梃擊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梃擊案主角:皇長子朱常洛

梃擊案,(,音明末三大案之一,亦是國本之爭的插曲。萬曆四十三年(1615年),有一男子張差欲以梃(木棍)刺殺皇太子朱常洛,最終失敗,朱常洛亦鞏固太子地位。

背景[编辑]

中國歷史上皇朝的禮制中,皇帝立皇后所生之嫡長子為太子,如皇后無子,則以最年長的兒子為太子,皇帝亦曾經廢立太子。

雖然明太祖皇明祖訓規定由嫡長子繼承大統,但明朝有數代皇帝因特殊情況而得位。如第三代皇帝明成祖便在太祖死後不久,起兵篡奪姪兒明惠帝的帝位。明英宗蒙古人擄走,故于謙擁立明景帝明武宗無子而歿,內閣首輔楊廷和明世宗入繼大統。但明朝在一般情況下,仍然依襲這套宗法儲君

明神宗在位期間,由於王皇后無子,故朝臣主張立長子為太子,皇長子朱常洛,萬曆十年出生,是神宗宮女所出。皇三子福王朱常洵,萬曆十四年出生,是神宗寵愛的鄭貴妃之子,神宗由於對鄭貴妃的愛情,鄭貴妃亦不斷向神宗進言,故打算立福王為太子,但朝臣根據皇明祖訓,堅持立朱常洛為皇太子,而李太后王皇后也支持立常洛,是為國本之爭

最初神宗不斷拖延,弄至皇長子十歲時,因為儲位未定,不能就學讀書。神宗雖然處分一些支持皇長子的大臣,但東林黨也支持皇長子,使支持皇長子為太子的聲勢更大。萬曆二十九年,皇長子朱常洛二十歲,神宗在無法拖延下終於策立常洛為皇太子,常洵為福王,封地洛陽

國本之爭演變成皇帝與大臣勢力之權力鬥爭。結果鄭貴妃忍無可忍,終於爆發明朝立國二百五十年以來最嚴重宮廷仇殺事件——梃擊案。

爆發[编辑]

萬曆四十三年(1615年)五月,有一男子張差,手持棗木棍,闖進太子朱常洛居住的慈慶宮,擊傷守門太監李鑒,太子內侍韓本用聞訊趕到,在前殿逮捕張差[1]。將他交给了東華門守衛指揮朱雄。由巡皇城御史劉廷元審問。

轉折[编辑]

經過皇城巡城御史劉廷元初審,刑部山東司郎中胡士相跟員外郎趙會楨勞永嘉共同審訊,張差是薊州井兒峪人,語言顛三倒四,常提到“喫齋討封”等語。刑部提牢主事王之寀認為事有蹊蹺,覺得張差決不像瘋癲之人,用飯菜引誘他:“老實招供就給你飯喫,不老實就把你餓死。”張差低頭,又說:“不敢說。”王之寀命眾人迴避,親自審問。

後由刑部十三行省清吏司(簡稱十三司)會審[2],原來鄭贵妃派太监营建佛寺,太监烧制砖瓦,居民有很多卖柴从中获利的。張差原名張五兒卖了田地买木柴卖给磚瓦廠,在一個月前,張差的薪柴無故被人燒了,投訴無門,結果紅封教馬三道、李守才、其姐夫孔道,讓他跟著貴妃宮中派出監修鐵瓦殿的太監龐保進京,說事成後可以給他幾畝田,入京見到另外一位太監劉成,貴妃宮中太監劉成於宮外的別墅,並供應酒肉。幾天後,劉成帶他進紫禁城。太監交棗木棍給張差,又給張差飲酒。帶他到慈慶宮,著他進宮後見人即打,尤其見到穿黃袍者(是太子朱常洛)。這是奸人,要把他打死。老太監言明,如打死穿黃袍者,重重有賞,如被人捉住,他會救張差。張差的供言,結果供出是鄭貴妃手下太監龐保劉成指使[3]

結局[编辑]

朝臣大多懷疑是鄭貴妃想要謀殺太子,王志何士晋张问达奏疏谴责鄭貴妃的兄弟郑国泰“专擅”;郑贵妃則惶惶不可终日,向皇上哭诉,明神宗要她去向太子表明心迹,意圖將事情淡化處理,太子亦不願深究,最後以「瘋癲奸徒罪」將張差處並磔死分屍。張差臨死前曾說:“同谋做事,事败,独推我死,而多官竟付之不问。”(據《先拨志始》)。司礼监会同廷臣在文华门會審龐保劉成兩人,由於人证消失,庞、刘二犯有恃无恐,矢口否认涉案。六月一日,神宗密令太監將龐保、劉成杖斃,全案遂無從查起[4]马三道李守才孔道判處流放。兩年後京察给事中徐绍吉御史韩浚利用拾遗纠察机会弹劾王之寀贪财,于是削籍为民。

影響[编辑]

滿朝官吏一致認為鄭貴妃是幕後的藏鏡人,引爆眾臣的憤怒,要求神宗交代。神宗自此徹底放棄易儲之說,太子朱常洛的地位也因而穩固。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许文继、陈时龙. 正说明朝十六帝. 劝学网. [2014-02-04] (中文). 
  2. ^ 十三司长官胡士相、陆梦龙、邹绍光、曾曰唯、赵会祯、劳永嘉、王之肕、吴养源、曾之可、柯文、罗光鼎、曾唯道、刘继礼、吴孟登、岳骏声、唐嗣美、马德沣、朱瑞凤等人
  3. ^ 明季北略》(卷1):“初万历四十三年乙卯五月初四日,蓦有男子闯入东宫,以梃掊仆守门内侍一人,韩永用等呼集执之,送部鞫审。是犯姓张名差,御史刘廷元疏言迹涉风魔,貌如黠猾,刑部郎中胡士相等定为风癫,提牢官王之寀重加讦问,言有马三道诱至庞、刘二太监处,语多涉郑国泰。国泰出揭自白。”
  4. ^ 明季北略》(卷1):“科臣何士晋请穷其事,上大怒因召百官进。百官膝而前,时太子、三皇孙俱侍。上曰:昨有风癫张差突入东宫伤人,此是异事,与朕何与?外庭有许多闲说,尔等谁无父子,乃欲离间我父子耶?止将有名人张差、庞保、刘成,即时凌迟处死。其余不许波及无辜一人。寻执太子手,示群臣曰:此儿极孝,我极爱惜他。时御史刘光复伏于众中,喜极扬言曰:陛下极慈爱,太子极仁孝。因班联稍后,声颇高,上误以为别有所争。命中涓拿下,承旨者梃杖交下,上令押朝房待旨。怒稍夷,又以手约太子体曰:彼从六尺孤,养至今成丈夫矣。我有别意,何不于此时更置。至今长成,又何疑耶?寻诛张差于市,毙庞、刘于内庭,事遂寝。于是罢王之采官,补何士晋于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