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林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柳林瑋
公民1985行動聯盟發起人柳林瑋.jpg
中華民國(台灣)社會運動人士
个人资料
性别
出生 (1983-09-20) 1983年9月20日(34歲)
臺灣 臺灣基隆市
国籍  中華民國

柳林瑋(1983年9月20日),臺灣醫師社會運動領袖,宜蘭縣人,生於基隆市雙姓柳林」。台灣醫學生聯合會幹部,2009年推動外國醫事學歷一律學歷認證,外界稱「反波波大遊行」總指揮。2013年7月與另外38位互不相識、各行各業的網友發起公民1985行動聯盟1985聯盟)、2013年11月與林祖儀共同創辦沃草有限公司沃草)。

2015年6月,因涉嫌將沃草的募資、公帳合計新臺幣692萬元納入自己的帳戶,因「財務管理之重大錯誤」遭沃草解職[1]。柳林瑋身兼臺北市柯文哲市府公民參政委員會委員,涉案後向柯文哲口頭請辭,柯文哲不但立刻同意,還喜稱「解決掉我的問題」[2]

柳林瑋曾以1985聯盟名義募款三十萬元中飽私囊,被金主發覺舞弊,柳林瑋無法回應。又試圖向其他廠商要求開假收據,以魚目混珠,侵吞該款,東窗事發後被1985聯盟告發。柳林瑋表示「相關指控絕非事實,本人靜待日後一切檢驗」不久柳林瑋承認犯行,2015年12月17日,臺北地檢署偵結柳林瑋被控詐欺、侵占案。針對公民1985行動聯盟所指控他涉侵吞公款30萬元部分,地檢署考量他已認罪,依侵占罪將他緩起訴,期限2年,條件是支付公庫40萬元,並從事義診相關之義務勞務60小時。至於沃草指控柳林瑋將公款200萬元匯入其私帳的部分,檢方調查發現,沃草的公帳及私帳均混在一起,且柳林瑋並未擅自使用該筆200萬元款項,認定柳林瑋此部分並不構成侵占,將此部分簽結。[3]

2016年3月23日,台北地檢署依職權將全案送高檢署再議後,高檢署駁回再議案,柳林瑋已認罪的侵吞三十萬元公款事件,獲緩起訴處分確定。[4]

柳林瑋於2016成立雪谷網路有限公司,以日治時期以文化抗日的醫師蔣渭水先生的表字為名,期許這間公司能像蔣渭水先生一樣,用最正確的知識、以及堅定的信念,傳播對產業、對社會的「共善」理念。並成立MedPartner醫美平台網站,傳遞正確的醫美、整形、保養相關知識與資訊。[來源請求]

經歷[编辑]

  • 曾就讀中央警察大學鑑識科學學系遭到退學,柳林瑋說他是因為欽慕警大畢業的鑑識專家李昌鈺,但就讀警大後發現志趣不合,兩年半後休學,重考上醫科,期間沒發生甚麼秘辛[5]。但有警大的同學爆料,柳林瑋是被「退學」,原因是涉及亂搞男女關係,還散布性愛照片;另外還涉嫌侵占南亞海嘯募款,校方才會將他退學[6],被爆料後,柳林瑋立刻改口承認自己是被退學,而非先前所稱的「自行休學」,他說,因警察大學為公費學校,若自願退學需賠償公費,勒令退學則不需要,故選擇被校方退學。柳林瑋並解釋,他退學的原因是,他曾與校外人士發生糾紛,但並未說明究竟與何人發生何種糾紛[7]
  • 服兵役時擔任義務役軍醫預官,在陸軍六軍團砲兵第二一指揮部砲二營營部連服役,擔任軍醫官兼醫務組組長;並於軍中首創「戒菸門診」,登上國軍《奮鬥月刊》第716期。[9]然而柳林瑋多次操課無故缺席,遭到砲二營營長王心寬怒罵粗話。柳林瑋認為自己是按規定在醫務所執勤,退伍後,控告王心寬公然侮辱桃園地方法院判處王心寬拘役二十日,得易科罰金[10]
  • 柳林瑋時常以公民1985行動聯盟(1985聯盟)名義向外募款,一次對外募款三十萬元,被某位金主發覺並未上繳至1985聯盟,質問柳林瑋,柳林瑋不回應。1985聯盟認為可疑,發現這三十萬元早已被柳林瑋侵吞,孰料柳林瑋試圖掩飾,於是向合作廠商雙喜演藝工坊表示「收據遺失」,要求提供一張以「2013年天下為公」活動名目、但抬頭寫「柳林瑋」三字的新臺幣三十萬元收據。雙喜演藝工坊認為事有蹊蹺,致電1985聯盟洽詢,1985聯盟發覺柳林瑋涉及侵占,要求柳林瑋說明,柳林瑋不回應。1985聯盟立即向臺北地檢署告發柳林瑋。柳林瑋表示「相關指控絕非事實,本人靜待日後一切檢驗」,卻沒有提出証據反駁,不久,柳林瑋承認犯行,獲得檢察官給予緩起訴[11][12][13]
  • 6月6日,因「管理財務出現重大錯誤」被解職[14]。柳林瑋遭指控將新臺幣200萬元轉至個人帳戶,而先前「國會無雙2.0」募得的新臺幣492萬餘元,亦是匯入柳林瑋的個人帳戶,共計新臺幣692萬元。柳林瑋回應,這只是「便宜行事」,將新臺幣200萬元匯到自己的帳戶,比較方便作業,他絕非想要侵占公款。臺北地檢署認為柳林瑋的公帳、私帳本來就全部混淆,帳目不清,不見得是刻意侵吞,故以「查無犯罪事實」,予以簽結。[15]
  • 柳林瑋的公司管理,問題頻繁,柳林瑋還以沃草公司名義,租Lexus名車作為自己的代步工具[16];更有甚者,不實申報沃草聘雇員工的勞保健保薪資,大量溢報員工薪資,有許多員工被溢報薪資、短少勞保;有人質疑柳林瑋是否中飽私囊,柳林瑋並不回應。如有一位編輯應徵時,應徵條件為月薪三萬元以上,後柳林瑋卻逕自改為時薪120元,相當於月薪二萬二千元,該編輯反應後,柳林瑋才願意給予日薪一千元,該編輯工作五十四日之後覺得志趣不符,拿了五萬四千元薪水離職,但收到扣繳憑單時,卻發現柳林瑋向政府報他拿了六萬六千元,他質問柳林瑋,為何溢報一萬二千元?柳林瑋含糊表示「那可能是多給你的資遣費」,但編輯沒拿到一文錢的資遣費;最後柳林瑋無話可說,只用「寫錯了」三個字應付該位編輯。還有一名員工,有四個月時間的勞保未獲得沃草投保。[17]
  • 柳林瑋於2015年初不滿菸害防制倡議團體要求課徵「菸稅」,卻遭衛生福利部國民健康署阻擋,在臉書怒批時任國民健康署長的邱淑媞「無恥、不要臉」,並指國健署堅持推「菸品健康福利捐」取代,是要拿來當成「你國民黨選舉的金庫」,特別是在邱競選宜蘭縣長時,國民健康署突然在宜蘭地區大量投放相關廣告,且都提到邱的名字,因而被國健署提告侮辱公署;台北地檢署認為柳林瑋是針對政策評論,且證據充足,沒有侮辱公署犯意,因而將他不起訴。[18]

參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