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楊碧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楊碧川(1949年12月15日),台灣作家社會主義研究者、歷史研究者、台獨左派人士,筆名楊默夫高伊哥新竹市人。

楊碧川的簽名

生平[编辑]

楊碧川初中時代就讀臺北市成功中學[1],讀了鄭學稼的著作《史達林真傳》,就對托洛茨基深感興趣,並且痛恨史大林及其官僚集團。[2]

1970年,楊碧川涉及“飛虹盟事件”,組織“飛虹盟”(一說“飛虹會”)計劃推翻中華民國[1],被中華民國政府以「蓄意顛覆政府」為由逮捕,在綠島服刑至1977年出獄,服刑期間向黃明宗(黃華)學習英文、向江漢津學習馬克思主義,自嘲「火燒島[3]大學畢業」。楊碧川出獄後,曾做工維生,繼續投入反抗中國國民黨政權的運動,也鑽研台灣史世界史,尤其醉心於社會主義思想史,把台獨左派當成最高理念。[4][5]之後,當時國立台灣大學(台大)學生李文忠安排楊碧川到台大學生社團講授台灣史與世界史,楊碧川因此認識學運世代。1984年,《新潮流雜誌》(The Movement)創刊[6],楊碧川等18人同任創刊編輯委員,合稱十八飛鷹;但1986年9月28日民主進步黨建黨後,楊碧川從未加入民進黨。[7]

1987年,在柯旗化鼓勵下,楊碧川發表自己的第一本台灣史著作《簡明台灣史》。2002年至2004年,楊碧川在好友趙天儀安排下,擔任靜宜大學歷史學系臨時講師,時薪新台幣580元。2004年,楊碧川開始向靜宜大學歷史學系辦公室申請轉任教授,然而礙於中華民國教育部的法規而無法如願,他拒絕續任臨時講師。[4]

2006年6月9日,楊碧川完成以扁家弊案為題材、模仿中華民國總統陳水扁語氣寫成的諷刺小說《我無罪》,日後這篇小說在百萬人民倒扁運動時期在網路上廣為流傳。2006年7月25日,親綠學者715聲明〈民主政治和台灣認同的道德危機:我們對總統、執政黨和台灣公民的呼籲〉公布第2波連署名單,楊碧川入列;楊碧川說,很多人都邀請他加入民進黨,但是他拒絕加入民進黨[8]

2006年7月26日,《中國時報》破天荒刊登楊碧川全版專訪,楊碧川暗批民進黨「用愛本土為藉口,做得比國民黨更爛」,震驚獨派[7];同日,《聯合晚報》刊登楊碧川專訪,楊碧川說,民進黨政府執政這五、六年來,民進黨的政治人物與支持者散播「反對民進黨貪腐,那就是反台灣人」的論調,「老天有眼」讓大家看到民進黨的虛偽及法西斯的出現,民進黨根本不是台獨政黨,民進黨與國民黨毫無差異,所以他未曾加入民進黨,他也不認為民進黨是本土政黨[9]

2007年12月30日,勞工運動人士邱毓斌回憶,當他剛開始就讀大學時,剛成立的民進黨中央黨部就在離他居住的宿舍不到一公里的台北市建國北路上,「有一天,一個留著山羊鬍子的先生出現在我們那個集合了文藝青年的社團辦公室,問我們有沒有興趣瞭解台灣史;從此,這位先生每周一次抱著自編講義來義務上課,告訴我們清朝的『三年一反、五年一亂』、日治時代文協台共。他是楊碧川,一個高中還沒畢業就進到綠島的政治犯,一個自費搭夜車奔波於南北各校園義務講述台灣史的民間學者。因為這個人,當年許多文藝青年就此踏上了實踐改革的道路。」[10]

2010年4月30日,楊碧川應邀出席台灣團結聯盟台北市黨部在台北市一郎餐廳舉行的募款餐會暨「台北市白領反ECFA聯盟誓師大會」[11]

2010年9月至2011年6月,楊碧川在世新大學開設3個通識教育課程:99學年度上學期開「當代社會思潮」、99學年度下學期開「現代社會」與「台灣史」。[12][13]

2012年8月31日,楊碧川擔任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監獄之島:柯旗化與他的《臺灣監獄島》」座談會主講人[14]

2013年6月6日,全美台灣人權協會宣布,本年鄭南榕紀念獎得獎人為楊碧川[15]

2015年3月26日,楊碧川在明目書社講自己服刑的故事,他說,服刑期間他曾被關在獨居房裡四年,每天的放風時間只有15分鐘,渡過漫長日子的方式是「每天把自己當導演,排練一幕一幕的電影」;服刑期間他曾與黃華同房,有一次黃華打坐時,他看到黃華身體懸空而起[16]

政治思想[编辑]

在楊碧川的眼中,台獨及其支持者並非不能受到任何批判。1997年,他批評,許多台獨人士除了一再強調「台灣民族如何如何」之外,更沒把眼光放大到世界上其他同樣被壓迫民族獨立運動史上,「好像全世界只有台灣人在爭取獨立運動似的」;不僅如此,當碰到「大中國沙文主義」的強大壓力時,這些台獨人士「幾乎招架不住,只會抬出國際上的民族自決原則來應付」;他強調,在國際社會中,強權就是真理,強國根本不管弱小民族的民族自決,台獨人士要靠自己的力量完成台獨,而不是看國際社會(尤其美國政府)的態度來決定自己要不要投身台獨。[17]

1997年8月,楊碧川說,在中華民國政權一再重申「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的情形下,如果藉由台灣人民直選中華民國總統的事實可以代表台灣人民主權的行使,那麼中華民國在台灣也將可循香港回歸的模式回歸中國,「承認中華民國對台灣的統治,危機就在這裡」;唯有消滅中華民國政權、建立獨立的台灣國,才是台灣真正的主權獨立的事實,也才是台灣唯一的活路[18]

1998年3月25日,楊碧川說,1987年解嚴後的台灣冒出許多遲發性的台獨人士,他們很快就會被歷史遺忘、甚至當成笑話[5]

2005年10月,楊碧川諷刺,民進黨運用〈台灣前途決議文〉,表面上代表台灣人的多數,承認台灣被外來政權佔領的合法化,把外來政權視為「本土政權」,綁架台獨基本教義派「如果不支持民進黨,就是不愛台灣;不論『本黨』再爛,人民只有二選一」[19]

2014年1月15日,楊碧川出席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新書發表會[20],他說,拿筆寫歷史是他唯一能表達對不義政權永遠的反抗,「我們要把這個精神留做歷史的見證,歷史是這樣寫的,歷史是有這麼多人用性命跟青春換來,這段歷史不能忘記;但忘記歷史是統治者的本領,他們教我們放棄歷史的思考,只讓我們向前看」[21]

作品[编辑]

書籍[编辑]

著作[编辑]

翻譯作品[编辑]

單篇文章[编辑]

詳見台灣組合資料庫

注釋[编辑]

  1. ^ 1.0 1.1 李禎祥. 政治犯濟濟的成功中學(下). 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 2008-07-23 [2015-02-21] (中文(台灣)‎). 
  2. ^ 楊碧川,《托洛茨基傳》前言,作於1997年7月19日。原文將《史達林真傳》誤記為《史大林評傳》。
  3. ^ 火燒島是綠島的原名。
  4. ^ 4.0 4.1 邱斐顯,〈楊碧川 台灣的歷史運動家〉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3-12-15.,《新台灣新聞週刊》第510期(2005年12月29日出刊)。
  5. ^ 5.0 5.1 陳光達,〈楊碧川 台灣唯一的托派革命家〉,《中國時報》1998年3月26日第42版。
  6. ^ 此即民進黨新潮流系的起源。
  7. ^ 7.0 7.1 曾薏蘋 專訪,〈政治受難者、歷史學者楊碧川:用愛本土當藉口 比國民黨更爛〉,《中國時報》2006年7月26日A3版。
  8. ^ 羅曉荷 台北報導,〈學界社運界老一輩陸續出列 全面與扁決裂〉,《聯合報》2006年7月26日A2版。
  9. ^ 鄭任汶 專訪,〈綠營震驚?楊碧川:早就想出來〉,《聯合晚報》2006年7月26日3版。
  10. ^ 邱毓斌,〈不再浪漫,向政治無力感道別〉,《中國時報》2007年12月30日。
  11. ^ 新聞稿. 黃昆輝:白領受薪者將成簽署ECFA最終的受害者. 台灣團結聯盟. 2010-04-30 [2015-02-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2-21) (中文(台灣)‎). 
  12. ^ 《臺灣通識網》通識課程基本資料庫[失效連結]
  13. ^ 世新大學通識教育中心 楊碧川「台灣史」授課影片[失效連結]
  14. ^ 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 本書緣起. 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 2013 [2015-03-08] (中文(台灣)‎). 
  15. ^ 全美台灣人權協會. 全美台灣人權協會美東夏令營 頒獎楊碧川、毛清芬. 太平洋時報. 2013-06-06 [2017-12-02]. 
  16. ^ 賴鼎銘. 我曾遇過的政治受難者. 東網. 2015-03-29 [2015-11-14] (中文(台灣)‎). 
  17. ^ 楊碧川,《達賴與西藏獨立》自序,作於1997年。
  18. ^ 楊碧川口述、王嵩文整理,〈香港回歸與台灣前途〉,作於1997年8月。
  19. ^ 楊碧川,《中華魔國》第六章〈台灣尚未獨立〉,台灣組合資料庫,2005年10月
  20. ^ 新聞稿. 《烈焰‧玫瑰─人權文學 苦難見證》新書發表會. 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 2014-01-15 [2015-03-08] (中文(台灣)‎). 
  21. ^ 劉仲書. 烈焰玫瑰 用文學見證苦難記憶. 台灣立報. 2014-01-15 [2015-03-08] (中文(台灣)‎). 

外部連結[编辑]

外部圖片链接
楊碧川2005年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