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查理·盧西安諾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查理·「幸運」·盧西安諾
Charles "Lucky" Luciano
LuckyLucianoSmaller.jpeg
簽名
Lucky Luciano signature.svg
出生 Salvatore Lucania
(1897-11-24)1897年11月24日
意大利西西里島萊爾卡拉夫里迪
逝世 1962年1月26日(1962-01-26)(64歲)
意大利坎帕尼亞拿玻里
死因 心臟病
墓地 美國紐約市皇后區聖約翰墓地英语St. John Cemetery (Queens)
职业 犯罪首領英语Boss (crime)、黑幫、私酒販英语Rum-running
知名于 盧西安諾犯罪家族英语Genovese crime family首領
刑事指控 賣淫生意、聚眾滋事、嚴重販毒
刑事处罚 10年

查理·盧西安諾英语:Charles Luciano,1897年11月24日-1962年1月26日),本名薩瓦多雷·盧卡尼亞意大利语Salvatore Lucania),綽號幸运·盧西安諾英语:Lucky Luciano)是知名的意大利裔美國黑幫和黑手党老大,盧西安諾因創立了第一個黑手黨委員會而被稱為「美國現代有組織犯罪之父」。他是現代吉諾維斯犯罪家族英语Genovese crime family的第一個正式老大。他和他的伙伴一起幫助美國全國犯罪集團的發展。

盧西安諾被地方檢察官湯瑪斯·杜威多年的調查後於1936年成功地被判強逼賣淫罪。盧西安諾被判處三十年監禁,但當他仍被監禁時,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與政府達成協議後,便允許他在美國境外自由生活。

美國芝加哥黑帮老大,地下市長艾爾·卡彭称他为表哥(卡彭是那不勒斯人,两人实无血缘关系)。

早年[编辑]

薩瓦多雷·盧卡尼亞於1897年11月24日在西西里島萊爾卡拉夫里迪出生。[1][2]盧西安諾的父母安東尼(Antonio)和蘿沙麗亞·盧卡尼亞(Rosalia Lucania)有四個孩子:巴托洛梅奧(Bartolomeo,出生於1890年),朱塞普(Giuseppe,出生於1898年),菲莉帕(Filippa,出生於1901年)和康莎塔(Concetta)。盧西安諾的父親在西西里島的硫磺礦井工作。[3]

1907年,當盧西安諾九歲時,全家移民到美國[4]。他們在紐約市曼哈頓自治區的下東城定居,這是意大利移民的熱門目的地。在14歲時,盧西安諾輟學,並開始了一份遞送帽子的工作,每週收入7美元。然而,在一場擲骰遊戲中贏得244美元後,盧西安諾便辭去工作,並在街上賺錢[3]。同年,盧西安諾的父母送他去布魯克林曠課學院英语Truancy

作為一個青少年,盧西安諾開始了自己的幫派,而且是舊五點幫的成員。不像其他街頭幫派的小型犯罪生意,盧西安諾則提供以支付每週10美分來換取意大利和愛爾蘭幫派的保護給猶太年輕人。他也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歲月裡學習了拉皮條生意。在這段時間,盧西安諾也遇到了他的未來生意夥伴和親密朋友邁爾·蘭斯基

不清楚盧西安諾如何獲得綽號「幸運」。它可能來自被三個男人在1920年代嚴重毆打,還有喉嚨被砍傷而倖存得來的,這是因為盧西安諾拒絕為另一個黑幫老大工作。[4]從1916年到1936年,盧西安諾被逮捕25次,包括襲擊、非法賭博英语Gaming law勒索搶劫,但沒有被監禁。[5]「幸運」這個名字也可能是盧西安諾的姓「盧卡尼亞」的讀音錯誤。

禁酒令[编辑]

1920年1月17日,美國憲法第十八修正案獲得批准,禁酒令持續到修正案於1933年被廢除。修正案禁止製造,銷售和運輸酒精飲料。由於仍然對酒精的顯著需求,這為罪犯提供了額外的收入來源。

到1920年,盧西安諾遇到了許多未來的黑手黨領袖,包括維多·吉諾維斯法蘭克·卡斯特羅,是他在五點幫期間的長期朋友和未來的生意搭檔。同年,曼哈頓下城的幫派老大喬·馬塞里亞招募盧西安諾成為他的槍手之一。在同一時間,盧西安諾和他的親密伙伴開始為賭徒阿諾·羅斯汀工作。羅斯汀立即看到了禁酒令的潛在橫財,並培育盧西安諾運作非法私酒英语Rum-running的生意。盧西安諾、卡斯特羅和吉諾維斯從羅斯汀的資金開始他們自己的非法私酒業務。

羅斯汀擔任盧西安諾的導師,除此之外,羅斯汀教他如何在高層社會中行動。在1923年,盧西安諾被臥底探員落入一個售賣海洛因的圈套。雖然他沒有被監禁,但是作為一個毒販而損害了他在高層伙伴和顧客中的聲譽。為了挽救他的聲譽,盧西安諾買了200個在布朗克斯的傑克·登普西 - Luis Firpo英语Luis Ángel Firpo拳擊比賽的昂貴座位,並分發給高層的黑幫和政治家。然後,羅斯汀便帶盧西安諾去曼哈頓的沃納梅克百貨公司購物,為這場比賽購買昂貴的衣服。對策有效,而且盧西安諾的聲譽也被挽救。[6]

到1925年,盧西安諾每年的收入超過1200萬美元。在賄賂政治家和警察的費用後,他每年的淨賺收入約為400萬美元。盧西安諾和他的合作夥伴在紐約經營著最大的非法私酒業務,同樣也延伸到費城。他從蘇格蘭進口蘇格蘭威士忌,從加勒比地區進口冧酒,以及從加拿大進口威士忌。盧西安諾也參與非法賭博。

勢力崛起[编辑]

盧西安諾很快成為朱塞佩·「喬老大」·馬塞里亞組織中最高級的副官。與羅斯汀相反,馬塞里亞是一個沒有受過教育的男子,舉止態度糟糕,管理技能有限。1920年代末,馬塞里亞的主要競爭對手是老大薩瓦托·馬然贊諾,他來自西西里島,負責管理卡斯泰拉姆馬雷大家族英语Bonanno crime family的活動。馬然贊諾拒絕支付佣金給馬塞里亞。他們的競爭最終逐步升級為血腥的卡斯泰拉姆馬雷戰爭英语Castellammarese War(1928年至1931年),並最終導致了馬然贊諾和馬塞里亞的死亡。

馬塞里亞和馬然贊諾是所謂的「小鬍子皮特英语Mustache Pete」:年長的、傳統的黑手黨老大在意大利開始他們的犯罪事業。他們相信要維持「舊世界黑手黨」的「榮譽」、「傳統」、「尊重」和「尊嚴」的原則。這些老大拒絕與非意大利人合作,甚至懷疑與非西西里人合作。一些最保守的老大只會與他們自己的根源西西里村莊的男人合作。相反,盧西安諾認為,只要有錢賺取的話,你的搭檔種族並不重要。他因此不僅願意與意大利人,而且也與猶太人和愛爾蘭黑幫合作。盧西安諾感到震驚地聽到傳統的西西里黑手黨訓誡他關於他與親密朋友法蘭克·卡斯特羅交易,他們稱為「骯髒的卡拉布里亞」(the dirty Calabrian)。[7]

盧西安諾很快就開始與其他在意大利出生的年輕黑幫結交聯繫,但在美國開始他們的犯罪生涯。他們被稱為年輕派激進分子,對他們老大的保守主義惱怒。盧西安諾想用他從羅斯汀學到的教訓把他們的幫派活動變成犯罪帝國。隨著戰爭的進展,這個集團開始包括了未來的黑幫領導人,例如卡斯特羅、維多·吉諾維斯Albert Anastasia英语Albert Anastasia喬·阿多尼斯英语Joe Adonis約瑟夫·博納諾英语Joseph Bonanno卡羅·甘比諾喬·普羅法斯英语Joe ProfaciTommy Gagliano英语Tommy Gagliano、Salvatore Piccolini和湯米·盧切斯英语Tommy Lucchese。年輕派激進分子相信,他們老大的貪婪和保守主義讓他們繼續貧窮,而愛爾蘭和猶太幫派則富裕起來。盧西安諾的願景是成立一個國家犯罪集團,那麼意大利、猶太和愛爾蘭幫派可以集中資源,將有組織犯罪轉變為一個有利可圖的生意。

1929年10月,盧西安諾被三個男子用槍口威脅下強迫進入一輛加長型禮車,他被毆打和刺傷,並被拋在史泰登島的海灘上。他不知怎麼在折磨中倖存,但永遠留下了疤痕和下垂眼睛的痕跡。他的綁架者身份從未確認。當在被毆打後而被警察發現時,盧西安諾說他不知道是誰做的。然而,在1953年,盧西安諾告訴一名採訪者,是警察綁架和毆打他的。[8]另一個故事則是馬然贊諾下令襲擊的。[9]最重要的結果是引發了新聞報導,把盧西安諾介紹給紐約公眾。

玩弄權力[编辑]

1931年,幸運·盧西安諾的紐約市警察局臉部照片

1931年初,盧西安諾決定要剷除馬塞里亞。這場戰爭對馬塞里亞而言一直很糟糕,盧西安諾則看到了改變效忠的機會。在與馬然贊諾的秘密交易中,盧西安諾同意策劃馬塞里亞之死,以換取馬塞里亞的非法勾當,並成為馬然贊諾的第二把手。[10]

1931年4月15日,盧西安諾邀請馬塞里亞和另外兩名合夥人在一間康尼島餐廳吃午飯。吃完他們的午飯後,黑幫們便決定打牌。那時,盧西安諾去了洗手間。四名槍手,分別是吉諾維斯、Anastasia、阿多尼斯和本傑明·「畢斯」·西格爾,走進餐廳內,射殺了馬塞里亞和他的兩個人。[7]隨著馬然贊諾的祝福,盧西安諾接管了馬塞里亞的幫派,成為馬然贊諾的副官。[10]卡斯泰拉姆馬雷戰爭英语Castellammarese War結束了。

隨著馬塞里亞消失,馬然贊諾便將所有在紐約市的意大利裔美國幫派分成五大家族。根據他與馬然贊諾的最初交易,盧西安諾接管了舊的馬塞里亞幫派。其他四個家族由馬然贊諾、普羅法斯、Gagliano和文森特·曼加諾英语Vincent Mangano領導。馬然贊諾承諾,所有的家族將會是平等和自由地賺錢。然而,在紐約上州的犯罪老大會議上,馬然贊諾宣稱自己是「Capo di tutti capi英语Capo di tutti capi」(所有老大的老大),美國有組織犯罪的絕對老大。馬然贊諾也在有利於自己之下削減了對手家族的非法勾當。盧西安諾似乎接受了這些改變,但只不過在除掉馬然贊諾之前爭取他的時間。[7]雖然馬然贊諾比馬塞里亞稍微更有遠見,盧西安諾卻相信馬然贊諾比馬塞里亞更加貪婪和迂腐狹窄。[10]

到1931年9月,馬然贊諾意識到盧西安諾是一個威脅,並僱用了一名愛爾蘭黑幫文森特·「瘋狗」·科爾英语Mad Dog Coll去殺死他。然而,盧切斯警告盧西安諾他被標記要死。9月10日,馬然贊諾命令盧西安諾和吉諾維斯來到他位於曼哈頓230公園大道的辦公室。深信馬然贊諾計劃謀殺他們,盧西安諾便決定先行動。他派四名不知名的猶太黑幫去馬然贊諾的辦公室面對馬然贊諾的人馬。他們在都是猶太人的蘭斯基和西格爾的幫助下得到了保護。[11]他們偽裝成政府探員,兩名黑幫解除了馬然贊諾保鏢的武裝。湯米·盧切斯則幫助另外兩名黑幫,他在那裡指出馬然贊諾,在射殺馬然贊諾之前多次刺傷了他。

這次暗殺是後來被傳說為「西西里晚禱之夜」(Night of the Sicilian Vespers)。接著在9月13日,另外兩個馬然贊諾盟友的屍體,Samuel Monaco和Louis Russo在紐華克灣找回,顯示出有酷刑的證據。同時,匹茲堡犯罪家族英语Pittsburgh crime family的領袖Joseph Siragusa在家中被槍殺。10月15日,洛杉磯犯罪家族英语Los Angeles crime family的頭目Joe Ardizzone英语Joseph Ardizzone失蹤,後來被視為這個聲稱計劃的一部分,以迅速消滅老舊的西西里老大。[11]然而,由盧西安諾指揮的有組織大規模清除的主意是一個神話。[12]

改組美國黑手黨[编辑]

隨著馬然贊諾的死亡,盧西安諾成為美國頭號的有組織犯罪老大。他已經到達了美國黑社會的頂峰,與其他家族老大一起指導犯罪規則、政策和活動。盧西安諾也有自己的犯罪家族,其控制著紐約市賺大錢的犯罪勾當,例如非法賭博、收受賭注、放高利貸、毒品交易和敲詐勒索。盧西安諾在勞工和工會活動中變得非常有影響力,並控制了曼哈頓濱水區英语Manhattan Waterfront Greenway、垃圾運輸、建築業、服裝中心業務和貨車運輸。

盧西安諾取消了馬然贊諾的「capo di tutti i capi」或「所有老大的老大」稱號。盧西安諾認為這個身份造成了家族之間的麻煩,並使自己成為另一個野心勃勃的挑戰者的目標。相反,盧西安諾選擇與其他家族老大建立非正式結盟的委員會,透過委員會來悄悄地維持控制權。

不過,盧西安諾並沒有放棄馬然贊諾的所有改變。盧西安諾認為,在一個犯罪家族中成為一個「榮譽的男人英语Made man」或者一個「amico nostro」(我們的朋友)的儀式是西西里過時的風俗。然而,蘭斯基說服盧西安諾保留amico nostro,認為年輕人需要儀式來提高對家族的服從。盧西安諾仍然致力於緘默法則,保護家族免於法律起訴。此外,盧西安諾還在紐約市保留了馬然贊諾的五大犯罪家族的組織。

盧西安諾將他最信任的意大利伙伴提升到現在的盧西安諾犯罪家族的高級職位。吉諾維斯成為小老闆和卡斯特羅的顧問英语ConsigliereMichael "Trigger Mike" Coppola英语Michael "Trigger Mike" Coppola安東尼·斯特羅洛英语Anthony Strollo喬·阿多尼斯英语Joe Adonis威利·莫萊蒂英语Willie Moretti安東尼·卡法諾英语Anthony Carfano都擔任為頭目英语Caporegime。因為蘭斯基和西格爾是非意大利人,兩人都不能在任何美國黑手黨家族中擔任正式職位。不過,蘭斯基是盧西安諾的首席顧問,而西格爾是值得信賴的伙伴。

黑手黨委員會[编辑]

盧西安諾在前芝加哥老大強尼·托里奧的鼓勵下成立了黑手黨委員會,充當有組織犯罪的執政機構。其委員會旨在解決所有糾紛,並決定哪些家族控制哪些地盤,而委員會被稱為盧西安諾最偉大的改革。[10]盧西安諾利用委員會的目的是悄悄地維護自己高於所有家族的權力,並防止未來的幫派戰爭。

委員會最初由紐約市五大家族費城犯罪家族英语Philadelphia crime family普法羅犯罪家族英语Buffalo crime family洛杉磯犯罪家族英语Los Angeles crime family艾爾·卡彭芝加哥犯罪集團的代表組成。後來,底特律犯罪家族英语Detroit Partnership堪薩斯城犯罪家族英语Kansas City crime family也被加上。委員會還為紐約的愛爾蘭和猶太犯罪組織提供了代表。所有委員會的成員本應保有相同的權力並有一票投票權。實際上,盧西安諾和他的盟友控制了委員會。

委員會的第一個考驗是在1935年,當時委員會命令幫派老大達基·舒爾茲英语Dutch Schultz放棄謀殺特別檢察官湯瑪斯·杜威的計劃。盧西安諾認為,杜威被暗殺會引起大規模的執法鎮壓。蔑視的舒爾茲告訴委員會,他將在接下來的三天內殺死杜威(或他的助手David Asch)。作為回應,委員會迅速安排謀殺舒爾茲。[13]1935年10月24日,舒爾茲在殺死杜威或Asch之前,他在新澤西州紐瓦克的一家客棧內被謀殺。[14]

被起訴操縱賣淫[编辑]

1935年,被检查官托马斯·杜威指控操縱賣淫,后被判50年监禁。1936年入狱,他拒绝做污點証人以換取自由,也拒絕越獄。在狱中遥控家族的黑帮生意。

第二次世界大戰、自由及驅逐出境[编辑]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美國政府與被監禁的盧西安諾達成了一項秘密協議。1942年,美國海軍情報局英语Office of Naval Intelligence擔心德國和意大利特工透過紐約濱水區進入美國。他們也擔心這些設施被蓄意破壞。知道美國黑手黨控制了濱水區後,美國海軍就有關與盧西安諾的協議而聯繫了蘭斯基。為方便談判,紐約州將盧西安諾從克林頓監獄(Clinton prison)轉交到紐約州安妮堡英语Fort Ann, New York大草地懲教所英语Great Meadow Correctional Facility,這懲教所很接近紐約市。[15]

美國海軍、紐約州和盧西安諾最終達成協議。為了換取他判決的特赦,盧西安諾答應他的組織向海軍提供情報方面的全面協助。控制了碼頭的盧西安諾盟友艾伯特·阿納斯塔塞英语Albert Anastasia據說承諾在戰爭期間不會有碼頭工人罷工。為準備1943年西西里島的盟軍入侵,盧西安諾據說向美軍提供了與西西里黑手黨英语Sicilian Mafia接觸。[16]

盧西安諾對戰爭成就貢獻的價值被高度爭議。1947年,負責黑社會行動的海軍軍官不重視盧西安諾戰時援助的價值。[17]州長杜威下令的一則1954年報告表示,盧西安諾向海軍情報部門提供了許多有價值的貢獻。[18]據說盧西安諾說,敵方對碼頭構成威脅是在紐約港的SS諾曼底號英语SS Normandie沉沒而捏造,據稱是由阿納斯塔塞的弟弟安東尼·阿納斯塔西奧英语Anthony Anastasio策劃的。[19][20]但是,對船隻沉沒的官方調查並沒有發現任何被蓄意破壞的證據。[21]

1946年1月3日,作為獎勵他的戰時合作,現任州長湯瑪斯·杜威不情願地減輕了盧西安諾的拉皮條判刑,條件是他不反抗驅逐出境到意大利。[22]盧西安諾接受這筆交易,儘管他仍然保留他是美國公民身份及不服從遞解離境。1946年2月2日,兩名聯邦移民探員將盧西安諾從新新監獄(Sing Sing prison)運往紐約港的埃利斯島,進行驅逐出境。[23]2月9日,盧西安諾出發之前的那天晚上,他與阿納斯塔塞和其他5位客人在他的貨船上分享了意大利麵晚餐。[24]

1946年2月10日,盧西安諾的船從布魯克林港前往意大利。[24]這是他最後一次見到美國。2月28日,經過17天的航程後,盧西安諾的船抵達了那不勒斯。盧西安諾抵達時告訴記者,他可能會居住在西西里島。[25]

盧西安諾對於不得不離開美國感到非常痛苦,美國是自他9歲抵達以來一直認為是自己家鄉的國家。在流放期間,盧西安諾在意大利的火車旅行中經常遇到美軍和美國遊客。盧西安諾喜歡這些會面,並高興地拍照和親筆簽名。

哈瓦那會議[编辑]

參見:哈瓦那會議英语Havana Conference

1948年的幸運·盧西安諾
幸運·盧西安諾在古巴的前住所

1946年10月,卢西安诺秘密地从意大利迁到古巴哈瓦那。盧西安諾首先從那不勒斯乘坐一艘貨輪到委內瑞拉卡拉卡斯,然後飛往里約熱內盧。他然後飛往墨西哥城,並原路折回卡拉卡斯,在那裡他乘坐一架私人飛機到古巴的卡馬圭,最後在10月29日到達。盧西安諾然後駕車到哈瓦那,在那裡他搬到了城市的米拉馬爾英语Miramar, Havana區的一間莊園裏。[26]

盧西安諾去古巴的目標是要更接近美國,以便他能夠繼續控制美國黑手黨活動,並最終返回美國。[27]蘭斯基已經成為古巴賭博和酒店項目的主要投資者。

1946年12月,蘭斯基在哈瓦那召開一場主要犯罪家族頭目的會議。表面原因是看歌手法蘭·仙納杜拉表演。不過,真正的原因是與盧西安諾討論黑幫事務。討論的三個議題分別是海洛英交易、古巴賭博、以及如何處理西格爾和在拉斯維加斯困難重重的火鶴酒店項目。會議在古巴國民酒店英语Hotel Nacional de Cuba舉行,持續了一個多星期。

12月20日,在會議期間,盧西安諾在他的酒店套房內與吉諾維斯進行了私人會晤。1945年,吉諾維斯從意大利返回紐約,去面對他的1934年謀殺罪審訊。[28]然而,在1946年6月,這些指控被駁回,而吉諾維斯可以自由地回到黑幫事務。[29]不像卡斯特羅,盧西安諾從來沒有信任過吉諾維斯。在會議中,吉諾維斯試圖說服盧西安諾成為老大們的老大,並讓吉諾維斯運作一切。盧西安諾冷靜地拒絕吉諾維斯的建議:

沒有老大們的老大。我在每個人面前拒絕它。如果我改變主意的話,我會拿下頭銜。但這不會由你勝任。現在你是為我工作,我沒有退休的心情。你不是讓我再次聽到這些說話嗎,否則我會發脾氣。[30]

在哈瓦那會議開始後不久,美國政府在古巴打聽到盧西安諾。盧西安諾已經公開地與Sinatra稱兄道弟,還有參觀眾多的夜總會,所以他在哈瓦那的存在並不是秘密了。[31]美國開始向古巴政府施壓來驅逐他出境。1947年2月21日,美國毒品調查專員哈利·J·安斯林格英语Harry J. Anslinger通知古巴政府,美國會將在盧西安諾身處在那裡的期間攔截所有向古巴運送麻醉處方用的藥物。[32]兩天後,古巴政府便宣布盧西安諾被拘留,並將在48小時內被驅逐到意大利。[33]盧西安諾被放在一艘正在航行至意大利熱那亞土耳其貨船上。

在意大利的活動[编辑]

在盧西安諾秘密前往古巴後,他在警方的严密监视下度过了余生。

當盧西安諾在1947年4月11日從古巴抵達熱那亞時,意大利警方便逮捕了他,並將他送到位於帕勒莫的監獄。5月11日,帕勒莫的地區委員會警告盧西安諾不要惹事生非,並把他釋放出獄。[34]

1949年7月初,羅馬警方在涉嫌向紐約販運麻醉藥的情況下逮捕了盧西安諾。7月15日,監禁一周之後,警方在沒有起訴任何指控下釋放盧西安諾。當局也永久禁止他拜訪羅馬。[35]

1951年6月9日,盧西安諾被那不勒斯警方懷疑涉嫌非法將57,000美元現金和一輛新的美國汽車進口到意大利。經過20個小時的審問後,警方釋放了盧西安諾,沒有任何指控。[36]

1952年,意大利政府在美國和加拿大執法官員的投訴下撤銷了盧西安諾的意大利護照。[37]

1954年11月19日,那不勒斯的意大利司法委員會對盧西安諾施加兩年的嚴格限制。他被規定要每個星期日向警方報告,每天晚上都要留在家裏,並在沒有警察許可的情況下不會離開那不勒斯。委員會引述盧西安諾被控參與毒品交易是這些限制約束的原因。[38]

个人生活[编辑]

1929年,卢西安诺遇到嘉·奥尔洛娃(Gay Orlova),她是一名在荷里活百老匯主要的夜總會之一的有特色的舞者。[39]他们一直形影不離,直到卢西安诺进了监狱,但他們从来没有结婚。[39]

在1948年初,卢西安诺遇到伊格·梭尼(Igea Lissoni),一名小他20岁的米蘭芭蕾舞女,他后来形容梭尼为他一生的挚爱。在夏天,梭尼搬來和他同住。雖然有報導說這對情侶在1949年結婚,但其他人則表示只是交換戒指。[3][40]盧西安諾和梭尼一起住在盧西安諾位於那不勒斯的房子。雖然盧西安諾寵愛梭尼,但他繼續與其他女人風流。這導致了許多與梭尼的爭執,盧西安諾也在幾個場合上多次毆打她。[41]在1959年,梭尼死于乳癌

卢西安诺从来没有任何孩子。他曾經為此提供他的理由:「我不想讓我的兒子像盧西亞諾的兒子那樣過著黑幫流氓的生活。有一件事我還是憎恨杜威,就是令我成為世界眼中的流氓。」[42]

美國的權力鬥爭[编辑]

到1957年,吉諾維斯覺得有足夠力量可以對抗盧西安諾和他在紐約的代理老大法蘭克·卡斯特羅。他在阿納斯塔塞犯罪家族的小老闆卡羅·甘比諾幫助下採取行動。1957年5月2日,遵照維多·吉諾維斯的命令,Vincent "Chin" Gigante英语Vincent Gigante在卡斯特羅的中央公園大樓The Majestic英语The Majestic (New York City)的大廳內伏擊他。Gigante喊道:「這是給你的,法蘭克」,當卡斯特羅轉過頭時,便槍擊他的頭。Gigante在射擊他的武器後,便很快就離開了,而他以為已經殺死了卡斯特羅。不過,子彈剛剛擦過卡斯特羅的頭,他沒有受重傷。

儘管卡斯特羅拒絕與警方合作,但Gigante因企圖謀殺而被捕。Gigante在審判中被無罪,在裁決之後在法庭上感謝卡斯特羅。卡斯特羅在退讓現今稱為吉諾維斯犯罪家族的控制權給吉諾維斯後,被准許退休。盧西安諾無力阻止。[43]

1957年10月26日,吉諾維斯和甘比諾安排了另一個盧西安諾盟友艾伯特·阿納斯塔塞英语Albert Anastasia的謀殺。[44]甘比諾接管了現在稱為的甘比諾犯罪家族。吉諾維斯現在相信自己是美國黑手黨中最大的老大。

1957年11月,吉諾維斯在紐約州阿帕拉齊英语Apalachin, New York召開了一個黑手黨老大的會議,以批准他接管盧西安諾家族並建立他的全國勢力。相反,當執法人員突擊阿帕拉齊會議英语Apalachin meeting時,會議變成了一場大失敗。超過65名高層黑幫被捕,而美國黑手黨臣服於媒體和許多大陪審員的傳召。[45]憤怒的黑幫為這場災難指責吉諾維斯,為吉諾維斯的對手打開了一個機會之窗。

卡斯特羅、盧西安諾和甘比諾在西西里島帕勒莫的一家酒店會面,討論他們的行動計劃。甘比諾在自己的權力行動中已離棄了吉諾維斯。在會議之後,盧西安諾據說支付了一名美國毒販10萬美元,將吉諾維斯誣陷牽累至一場毒品交易中。[46]

1959年4月4日,吉諾維斯在紐約被判犯違反聯邦毒品法的密謀罪。[47]吉諾維斯被送到監獄15年,他試圖從監獄中運作他的犯罪家族,直至他於1969年去世為止。[48]同時,甘比諾現在已經成為了美國黑手黨中最強大的人物。

逝世和遺產[编辑]

1962年1月26日,盧西安諾在那不勒斯国际机场心脏病突发身亡。當時盧西安諾已經去機場與美國製片人Martin Gosch就根據他一生的電影而進行會面。為了避免引起其他美國黑手黨成員的反感,盧西安諾在以前拒絕批准電影,但據報導,在梭尼去世後,他就心軟了。在與Gosch會面後,盧西安諾受到心臟病發作的折磨而死了。盧西安諾並不知道意大利毒品探員跟隨他前往機場以毒品走私英语Illegal drug trade罪來逮捕他。[3]

三天後,有300人出席了在那不勒斯的盧西安諾葬禮。盧西安諾的遺體被放在一輛用馬匹拉的黑色黑廂車,沿著那不勒斯的街道運送。[49]在美國政府允許的情況下,盧西安諾的親戚將他的遺體帶回紐約進行埋葬。他被埋葬在皇后區中村英语Middle Village, Queens聖約翰墓地英语St. John Cemetery (Queens)。超過2000名悼念者出席他的葬禮。盧西安諾的長期好友,甘比諾犯罪家族英语Gambino crime family老大卡羅·甘比諾,念葬禮悼詞。

甘比諾是除盧西安諾以外唯一一個老大完全控制了委員會和差不多所有在美國的黑手黨家族。在流行文化中,黑手黨的擁護者及其歷史經常爭論著盧西安諾和他同一時代的艾爾·卡彭之間誰才是最了不起的大人物。卡彭與芝加哥犯罪集團廣為人知的功績使他成為美國歷史上最著名的黑幫,但他並沒有像盧西安諾這樣在創立和運作委員會時對其他黑手黨家族施加影響力。

1998年,《時代》雜誌描繪盧西安諾為在20世紀20名最具影響力的建設者和巨人之中的「犯罪大亨」。[11]

名言[编辑]

“我每次尿尿時間都很長”,為1931年盧西安諾派手下狙殺自己原先的黑幫老大馬塞利亞后,在法庭上提出不在場證據時說出的辩词,並成為第二天紐約時報的標題。

流行文化[编辑]

電影[编辑]

電視劇[编辑]

書籍[编辑]

  • Luciano's Luck》(1981年),作者是傑克·希金斯——虛構假設了盧西安諾的二次大戰戰爭成就。
  • The Last Testament of Lucky Luciano》(1975年),作者是Martin A. Gosch和Richard Hammer——半自傳,根據盧西安諾口述他的一生而成。
  • 夜行人生》(2012年),作者是丹尼斯·勒翰——盧西安諾是虛構黑幫Joe Coughlin故事中的次要角色。他在續集《World Gone By》中被進一步提及。
  • Santangelo英语Santangelo novels》系列小說,作者是傑基·科林斯英语Jackie Collins——角色Lucky Santangelo是以幸運·盧西安諾來命名。

參考資料[编辑]

  1. ^ Birth Record
  2. ^ Critchley, David The Origin of Organized Crime in America: The New York City Mafia, 1891–1931 pp. 212–213
  3. ^ 3.0 3.1 3.2 3.3 Luciano Dies at 65; Was Facing Arrest; Lucky Luciano Is Dead at 65; Was Facing Arrest in Naples. The New York Times. 1962-01-27 (英语). 
  4. ^ 4.0 4.1 Lucky Luciano Biography. Biography.com (英语). 
  5. ^ LUCIANO DUE TODAY, HEAVY GUARDED; To Be Arraigned at 5 P.M., When Dewey Is Expected to Ask Bail of $350,000.. The New York Times. 1936-04-18 (英语). 
  6. ^ Pietrusza, David. Rothstein The Life, Times, and Murder of the Criminal Genius Who Fixed the 1919 World Series. 2nd. New York: Basic Books. : 202. ISBN 0465029396. 
  7. ^ 7.0 7.1 7.2 Sifakis
  8. ^ Feder & Joesten, pp. 67–69
  9. ^ Eisenberg, D.; Dan, U.; Landau, E. Meyer Lansky: Mogul of the Mob. New York: Paddington Press. 1979. ISBN 044822206X. 
  10. ^ 10.0 10.1 10.2 10.3 The Five Families. MacMillan. 
  11. ^ 11.0 11.1 11.2 Edna Buchanan. LUCKY LUCIANO: Criminal Mastermind. Time. 1998-12-07 (英语). 
  12. ^ The Complete Idiot's Guide to the Mafia, p. 283
  13. ^ Newark, p. 81
  14. ^ SCHULTZ'S MURDER LAID TO LEPKE AIDE. New York Times. 1941-03-28 (英语). 
  15. ^ Kelly, Robert J. The Upperworld and the Underworld: Case Studies of Racketeering and Business Infiltrations in the United States. Criminal Justice and Public Safety. New York: Kluwer Academic / Plenum Publishers. 1999: 107. ISBN 0306459698. 
  16.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Newark137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17. ^ LUCIANO WAR AID CALLED ORDINARY. New York Times. 1947-02-27 (英语). 
  18. ^ Peter Kihss. SECRET REPORT CITES LUCIANO ON WAR AID. New York Times. 1977-10-09 (英语). 
  19. ^ Bondanella, Peter E. Hollywood Italians: Dagos, Palookas, Romeos, Wise Guys, and Sopranos. New York: Continuum International Publishing Group, 2004, p. 200. ISBN 0-8264-1544-X
  20. ^ Martin, David. - SS Normandie Sunk as Cover for Dewey. 2010-11-10 (英语). 
  21. ^ CARELESSNESS SEEN IN NORMANDIE FIRE. New York Times. 1942-04-16 (英语). 
  22. ^ DEWEY COMMUTES LUCIANO SENTENCE. New York Times. 1946-01-04 (英语). 
  23. ^ LUCIANO LEAVES PRISON. New York Times. 1946-02-03 (英语). 
  24. ^ 24.0 24.1 PARDONED LUCIANO ON HIS WAY TO ITALY. New York Times. 1946-02-11 (英语). 
  25. ^ LUCIANO REACHES NAPLES. New York Times. 1946-03-01 (英语). 
  26. ^ English, p. 3
  27. ^ Sifakis, p. 215
  28. ^ GENOVESE DENIES GUILT. New York Times. 1945-06-03 (英语). 
  29. ^ GENOVESE IS FREED OF MURDER CHARGE. New York Times. 1946-06-11 (英语). 
  30. ^ English, p. 28
  31. ^ English, p. 49
  32. ^ U.S. Ends Narcotic Sales to Cuba While Luciano Is Resident There. New York Times. 1947-02-22 (英语). 
  33. ^ Luciano to Leave Cuba in 48 Hours. New York Times. 1947-02-24 (英语). 
  34. ^ LUCIANO RELEASED FROM PALERMO JAIL. New York Times. 1947-05-15 (英语). 
  35. ^ LUCIANO IS FREED; BARRED FROM ROME. New York Times. 1949-07-16 (英语). 
  36. ^ LUCIANO QUESTIONED ON SMUGGLING COUNT. New York Times. 1951-06-10 (英语). 
  37. ^ LUCIANO LOSES PASSPORT. New York Times. 1952-07-17 (英语). 
  38. ^ Luciano, 'Danger to Society,' Is Ordered To Stay Home Nights in Naples for 2 Years. New York Times. 1954-11-20 (英语). 
  39. ^ 39.0 39.1 Gosch & Hammer
  40. ^ ITALY: City Boy. Time. 1949-07-25 (英语). 
  41. ^ Newark, p. 241
  42. ^ Newark, p. 240
  43. ^ COSTELLO IS SHOT ENTERING HOME; GUNMAN ESCAPES. New York Times. 1957-05-03 (英语). 
  44. ^ ANASTASIA SLAIN IN A HOTEL HERE; LED MURDER, INC.. New York Times. 1957-10-26 (英语). 
  45. ^ 65 Hoodlums Seized in a Raid And Run Out of Upstate Village. New York Times. 1957-11-15 (英语). 
  46. ^ Sifakis, p. 23
  47. ^ GENOVESE GUILTY IN NARCOTICS PLOT. New York Times. 1959-04-04 (英语). 
  48. ^ Charles Grutzner. Jersey Mafia Guided From Prison by Genovese. New York Times. 1968-12-25 (英语). 
  49. ^ 300 ATTEND RITES FOR LUCKY LUCIANO. New York Times. 1962-01-30 (英语). 
  50. ^ The Valachi Papers. IMDb (英语). 
  51. ^ Lucky Luciano. IMDb (英语). 
  52. ^ Lepke. IMDb (英语). 
  53. ^ Boardwalk Empire. IMDb (英语). 
  54. ^ The Making of the Mob: New York. IMDb (英语). 

延伸閱讀[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