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彪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楊彪
太尉、录尚书事
國家 曹魏
時代 东汉末年至三国时期
主君 汉灵帝汉少帝汉献帝
姓名 楊彪
文先
封爵 临晋侯
氏族 弘农杨氏
籍貫 弘农郡华阴县
出生 漢顺帝汉安元年
142年
逝世 魏文帝黃初六年
225年
《答曹公书》

楊彪(142年-225年),文先東漢末年弘農華陰人。楊修之父,楊震之曾孫。《後漢書》曰:「自震至彪,四世太尉。」楊彪正是楊寶華陰山救黃雀的「銜環」典故所指的「四世太尉,德業相繼」的第四代。其父杨赐也官至太尉。

生平[编辑]

早期经历[编辑]

杨彪少年时深受家学熏陶,最初被举为孝廉,州里推举其为茂才,公府征辟,都不应命。漢靈帝熹平年間(172年-178年),因为广泛学习旧闻,被公车征拜議郎,與馬日磾蔡邕盧植韓說等著作東觀,補續《東觀漢記》,遷任侍中京兆尹光和二年(179年),黄门令王甫教唆宾客勒索敲诈郡国的财物共计七千余万,杨彪揭发了他的行径,并把此事告知司隶校尉阳球。阳球于是上奏灵帝并诛杀了王甫,天下人无不满意。后被征还为侍中﹑五官中郎将,又先后担任颖川南阳太守、侍中、永乐少府太仆卫尉等职[1]。漢靈帝中平六年(189年),楊彪代董卓為司空,同年冬,代黃琬為司徒[2]

谏阻迁都[编辑]

初平元年(190年),关东诸侯起兵讨伐董卓,董卓恐惧,意图迁都长安以避其锋芒,于是大会公卿,说:“高祖定都关中历经十一世,光武皇帝建宫洛阳,到现在也有十世了。按照《石包谶》的说法,应该将都城迁到长安,以应天人之意。”百官没有敢说话的。杨彪说:“迁都改制是天下大事,所以盘庚五次迁都,殷朝人民全都怨恨。过去关中遭遇王莽之乱,宫室焚毁,人民涂炭,百人中都没有一人存活。光武皇帝承受天命,改在洛邑建都。如今天下无虞,百姓乐安,明公您拥戴圣主,光大汉朝国祚,无故舍弃宗庙,抛弃祖宗园陵,恐怕百姓惊恐动荡,必定会有糜粥沸腾一般的动乱。石包室谶是妖邪之书,怎么能够相信采用?”董卓说:“关中肥沃富饶,因此秦朝得以吞并六国。而且陇右地区材木自己生产,得到很容易。另外杜陵南山下有武帝留下烧制陶器的炉灶数千所,合力经营,可以很快完成。百姓哪里值得计较呢!若有阻碍,我以大兵驱赶他们,他们就不敢畏避艰难险阻。”杨彪说:“让天下动乱很容易,安定下来却很难,希望您考虑。”董卓变色,说:“你想要阻挠国家大计吗?”太尉黄琬说:“这是国家大事,杨公说的话难道不能值得思考吗?”董卓没有回答。司空荀爽见董卓意图坚定,担心谋害杨彪等人,因而神情严肃地说:“相国怎么会乐于此事呢?山东兵起,不能用一天消除,因此应该迁都来图谋,这是秦、汉时候的形势。”董卓怒意稍稍平息。荀爽私底下对杨彪说:“各位坚持争论而不停止,祸患必定降临,所以我不参加。”廷议结束后,黄琬又写了驳斥迁都的议论[3][4]

二月五日,董卓指使司隶校尉宣璠以灾变为借口,上奏汉献帝免除黄琬﹑杨彪等人职务。之后,二人得知伍琼周毖被杀后很害怕,到董卓那里谢罪。董卓也因杀死伍琼、周毖而感到后悔,于是上表推举二人任光禄大夫[5]。十多天后,迁任大鸿胪。杨彪随从汉献帝入函谷关,转任少府太常,因病罢免。后又任京兆尹、光禄勋,再迁任光禄大夫。初平三年(192年)九月,接替淳于嘉任司空、录尚书事,后因地震免。又被拜为太常。兴平元年(194年),杨彪代朱儁为太尉,录尚书事[6]

尽节护主[编辑]

兴平二年(195年)三月,李傕遣其侄李暹率兵数千人包围皇宫,想要劫持汉献帝前往李傕大营。杨彪对李暹说:“自古以来,帝王没有住在人臣家里的,诸位做事,怎能如此!”李暹说:“将军已经决定了。”于是杨彪随汉献帝出行。不久,汉献帝派杨彪及诸位公卿前往郭汜营劝和,不料郭汜将杨彪和司空张喜大司农朱儁卫尉士孙瑞、太仆韩融等人扣留为人质。郭汜又大会公卿,议论责备李傕。杨彪说道:“群臣共鬥,其中一人劫持天子,一人以公卿为人质,这可以吗!”郭汜恼怒,想要动手杀之。杨彪说:“你尚且不侍奉陛下,我怎么能独自求生呢!”经中郎将杨密力劝,郭汜才没有加害他[7]。同年,汉献帝东迁,杨彪尽节护主,在最危急的关头,几乎遇害。汉献帝回到洛阳后,杨彪代理尚书令[8]

晚年沉浮[编辑]

建安元年(196年),杨彪随汉献帝定都许县。当时大宴百官,兖州刺史曹操上殿,见杨彪神情不悦,惧怕会被趁机图谋,便未敢参加宴会,托病上厕所,趁机离开宴会返回大营。九月,杨彪因病被罢免。当时袁术在淮南称帝,曹操因此以杨彪与袁术是亲戚,想要勾结袁术废献帝为由,将其下狱。将作大匠孔融听说后,连朝服都来不及穿就,就面见曹操说:“杨公四世清德,海内外共同赡仰。周书说父子兄弟犯罪都不相互牵连,更何况因袁氏就归罪于杨公。易经称‘积德行善之家,恩泽及于子孙’,只是欺骗人罢了。”曹操说:“这是陛下的意思。”孔融则回答:“如果让周成王召公,周公可以说自己不知道吗?如今天下士人之所以仰慕明公您,是因为您聪明仁智,辅弼汉朝,举荐正直之士,斥退邪妄之人,致使四方和乐。如今却要杀害无辜之人,那么海内旁观侧听之人,谁也不会再肃敬待您了!我孔融还是鲁国一男子,明天便拂袖而去,不再来朝。”[9]负责拷问的许县令满宠也对曹操说:“拷问杨彪没有找到罪证。如果要处决他,要找到证据才能执行。此人有名于海内,若找不到证据而把他处决,会大失民心,请主公想清楚。”曹操无奈之下只得释出杨彪[10]

建安四年(198年),再拜为太常。建安十年(205年),被罢免。次年,杨彪的爵位被剥夺。杨彪见汉室将衰,于是诈称脚抽筋退居不出。后来其子杨修为曹操所杀,曹操见杨彪问道:“您为什么这么瘦?”杨彪说:“我很惭愧没有金日磾杀子的先见之明,但还怀有老牛舐犊般的关爱。”曹操为之改容[11]曹丕称帝后,想要让杨彪出任太尉,先让使者告诉杨彪。杨彪说:“我杨彪担任过汉朝的三公,遭到乱世而不能对国家有所补益,现在年老多病,怎么能够再去新朝任职?”因而坚决推辞。曹丕拜杨彪为光禄大夫、特进,待以宾客之礼。又赐杨彪延年杖及冯几,允许戴鹿皮冠,杨彪辞让,只穿着布单衣和皮弁入见;曹丕又在杨府设置行马,安排吏卒,来表示对他的优遇[12][13]黄初五年(225年),杨彪去世,享壽八十四岁[14]

文学形象[编辑]

在著名章回小說三國演義》中的楊彪,歷程大概依循正史而為。杨彪出场时为东汉太尉,与司徒王允等迎接失散的汉少帝和陈留王刘协,后为司徒,与太尉黄琬、司空荀爽共谏欲迁都的董卓,均遭罢免[15]。后任太尉,向汉献帝献计离间李傕郭汜二人。二人交战时,奉命同众官前往郭汜营中劝和,为郭汜扣留,杨彪怒斥郭汜,郭汜恼怒欲杀杨彪,中郎将杨密劝阻,郭汜才放了杨彪与大司农朱儁,二人出营相抱而哭,昏绝于地[16]。汉献帝返回洛阳后,杨彪建议汉献帝依靠曹操。之后,因与袁术为姻亲,曹操讨平吕布后,将其诬陷下狱,经孔融力争才得以幸免[17]

注释[编辑]

  1. ^ 后汉书》(卷54):“彪字文先,少傳家學。初舉孝廉,州舉茂才,辟公府,皆不應。熹平中,以博習舊聞,公車徵拜議郎,遷侍中﹑京兆尹。光和中,黃門令王甫使門生於郡界辜榷官財物七千餘萬,彪發其奸,言之司隸。司隸校尉陽球因此奏誅甫,天下莫不愜心。征還為侍中﹑五官中郎將,遷穎川﹑南陽太守,復拜侍中,三遷永樂少府﹑太僕﹑衛尉。”
  2. ^ 后汉书》(卷54):“中平六年,代董卓為司空,其冬,代黃琬為司徒。”
  3. ^ 后汉书》(卷54):“明年,關東兵起,董卓懼,欲遷都以違其難。乃大會公卿議曰:「高祖都關中十有一世,光武宮洛陽,於今亦十世矣。案石包讖,宜徙都長安,以應天人之意。」百官無敢言者。彪曰:「移都改制,天下大事,故盤庚五遷,殷民胥怨。昔關中遭王莽變亂,宮室焚蕩,民庶塗炭,百不一在。光武受命,更都洛邑。今天下無虞,百姓樂安,明公建立聖主,光隆漢祚,無故捐宗廟,棄園陵,恐百姓驚動,必有糜沸之亂。石包室讖,妖邪之書,豈可信用?」卓曰:「關中肥饒,故秦得併吞六國。且隴右材木自出,致之甚易。又杜陵南山下有武帝故瓦陶醋數千所,並功營之,可使一朝而辨。百姓何足與議!若有前却,我以大兵驅之,可令詣滄海。」彪曰:「天下動之至易,安之甚難,惟明公慮焉。」卓作色曰:「公欲沮國計邪?」太尉黃琬曰:「此國之大事,楊公之言得無可思?」卓不荅。司空荀爽見卓意壯,恐害彪等,因從容言曰:「相國豈樂此邪?山東兵起,非一日可禁,故當遷以圖之,此秦﹑漢之埶也。」卓意小解。爽私謂彪曰:「諸君堅爭不止,禍必有歸,故吾不為也。」”
  4. ^ 资治通鉴》(卷59):“琬退,又为驳议。”
  5. ^ 资治通鉴》(卷59):“二月,乙亥,卓以災異奏免琬、彪等,以光祿勳趙謙為太尉,太僕王允為司徒城門校尉伍瓊、督軍校尉周毖固諫遷都,卓大怒曰:「卓初入朝,二君勸用善士,故卓相從。而諸君到官,舉兵相圖,此二君賣卓,卓何用相負!」庚辰,收瓊、毖,斬之。楊彪、黃琬恐懼,詣卓謝,卓亦悔殺瓊、毖,乃復表彪、琬為光祿大夫。”
  6. ^ 后汉书》(卷54):“議罷,卓使司隸校尉宣播以災異奏免琬﹑彪等,詣闕謝,即拜光祿大夫。十餘日,遷大鴻臚。從入關,轉少府﹑太常,以病免。復為京兆尹﹑光祿勳,再遷光祿大夫。三年秋,代淳于嘉為司空,以地震免。復拜太常。興平元年,代朱儁為太尉,錄尚書事。”
  7. ^ 资治通鉴》(卷61):“三月,丙寅,傕使兄子暹將數千兵圍宮,以車三乘迎帝。太尉楊彪曰:「自古帝王無在人家者,諸君舉事,奈何如是!」暹曰:「將軍計定矣。」於是君臣步從乘輿以出,兵即入殿中,掠宮人、御物。帝至傕營,傕又徙御府金帛置其營,遂放火燒宮殿、官府、民居悉盡。帝復使公卿和傕、汜,汜留楊彪及司空張喜、尚書王隆、光祿勳劉淵、衛尉士孫瑞、太僕韓融、廷尉宣璠、大鴻臚榮郃、大司農朱儁、將作大匠梁邵、屯騎校尉姜宣等於其營為質。朱儁憤懣發病死。……郭汜饗公卿,議政李傕。楊彪曰:「群臣共鬥,一人劫天子,一人質公卿,可行乎!」汜怒,欲手刃之。彪曰:「卿尚不奉國家,吾豈求生邪!」中郎將楊密固諫,汜乃止。”
  8. ^ 后汉书》(卷54):“及李傕﹑郭汜之亂,彪盡節護主,崎嶇危難之閒,幾不免於害。語在董卓傳。及車駕還洛陽,復守尚書令。”
  9. ^ 后汉书》(卷54):“建安元年,從東都許。時天子新遷,大會公卿,兗州刺史曹操上殿,見彪色不悅,恐於此圖之,未得燕設,託疾如廁,因出還營。彪以疾罷。時袁術僭亂,操托彪與術婚姻,誣以欲圖廢置,奏收下獄,劾以大逆。將作大匠孔融聞之,不及朝服,往見操曰:「楊公四世清德,海內所瞻。周書父子兄弟罪不相及,況以袁氏歸罪楊公。易稱『積善餘慶』,徒欺人耳。」操曰:「此國家之意。」融曰:「假使成王殺邵公,周公可得言不知邪?今天下纓緌搢紳所以瞻仰明公者,以公聰明仁智,輔相漢朝,舉直厝枉,致之雍熙也。今橫殺無辜,則海內觀聽,誰不解體!孔融魯國男子,明日便當拂衣而去,不復朝矣。」操不得已,遂理出彪。”
  10. ^ 三国志》(卷26):“故太尉楊彪收付縣獄,尚書令荀彧、少府孔融等並屬寵:「但當受辭,勿加考掠。」寵一無所報,考訊如法。數日,求見太祖,言之曰:「楊彪考訊無他辭語。當殺者宜先彰其罪;此人有名海內,若罪不明,必大失民望,竊為明公惜之。」太祖即日赦出彪。”
  11. ^ 后汉书》(卷54):“四年,復拜太常,十年免。十一年,諸以恩澤為侯者皆奪封。彪見漢祚將終,遂稱脚攣不復行,積十年。後子修為曹操所殺,操見彪問曰:「公何瘦之甚?」對曰:「愧無日磾先見之明,猶懷老牛舐犢之愛。」操為之改容。”
  12. ^ 三国志·魏志·文帝纪》注引《魏书》:“己亥,公卿朝朔旦,并引故汉太尉杨彪,待以客礼,诏曰:“夫先王制几杖之赐,所以宾礼黄耇褒崇元老也。昔孔光、卓茂皆以淑德高年,受兹嘉锡。公故汉宰臣,乃祖已来,世著名节,年过七十,行不逾矩,可谓老成人矣,所宜宠异以章旧德。其赐公延年杖及冯几;谒请之日,便使杖入,又可使著鹿皮冠。”彪辞让不听,竟著布单衣、皮弁以见。”
  13. ^ 三国志·魏志·文帝纪》注引《续汉书》:“彪见汉祚将终,自以累世为三公,耻为魏臣,遂称足挛,不复行。积十馀年,帝即王位,欲以为太尉,令近臣宣旨。彪辞曰:“尝以汉朝为三公,值世衰乱,不能立尺寸之益,若复为魏臣,于国之选,亦不为荣也。”帝不夺其意。黄初四年,诏拜光禄大夫,秩中二千石,朝见位次三公,如孔光故事。彪上章固让,帝不听,又为门施行马,致吏卒,以优崇之。年八十四,以六年薨。子脩,事见陈思王传。”
  14. ^ 后汉书》(卷54):“及魏文帝受禪,欲以彪為太尉,先遣使示旨。彪辭曰:「彪備漢三公,遭世傾亂,不能有所補益。耄年被病,豈可讚惟新之朝?」遂固辭。乃授光祿大夫,賜几杖衣袍,因朝會引見,令彪著布單衣、鹿皮冠,杖而入,待以賓客之禮。年八十四,黃初六年卒於家。自震至彪,四世太尉,德業相繼,與袁氏俱為東京名族雲。”
  15. ^ 《演义》第六回
  16. ^ 《演义》第十三回
  17. ^ 《演义》第二十回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