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一清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楊一清
楊一清

辑《古圣贤像传略》十六卷之《楊文襄像》


大明少師兼太子太師吏部尚書華蓋殿大學士
籍貫 南直隸鎮江府丹徒縣
祖籍雲南安寧州
族裔 漢族
字號 字應寧,號邃庵
諡號 文襄
出生 景泰五年
1454年
逝世 嘉靖九年
1530年(75–76歲)
出身
  • 成化八年壬辰科同進士出身
著作
  • 《楊文襄公集》

楊一清(1454年-1530年),應寧邃庵文襄明朝镇江丹徒(今镇江)人。明朝政治家、文學家。

楊一清早年進士出身,此後歷任山西、陝西官員,擔任首任陝甘總督,并平定安化王朱寘鐇謀反,與張永除掉宦官劉瑾干政,官至明朝戶部尚書吏部尚書嘉靖初年,其在大禮議中支持明世宗立生父為皇考,擔任內閣首輔,晚年因與張璁桂萼不合而致仕,死后葬于江苏镇江南山的九华山,现有墓室,墓道,墓道长近一里,两侧有翁仲(石人)、石狮、石马及龟蚨相峙对立,并有三门四柱冲天式牌坊和石拱桥。今牌坊和石桥已毁,余均存。杨一清墓作为镇江地区保留比较完整的私人墓道,1987年被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生平[编辑]

成化弘治年間[编辑]

楊一清祖籍云南安宁,以父喪徙丹徒觀音樓巷圓通庵北。父親是化州同知楊景,致仕後,居住於巴陵。楊一清少年時代,被稱為神童,14歲便參加鄉試,並且被推薦翰林秀才明憲宗內閣擇師教之。成化八年(1472年)壬辰科进士,授中書舍人[1]

多年後,升任山西按察使司僉事,改陝西副使督學,在陝西任職八年,平時空閒時考察邊疆戰事。此後入朝,任太常寺少卿,進南京太常寺卿弘治十五年(1502年),因劉大夏舉薦,升任都察院左副都御史,擔任陝西巡撫,負責督理陝西馬政,期間平定邊疆進犯、彈劾貪庸總兵武安侯郑英[2],并裁減鎮守中官費用,使得軍紀嚴明。明武宗即位后,蒙古數萬入寇固原,總兵官曹雄拒絕援助。楊一清則帥輕騎自平涼晝夜行,抵禦入侵并發動奇襲,擊退進犯。此後,楊一清以延綏、寧夏、甘肅三地有警不相援,請求率領大臣兼任。劉大夏於是請求楊一清總制三鎮軍務(陝甘總督),此後晋升為右都御史[3]。楊一清在任期間因修建邊疆防禦,武宗贊同并發帑金數十萬使其完成防禦工事。太監劉瑾因楊一清不依附自己,而彈劾楊一清,他被迫借病辭職。之後劉瑾誣陷其冒領浪費邊疆費用,而被逮捕入詔獄。大學士李東陽王鏊論救后方才救出。之後仍然致仕,先後罰米六百石[4]

正德年間[编辑]

當時,安化王朱寘鐇謀反,武宗詔令楊一清起用,總制軍務,與總兵官神英平叛,并命中官張永擔任督軍。大軍未抵達,楊一清以前的部將仇鉞已經平叛并逮捕朱寘鐇。楊一清馳馬抵達鎮縣,并宣佈德意。張永隨後趕到,兩人相談甚歡。楊一清知道张永與劉瑾有矛盾,并趁機握著张永胳膊稱:“此次平叛有賴於閣下的力量。然後此事容易除掉,但國家內患怎麼辦呢?”张永問:“那是什麽呢?”楊一清於是在手掌上寫一個“瑾”字。张永則稱劉瑾的黨羽耳目已經布及各地。楊一清慷慨激昂地稱,希望张永借此平定而上疏揭發劉瑾的諸多惡事。张永問如果不可行如何。楊一清於是出計稱:“此話必須從您口中說就成。萬一皇上不信,你就頓首在地上痛哭,并請求在皇上面前去死,剖心以證明此事不為妄論,皇上必然為您而感動。請必須從速而做。”张永聽後勃然而起而決定。此後竟然如楊一清計,除掉劉瑾。此後楊一清被召還入朝,拜為戶部尚書。論功加太子少保,賜金幣。此後改為吏部尚書[5]

楊一清為政通練、性情寬大。其在吏部尚書任上,恢復此前為劉瑾所陷害的官員,并派遣官員去中原平定盜亂等,此後加少保、太子太保,廕錦衣百戶。此後因選用尚書靳貴,而進楊一清為少傅、太子太傅。乾清宮災,詔求直言時,楊一清上書稱皇上視朝太遲,享祀太慢,在西內大造寺廟,在禁中留宿邊兵,并闡述在京畿內設立皇店的弊病,以及江南織造等擾民事情。之後因病乞歸,武宗仍然挽留。大學士楊廷和丁憂時,武宗命其兼武英殿大學士,進入內閣參贊機務。錢寧亂政時,受到楊一清的指責,於是其與江彬等人勾結,派人在武宗面前詆毀楊一清,此後楊一清請求致仕歸鄉,與焦山寺僧妙福禪師為友[6]。武宗南巡時,曾經抵達楊一清府,與其樂飲兩晝夜。楊一清借機勸阻,武宗於是取消江浙等地的巡遊[7]

嘉靖年間[编辑]

明世宗還是世子的時候,與獻王就曾經對其稱,地有三傑,分別是劉大夏李東陽及楊一清,世宗於是記住。他即位后,廷臣紛紛交相舉薦楊一清,於是世宗派遣官員賜金幣存問,楊一清謝絕后,世宗特予一子官至中書舍人。嘉靖三年十二月,世宗詔楊一清以少傅、太子太傅,改任兵部尚書、左都御史,總制陝西三邊軍務。至此,以尚書身份擔任邊疆大臣的慣例,從楊一清為開始。世宗在詔書中褒獎讚美,以其與郭子儀相稱。楊一清至此第三次為總制,其部下均踴躍興奮,之後平定亦不剌進犯,并接受土魯番的求貢。此後,入朝擔任吏部尚書、武英殿大學士,入見后加少師,任兼太子太傅。不久《獻皇帝實錄》書成后,加太子太師、謹身殿大學士。楊一清以未曾參預纂修而請辭,沒有得到世宗批准。王憲奏戰功時,推功于楊一清,於是加為左柱國華蓋殿大學士。此時,費宏已經離去,於是楊一清擔任內閣首輔,世宗賜銀章二個,分別是「耆德忠正」、「繩愆糾違」,命其可以密封言事。此後,楊一清與張璁論張永此前的功勞,而起用為提督團營。給事中陸粲請增築邊牆,也得到楊一清批准。《明倫大典》書成后,加正一品俸[8]

大禮議時候,楊一清還在家中居住,看到張璁的上疏后,對門人喬宇稱:「張生此議,聖人復起,不能易也。」又勸席書早去赴召,以定大議。張璁等人顯赫后,頗為引薦楊一清。世宗以其為老臣,恩禮加渥。張璁與桂萼既已攻擊趕走費宏,想到楊一清必然會援助自己,而楊一清卻堅持召謝遷,於是張等人心有怨恨。謝遷未抵達,張璁已經進入內閣,於是原來商議事情多有邊個。當時錦衣聶能遷攻擊張璁,張璁欲置之死地,被楊一清抑阻。张璁于是大怒,上疏诋毁杨一清,杨一清于是上疏乞归,世宗从中调解。此后杨一清又因災變,请求戒飭百官和衷,再次请求宽恕大礼议諸臣罪,此事桂萼進入內閣,矛盾變得更加激化。此事,給事中王準陸粲檢舉揭發張璁、桂萼招權納賄的事情,世宗立即罷免兩人并公佈其罪。其黨羽霍韜稱:兩人離去勢必牽連到我。於是上疏攻擊楊一清,稱其接受張永、蕭敬賄賂。楊一清再次上疏辯解并請求罷免。世宗雖然挽留,但張璁再次召還,霍韜再次攻擊,并稱言法司都是秉承楊一清的意思,而無限桂萼的罪過。世宗至此大怒,令法司會同廷臣商議,此後貶刑部尚書周倫任南京刑部尚書,以侍郎許讚代任。許讚於是以霍韜的話,請求削籍楊一清。此後張璁三次上密疏,稱楊一清假意乞求辭退,而實質是以堅定世宗的想法。於是世宗果然允許楊一清致仕,馳驛歸,仍賜金幣。次年,張璁等誣陷朱繼宗等入獄,并連坐楊一清接受張永弟張容的錢財,為張永寫墓誌銘等。楊一清大恨道:“我老了,卻被這些孺子給欺賣!”之後背升疽發而死,留遺疏,死而不瞑。世宗於是下令不再追問此前贓事,數年后恢復官職。久之,贈太保,諡文襄[9]。著有《楊文襄公集》、《关中奏议》、《石淙诗钞》等。

評價[编辑]

明史》中,稱讚楊一清為“其才一時無兩”、“比之姚崇”。其博學善權變,尤其曉暢邊事。一生清而隱宮,貌寺人,無子[10]

注釋[编辑]

  1. ^ ·张廷玉等,《明史》(卷198):“楊一清,字應寧,其先雲南安寧人。父景,以化州同知致仕,攜之居巴陵。少能文,以奇童薦為翰林秀才。憲宗命內閣擇師教之。年十四舉鄉試,登成化八年進士。父喪葬丹徒,遂家焉。服除,授中書舍人。”
  2. ^ 《明史》作郑宏,疑误。武安侯郑宏早已去世,当时已由其子郑英袭爵,郑英曾任陕西总兵。
  3. ^ ·张廷玉等,《明史》(卷198):“久之,遷山西按察僉事,以副使督學陝西。一清貌寢而性警敏,好談經濟大略。在陝八年,以其暇究邊事甚悉。入為太常寺少卿,進南京太常寺卿。弘治十五年用劉大夏薦,擢都察院左副都御史,督理陝西馬政。西番故饒馬,而仰給中國茶飲以去疾。太祖著令,以蜀茶易番馬資軍中用。久而寖弛,奸人多挾私茶闌出為利,番馬不時至。一清嚴為禁,盡籠茶利於官,以服致諸番,番馬大集。會寇大入花馬池,帝命一清巡撫陝西,仍督馬政。甫受事,寇已退。乃選卒練兵,創平虜、紅古二城以援固原,築垣瀕河以捍靖虜,劾罷貪庸總兵武安侯鄭宏,裁鎮守中官費,軍紀肅然。武宗初立,寇數萬騎抵固原,總兵曹雄軍隔絕不相聞。一清帥輕騎自平涼晝夜行,抵雄軍為之節度,多張疑兵脅寇,寇移犯隆德。一清夜發火礮,響應山谷間。寇疑大兵至,遁出塞。一清以延綏、寧夏、甘肅有警不相援,患無所統攝,請遣大臣兼領之。大夏請即命一清總制三鎮軍務。尋進右都御史。”
  4. ^ ·张廷玉等,《明史》(卷198):“大發帑金數十萬,使一清築牆。而劉瑾憾一清不附己,一清遂引疾歸。其成者,在要害間僅四十里。瑾誣一清冒破邊費,逮下錦衣獄。大學士李東陽、王鏊力救得解。仍致仕歸,先後罰米六百石。”
  5. ^ ·张廷玉等,《明史》(卷198):“安化王寘鐇反。詔起一清總制軍務,與總兵官神英西討,中官張永監其軍。未至,一清故部將仇鉞已捕執之。一清馳至鎮,宣布德意。張永旋亦至,一清與結納,相得甚歡。知永與瑾有隙,乘間扼腕言曰:「賴公力定反側。然此易除也,如國家內患何。」永曰:「何謂也?」一清遂促席畫掌作「瑾」字。永難之曰:「是家晨夕上前,枝附根據,耳目廣矣。」一清慷慨曰:「公亦上信臣,討賊不付他人而付公,意可知。今功成奏捷,請間論軍事,因發瑾奸,極陳海內愁怨,懼變起心腹。上英武,必聽公誅瑾。瑾誅,公益柄用,悉矯前弊,收天下心。呂強、張承業暨公,千載三人耳。」永曰:「脫不濟,奈何?」一清曰:「言出於公必濟。萬一不信,公頓首據地泣,請死上前,剖心以明不妄,上必為公動。苟得請,即行事,毋須臾緩。」於是永勃然起曰:「嗟乎,老奴何惜餘年不以報主哉!」竟如一清策誅瑾。永以是德一清,左右之,得召還,拜戶部尚書。論功,加太子少保,賜金幣。尋改吏部。”
  6. ^ 《焦山志》
  7. ^ ·张廷玉等,《明史》(卷198):“一清於時政最通練,而性闊大。愛樂賢士大夫,與共功名。凡為瑾所搆陷者,率見甄錄。朝有所知,夕即登薦,門生徧天下。嘗再帥關中,起偏裨至大將封侯者,累累然不絕。饋謝有所入,緣手即散之。大盜躪中原,一清疏請命將調兵。前後凡數上,皆報可。盜平,加少保、太子太保,廕錦衣百戶。再推內閣,不用。用尚書靳貴,而進一清少傅、太子太傅。給事中王昂論選法弊,指一清植私黨,帝為謫昂。一清更申救,優旨報聞。乾清宮災,詔求直言。一清上書言視朝太遲,享祀太慢,西內創梵宇,禁中宿邊兵,畿內皇店之害,江南織造之擾。因引疾乞歸,帝慰留之。大學士楊廷和憂去,命一清兼武英殿大學士入參機務。張永尋得罪罷,而義子錢寧用事。寧故善一清,有搆之者因蓄怨。會災異,一清自劾,極陳時政,中有「狂言惑聖聽,匹夫搖國是,禁廷雜介冑之夫,京師無藩籬之託」語,譏切近倖,帝弗省。寧與江彬輩聞之,大怒。使優人於帝前為蜚語,刺譏一清。時有考察罷官者,嗾武學生朱大周訐一清陰事,而以寧為內主。給事御史周金、陳軾等交章劾大周妄言,請究主使,帝不聽。一清乃力請骸骨歸,賜敕褒諭,給夫廩如制。帝南征,幸一清第,樂飲兩晝夜,賦詩賡和以十數。一清從容諷止,帝遂不為江、浙行。”
  8. ^ ·张廷玉等,《明史》(卷198):“世宗為世子時,獻王嘗言楚有三傑,劉大夏、李東陽及一清也,心識之。及即位,廷臣交薦一清,乃遣官賜金幣存問,諭以宣召期,趣使有言。一清陳謝,特予一子官中書舍人。嘉靖三年十二月戊午詔一清以少傅、太子太傅改兵部尚書、左都御史,總制陝西三邊軍務。故相行邊,自一清始。溫詔褒美,比之郭子儀。一清至是三為總制,部曲皆踴躍喜。亦不剌西海,為西寧洮河害,金獻民言撫便,獨一清請剿。土魯番求貢,陳九疇欲絕之,一清則請撫。時帥諸將肄習行陣,嘗曰:「無事時當如有事隄防,有事時當如無事鎮靜。」會張璁等力排費宏,御史吉棠因請還一清內閣。給事中章僑、御史侯秩等爭之。帝謫秩官,召一清為吏部尚書、武英殿大學士。既入見,加少師,仍兼太子太傅,非故事也。亡何,獻皇帝實錄成,加太子太師、謹身殿大學士。一清以不預纂修辭,不許。王憲奏捷,推功一清,加特進左柱國、華蓋殿大學士。費宏已去,一清遂為首輔。帝賜銀章二,曰「耆德忠正」,曰「繩愆糾違」,令密封言事。與張璁論張永前功,起為提督團營。給事中陸粲請增築邊牆,推明一清曩時議,一清因力從臾之。帝為發帑金,命侍郎王廷相往,然久之亦竟止。明倫大典成,加正一品俸。”
  9. ^ ·张廷玉等,《明史》(卷198):“初,「大禮」議起,一清方家居,見張璁疏,寓書門人喬宇曰:「張生此議,聖人復起,不能易也。」又勸席書早赴召,以定大議。璁等既驟顯,頗引一清。帝亦以一清老臣,恩禮加渥。免常朝日講侍班,朔望朝參,令晨初始入閣視事。御書、和章及金幣、牢醴之賜甚渥。所言邊事、國計,大小無不傾聽。璁與桂萼既攻去費宏,意一清必援己,一清顧請召謝遷,心怨之。遷未至,璁已入內閣,多所更建。一清引故事稍裁抑,其黨積不平。錦衣聶能遷訐璁,璁欲置之死,一清不可。璁怒,上疏陰詆一清,又嗾黃綰排之甚力。一清疏辨,言璁以能遷故排己,且傍及璁他語。因乞骸骨。帝為兩解之。一清又因災變請戒飭百官和衷,復乞宥議禮諸臣罪,璁益憾。桂萼入內閣,亦不相能。一清屢求去,且言:「今持論者尚紛更,臣獨主安靜;尚刻覈,臣獨主寬平。用是多齟齬,願避賢者路。」帝復溫旨褒之。而給事中王準、陸粲發璁、萼招權納賄狀,帝立罷璁、萼,且暴其罪。其黨霍韜攘臂曰:「張、桂行,勢且及我。」遂上疏力攻一清,言其受張永、蕭敬賄。一清再疏辨,乞罷。帝雖慰留之,而璁復召還,韜攻益急,且言法司承一清風指,搆成萼罪。帝果怒,令法司會廷臣雜議。出刑部尚書周倫於南京,以侍郎許讚代。讚乃實韜言,請削一清籍,帝令一清自陳。璁乃三上密疏,引一清贊禮功,乞賜寬假,實以堅帝意俾之去。帝果允致仕,馳驛歸,仍賜金幣。明年,璁等搆朱繼宗獄,坐一清受張永弟容金錢,為永誌墓,又與容世錦衣指揮,遂落職閒住。一清大恨曰:「老矣,乃為孺子所賣!」疽發背死。遺疏言身被衊,死且不瞑,帝令釋贓罪不問。後數年復故官。久之,贈太保,諡文襄。”
  10. ^ ·张廷玉等,《明史》(卷198):“一清生而隱宮,貌寺人,無子。博學善權變,尤曉暢邊事。羽書旁午,一夕占十疏,悉中機宜。人或訾己,反薦揚之。惟晚與璁、萼異,為所軋,不獲以恩禮終。然其才一時無兩,或比之姚崇云。”

延展閱讀[编辑]

  • 《楊一清集》(上下),中华书局,第1版,ISBN 7101022340
官衔
前任:
劉璣
明朝戶部尚書
1510年-1511年
繼任:
孫交
前任:
劉機
明朝吏部尚書
1511年-1515年
繼任:
陸完
前任:
費宏
明朝内阁首輔
1526年
繼任:
費宏
前任:
費宏
明朝内阁首輔
1527年-1529年
繼任:
張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