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杨播(453年-513年12月28日),字延庆,原字元休,自称是恒农郡华阴县(今陕西省华阴市)人,北魏官员。

生平[编辑]

杨播原本表字为元休,太和年间,魏孝文帝元宏赐字更改。杨播的母亲王氏是文明太后的表姑。杨播少年时善良正派,奉养父母尽责尽礼,虚岁十五时被举荐为司州秀才,以内小起家官,很快出任内行羽林中郎,屡次升任给事中,兼领内起部[1]。杨播因为是皇室的外亲,一再获加给优厚的赏赐。杨播又以本官进釐北部尚书事务[1]。魏孝文帝诏令杨播巡视北方边境,魏孝文帝亲自送他到门边,告诫用兵方略。太和十五年(491年),杨播出任员外散骑常侍龙骧将军。北征都督。太和十六年(492年),杨播又加征虏将军,都督北蕃三鎮,跟随阳平王元颐出兵大漠以北讨伐柔然,大胜后返回[2]。魏孝文帝嘉许杨播的功劳,赐给奴婢十人。同年秋天,杨播加武卫将军、中道都督,率领骑兵三万人,北出鸡鹿塞五千多里,再次追击柔然,到达居然山后返回[3][4][1]

太和十六年(492年)冬,北魏改创百官,杨播出任廷尉少卿、武卫将军如故。太和十七年(493年),魏孝文帝亲征南齐,杨播署理左将军,经常率领一万多骑兵保卫魏孝文帝。魏孝文帝到了洛阳后,在郏鄏建立都城,北魏迁都的计划,杨播也秘密的参与其中。杨播以左将军的身份和咸阳王元禧营造太极庙社殿库,又修造千金堨,引濲水洛水灌溉京城。太和十八年(494年),杨播出任前将军,次年跟随魏孝文帝渡过淮河,前往寿春。太和十九年(495年)三月,北魏军队前进到钟离,司徒冯诞在留守大营中去世,魏孝文帝命令魏军撤退,诏令杨播率领步兵三千人、骑兵五百人作为全军后卫。当时春水初涨,南齐军队大量到来,舟船和战舰塞满河道。杨播因为北魏各军尚未完全渡过淮河,在淮河南岸严密布阵,亲自站在最后。北魏各军渡过淮河后,齐军云集,围困杨播。杨播于是组成圆阵抵抗,亲自搏杀冲击,杀死很多敌人。交战的第二天,魏军的粮食耗尽,齐军围困更急。魏孝文帝在淮河以北眺望,但没有舟船,无法救援。淮河水势稍退,杨播率领精锐骑兵三百人越过齐军的舟船,大呼道:“现在我要渡过淮河,能交战的人来啊!”齐军无人敢应战,杨播于是保全部众一起渡河[5]。魏孝文帝很赞赏杨播的英勇,赐爵华阴子,杨播很快出任右卫将军[6][7][1]

太和二十二年(498年),杨播跟随魏孝文帝征讨南阳,魏孝文帝派武卫将军宇文福与杨播为前军[8],魏军在邓城击败崔慧景萧衍,杨播进号平东将军。当时魏孝文帝在汉江展示军威,于上巳节设置宴会,魏孝文帝与彭城王元勰赌射箭,左卫将军元遥和元勰一组,右卫将军杨播和魏孝文帝一组。元遥射中箭靶正中心,已得满分。魏孝文帝说:“左卫已得满分,右卫不得不停止射击。”杨播回答说:“仰仗皇上的恩德,或许可以一争。”杨播于是弯弓发箭,也是正中靶心。魏孝文帝笑着说:“养由基箭术的精妙,又怎能超过这呢?”魏孝文帝于是举起卮中酒赐给杨播说:“古人用酒来养病,朕现在用酒来嘉奖您的能力,可以说是今古的不同吧。”杨播又跟随魏孝文帝到达悬瓠,因功进爵为伯[9][7],又出任太府卿,加平东将军。太和二十三年(499年),杨播出任假节平西将军,率领三万人前往洛州讨伐巴帅泉荣祖[1]

景明元年五月甲寅(500年6月27日),北魏的北部边镇遭遇饥荒,杨播出任使持节、兼任侍中大使,出使恒州,慰问抚恤贫寒[10][11]。景明二年(501年),杨播再度出任左卫将军、华阴伯如故。当年冬天外任使持节、都督并州诸军事、安北将军并州刺史。杨播情系故乡,坚决推辞,朝廷允许,于是改任命为都督华州诸军事、安西将军华州刺史、使持节、华阴伯如故。永平二年(509年),杨播出任使持节、都督定州诸军事、安北将军定州刺史,华阴伯如故。杨播在华州的时候借占百姓的田地,被御史王基弹劾,司徒公高肇又加以诬陷,杨播因此被除去名籍、削除官爵为百姓,杨播于是闭门在家。延昌二年岁次癸巳十一月十六日(513年12月28日),杨播在洛阳县依仁里家中因病去世,虚岁六十一。杨播的儿子杨侃停留杨播的棺木不肯埋葬,申诉多年,延昌三年(514年)冬才权葬于华阴县。延昌四年(515年),高肇被杀,杨播的冤屈才得到审理。熙平元年(516年),魏孝明帝元诩诏令为杨播昭雪,恢复爵位,赠予使持节、镇西将军雍州刺史,华阴伯如故,谥号,熙平元年九月二日丙寅(516年10月13日)葬于华阴县杨家旧墓[12][13][1]

其他[编辑]

当初,尚书令王肃出任扬州刺史,出京暂停在洛阳东亭,朝中显贵都聚集在此,魏宣武帝诏令诸王前去送别,杨播和侄子杨昱同时在践行宴席中。酒酣之后,广阳王元嘉、北海王元详等人与杨播辩论道理,杨播不向他们屈服,元详回头对杨昱说:“您伯父性格刚直,不服道理,大不如您的父亲。”杨昱上前回答说:“杨昱的父亲遇到道德高尚的人就跟从高尚,遇到道德低下的人就跟从低下,伯父遇刚硬就不吐出,遇柔弱也不吞进。”在座的人都叹服杨昱会说话。王肃说:“不是这个公子,怎能彰显二公的美德。”[14][15]

杨播的家风醇正朴实,都注重仁义礼让,兄弟间相互侍奉,如同父子。杨播性格刚毅,弟弟杨津杨椿性格谦和,与他人谈话,自称名字。兄弟们白天就在厅堂,整天相对,不曾进入私人房间。凡是得到一个美味的食物,兄弟们不齐集就不吃。杨家厅堂中,常用帐幕隔开,作为睡觉的场所,到了安睡的时候,还一同谈笑。杨家自杨昱以下的晚辈,大多有学问志向,当时的人无不钦佩羡慕。一家之内男女上百人,五服内的亲属共同饮食,家中没有嫌隙,北魏开国以来,只有卢渊兄弟和杨播兄弟如此,当时没有人比得上[16][17][18]

家庭[编辑]

祖父[编辑]

  • 杨仲真,河内郡清河郡二郡太守[1]

父母[编辑]

  • 杨懿,广平郡太守、选曹给事中、使持节、安南将军、洛州刺史、恒农简公[1]
  • 太原王氏,幽州刺史、汝南莊公王融之女,封新昌郡君,文明太后的表姑[19][20]

兄弟姐妹[编辑]

  • 杨椿,北魏侍中、车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太保
  • 杨颖,北魏华州别驾
  • 杨顺,北魏骠骑将军、左光禄大夫、天柱府长史、三门县伯
  • 杨津,北魏使持节、都督并肆燕恒云朔尉汾显九州诸军事、骠骑大将军、并州刺史、北道大行台尚书令
  • 杨舒,北魏伏波将军、参太尉高阳王府事
  • 杨阿难,追赠中散
  • 杨𬀩,北魏安南将军、武卫将军、南北二华州大中正
  • 杨氏,司空府参军事元馗之母

子女[编辑]

  • 杨侃,次子,北魏侍中、卫将军、金紫光禄大夫、济北郡公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魏故使持節鎮西將軍雍州刺史華陰莊伯墓誌銘」君姓楊,諱播,字延慶,司州恒農郡華陰縣潼鄉習仙里人也。祖父仲真,河內清河二」郡太守。父懿,廣平太守選曹給事中使持節安南將軍洛州刺史恒農簡公。君年十」有五舉司州秀才,拜內小,尋為內行羽林中郎,累遷給事中,領內起部,又以本官進」釐北部尚書事。太和十五年,拜員外散騎常侍龍驤將軍北征都督。十六年又加征」虜將軍,都督北蕃三鎮。討破地豆于賊\。其年秋加武衛將軍中道都督,率騎三萬,北」出雞鹿塞五千餘里,迫逐茹茹而還。其冬改創百官,轉衛尉少卿,本官如故。十七年,」大駕南征,二翼並進。以君為左將軍,恒領萬騎,以衛中權。車駕至洛陽,定鼎於郟鄏。」高祖初建遷都之始,君參密謀\焉。仍以左將軍與咸陽王禧等經始太極廟社殿庫。」又脩成千金堨,引濲洛二水以灌京師。十八年陟前將軍。十九年從駕渡淮,俓\至壽」春。三月,車駕進諸鍾離。司徒馮誕薨于留營。帝乃迴旆北渡,留君為殿,壯其厥功,」賜爵華陰子,尋陟右衛將軍。廿二年從征南陽,以破鄧城制勝之功進爵為伯。又拜」太府卿,加平東將軍。廿三年假節平西將軍,董卒三萬,討逐巴帥泉榮祖於洛州。景」明元年為使持節兼侍中大使,宣命岳牧,巡省方俗。二年復轉左衛將軍,本官伯如」故。其年冬出為使持節都督并州諸軍事安北將軍并州刺史。君情係舊鄉,思陰桑」梓,朝廷許之,改牧本邦。為都督華州諸軍事安西將軍華州刺史,使持節華陰伯如」故。永平二年冊授使持節都督定州諸軍事安北將軍定州刺史,伯如故。君以直方」居性,權臣所忌。帝舅司徒公高肇譖而罪之,遂除名為民。於是閉門靜處,蕭然不」以得失為情,澹爾以時命自守。春秋六十有一,以延昌二年歲次癸巳十一月十六」日寢疾薨於洛陽縣之依仁里。嗣子號忠貞之見枉,冀追賢之有期。三年冬,權遷殯」於華陰鄉館焉。仰遵顧命,喪事之禮,儉過貧庶。四年,高肇伏辜,怨屈斯理。以熙平元」年,有詔申雪,追復爵位。冊贈使持節鎮西將軍雍州刺史,華陰伯如故。考終定謚,」是為莊。粵其年秋九月二日庚申卜窆于本縣舊塋,乃作銘以誌墓。其辭曰:」嵓嵓華岳,浩浩河宗,仁潛智運\,氣結形通。世推儒德,擅時才雄,實誕遺烈,有鬱先蹤。」體孝基忠,懷文曜武,性協剛柔,行孚出處。毓問蕃墀,觀光帝寓,金聲玉潤,清規懋矩。」逶迤秋闈,綢繆春閣,內奉王言,外宣帝略。爪牙是寄,腹心伊託,謀\定中樞,威陵絕漠。」神圖廣運\,寶鼎底遷,南清江沔,北輯沙燕。龍旗肅邁,鳳蓋凱旋,實衛不若,載翼中權。」帝嘉乃績,侯服故鄉,首冠兩弁,腰結參章。海府云委,言諏其良,皇華之命,允洽斯康。」西蔭關陝,北牧代趙,幃裳必褰,市獄不擾。抑絕三欺,敷懷四道,德被猶風,民化如草。」正直莫立,侮謗相傾,違升紫闥,守黜素庭。得喪如命,憘慍弗形,方恢人軌,式範天經。」智流無極,仁壽不長,曙月落景,寒谷凝霜。殞茲民望,殄彼國良,昭塗既晦,幽夜何央。」皇鑒孔明,窮怨載雪,禮隆改殯,恩重臨穴。聲逾古今,寵賁身世,陵谷可算,音塵不滅。
  2. ^ 陈小青, 《<北魏杨播墓志>考释 》, 《古籍整理研究学刊》, 2005年, (第01期): 51–53 [2021-07-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8) 
  3. ^ 《魏书·卷五十八·列传第四十六》:播本字元休,太和中,高祖赐改焉。母王氏,文明太后之外姑。播少修整,奉养尽礼。擢为中散,累迁给事,领中起部曹。以外亲,优赐亟加,前后万计。进北部给事中。诏播巡行北边,高祖亲送及户,戒以军略。未几,除龙骧将军、员外常侍,转卫尉少卿,常侍如故。与阳平王颐等出漠北击蠕蠕,大获而还。高祖嘉其勋,赐奴婢十口。迁武卫将军,复击蠕蠕,至居然山而还。
  4. ^ 《北史·卷四十一·列传第二十九》:播本字元休,孝文赐改焉。母王氏,文明太后之外姑。播少修饬,奉养尽礼。擢为中散,累迁卫尉少卿。与阳平王颐等出漠北击蠕蠕,大致克获。迁武卫将军,复征蠕蠕,至居然山而还。
  5. ^ 《资治通鉴·卷一百四十》:魏主使前将军杨播将步卒三千、骑五百为殿。时春水方长,齐兵大至,战舰塞川。播结陈于南岸以御之,诸军尽济。齐兵四集围播,播为圆阵以御之,身自搏战,所杀甚众。相拒再宿,军中食尽,围兵愈急。魏主在北岸望之,以水盛不能救,既而水稍减,播引精骑三百历齐舰大呼曰:“我今欲渡,能战者来!”遂拥众而济。播,椿之兄也。
  6. ^ 《魏书·卷五十八·列传第四十六》:除左将军,寻假前将军。随车驾南讨,至锺离。师回,诏播领步卒三千、骑五百为众军殿。时春水初长,贼众大至,舟舰塞川。播以诸军渡淮未讫,严陈南岸,身自居后。诸军渡尽,贼众遂集,于是围播。乃为圆陈以御之,身自搏击,斩杀甚多。相拒再宿,军人食尽,贼围更急。高祖在北而望之,既无舟船,不得救援。水势稍减,播领精骑三百历其舟船,大呼曰:“今我欲渡,能战者来。”贼莫敢动,遂拥众而济。高祖甚壮之,赐爵华阴子,寻除右卫将军。
  7. ^ 7.0 7.1 《北史·卷四十一·列传第二十九》:及车驾南讨,假前将军,从至锺离。师回,诏播为圆阵御之。相拒再宿,军人食尽,贼围更急。播乃领精骑三百,历其船大呼曰“我今欲度,能战者出。”遂拥而济,贼莫敢动。赐爵华阴子。后从驾讨破崔慧景、萧衍于邓城,进号平东将军。时车驾耀威沔水,上巳设宴,帝与中军彭城王勰赌射,左卫元遥在勰朋内,而播居帝曹。遥射侯正中,筹限已满。帝曰:“左卫筹足,右卫不得不解。”对曰:“仰恃圣恩,庶几必争”,于是箭正中。帝笑曰:“虽养由之妙,何复过是。”遂举卮以赐播曰:“古人酒以养病,朕今赏卿之能,可谓古今殊也。”除太府卿,进爵为伯。
  8. ^ 《魏书·卷四十四·列传第三十二》:二十二年,车驾南讨,遣福与右卫将军杨播为前军。
  9. ^ 《魏书·卷五十八·列传第四十六》:后从驾讨崔慧景、萧衍于邓城,破之,进号平东将军。时车驾耀威沔水,上巳设宴,高祖与中军、彭城王勰赌射,左卫元遥在勰朋内,而播居帝曹。遥射侯正中,筹限已满。高祖曰:“左卫筹足,右卫不得不解。”播对曰:“仰恃圣恩,庶几必争。”于是弯弓而发,其箭正中。高祖笑曰:“养由基之妙,何复过是。”遂举卮酒以赐播曰:“古人酒以养病,朕今赏卿之能,可谓今古之殊也。”从到悬瓠,除太府卿,进爵为伯。
  10. ^ 《魏书·卷八·帝纪第八》:五月甲寅,以北镇大饥,遣兼侍中杨播巡抚赈恤。
  11. ^ 《北史·卷四·魏本纪第四》:五月甲寅,北镇饥,遣兼侍中杨播巡抚振恤。
  12. ^ 《魏书·卷五十八·列传第四十六》:景明初,兼侍中,使恒州,赡恤寒乏。转左卫将军。出除安北将军、并州刺史,固辞,乃授安西将军、华州刺史。至州借民田,为御史王基所劾,削除官爵。延昌二年,卒于家。子侃等停柩不葬,披诉积年,至熙平中乃赠镇西将军、雍州刺史,并复其爵,谥曰壮。
  13. ^ 《北史·卷四十一·列传第二十九》:后为华州刺史。至州,借人田,为御史王基所劾,除官爵,卒于家。子侃等停柩不葬,披诉积年。至熙平中,乃赠镇西将军、雍州刺史,并复其爵,谥曰壮。
  14. ^ 《魏书·卷五十八·列传第四十六》:初,尚书令王肃除扬州刺史,出顿于洛阳东亭,朝贵毕集,诏令诸王送别,昱伯父播同在饯席。酒酣之后,广阳王嘉、北海王详等与播论议竞理,播不为之屈。北海顾谓昱曰:“尊伯性刚,不伏理,大不如尊使君也.”昱前对曰:“昱父道隆则从其隆,道洿则从其洿,伯父刚则不吐,柔亦不茹。”一坐叹其能言。肃曰:“非此郎,何得申二公之美也。”
  15. ^ 《北史·卷四十一·列传第二十九》:初,尚书令王肃除扬州刺史,出顿洛阳东亭。酣后,广阳王嘉、北海王详等与播论议竞理,播不为屈。北海王顾昱曰:“尊伯性刚不伏理,大不如尊使君也.”昱对曰:“昱父道隆则从其隆,道洿则从其洿,伯父刚则不吐,柔亦不茹。”坐叹其能言。肃曰:“非此郎,何得申二父之美。”
  16. ^ 《魏书·卷五十八·列传第四十六》:播家世纯厚,并敦义让,昆季相事,有如父子。播刚毅。椿、津恭谦,与人言,自称名字。兄弟旦则聚于厅堂,终日相对,未曾入内。有一美味,不集不食。厅堂间,往往帏幔隔障,为寝息之所,时就休偃,还共谈笑。椿年老,曾他处醉归,津扶侍还室,仍假寐阁前,承候安否。椿、津年过六十,并登台鼎,而津尝旦暮参问,子侄罗列阶下,椿不命坐,津不敢坐。椿每近出,或日斜不至,津不先饭,椿还,然后共食。食则津亲授匙箸,味皆先尝,椿命食,然后食。津为司空,于时府主皆引僚佐,人就津求官,津曰:“此事须家兄裁之,何为见问?”初,津为肆州,椿在京宅,每有四时嘉味,辄因使次附之,若或未寄,不先入口。椿每得所寄,辄对之下泣。兄弟皆有孙,唯椿有曾孙,年十五六矣,椿常欲为之早娶,望见玄孙。自昱已下,率多学尚,时人莫不钦羡焉。一家之内,男女百口,缌服同爨,庭无间言,魏世以来,唯有卢渊兄弟及播昆季,当世莫逮焉。
  17. ^ 《北史·卷四十一·列传第二十九》:播家世纯厚,并敦义让,昆季相事,有如父子。播性刚毅,椿、津恭谦,兄弟旦则聚于厅堂,终日相对,未曾入内。有一美味,不集不食。厅堂间,往往帏幔隔障,为寝息之所,时就休偃,还共谈笑。椿年老,曾他处醉归,津扶侍还室,仍假寝阁前,承候安否。椿、津年过六十,并登台鼎,而津常旦暮参问,子侄罗列阶下,椿不命坐,津不敢坐。椿每近出,或日斜不至,津不先饭;椿还,然后共食。食则津亲授匙箸,味皆先尝,椿命食,然后食。津为司空,于时府主皆自引僚佐,人有就津求官者,津曰:“此事须家兄裁之,何为见问。”初,津为肆州,椿在京宅,每有四时嘉味,辄因使次附之,若或未寄,不先入口。椿每得所寄,辄对之下泣。兄弟并皆有孙,唯椿有曾孙,年十五六矣,椿常欲为之早娶,望见玄孙。自昱已下,率多学尚,时人莫不钦焉。一家之内,男女百口,缌服同爨,庭无间言。魏世以来,唯有卢阳乌兄弟及播昆季,当世莫逮焉。
  18.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五》:魏杨播及弟椿、津皆有名德。播刚毅,椿、津谦恭,家世孝友,缌服同爨,男女百口,人无间言。
  19. ^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魏故中散楊君墓誌銘」君諱阿難,弘農華陰潼鄉習仙里人也。上谷府君」之曾孫,河內府君之孫,洛州史君之第七子。肇開」神跡,則配天以光道;昌構中古,則鳥異以矜德。自」茲已降,亦能道素相繼,累玉承明,器襲瑚璉,刀錦\」更持。君資性沖亮,能機早成,景智凝遠,名實夙知。」少淹神光,若明月之弦長漢;幼植寒心,似山松之」高五尺。貫珠唯寶,風如上世,而負杖妖至,哲人其」痿。春秋十有三,太和八年四月七日卒於平城,仍」殯於代。高祖孝文皇帝鯁金蘭之早摧,悼嘉苗而」不秀,加贈中散,式褒盛德。粵以永平四年歲次辛」卯十一月癸巳朔十七日己酉返厝於華陰潼鄉。」迺作銘曰:五岳降靈,英生我君,金玉早貞,夙」叡夙神。風清異俗,才高脫群,唯德弘養,納山通雲。」伊余哲人,實秀實發,早稱道高,夙以才越。志恒上」漢,情每昇月,身伏衡門,名飛帝闕。上天不弔,殲我」人良,金門奄蕙,玉圃摧芳。一辭白日,永即泉堂,刊」石千古,用顯瓊璋。」曾祖母扶風竇氏。父秦,北平太守。」祖母高陽許氏。父明月,東宮侍郎。」母太原王新昌郡君。父融,幽州刺史汝南莊公。
  20. ^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魏故華州別駕楊府君墓誌銘」君諱穎,字惠哲,弘農華陰潼鄉習仙里人也。漢太尉震之」十二世孫,晉尚書令瑤之七世孫,上谷府君珍之曾孫,清」河府君真之孫,洛州史君懿之第三子。君資性沖邈,志秀」天雲,情高古列,不橈下俗。至迺孝悌始於岐嶷,恭儉終於」綴纊。及簡公薨,毀幾滅性。每讀行狀,未嘗不哀感如雨。時」人僉比之曾柴云。高祖孝文皇帝初建壁雍,選入中書學」生。及登庠序,才調秀逸。少立愛道之名,長荷彌篤之稱。春」秋代易,而志業不移,錄三王魏晉書記為卅卷,皆傳於世。」歷官大司農丞、平北府錄事參軍,徵本州治中從事史,俄」遷別駕。君籍冑膏腴,朱組重映,昆弟承華,列岳八牧,榮斑」門生,祿逮僕妾。而君性靈璞亮,業素期神,食不兼膳,麻衣」必碎。豈圖輔仁無徵,報善寂廖。春秋卅有八,以永平四年」歲次辛卯五月丙申朔廿七日壬戊卒於京師依仁里第。」粵以十一月癸巳朔十七日己酉窆於潼鄉。壟柏夏摧,吳」桂春殘,夕雲悽悽,曉露冰團。朝良鯁痛,邑里增酸,鏤石立」銘,永旌芬蘭。迺作銘曰:崇華霧密,五龍氣冥,河沂」表瑞,渭濱獻精。兩才和緒,叡哲迺生,唯仁之緯,唯德之經。」登朝振響,金玉其德,列列在公,屏私正惑。穆穆閨庭,奉親」以色,狐帛匪華,麻衣是飾。行善無徵,積福空然,淵珠隧豁,」玉碎荊山。大夜一深,白日不旋,敬鐫玄石,式炳餘鮮。」曾祖母扶風竇氏。父秦,北平太守。」祖母高陽許氏。父明月,東宮侍郎。」母太原王氏,封新昌郡君。父融,幽州刺史汝南莊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