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守敬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楊守敬

楊守敬(1839年6月2日-1915年1月9日),惺吾鄰蘇湖北宜都人。清末歷史地理學家、金石文字學家、目錄版本學家。

生平[编辑]

同治元年(1862年)舉人同治四年(1865年)考取景山宮學教習。同治九年(1870年)出使日本,充駐日欽使隨員。先后任黄冈教谕两湖书院教习、勤成(存古)學堂總教長,築鄰蘇園,藏書甚豐,曾参加《荆州府志》的编纂。宣統元年(1909年)被举为礼部顾问官,次年兼聘为湖北通志局纂修。武昌起義後,有歹徒持枪入屋,声言“借盘费。”避居海。袁世凯大总统,聘他为顾问,并加以参政任,以“年老无意出山”拒绝赴任。晚年在上海賣字為生,自號鄰蘇老人民國五年(1915年)1月9日,逝于北京

成就[编辑]

楊守敬二十五歲前往北京,即好金石学[1],搜求汉、魏六朝金石文字[2],結交好友潘存[3]同治六年(1867年)著成《激素飞清阁评碑记》。

在日本期間,收集散佚在日本的中國古籍,写成《日本访书缘起条例》。在大阪,有人见杨购书,“莫不窃笑癖而且痴,而余不顾也。”回國後黄公度鼓勵他写成《日本访书缘起条例》。

其亦好研究《水經注[4]光緒三年(1877年)《水经注疏·江水》的初稿写成。光緒三十年(1904年)與弟子熊会贞撰寫《水经注疏》稿成[5],杨守敬每每点出:“此戴袭赵之确证。”[6]宣統元年(1909年)十月,罗振玉给杨守敬信中,称赞其“舆地之学”与王念孙段玉裁之“小学”、李善兰之“算学”为當時的“三绝学”[7]

書法,宗歐陽詢,撰有《楷法溯源》、《评碑记》、《评帖记》、《学书迩言》等。藏书40万卷[8]。著有《歷代輿地圖》、《水經註圖》、《水經註疏》、《隋書地理誌考證》、《寰宇貞石圖》、《日本訪書志》等。民國八十年(1991年)王永瑞编审《杨守敬集》。

注釋[编辑]

  1. ^ 《三续寰宇访碑序》中说:“同治癸亥,余年二十有三(三当五)。入都,即好金石之学。”
  2. ^ 《望堂金石二集》中说:“余癸亥入都,游法源寺,见翁刻尚存……往拓乃得数纸。”
  3. ^ 杨守敬在四十一岁的《年谱》写:“孺初(按潘存)以穷京官,自顾不暇,而啬衣缩食,以济吾用。……记之以告子孙,其恩不可忘也。”
  4. ^ 潘存为《水经注疏》初稿题《叙语》:“楚北杨君惺吾,博览群籍,好深湛之思,凡所论述,妙语若百诗,笃实若竹汀,博辨若大可。尤精舆地之学,尝谓此事,在汉以应仲远为陋,在唐以杜君卿为疏,此必有洞见症结,而后敢为斯言,所谓眼高四海空无人者也。所撰《历史舆地图》,贯穿乙部,《隋书地理志考证》,算及巧历,而《水经注疏》神光所照,直与郦亭共语,足使谢山却步,赵、戴变色,文起梅村,未堪比数,霾蕴岁久,焕若神明,旷世绝学,独有千古,大雅宏达,不我河汉。”
  5. ^ 《虞初近志·杨守敬传》记载:“后十余年,与衍相见京师,则亟出《水经注疏》稿本相质,曰:‘吾书幸以成,多弟子熊生助属稿。’”陳垣曾与胡适论杨守敬《水经注疏》的成书年代。胡适根據杨守敬致梁鼎芬两封只署有“四月十三日”信札,于1948年8月14日写成《跋杨守敬论水经注案的手札两封》,考证此二信杨守敬写于光绪十九年或再后一年,陳垣回信說:“大跋在杨守敬写给梁鼎芬的信里,发见杨守敬光绪十九年还没有《水经注疏》的著作”。陈垣则认定信写于光绪二十三年。吳天任根据梁鼎芬《节庵先生遗诗》卷五“黄州诗”的记载,认为信写于光绪二十年,似较为可信。(見《杨惺吾先生年谱》)
  6. ^ 《水经注疏·卷五》,顺帝更名安平……道元误矣。戴改安帝。杨疏:“赵氏不捡……而……以订郦氏,大谬。戴氏亦不加详考,竟依改,可哂也。”
  7. ^ 杨守敬《殷商贞卜文字考跋》,载《邻苏老人题跋》,《杨守敬集》第8册。
  8. ^ 《和州杨氏家谱·开科》

參考書目[编辑]

  • 杨世灿:《杨守敬学术年谱》,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200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