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二世 (英格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查尔斯二世
Charles II
Seated man of thin build with chest-length curly black hair
穿着嘉德骑士礼服的查尔斯二世,约翰·迈克尔·赖特英语John Michael Wright或数名画师约绘于1660–1665年
蒙上帝恩典,英格兰苏格兰爱尔兰国王信仰的守卫者英语Fidei defensor
在位 1660年5月29日–
1685年2月6日
加冕 1661年4月23日
前任 查尔斯一世
繼任 詹姆斯二世及七世
苏格兰国王
在位 1649年1月30日 –
1651年9月3日
加冕 1651年1月1日
前任 查尔斯一世
繼任 军政府

配偶 布拉干扎的卡塔里娜英语Catherine of Braganza
子嗣
家族 斯图亚特王朝
父親 查尔斯一世
母親 法兰西的亨利埃塔·玛丽亚
出生 1630年5月29日(1630-05-29)
新历:1630年6月8日)
英格兰伦敦圣詹姆斯宫
過世 1685年2月6日(54歲)
新历:1685年2月16日)
伦敦懷特霍爾宮
安葬 伦敦威斯敏斯特教堂
簽章
宗教 英格兰国教会,临终之时改信天主教

查理二世英语Charles II,1630年5月29日-1685年2月6日),蘇格蘭英格蘭爱尔兰国王,生前獲得多數英國人的喜愛,以「歡樂王」、「快活王」(Merrie Monarch)聞名。

早年父親查理一世克伦威尔處死,查理二世被迫流亡外國。1658年克伦威尔去世,由其子理查·克倫威爾繼稱護國公。理查無力鎮壓反叛的貴族軍官,英国政坛混乱,國會遂聲明由君主制復辟,查理二世因此得以返回英国。

1660年,查理二世在多佛登陆,回到伦敦即位。1661年4月,正式加冕为不列颠国王。即位之初他就與強勢的議會妥協,謹慎地行使其有限王權。他在1665與1672年,發動兩次英荷戰爭,結果因為戰局不利,得失參半;國內政局反而捲入外國勢力的鬥爭,深受法、荷的操控與干擾。1678年,反天主教的激進派議會,利用“天主教阴谋案”釀成的政治大風暴,展開對天主教徒的強力迫害,並試圖徹底架空王權。1679年,查理二世签署國會制定的“人权保护法”,以後政治人物即使身處風暴,仍有一定的人權保障。1681年後查理掌握主動,打敗政敵並大幅提升王權,重建了其父絕對君主制(專制王權)。

1685年查理二世去世。他為了順應民心,長期保持英國公教的信仰;但他生前一向同情天主教,临死前就皈依天主教。他死後,弟弟詹姆斯二世继位。

查理二世被称为歡樂君主,個性活力四射并奉行享乐主义;他意志坚定,臨機制變,精明機智,知人善任,在充满教派冲突的危机时仍能操纵大局、挽回民心。但是他在作戰外交上成果不多,1670年後英國成為法國實質上的附庸(他最寵愛的法國情婦牽線引出英法聯盟),國際地位下降成二流國家;他的最大政績是讓英國海權大幅擴張,提升英國未來爭霸的實力(參見「第二次英法百年戰爭」)。他死后没有留下合法的子嗣,但至少和情妇有14个私生子

史家至今無法分斷查理真實的意圖,因此對他好與壞的各種行動,也就無法判斷是出於自私自利的動機,或是出於利國利民的善意;他外表高貴幽默,但內心神祕且難以捉摸,是一個不容易下定論的傳奇人物。

從王子到流浪的國王[编辑]

幼年的查理二世,跟隨当时的欧洲風俗穿着连衣裙

查理一世亨利葉塔·玛利亚王后的长子。1630年5月29日(新历1630年6月8日)生于圣詹姆斯宫。从出世起,查理二世即为康沃尔公爵罗撒西公爵、切斯特伯爵、卡里克伯爵与倫弗魯男爵。

查理早年因其父王在英國内战中失败,十多年中颠沛流离、備嘗憂患。1649年,查理一世被克伦威尔处死后,1649年2月6日,苏格兰议会在爱丁堡宣布查理二世为不列颠和爱尔兰的国王,以对抗清教徒的英吉利共和国。但英格兰议会发布一个法案宣布此举不合法,英格兰由此进入了王位空位期(English Interregnum)或共和国时期(English Commonwealth)。1650年小查理抵达爱丁堡;1651年元旦加冕,称查理二世。8月,入侵英格兰,被被克伦威尔在伍斯特战役中打敗;克伦威尔成为英格兰、苏格兰和爱尔兰的独裁者,查理二世只好逃往欧洲大陆。10月抵达法国,但法国荷兰都拒绝接纳他,被迫辗转欧洲大陆各国,长达九年。九年中他困苦渡日、飽經風霜,曾經因為沒錢住旅店而睡在樹上。艱困的生活養成他機智多詐的性格,也鍛鍊出擅長人際操作的圓滑手段。

王政復辟(Restoration)[编辑]

1661年查理二世的加冕場景,他成為與議會共治的有限君王
為丈夫與天主信仰忠貞奉獻的凱薩琳王后英语Catherine of Braganza,1665年畫。她把茶飲帶入英國飲茶開始成為高尚的品味

1658年克伦威尔去世,由其子理查·克倫威爾繼稱護國公。理查無力鎮壓反叛的貴族軍官英國政坛混乱,國會遂聲明由君主制復辟,查理二世因此得以返回英国恢复君主制。1660年5月,查理在多佛登陆,重回英国;5月29日他30岁生日时,在伦敦接受公众祝贺並即位登基,史稱「王政復辟」(Restoration)或「王室中興」。即位後他在首席大臣愛德華·海德的斡旋下,赦免絕大多數的圆颅党人,只处死了九名签署其父王查理一世死刑命令的法官,同時承認內戰後的產權變動。而多數英國人在經歷克伦威尔廢除議會、獨裁嚴酷的五年統治之後,厭惡禁止唱歌、看戲的清教徒與其禁欲生活,以熱切與愛戴的心情支持查理二世即位,慶祝道德解禁與美好傳統的回歸——成立國王與議會的共治政府。

查理從流亡到中興的傳奇故事,被英國人民廣為傳頌。最有名的就是他於1651年為了躲避克伦威尔的搜捕,藏在一棵蘋果橡樹上,並受到當地居民接濟援助。復辟後他封此樹為「皇家橡樹」,1661年公眾與議會為了慶祝並紀念復辟滿一周年,就把查理即位的5月29日訂為國定假日「皇家橡樹節」。從此一直到1859年「皇家橡樹節」被廢除為止,每年的5月29日都會有大批人民戴著橡樹葉上街慶祝。1679年知名的天文學家爱德蒙·哈雷,也把他發現的一顆星座,稱為「查爾斯橡樹座」,來紀念查理躲過克伦威尔的追殺。

查理二世即位後兩年,在克拉倫敦的安排下,迎娶了葡萄牙布拉干薩王室的凱薩琳公主英语Catherine of Braganza為王后。天主教王后帶來的嫁妝是八十萬英鎊與葡萄牙在印度的殖民地孟買,以及維持兩百多年的英葡聯盟(讓英國在1685年後可利用葡屬澳門清朝進行茶葉貿易)。兩國聯姻的條件是英國荷蘭施壓,逼迫荷蘭在1661年結束與葡萄牙在中南美洲的戰爭,與葡萄牙簽訂和約並承認巴西歸葡萄牙所有。

克拉倫敦法案[编辑]

克拉倫登伯爵,忠心耿耿的保王大臣,也是查理在位初期的大法官兼宰相(1660-1667)

查理在位初期,任命賢明的保王黨大臣——克拉倫敦(愛德華·海德)組織樞密院執政。通過選舉而組成、以保王黨為主的骑士议会(Cavalier Parliament),則制定了一系列法案,處理共和國遺留下來的問題。這些法案以閣揆為名,通稱為克拉倫敦法案(Clarendon Code)。法案主要目的是重新巩固英国圣公会(Church of England)的地位,規定不信國教徒(清教徒的新名稱)與天主教徒形式上不得出任公職,並對他們實行一定的壓迫。開明的查理二世尽管主张宗教宽容,但仍順應民意,支持克拉倫敦法案。騎士議會雖多為保王黨,但議會不希望國王擁有絕對王權(專制王權),因此法案也限制國王(中央政府)的財稅收入,讓他每年只有一百餘萬英鎊的正常稅入。收入不夠的國王,大事必得依賴議會的撥款、接受國會的操控,查理因此只能行使有限的王權。在位前期,查理二世謹守分寸,盡責地行使有限王權,讓他維持頗高的民意支持度。

統治風格[编辑]

倫敦大火的局部畫作,作者不明。1666年的倫敦大火讓七萬人無家可歸,但因為查理二世在重建工程中引入新的科技建築,使倫敦浴火重生。

「歡樂王」的魅力[编辑]

查理一登基就狂歡縱樂、獵豔求芳,舉凡鬥雞賽馬、看戲派對、外遇風流等等,任何享樂的事務都少不了國王的參與,因此他先是被宰相克拉倫敦公開指責而開始對克拉倫敦不滿,後來又備受不信國教徒(原清教徒)的批評。1665年的倫敦大瘟疫與1666年倫敦大火,就被不信國教者視為上帝在懲罰荒淫邪惡的國王;不過大部分的英國新教徒,卻相信大火的原因,是羅馬教皇指使天主教徒,陰謀縱火;查理更順應國會的意願,巧妙地把瘟疫大火的政治責任,推給宰相克拉倫敦伯爵,使克拉倫敦成為代罪羔羊,被迫在1667年逃亡外國。

雖然查理二世享受縱欲的行為,花費許多國庫收入,也遭受許多的批評,但查理二世高貴的氣度與教養,以及寬容親切的親民作風,仍讓他受到多數人民的喜愛。高雅的舉止配合他機智幽默的談吐,更是他博取人心的有效工具。譬如後來他與國會發生激烈衝突時,他總是風趣地說「我不希望再一次出國旅行」來化解僵局(意指不願看到內戰再生、國王出走)。許多人願意寬容國王的過失、縱容他的享受,稱他為「歡樂王」、「快活王」(Merrie Monarch)。這背後有一大部分,是因為他的父王老查理被認為是遭受不公正待遇的「殉教者」,所以人民對小查理有一種補償心態,願意縱容他的缺失。

治國政績[编辑]

1666年當意外引起的倫敦大火蔓延時,查理二世與仍是新教徒的弟弟約克公爵(後來的詹姆斯二世)親上火線坐鎮救火,並在後來有效地規劃倫敦重建工程,都使他得到多數人民的肯定,促進民意支持度的提高。大火之後的隔年(1667年),查理親自執政,他展現精明且知人善任的特長,任用的人才包括天文學家克里斯多佛·雷恩、海軍總秘書塞繆爾·皮普斯、軍事天才約翰·邱吉爾、民意強人阿什利·庫柏(沙夫茲伯里伯爵,1674年以後領導輝格黨反對查理二世)、外交能手兼財政專家丹比伯爵、演說天才哈利法克斯侯爵……等等。

查理開明地大力贊助藝術和科學,創立了格林尼治皇家天文台,並支持皇家科學會的成立,其成員包括知名的羅伯特·胡克波義耳,以及鼎鼎大名的艾薩克·牛頓。查理對科學的支持,間接促成英國科學革命的開花結果:牛頓於1687年發表《自然哲學的數學原理》。查理也拔擢深具才幹的建築師克里斯多佛·雷恩,命其為倫敦重建的總策畫人;1682年為了讓退役士兵有家可歸,他也命雷恩建造知名的切爾西皇家醫院

為了增加國王的收入,並促進英國的海外殖民與商貿,查理二世繼續推行重商主義,鼓勵貿易特許公司的設立與擴大。1660年查理設立皇家非洲公司並授與特許狀,讓它壟斷西非與美州之間的奴隸貿易;查理也在1670年不斷更新英國東印度公司的特許狀並擴大其自治權,授予東印度公司自主佔領地盤、鑄造錢幣、指令要塞和軍隊、結盟和宣戰、簽訂和平條約和在被佔據地區就民事和刑事訴訟進行審判的權利,讓英國東印度公司逐漸能與強大的荷蘭東印度公司競爭,成為未來殖民全印度、建立大英帝國的重要基地;1670年查理也成立哈德遜灣公司,專責開發北美的哈德遜灣地區與商貿事項。貿易特許公司的擴張與英國海軍的積極建設,兩者互相支援,這些都讓英國的海外殖民打下深厚的根基。

兩次英荷戰爭[编辑]

法王路易十四,1670年代開始稱霸歐洲。「太陽王」以高超的外交能力,幾乎把表哥查理二世玩弄於股掌中,讓英國在1670-1688年中,成為法國實質上的附庸

第二次英荷戰爭[编辑]

查理二世除了把王室收入花費在包養情婦、縱樂享受之外,也很注意海軍的建設與發展。他除了鼓勵英國海盜,利用西班牙海上勢力的衰落去獲取利益之外,更關注英國商業的重要敵手——海上霸主荷蘭人的競爭。因此在國會的大力支持下,於1665年發動第二次英荷戰爭。但是革新後的荷蘭艦隊卻有效地壓制英國海軍,後來其主帥魯伊特(Michiel de Ruyter)更利用1666年英國倫敦大火的機會,攻入泰晤士河羞辱英國軍隊,查理二世被迫在1667年與荷蘭簽訂和約,讓出不少貿易利益,可說是小輸一場。英國在這次戰爭中唯一較大的收穫,是由勇猛的約克公爵(後來的詹姆斯二世)為主帥,攻佔荷蘭的北美殖民地新阿姆斯特丹;並且為了紀念約克公爵的功勞,改名叫「新約克」(New York),這就是紐約的名稱由來。戰後查理利用人民的不滿,把他不再信任的閣揆克拉倫敦撤換,重組樞密院;並開始暗中仿效英明集權的法王路易十四,希望能擴大王權,達成君主專制的理想。

查理二世輸給荷蘭之後,憤恨不平,渴望復仇。但是國會中多數議員不是陷入厭戰主義,就是寧願與荷蘭維持和平,使查理難以獲得伐荷所需的資金來源。因為查理執意向荷蘭報仇,1670年他签署多佛秘密条约(secret treaty of Dover),与表弟法王路易十四结盟(查理的母親本是法國公主,乃路易十四的姑姑)。路易十四提議法國與英國合攻荷蘭並瓜分之,並由法國给予查理资金援助,條件是查理必須在情況允許的時候改信天主教,並讓英國人民從新教回到天主教。查理知道英國人民改信天主教的可能性極度微弱,但他仍然秘密答允了路易十四。1672年,法王先向荷蘭宣戰,英王接著在未經國會同意下,就直接向荷蘭宣戰,第三次英荷戰爭開打。

第三次英荷戰爭[编辑]

荷蘭「海神」魯伊特,連續在兩次英荷戰爭中擊敗英國海軍

法國陸軍於1672年入侵荷蘭(法荷戰爭:1672-1678),很快就佔領60%以上的荷蘭領土,造成荷蘭的大震盪與政變,形成荷蘭所謂的「災難年」(Rampjaar)。荷蘭人的愛國能量爆發,以決堤阻止法軍佔領阿姆斯特丹,並臨危授命奧蘭治親王威廉三世為聯省執政,拯救國難;英國同時在1672年進攻荷蘭,但是荷蘭海軍上將魯伊特(Michiel de Ruyter)於四次海戰均獲得勝利,查理被迫停戰。威廉三世先與西班牙奧地利普魯士等結盟,迫使法國撤兵,收回失土;再派人到英國向議員重金遊說並製造反法輿論,激化英國市民對天主教法國的恐懼與仇恨,使得英國國會逐漸反對與法國結盟,不願繼續撥款給查理二世,迫使查理中止英法聯盟並與荷蘭議和,英國得到荷蘭部分的殖民地,但必須給予荷蘭20萬英鎊的補償,兩國於1674年正式結束第三次英荷戰爭

兩次英荷戰爭的結果,是法國在其中漁翁得利,獲得了大片土地與商貿利益;國力直線上升而超越荷蘭,成為歐洲最強的霸權。英國的反法情緒因此在1673年後高漲,促成1689年後的「第二次英法百年戰爭」(1689-1815年)。

查理發動的兩次英荷戰爭,得失參半。英國花費鉅款(850萬英鎊)建設海軍、投入海戰,但戰鬥時卻是兩次都小輸給荷蘭海軍,戰爭獲利得不補失、政府財政瀕臨崩潰。又因為捲入後續的法、荷爭霸戰與外交戰,歐洲最強的法、荷兩方,都以各種酬金與手段,破壞英國社會的團結、癱瘓英國政府的運作,直接、間接促成英國的政治大動盪與王權危機(詳見後述),讓查理因此焦頭爛額。所以可以說,查理「橫挑強敵」地對荷開戰,換來的是慘痛的戰敗,並曝露英國內部的巨大弱點(憲法漏洞誘發黨派與教團的激烈對立)。一直到1688年的光榮革命後,才解決憲政問題並除去弱點。

不過1673年後,因為荷蘭西班牙聯手與法國苦鬥,連戰連敗,反而讓英國商人在海上漁翁得利,進佔了荷、西的大片海外市場,同時大幅擴張英國的海權。譬如1672年英國東印度公司打破荷蘭人對東亞商貿的壟斷,與台灣鄭氏王國締結通商條約;以及英國大海盜亨利·摩根於1671年攻破西班牙殖民的巴拿馬(摩根因此功被查理二世封為爵士)。這些發展有效地促進了景氣繁榮,以及民生水準提高,最後回過頭來增加了國王的正常收入,如關稅、消費稅與特許公司之年貢,也促使查理在1681年後建立不依賴國會的「絕對王權」(專制王權)。因此又可說查理在英荷戰爭中戰敗,是他的塞翁失馬、因禍得福。

社會撕裂與大震盪[编辑]

奧蘭治親王威廉三世,1672年成為荷蘭執政後,號召全歐新教徒,抵制「太陽王」的天主教霸權;很多英國的新教市民視他為「新教英雄」,使他最終在1689年成為英王。他靠著銀彈四射與高明的外交,一度讓舅父查理二世的施政寸步難行。

宣誓法案[编辑]

由於與天主教的法國簽訂多佛秘密条约,查理试图在1672年的寬容宣言中(Royal Declaration of Indulgence)提出宗教宽容,給予不信國教者與「異端」的天主教徒共享平等的權利。但是议会譴責宣言,並且在1673年訂立宣誓法(Test Act),規定凡任英國公職者,必須宣誓信仰英國公教、進行英國公教的聖餐儀式。被國會緊扣財政大權的查理,知機地撤銷寬容宣言,並同意宣誓法的公布,以換取國會撥款支援英荷戰爭。結果當時任職英國海軍大臣的約克公爵 (詹姆斯二世),因為在前幾年已私下從新教改信天主教,所以約克公爵基於對天主教的虔誠信仰,拒絕宣誓信仰英國公教,辭去海軍大臣職位並公開其天主教信仰,造成軒然大波。

因為查理的凱薩琳王后英语Catherine of Braganza,經過三次流產而不孕,而查理又不願接受議會的要求,離婚再娶,所以查理之弟約克公爵,一直是公認的王位繼承人。1673年約克公爵宣布他改信天主教,立刻造成軒然大波與政局動盪。當時英國長期的反天主教情緒,已經被1666年倫敦大火給強烈激化(謠傳是天主教徒縱火),加上荷蘭執政威廉三世派人挑撥輿論,英國人連帶仇視一切有關天主教的事物(特別是天主教的法國),自然更難坐視天主教的約克公爵,在未來坐上王位。

兩黨制初現[编辑]

親愛兄弟家人的查理二世,採取一切方法努力捍衛兄弟的王位繼承權。他與新閣揆丹比伯爵,號召支持王室的議員與社會人士,與反對約克公爵的自由派議員鬥爭,於是以支持約克公爵繼承與否,英國政界被廣泛地撕裂成兩個派系:反對詹姆士的輝格黨沙夫茲伯里伯爵領導)與支持詹姆士的托利黨(丹比伯爵領導)。社會被撕裂與1674年黨派形成,以及1672年中央政府受困於國會拒絕撥款的難題(第三次英荷戰爭正急需用錢),被迫停付一年的借款利息(實質性破產),使得金融界大恐慌與政府威信大跌,這些都造成政治與社會的危機,並且為後來的政治大風暴累積能量。

1675年查理二世為了挽回民心,接受丹比伯爵的建議,與新教的荷蘭結盟(表面上),宣稱改行親荷反法的政策。他把約克公爵信仰新教的長女瑪麗公主,嫁給清教徒的外甥——荷蘭執政威廉三世(威廉的母親是查理二世的妹妹),部分降低了人民對國王倒向天主教法國的疑慮。但查理仍私底下與法王路易十四進行秘密外交,希望獲得法國的外交津貼;查理並在財政大臣丹比伯爵的協助下,財政上開源節流、議會上合縱連橫,暫時壓制住沙夫茲伯里伯爵輝格黨勢力(參見洛克),大致維持住托利黨政府的正常運作,直到1678年。

政治大風暴[编辑]

丹比伯爵英语Thomas Osborne, 1st Duke of Leeds,英國托利黨創始人。雖然他的名聲被收賄減損,但仍算是有守有為的賢明政治家。他極力推動光榮革命,展現出高瞻遠矚的才幹

政治大風暴的高潮,是由1678年親輝格的提图斯·奥茨,制造了所谓的“天主教密谋英语Popish Plot”(又稱教皇陰謀,「Popish Plot」),開始暖場。提图斯·奥茨指控王后私人的天主教神父,在王后的授意下陰謀聯合一大群天主教徒,毒殺查理國王並擁立約克公爵繼位。奥茨繪聲繪影地描述出密謀的詳細過程,並指控約克公爵涉入此陰謀,一時間人心惶惶、情緒失控,強烈要求調查天主教徒並處刑;由於奥茨的煽動,很多市民相信,天主教的凱薩琳王后英语Catherine of Braganza約克公爵正在幕後操縱查理,藉由天主教法國的強大支援,陰謀把英國人帶往天主教的異端邪說。於是各市鎮爆發強烈的反王室運動,王權危機出現。

接著因為1678年底查理與「太陽王」路易十四的秘密外交破裂(此前路易實行高明的兩面外交,一面賄賂、收買部分的輝格黨要員,一面斷續的津貼查理(從1676年的10萬英鎊,喊價到1678年的30萬),讓兩方共同反對丹比伯爵英语Thomas Osborne, 1st Duke of Leeds的侵法計畫),路易十四想要直接癱瘓英國政府、減少法國潛在的敵人,於是向英國政界洩漏一部分查理二世與路易十四的密約文件,證實查理仍與天主教法國暗通款取的傳聞。輿論與國會因此嘩然大怒,以叛國罪彈劾查理的心腹、托利黨領袖丹比伯爵英语Thomas Osborne, 1st Duke of Leeds,使其下獄,托利黨政府瓦解。查理不得已只好解散持續十八年的骑士议会,期待事情出現轉機;結果事與願違,1679年輝格黨在新國會的勢力大增,開始大肆捕殺嫌疑的天主教徒(查理被迫簽下三十多分死刑同意書),約克公爵逃離英國。查理的王權降到最低點,而風暴進入最高潮。

第二次王政復辟(1681-1685年)[编辑]

沙夫茲伯里伯爵英语1st Earl of Shaftesbury,英國輝格黨的創始人、機智權謀的反天主教鬥士,擅長鼓動民意成就其事業。他原是查理二世的大臣,1673年後成為查理最兇猛的敵手,但最終不敵查理高明的手腕,於1683年客死異鄉
哈利法克斯侯爵英语George Savile, 1st Marquess of Halifax,1680年從輝格黨跳槽為忠王派大臣。他捍衛君權神授與合法繼承的演說,有力地說服大多數貴族與有錢市民,讓資產階級恐懼合法繼承原則會被查理之私生子蒙默斯公爵英语James Scott, 1st Duke of Monmouth破壞(私生子當上國王是「非法繼承」),造成他們的產權危機

危機中的查理[编辑]

1679年後,查理蛻變成一個精明能幹的優秀政治家,以彈性和多變的策略對付輝格黨國會,並極力爭取民心、復興王權。當時英國雖然有過半的人民仍支持並愛戴國王(大多是農民),但因為當時只有中產市民,才有投票權選舉議員和市鎮自治的相關人員,所以查理的鬥爭目標,聚焦在如何挽回市民對他的信心。

輝格黨國會不斷嘗試立法廢除約克公爵的繼承權時(排除法案Exclusion Bill),查理與英國公教的主教們結成聯盟,強調王位傳承的神聖性(君權神授)。他分化輝格黨人士並設下圈套,提出各種折衷的預備方案,向市民展現出國王解決問題的誠意與耐心,而讓否決國王誠意的輝格黨國會形象受創,慢慢給市民一種感覺說:強勢霸道的輝格黨,正在欺負並折磨誠懇善良的國王,這使輝格黨逐漸失去民心。譬如說,查理提議未來先由國會選出攝政王,在約克公爵即位為詹姆士王後,由攝政王替約克公爵行使終身王權,只保留詹姆士名義上的王位。但沙夫茲伯里伯爵領導輝格黨否決這項提議,並且強制要求由國會決定下一任君王,連帶架空查理僅剩的王權。但是輝格黨討論王位繼承人時,自己卻分裂成兩派而猶豫不決,一派支持查理二世的新教徒私生子蒙默斯公爵英语James Scott, 1st Duke of Monmouth沙夫茲伯里伯爵英语1st Earl of Shaftesbury主張),佔多數;一派支持詹姆士的新教長女瑪麗公主(已和威廉三世成婚),較少數。

在1681年初,沙夫茲伯里伯爵英语1st Earl of Shaftesbury帶著輝格黨的多數派議員,與查理二世進行一次關鍵性會談。沙夫茲伯里把一份文件交给查理,要求他宣布蒙默斯公爵英语James Scott, 1st Duke of Monmouth为合法继承人。查理回答说,这种做法违反法律,也不符合正義。沙夫茨伯里说:“如果你服从法律和正義,那就依靠我们(輝格黨議會),由我们处理一切问题。我们将制定重要的法律,使维持国内秩序的必要措施具有合法性。”查理反驳道:“不要异想天开了。我决不屈服,也决不受欺负。人往往是年纪越大胆子越小,而我却恰恰相反,在未来的生命里程中,我决不让自己的名誉被玷污;我的手中有法律和正义,一切正直的人都站在我的一边;而且,我还有(國教)教会的全力支持。”说到这里,他指了指在座(英國公教)的主教說:“任何事情也不能使我们分离。”這場會談,打破查理之前言詞閃爍、狡猾虛偽的不良印象,塑造他堅忍不拔、誠實負責的正面形象,令在場人士震驚動容,也在公眾間留下深刻的印象。在場的主教建議查理把握宣傳機會,下令全國的聖公會教堂,在禮拜天宣講對話內容,這對查理之後的反擊,可說是大大有利。

此前在1680年時,查理已著手反擊。他任用能言善道、智計百出的哈利法克斯侯爵英语George Savile, 1st Marquess of Halifax為首席大臣,巧舌如簧地拉抬起支持國王的輿論;加上此時越來越多人發現所謂天主教密謀根本是捏造出來的,於是查理二世利用人心對輝格黨的逐漸不滿,並使用國王合法的特權——反覆解散、重開國會,終於在1681年最後一次解散國會之後,逐漸搶回主導權。當時許多不滿查理的不信國教者輝格黨支持者,把查理於1681年解散國會並拒絕重開國會的命令,視作毀憲亂政的專制暴行,因此醞釀發動革命(沙夫茲伯里伯爵當下在1681年被解散的國會議場,號召組成「革命」議會,卻被大多數議員拒絕);但是,更多新教市民則是害怕內戰再次發生,因此,要求和平落幕的人數,比醞釀革命的多上數倍。

黑麥屋謀反[编辑]

1681年國會解散並不再召開之後,查理越來越能壓制輝格黨勢力的主因,在於關稅、消費稅等國王正常收入不斷增加,並且以外交手段重新獲得路易十四每年十萬英鎊的津貼(條件是支持法國的霸主地位),讓國王的年收入超過一百二十萬鎊(1684年接近140萬鎊),不需要再召開國會,乞求其撥款。當1682年約克公爵充滿信心地回到英國之後,1683年爆發親輝格黨的「黑麥屋陰謀」事件。這是一群反詹姆士的新教徒,計畫在國王與約克公爵途經黑麥屋一地時,殺害兩人,讓某位新教君王即位。陰謀揭發後,輿論一面倒地支持國王、反對輝格黨,查理於是在壓倒性民意的支持下,調查搜捕輝格黨高層;並且不需召開新國會,就有辦法剷除輝格黨。查理在民意支持下,壓縮原本是輝格黨權力根基的城市自治權,輝格黨首長被市政法庭以叛國等罪起訴,而托利黨人士則被選為接替的市政首長;重要的輝格黨人士如沙夫茲伯里伯爵英语1st Earl of Shaftesbury約翰·洛克,都被迫逃亡荷蘭、暫時沉寂;不信國教者也被有力地迫害。

現在查理獲得人民的愛戴與最終勝利,重建了英國的絕對君主制(專制王權),因此史家稱呼沒有國會的1681-1685年為「第二次王政復辟(The Second Restoration)」(輝格黨貶稱為「第二次斯圖亞特(專制)暴政」,以對照其父查理一世在1629-1640年實行的「第一次斯圖亞特(專制)暴政」。查理釋放監獄中的丹比伯爵、建立一支八千人的常備軍。這四年中沒有讓他苦惱的議會(雖然哈利法克斯侯爵英语George Savile, 1st Marquess of Halifax建議國王召開國會,可以獲得更多支持),他終於能順心地统治王國,直到1685年2月6日他去世那日。临终前他在病床上皈依了天主教,並請求王后寬恕她不忠誠的丈夫、囑託弟弟詹姆士照顧好他的情婦們;他的遺言是向病床周遭的人們表示歉意:「在這麼不適的時機過世,既讓各位煩惱,也使我深感內疚」。

查理之弟詹姆斯二世继位,他藉由兄長重建的君權神授原則,成為絕對君主制(專制王權)的國王。不幸的是,詹姆斯二世剛愎自用,破壞原本與英國公教的聯盟,試圖重建天主教信仰。於是在1688年發生光榮革命詹姆斯二世逃亡法國,瑪麗公主與其夫威廉三世一同登基為立憲君主,徹底終結了英國的絕對君主制

評價[编辑]

查理被证明为一个极其机警的政治家,也是一个精明的说谎能手(譬如他不斷宣誓信仰英國公教,臨終卻皈依天主教)。他的一生不斷碰上戲劇性的轉變,其中歷經大起大落,但晚年居然大獲全勝,重拾權力與榮耀,讓後人眼花撩亂;史家也無法分斷他真正的性格與意圖,是一個蓋棺無法論定的神祕國王。 查理二世生平做过三件最重要的事情,发表《布雷达宣言》,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同议会共同管理国家。(宣布了英国君主专制时代的结束) 借“天主教阴谋案”将议会中的天主教徒清除出去。(统一信仰)签署“人权保护法”。 (开当今西方信奉人权之先河) 尽管比起父亲和祖父,他明顯天性懒惰,但是遇到危机后就全力以赴去解决,反而獲得更豐厚的戰果。除了两个审查条例,他对议会很少作出让步。他拒不放弃对王国軍隊的控制,並且竭力拯救其大臣丹比伯爵,避免其因叛國罪被处决。查理很有魅力、十分风趣並廣受下層人民的爱戴。他被称为“(風流)快活的歡樂王”,但是吃喝有节制;他最大的缺點是好色,有無數的情妇仍不滿足(包括最得寵的法國情婦),還要與人妻偷情才快活,因此縱欲過度、損害健康。他因為早年失去父親、不能與家人團聚(母親晚年也定居法國),所以登基後看重親情、照顧家人,即使陷入巨大危機也不離不棄。譬如他全力捍衛其弟詹姆士的繼承權、敬愛不育的凱薩琳王后(雖然查理對婚姻不忠),即使輝格黨議會要求他離婚另娶佳人,他也不願和天主教的王后离异(輝格黨希望有合法的新教王子繼承王位)。查理还爱好赛马,很多的赛马规则就是他制定的;他也喜欢钓鱼。

雖然輝格黨視他為可怕的專制暴君,但他實際上是仁慈、親民且宗教寬容的;托利黨因此認為他是一個仁民愛物的好國王。他死後的七十五年中,一直有超過半數的人民懷念查理二世的「黃金時代」(自由、低稅與享樂的時代),並反對18世紀前半的輝格黨專政(寡頭極權與重稅盤剝),這種情勢一直持續到1760年「愛國君王」喬治三世(任內聯盟托利黨、壓下輝格黨)登基,才大致結束。

2005年,查理二世在历史频道(History Channel)的纪录片《英国最伟大的君主》中,被评为英国十二位最伟大的君主之一。

家庭[编辑]

祖先[编辑]

图片[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参见[编辑]


前任:
查理一世
英格蘭國王
蘇格蘭國王
愛爾蘭國王

自称法國國王
1660 (1649) - 1685
继任:
詹姆斯二世/七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