,痛心,但這是真的。官方声明将在不久释出。」[8]

查斯特的輕生日期,剛好就是摯友聲音花園主唱克里斯·康奈尔(Chris Cornell)53歲的冥誕,同樣是美國知名音樂人的克里斯·康奈爾在兩個月前於樂團表演結束後在下榻的飯店自缢。此事對查斯特打擊極大,事件發生後不久聯合公園正在準備新專輯非主打曲《One More Light》的演出,團員麥克·篠田表示查斯特在彩排和正式錄製後都泣不成聲[9][10]。查斯特是克里斯·康奈爾兒子的義父,在克里斯·康奈爾的葬禮上查斯特也演唱了里奥纳德·科恩的《Hallelujah》以表紀念。最後查斯特選擇自縊的方式也與克里斯·康奈爾極為相似,外界廣泛推測這名摯友的離世對查斯特的輕生有一定程度的影響。

查斯特的離世留下了太太塔琳達以及六名子女。

獨立參與歌曲[编辑]

個人[编辑]

  1. Let Down - 為了他的個人獨立活動計劃所寫的歌曲(2009推出)
  2. Walking In Circles - 個人專輯收錄歌曲(2009年推出)
  3. Morning After - 自己獨立撰寫的歌曲(2003年推出)
  4. Walking Dead - 與DJ Z-Trip合作的歌曲
  5. System - 魔咒女王電影主題曲
  6. State Of The Art - 與Limp Bizkit之DJ Lethal 合作的歌曲

電影作品[编辑]

相關條目[编辑]

注釋與資料來源[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