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平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桂北平话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广西平话
平話
发音 [pɐŋ˨˩ ua˨˨˧](南寧亭子音)
[pɐn˦˦ fuə˨˩](桂林竹園音)
母语国家和地区  中国
区域 广西壯族自治區中南部地區
母语使用人数 300至400萬(2013年)[1]
語系
語言代碼
ISO 639-3 无(mis
ISO 639-6 guie (桂北)
gina (桂南)
qnli (钦廉)
Glottolog ping1244[2]
Idioma ping.png

廣西平话中国广西广东湖南云南部分地區的若干類方言的笼统称谓。分南部平话(桂南平话)和北部平话(桂北平话)两大类。桂南平话内部比较一致,具有显著的粤语特征,与粤语勾漏片接近,传统上將桂南平話归入粤语。桂北平话与桂南平话有很大不同,且桂北平话內部各方言之间差差異也很大,不是一种单一的方言。桂北平话具有某些湘语特征,又與湘南土話有一些联系。

1987年出版的《中国语言地图集》在尚未深入研究清楚的情况下曾尝试性地把差异极大的桂南、桂北两类平话合并当做一个整体,并将之划作一个不属于粤语的汉语方言[3],在学术界造成深远的误导性影响。

分布地区[编辑]

广西平话主要分布在广西地区铁路、河流等交通线附近的城市郊区、集镇和农村,城区一般没有集中的分布(宾阳县除外),以桂林市郊县、永福县南宁市郊县平话居民较集中。从灵川县沿铁路到南宁市、宾阳县横县,包括附近的上林县马山县,以及左江右江沿岸,沿途水陆交通要道附近,都散居着平话居民。湖南省与广西毗连的怀化市通道侗族自治县等十多个县的集镇和部分农村也有分布。此外,在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富宁县等地也有一部分人使用平话。

从桂林以北的灵川向南,沿湘桂铁路(古官道路线)到南宁形成主轴线,鹿寨以上为北段,柳州以下为南段。北段从桂林经龙胜、永福、阳朔平乐富川钟山贺州一带,是桂北平话的分布地区。南段南端从南宁由水路分出三支,右江支经平果百色(再远至云南富宁),左江支到龙州,邕江支经横县到贵港,是桂南平话的主要分布地区。南段北端从柳州、柳江沿融江北上,经柳城罗城融水融安一带,是融柳平话的分布地区。

语音特徵[编辑]

于与白话没有截然区别,但有地域分布特征[编辑]

广西各地,从南宁到玉林,呈现出与东部粤语的一些不同特征,但主要为江韵保持[aŋ/k]音位,使得梗二走高为[eŋ/k]音位。

桂南平话[编辑]

一般指南宁周围及左右江流域的平话,不包括宾阳客话。

  1. 有核心粤语的桓魂演变,但不合并,盆[pon]≠盘[pun]
  2. 保留入声(塞音韵尾)
  3. 分尖团
  4. 通摄主元音低化,合口宕摄主元音高化(南宁西北地区有不低化的地区,通摄与合口宕一合流)
  5. 擦音江韵入合宕
  6. 寒、唐、豪、咍韵的主元音作[a],咍泰、豪肴、唐江、寒山删合流(白话的咍、豪、唐、喉牙寒韵高化)
  7. 全浊(浊塞音、浊塞擦音)清化,不分平仄,一律不送气(除五塘平话,平上不送气,去入送气)
  8. 阳入分全浊入和次浊入
  9. 阳韵与梗二合并(南宁西北片保留影组字的对立)
  10. 心母边化,一些点甚至审母边化
  11. 戈韵高化为u,少数歌韵字为a

桂北平话[编辑]

实际上学术称为“桂北平话”的方言来源很多,有属于粤语的(桂林市郊南、西部)和不明归属的方言(桂林市郊东北),桂东地区凡是称为“都声”“都话”的方言皆不是粤语。以下为属于粤语的桂北平话的特征。注意:铺门话虽然处于桂东地区,但一些特点与桂北平话接近,尚不明确是否有发生学关系。

  1. 没有核心粤语的桓魂演变
  2. 知澄三等入塞音
  3. 保留一定的介音,特别是通三介音
  4. 一些点见组肴韵与侯韵合并
  5. 音系崩坏严重,受桂柳官话影响较大

融柳平话[编辑]

在一些特征上显示更古老的粤语特征。

  1. 没有核心粤语的桓魂演变
  2. 保留一定的介音体系(主要在见影组)
  3. 一二等韵不合并
  4. 梗二与阳韵不合并,宕江不合并
  5. 戈韵与麻合二合并为ua
  6. 台韵主元音前高化

廉儋平话[编辑]

除去钦州城区、北海城区(实为保留日母独立的邕浔片)的方言,大多钦廉片粤语和属于此片。

  1. 有核心粤语的桓魂演变
  2. 全浊声母清化送气
  3. 上去可能不分阴阳
  4. 韵尾不稳固,有鼻化、喉塞化、脱落的情况

海南粤语[编辑]

海南儋州话、迈话

  1. 没有核心粤语的桓魂演变
  2. 海南地域性的擦音、塞擦音塞化
  3. 受明代官话影响较大

广西东南部粤语

主要为宾阳话、玉林话、贵港话等,特征不一,归属主张有争议。一般特点为江韵不与宕韵并或者演变方式与东部粤语有明显差别。但梧州与贺州地区的本地粤语则不属于此类。

參考資料[编辑]

  1. ^ Genetic evidence for the multiple origins of Pinghua Chinese. doi:10.1111/jse.12003. 
  2. ^ Hammarström, Harald; Forkel, Robert; Haspelmath, Martin; Bank, Sebastian (编). 广西平话. Glottolog 2.7. Jena: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 2016. 
  3. ^ 王宏宇 2008年4月 http://sym2005.cass.cn/file/20080415120275.html[永久失效連結]

参考书目[编辑]

  • 詹伯慧主编 《第八届国际粤方言讨论会论文集》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