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慕琦計劃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楊慕琦計劃英文The Young Plan)是指在1946年由時任香港總督楊慕琦對於香港政治制度改革提出的一個未能實現的政治制度改革方案。

有說法認為,該方案最終因為遭中國共產黨威脅及阻撓、世界格局变化等因素而未實現[1][2][3][4][5],然而歷史學家指出英國官員經常以「中國不會容忍任何民主改革」為託詞而不在香港推行民主改革,又認為「由外籍人組成的殖民地政府,與以華人為主的商界精英串通一氣,致力保存遺留自上世紀的殖民地政治體制,連最溫和的改革都要扼殺」。接任楊慕琦的第22任香港總督葛量洪認為楊慕琦的改革並非必要,又指出:「香港和其他殖民地不同,因為香港永遠不可能獨立,它要麼繼續是英國的殖民地,要麼被中國收回,成為廣東省的一部分」。歷史學家高馬可(John M. Carroll)認為葛量洪須要為扼殺楊慕琦的改革負上很大的責任[6]

源起[编辑]

1945年,香港日治時期結束,香港復歸英國接管。香港重光半年以後,香港總督楊慕琦爵士在1946年5月1日重新復任,結束了臨時軍法管治。由於在二戰結束前,倫敦當局承諾於戰後容許其殖民地擁有高度自治權以至獨立,所以當工黨政府上台執政後,倫敦當局就落實有關承諾。二戰期間,英國在東亞及東南亞地區被日本擊敗,加速了大英帝國的衰落,故此英國當局欲推行改革以恢復統治聲望。加上亞洲民族主義的興起,英國深怕其在亞洲的殖民地朝不保夕,所以在香港推行政治改革以維持有效統治。而且吸納華人精英加入香港政府服務,有助英國恢復香港管治,加速其經濟發展,從而重建殖民地政府在香港的聲譽。奉英國政府之命令推行自治的楊慕琦爵士希望藉著政治改革能夠籠絡當時香港人的民心,加強香港華人繼續受英國統治的意願[6],並且淡化香港華人對中國收回香港的「心存意念」(如有);使英國政府能夠長治久安地從香港獲得政治、經濟利益。楊慕琦爵士於同年8月28日大膽發表一份政治制度改革方案,希望「香港市民有更多責任去管理自己的事務」。同年,楊慕琦爵士開始對方案向市民進行諮詢,並於同年10月正式推出建議書,史稱「楊慕琦計劃」。[7]

內容[编辑]

楊慕琦計劃當中建議香港應設立一個市議會,由30名議員組成,三分之二議員為民選,其餘三分一則屬委任。

組別
議席
華人 洋人
直選 10 10
委任(由指定團體提名)
香港總商會 - 2
香港中華總商會 1 -
非官守太平紳士 1 1
香港大學 1 -
香港居民協會 - 1
九龍居民協會 - 1
工會 2 -
共有 15 15

構想中的市議會最初可負責管理消防、康樂場地、車輛牌照和市政局,到日後情況許可的話,更可以管理教育、社會福利和公共建設,甚至於公共事業。

根據方案,為配合市議會的設立,立法局內的官守議員議席會由原本的10席減至7席,非官守議席則增加一席至8席。在官守議席中,5人會是當然議員。而在非官守議席中,4人由非官方機構推舉,另由太平紳士中選一人,香港總商會中選一人,以及從新成立的市議會推選2人。總督仍會是立法局的主席,繼續享有投票權。

各界反應[编辑]

表面上,「楊慕琦計劃」的方案雖然容易推行,但由於各界未能就市議會職能達成一致意見,以致方案遲遲未能落實。而即使普羅華人可在方案取得利益,港府也沒法得到全體華人社會的贊同。到1947年5月,楊慕琦任滿離職,以61歲之齡退休返回英國生活,但其方案始終未能在英國和香港取得共識。加上政府當局的異議,當時香港人對政治又並不熱衷,立法局的非官守議員也對「楊慕琦計劃」提出異議,故此有關計劃並未得到英國和香港的廣泛支持而夭折。

有說法認為,如同英國在二次大戰結束後的絕大部份殖民地都實行政治改革,逐步建立由當地公民普選產生的本土政府以達獨立,楊慕琦計劃研究如何實踐香港人民「當家作主」有更多責任去管理自己事務之權利。有歷史系畢業生認為,根據已解密的英國檔案中,港府已有意在香港推行某種普選自治制度,卻遭中共威脅阻撓。亦有報章評論認為,香港在剛經歷第二次大戰後,香港市民期望能夠獲得更為正式的民主安排以負起更多的權力與保護予草根階層。但是眼見於中國政府(包括中國國民黨中華民國政府中國共產黨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視香港任何正式的民主進程為邁向香港獨立,以至增加香港與中國分裂的行為。加上在英國不能防衛香港被中國共產黨入侵的情況下,而且英國當局深知香港易攻難守(1941年香港保衛戰足以證明),楊慕琦計劃便被告吹[1][2][3][4][5]

然而歷史學家曾銳生指出,已解密的1950和1960年代英國檔案中,沒有顯示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導人曾經警告時香港政府不要進行政治改革,但英國官員在為香港不推行民主持理由時,經常就會以中國不會容忍任何民主改革為託詞。從1962年起一直居住在香港的英國學者顧汝德(Leo F. Goodstadt)說:「由外籍人組成的殖民地政府,與以華人為主的商界精英串通一氣,致力保存遺留自上世紀的殖民地政治體制,連最溫和的改革都要扼殺。」[6]接任楊慕琦的第22任香港總督葛量洪認為楊慕琦的改革並非必要,認為香港不能實行他在牙買加尼日利亞斐濟擔任總督時發展的那種制度,並且指出:「香港和其他殖民地不同,因為香港永遠不可能獨立,它要麼繼續是英國的殖民地,要麼被中國收回,成為廣東省的一部分。」香港歷史學家高馬可(John M. Carroll)認為,葛量洪須要為扼殺楊慕琦的改革負上很大的責任[6]

結果[编辑]

楊慕琦爵士卸任以後,葛量洪爵士在1947年7月25日接任總督,他上任以後,中國正值國共內戰,其後中國共產黨又在1949年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兩件事都觸發大批難民在戰後湧入香港。其實葛量洪爵士對香港政治改革並不熱衷。他上任香港總督時,已經表達香港的問題「不在於自治或獨立」,而是在於「與中國的關係」,其他殖民地適用的方法也並不代表在香港同樣適用;他又認為香港的前途屬於「外交層面」,多於「殖民地層面」,因此葛量洪對「楊慕琦計劃」一直持保留的態度。另一方面,葛量洪認為由於新界(是指界限街以北及深圳河以南,即是新界、新九龍及離島的地方)是向中國租借的土地,而非割讓,無論如何也要在1997年7月1日後交還中國,他並且相信香港不可能或沒有條件獨立。至於在民主的意識上,葛量洪認為香港人要求或需要的,只是「穩定的環境」、「合宜的稅率」和「公正的司法」,他認為香港人只注重工作和賺錢,而且不會真正的了解民主,因此由一班「專家」治理香港更顯合適。當時英國當局有願意過給予香港華人擁有民主,只是香港華人主動不要和提出異議的,故此他認為當時香港人並沒有政治改革的訴求。英國外交部、殖民地部和英國駐華大使館內部意見分歧,加上中國政局驟變,英國保守黨政府1951年10月重新上台執政後,由於香港問題的關係於1950年,英國的工黨政府與剛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係。中共高层决定对香港采取“长期打算,充分利用”的方针,中國隨即向英國表示,中國政府短期內都不會急於收回香港也反对给英国人的地方自治计划。[8]英國當局遂認為香港沒有急切需要成立市議會或政治改革的動機了“如果香港走向独立式的自治,反而会刺激中国,提早收回”[9]。二戰後,香港人口增長的衝擊,總人口急遽增加,當局認為維持香港社會穩定較政治改革更為有逼切性。基於當時香港與鄰近地區局勢不穩,再加上香港前途不明朗,東亞又爆發韓戰,英國擔憂國共兩黨互相派人滲透香港,影響英國在港統治,於是「楊慕琦計劃」被一再拖延。

1952年10月,英國及香港兩地政府同時宣佈「香港不會推行大規模的政制改革」。之後的三十年,香港政治制度一直並沒有進行任何改革。直至1980年代港英政府才逐漸發展代議政制。

参考文献[编辑]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