栾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栾枝
谥号
时代 春秋时期
身份 晋国下军将
栾共叔
子女 栾盾

栾枝(?-前622年),,名,谥,又被称为栾贞子,是栾共叔之子[1]晋靖侯之孙栾宾的孙子,春秋时期晋国下军将。

为内应[编辑]

公子重耳流亡国外的时候,栾枝、郤縠狐突先轸是他的内应。[2]前637年十二月,栾枝、郤縠等人听说重耳在秦国,都暗中来劝重耳回国,于是秦穆公就派军队护送重耳回晋国,派人先通知栾枝、郤縠的党徒作内应。不久,晋怀公被杀,重耳回国即位。[3][4]

城濮之战[编辑]

前633年,楚成王包围了宋国,宋国向晋国求救。晋国在被庐举行蒐礼阅兵,建立了三个军。晋文公打算任命赵衰为卿,赵衰认为栾枝忠贞谨慎,可以担任辅佐,自己不如他,便让给栾枝。于是晋文公任命栾枝为下军将。[5][6][7]

前632年四月初一,晋军与楚军在城濮对峙,晋文公对是否出战犹豫不决,狐偃坚持请战,晋文公问该如何报答楚国當年礼遇自己的恩惠。栾枝说:“汉水以北的姬姓诸国,楚国把它们全部吞并了。想着小恩惠,而忘记大耻辱,不如出战。”[8]

楚国令尹成得臣派遣鬬勃向晋国挑战,说:“请让我们和貴国国君的力士来一次角力游戏,貴国国君靠在战车横板上观看,得臣可以陪同貴国国君一起观战。”晋文公派遣栾枝回答说:“我们国君知道您的意思了。楚君的恩惠至今不敢忘记,所以我们才退到这里。我们是以为大夫已经退兵了,我們难道敢抵挡楚君吗?既然不肯退兵,那就烦请您对贵军将士们说:‘准备好你们的战车,忠于你们国君的戰事’,我們將在明天早晨會面。”[9]

四月初二,晋军在莘北摆开阵势,下军佐胥臣在战马上蒙上老虎皮,先攻楚国的右翼陈、蔡两军,陈、蔡两军奔逃,楚军的右翼溃散,狐毛派出前军两队兵马击退楚军的溃兵。栾枝让战车拖着木柴假装逃走,楚军追击晋国下军,先轸郤溱率领晋国中军的公族拦腰袭击。狐毛狐偃率领晋国上军夹攻鬬宜申,楚国的左翼溃散,楚军大败。成得臣及时下令收兵,中军得以不败。[10]

城濮之战后,郑文公非常惶恐,派子人九和晋国讲和,栾枝进入郑国和郑文公订立盟约。五月初九,晋文公和郑文公在衡雍结盟。[11]

蒐礼扩军[编辑]

前629年秋季,晋国在清原举行蒐礼阅兵,建立五个军来抵抗狄人。[12]栾枝仍为下军将。[13]

殽之战[编辑]

前628年冬,晋文公去世,次年春,秦穆公派兵偷袭郑国。晋国中军将先轸说:“秦君不听蹇叔的话,由于贪婪而劳动百姓,违反了民意,这是上天给予我们的机会。给予的不能丢失,敌人不能放走。放走敌人,就会发生祸患;违背天意,就不吉利。一定要进攻秦军。”栾枝说:“没有报答秦国的恩惠而进攻它的军队,心目中还有死去的国君吗?”先轸说:“我们有丧事,秦国不为我们悲伤,反而攻打我们的同姓国家,就是他们无礼,还讲什么恩惠?我听说:‘一天放走敌人,就是几代人的祸患。’为子孙后代打算,这可以对死去的国君交代了吧!”[14][15]先轸便发动军队在崤山把秦军打得全军覆没,俘虏了秦国的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三名将军。[16][17]

去世[编辑]

前622年,栾枝去世[18][19],他的儿子栾盾继立。

参考资料[编辑]

  1. ^ 《国语注·晋语四》:枝,晋大夫栾共子之子貞子也。
  2. ^ 《春秋经传集解·昭公十三年》:有栾、郤、狐、先以为内主。谓栾枝、郤縠、狐突、先轸也。
  3. ^ 《史记·晋世家》:十二月,晋国大夫栾、郤等闻重耳在秦,皆阴来劝重耳、赵衰等反国,为内应甚众。
  4. ^ 《史记·晋世家》:秦缪公乃发兵送内重耳,使人告栾、郤之党为内应,杀怀公於高梁,入重耳。重耳立,是为文公。
  5. ^ 《左传·僖公二十七年》:及使郤縠将中军,郤溱佐之;使狐偃将上军,让于狐毛,而佐之;命赵衰为卿,让于栾枝、先轸。使栾枝将下军,先轸佐之。
  6. ^ 《国语·晋语四》:公使赵衰为卿,辞曰:“栾枝贞慎,先轸有谋,胥臣多闻,皆可以为辅佐,臣弗若也。”乃使栾枝将下军,先轸佐之。
  7. ^ 《史记·晋世家》:赵衰举郤縠将中军,郤臻佐之;使狐偃将上军,狐毛佐之,命赵衰为卿;栾枝将下军,先轸佐之;荀林父御戎,魏焠为右:往伐。
  8. ^ 《左传·僖公二十八年》:夏四月戊辰,晋侯、宋公、齐国归父、崔夭、秦小子慭次于城濮。楚师背酅而舍,晋侯患之,听舆人之诵,曰:“原田每每,舍其旧而新是谋。”公疑焉。子犯曰:“战也。战而捷,必得诸侯。若其不捷,表里山河,必无害也。”公曰: “若楚惠何?”栾贞子曰:“汉阳诸姬,楚实尽之,思小惠而忘大耻,不如战也。”
  9. ^ 《左传·僖公二十八年》:子玉使鬬勃请战,曰:“请与君之士戏,君冯轼而观之,得臣与寓目焉。”晋侯使栾枝对曰:“寡君闻命矣。楚君之惠未之敢忘,是以在此。为大夫退,其敢当君乎?既不获命矣,敢烦大夫谓二三子戒尔车乘,敬尔君事。诘朝将见。”
  10. ^ 《左传·僖公二十八年》:胥臣蒙马以虎皮,先犯陈、蔡。陈、蔡奔,楚右师溃。狐毛设二旆而退之。栾枝使舆曳柴而伪遁,楚师驰之。原轸、郤溱以中军公族横击之。狐毛、狐偃以上军夹攻子西,楚左师溃。楚师败绩。子玉收其卒而止,故不败。
  11. ^ 《左传·僖公二十八年》:乡役之三月,郑伯如楚致其师,为楚师既败而惧,使子人九行成于晋。晋栾枝入盟郑伯。
  12. ^ 《左传·僖公三十一年》:秋,晋蒐于清原,作五军以御狄。
  13. ^ 《春秋左传正义·僖公三十一年》:於时旧三军之将佐:先轸将中军,郤溱佐之;先且居将上军,狐偃佐之;栾枝将下军,胥臣佐之。
  14. ^ 《左传·僖公三十三年》:晋原轸曰:“秦违蹇叔,而以贪勤民,天奉我也。奉不可失,敌不可纵。纵敌患生,违天不祥。必伐秦师。”栾枝曰:“未报秦施而伐其师,其为死君乎?”先轸曰:“秦不哀吾丧而伐吾同姓,秦则无礼,何施之为?吾闻之,一日纵敌,数世之患也。谋及子孙,可谓死君乎?”
  15. ^ 《史记·晋世家》:晋先轸曰:“秦伯不用蹇叔,反其众心,此可击。”栾枝曰:“未报先君施於秦,击之,不可。”先轸曰:“秦侮吾孤,伐吾同姓,何德之报?”遂击之。
  16. ^ 《左传·僖公三十三年》:夏四月辛巳,败秦师于殽,获百里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以归。
  17. ^ 《史记·晋世家》:四月,败秦师于殽,虏秦三将孟明视、西乞秫、白乙丙以归。
  18. ^ 《左传·文公五年》:晋赵成子、栾贞子、霍伯、臼季皆卒。
  19. ^ 《史记·晋世家》:六年,赵衰成子、栾贞子、咎季子犯、霍伯皆卒。
前任:
栾共叔栾成
晋国栾氏宗主 繼任:
栾盾
前任:
不详,可考前任罕夷
晋国下军将
前633年—前622年
繼任:
先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