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梁儲
梁儲

良丝纶堂1912年刻《郁洲遗稿》之梁储像


大明特进光禄大夫左柱国少师兼太子太师吏部尚书华盖殿大学士
籍貫 福建泉州
族裔 漢族
諡號 文康
出生 景泰二年(1451年)
廣東南海縣
逝世 嘉靖六年(1527年)
廣東順德縣
出身
  • 成化十四年戊戌科進士及第

梁儲(1451年-1527年),叔厚厚齋,别號鬱洲居士廣東南海縣(今廣東南海石肯村巷口坊)人,祖籍福建泉州,明朝政治人物,官至內閣首輔

生平[编辑]

成化、弘治年間[编辑]

景泰二年(1451年),梁儲生于南海石肯村巷口坊,師從陳白沙门下。成化十四年(1478年)戊戌会试第一名,传胪二甲第一名(進士),選庶吉士。歷官翰林院編修、經局校書弘治四年,進翰林院侍講。改太子洗馬,在東宮侍奉太子朱厚照(後登基為明武宗)。之後負責冊封安南,拒絕饋贈。久之,升翰林學士,同修會典,遷少詹事,拜吏部右侍郎弘治十一年(1498年),唐寅參加鄉試,梁儲對其文章頗為讚賞。

正德年間[编辑]

正德初年,梁儲改任吏部左侍郎,后晋升吏部尚書,專典誥敕,掌詹事府。后因得罪劉瑾,被降右侍郎。《明孝宗實錄》修成后,累官至吏部尚書,后加太子少保,后被劉瑾調任南京吏部尚書。劉瑾被誅后,以吏部尚書文淵閣大學士進入內閣,參贊機務。之後加封少傅太子太傅,進建極殿大學士[1]

正德十年,楊廷和因喪親辭職,梁儲擔任內閣首輔,晉升爲少師太子太師華蓋殿大學士。當時朝廷正修建,建乾清宮坤寧宮,又營太素殿、天鵝房、船塢,梁儲與同僚靳貴楊一清上疏懇切勸諫。次年春天,梁儲因東宮太子未定,而請求選擇宗室中賢能者留居京師,以備為儲君,都沒有得到回覆。同年秋,楊一清罷官,由蔣冕代替。第二年,靳貴亦被罷免,毛紀進入內閣[2]

明武宗喜歡易裝出行,曾經出走西安門,在外過夜后返回宮中。梁儲等勸諫,武宗不聽,但仍擔心外廷得知。這年春,武宗聽從近臣意見而召見百官到左順門,明確表示等到郊外祭祀后到南海子觀看打獵。梁儲與諸位大臣進諫,均不得採納。同年八月初一,武宗換裝帶數十騎兵到昌平,第二天,梁儲、蔣冕毛紀覺察后,追到沙河也沒有趕上,后連疏數次請求回鸞,但武宗至拖至十三天方才歸返。梁儲再次以朝無太子進諫,沒有得到回覆。同年九月,武宗騎馬出居庸關,抵達宣府,命令谷大用守衛關口,不要放大臣出關。於是從宣府大同,在應州恰遇敵寇犯險。梁儲等憂慮驚怕,接連上疏十多次請求回鸞,武宗不聽,竟然決定除夕留于宣府[3]

當時,武宗失政,群臣竊權亂政之事不斷,人心惶惶。梁儲擔心自己無法勝任,於是請求楊廷和除服回朝,并屢次派人召清。楊廷和還朝后,梁儲遂屈居其下[4]正德十三年七月,武宗在江彬的唆使下,準備北上出塞外,拖延以邊疆多有警報之由,自命“總督軍務、威武大將軍、總兵官朱壽”統領六師前往征討,令內閣草擬詔書。內閣大臣均認為不可,武宗遂再在左順門召集百官面諭。楊廷和蔣冕告病不去,梁儲、毛紀則哭泣地進諫,眾位大臣聽後亦大哭,武宗仍然不收回成命。之後毛紀亦因借病不上朝,只有梁儲堅持進諫數日,武宗竟不聽從。又過了一個月,武宗以大將軍“朱壽”肅清邊境,命其加封為鎮國公。梁儲、毛紀進言反對:

武宗不報批准,隨後遊歷宣府大同,直至延綏。梁儲屢次上疏,均不予省察[5]。當時,秦王請求封賜關中閒田為牧地,江彬錢寧張忠等都為之請求。武宗力排眾議批准,命內閣大臣草擬聖旨。楊廷和、蔣冕再次引病推辭,梁儲再次上疏反對,武宗隨後聽從其意撤銷成命。次年,武宗南巡之爭時,因言官以及梁儲、蔣冕、毛紀的努力而得以停止[6]

寧王朱宸濠謀反,武宗南征,梁儲、蔣冕隨行。在途中聽聞王守仁已平定謀反,於是連續上疏請求立即回駕。在抵達揚州時,武宗商議在南京行郊禮。梁儲、蔣冕商議若此行,則回鑾更無日期了,於是連續上疏反對,得到武宗批准。武宗逮捕朱宸濠時,問如何處置。梁儲稱應以明宣宗朱高煦例,即日班師。然而武宗卻仍然無意回朝,當時群奸臣欲誘導武宗遊覽江浙等地,梁儲、蔣冕於是在行宮門前長跪上疏,請武宗迅速回朝。武宗不得不許諾回去,兩人方才叩頭離去[7]

嘉靖年間[编辑]

明武宗駕崩后,楊廷和等人商議策迎興世子事。當時按照慣例,內閣必須有一名大學士與朝中貴勳戚帶禮部官員前往迎接。梁儲因此與定國公徐光祚安陸迎接世子。明世宗繼位后,給事中張九敍彈劾梁儲在朝中結黨營私,梁儲三次上疏請辭,世宗命賜敕馳傳,遣行人護行。梁儲死,世宗特贈太師文康[8]

相關傳說[编辑]

相傳廣東女性穿龍鳳裙褂出嫁的習俗是源於梁儲之女。相傳明武宗登基時年紀尚幼,由原為太子洗馬的梁儲輔政,深得明武宗尊敬,於是在梁儲女兒出嫁時,賜她穿繡上皇室專用的龍鳳圖案之裙褂作為婚服,自此成為廣東特有的新娘服[9]

参考文献[编辑]

  1. ^ ·张廷玉等,《明史》(卷190):“梁儲,字叔厚,廣東順德人。受業陳獻章。舉成化十四年會試第一,選庶吉土,授編修,尋兼司經局校書。弘治四年進侍講。改洗馬,侍武宗於東宮。冊封安南,卻其饋。久之,擢翰林學士,同修會典,遷少詹事,拜吏部右侍郎。正德初,改左,進尚書,專典誥敕,掌詹事府。劉瑾摘會典小疵,儲坐降右侍郎。孝宗實錄成,復尚書,尋加太子少保,調南京吏部。瑾誅,以吏部尚書兼文淵閣大學士,入參機務。屢加少傅、太子太傅,進建極殿。”
  2. ^ ·张廷玉等,《明史》(卷190):“十年,楊廷和遭喪去,儲為首輔。進少師、太子太師、華蓋殿大學士。時方建乾清、坤寧宮,又營太素殿、天鵝房、船塢,儲偕同官靳貴、楊一清切諫。明年春,以國本未定,請擇宗室賢者居京師,備儲貳之選,皆不報。其秋,一清罷,蔣冕代之。至明年,貴亦罷,毛紀入閣。”
  3. ^ ·张廷玉等,《明史》(卷190):“帝好微行,嘗出西安門,經宿返。儲等諫,不聽,然猶慮外廷知。是春,從近倖言召百官至左順門,明告以郊祀畢幸南海子觀獵。儲等暨廷臣諫,皆不納。八月朔,微服從數十騎幸昌平。次日,儲、冕、紀始覺,追至沙河不及,連疏請回鑾,越十有三日乃旋。儲等以國無儲副,而帝盤游不息,中外危疑,力申建儲之請,亦不報。九月,帝馳出居庸關,幸宣府,命谷大用守關,無縱廷臣出。遂由宣府抵大同,遇寇於應州,幾殆。儲等憂懼,請回鑾益急。章十餘上,帝不為動,歲除竟駐宣府。”
  4. ^ ·张廷玉等,《明史》(卷190):“當是時,帝失德彌甚。羣小竊權,濁亂朝政,人情惶惶。儲懼不克任,以廷和服闋,屢請召之。廷和還朝,儲遂讓而處其下。鳳陽守備中官丘德及鎮守延綏、寧夏、大同、宣府諸中官皆乞更敕書兼理民事,帝許之。儲等極言不可,弗聽。”
  5. ^ ·张廷玉等,《明史》(卷190):“十三年七月,帝從江彬言,將徧游塞上。託言邊關多警,命總督軍務、威武大將軍、總兵官朱壽統六師往征,令內閣草敕。閣臣不可,帝復集百官左順門面諭。廷和、冕在告,儲、紀泣諫,眾亦泣,帝意不可回。已而紀亦引疾,儲獨廷爭累日,帝竟不聽。踰月,帝以大將軍壽肅清邊境,令加封鎮國公。儲、紀上言:「公雖貴,人臣耳。陛下承祖宗業,為天下君,奈何謬自貶損。既封國公,則將授以誥券,追封三代,祖宗在天之靈亦肯如陛下貶損否?況鐵券必有免死之文,陛下壽福無疆,何甘自菲薄,蒙此不祥之辭。名既不正,言自不順。臣等斷不敢阿意苟從,取他日戮身亡家之禍也。」不報。帝遂歷宣府、大同,直抵延綏。儲等疏數十上,悉置不省。”
  6. ^ ·张廷玉等,《明史》(卷190):“秦王請關中閒田為牧地,江彬、錢寧、張忠等皆為之請。帝排羣議許之,命閣臣草制。廷和、冕引疾,帝怒甚。儲度不可爭,乃上制草曰:「太祖高皇帝著令,茲土不畀藩封。非吝也,念其土廣饒,藩封得之,多蓄士馬,富而且驕,奸人誘為不軌,不利宗社。王今得地,宜益謹。毋收聚奸人,毋多蓄士馬,毋聽狂人謀不軌,震及邊方,危我社稷,是時雖欲保親親不可得已。」帝駭曰:「若是其可虞!」事遂寢。明年,帝將南巡。言官伏闕諫,儲、冕、紀亦以為言。會諸曹多諫者,乃止。”
  7. ^ ·张廷玉等,《明史》(卷190):“寧王宸濠反,帝南征,儲、冕扈從。在道聞賊滅,連疏請駕旋。抵揚州,帝議南京行郊禮。儲、冕計此議行,則回鑾益無日,極陳不可,疏三上始得請。帝以宸濠械將至,問處置之宜。儲等請如宣宗征高煦故事,罪人既得,即日班師。又因郊期改卜,四方災異、邊警,乞還乘輿。疏八九上,帝殊無還意。是秋,行在有物若豕首墮帝前,色碧,又進御婦人室中,若懸人首狀,人情益驚。儲、冕危言諫,帝頗心動。而羣小猶欲導帝游浙西,泛江、漢。儲、冕益懼,手疏跪泣行宮門外,歷未至酉。帝遣人取疏入,諭之起。叩頭言:「未奉俞旨,不敢起也。」帝不得已,許不日還京,乃叩頭出。”
  8. ^ ·张廷玉等,《明史》(卷190):“帝崩,楊廷和等定策迎興世子。故事,當以內閣一人與中貴勳戚偕禮官往。廷和欲留蔣冕自助,而慮儲老或憚行,乃佯惜儲憊老,阻其行。儲奮曰:「事孰有大於此者,敢以憊辭!」遂與定國公徐光祚等迎世子安陸邸。既即位,給事中張九敍等劾儲結納權奸,持祿固寵。儲三疏求去,命賜敕馳傳,遣行人護行,歲給廩隸如制。卒,子鈞奏請贈諡。吏部侍郎桂萼等言,儲立身輔政,有干公議,因錄上兩京言官彈章。帝念先朝舊臣,特贈太師,諡文康。先是,儲子次攄為錦衣百戶。居家與富人楊端爭民田,端殺田主,次攄遂滅端家二百餘人。杨氏也不是什么好鸟,其杀田主在先,对于佃农杨本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霸,梁次摅错在没用法律的手段去处理,而采用了江湖的手段且伤及无辜。是非均在一念,社会从来都是谁大谁恶谁正确。 "杨氏杀田主泄忿,梁次摅遂率家丁灭杨氏二百余人"。 事發,武宗以儲故,僅發邊衞立功。後還職,累功至廣東都指揮僉事。”
  9. ^ 出嫁方知裙褂美
官衔
前任:
楊廷和
明朝内阁首輔
1515年-1517年
繼任:
楊廷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