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鎬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楊鎬(?-1629年),明末將領,京甫風筠商丘(今河南商丘)人。萬曆年间進士。

生平[编辑]

楊鎬,商丘人。萬曆八年進士,歷任南昌、蠡二縣知縣。之後,入朝擔任御史,坐事調大理評事。之後再遷任山東參議,分守遼海道。嘗偕大帥董一元雪夜度墨山,襲擊蒙古炒花的大帳,大獲。進副使。又墾荒田一百三十餘頃,歲積粟一萬八千餘石。進官參政

萬曆二十四年(1596年),日本侵略朝鮮。萬曆二十五年春,偕副將李如梅出塞,但失去部將十人,士卒一百六十餘人。會朝鮮再用兵,命免楊鎬之罪,楊鎬被擢為右僉都御史,奉命經略援朝軍務。楊鎬還未到達,便先上奏陳述十事,請令朝鮮官民輸粟得增秩、授官、贖罪、及鄉吏奴丁免役等雜事。又以朝鮮君臣隱藏儲蓄不餉軍,請劾奏其罪。於是朝鮮當地多有怨言。

此時,倭將小西行長加藤清正等人已率軍入據南原、全州,引兵犯全羅道慶尚道,逼王京,軍勢甚銳。賴沈惟敬就擒,鄉導乃絕。而朝鮮兵燹之餘,千里蕭條,賊掠無所得,故但積粟全羅,為久留計,而來自明朝的援軍亦漸集中。

萬曆二十五年九月朔,楊鎬始抵達王京。會副將解生等屢挫倭軍,朝鮮軍亦數有功,倭乃退屯蔚山。同年十二月,楊鎬會總督邢玠、提督麻貴議進兵方略,分四萬人為三協,副將高策將中軍,李如梅將左,李芳春、解生將右,合攻蔚山。先以少兵嘗賊,賊出戰,大敗,悉奔據島山,結三柵城外以自固。鎬官遼東時,與如梅深相得。及是,遊擊陳寅連破賊二柵,第三柵垂拔矣,鎬以如梅未至,不欲寅功出其上,遽鳴金收軍。賊乃閉城不出,堅守以待援。官兵四面圍之,地泥淖,且時際窮冬,風雪裂膚,士無固志。賊日夜發砲,用藥煮彈,遇者輒死,官兵攻圍十日不能下。賊知官兵懈,詭乞降以緩之。

萬曆二十六年正月二日,小西行長的救兵驟至。楊鎬大懼,狼狽先奔,諸軍繼之。賊前襲擊,死者無算。副將吳惟忠、遊擊茅國器斷後,賊乃還,輜重多喪失。之後,楊鎬又謊報軍功、隱瞞明軍在蔚山大敗、損失士卒兩萬的訊息不報,只說百餘人傷亡。此時,楊鎬又面臨父喪,上詔奪情視事。御史汪先岸嘗劾其他罪,但有閣臣包庇之,擬旨褒美,旨久不下。

贊畫主事丁應泰聽到楊鎬戰敗,詣楊鎬咨後計。楊鎬示以張位沈一貫手書,並所擬未下旨,揚揚詡功伐。丁應泰憤,抗疏盡列敗狀,言楊鎬當罪者二十八、可羞者十,並劾位、一貫扶同作奸。萬曆帝震怒,欲行法。首輔趙志皋營救,於是罷楊鎬,令聽勘,以天津巡撫萬世德代之。已,東征事竣,給事中楊應文敘楊鎬之功,詔許復用。

萬曆三十八年,復起巡撫遼東。萬曆四十六年,後金兵破撫順,楊鎬以兵部右侍郎經略遼東,力主討伐。次年(1619年)二月,楊鎬以十萬餘人分四路出師出擊後金,四路軍為山海關總兵杜松、遼東總兵李如柏開原總兵馬林遼陽總兵劉鋌,以杜松部為主力。劉綎,驍勇善戰,但與楊鎬素不和,被派往東路,孤軍深入。四路軍企圖「分進合擊」,但由於杜松輕敵,在薩爾滸(今遼寧撫順東渾河南)遇伏,全軍覆沒,繼而馬林敗逃開原,劉鋌戰死,僅李如柏全師而退[1]。薩爾滸大敗,損軍四萬餘人,開原、鐵嶺相繼失守,明廷御史楊鶴交章劾奏楊鎬,因此下獄,令兵部侍郎熊廷弼代任經略[2]崇禎二年(1629年)被處決[3]

相關影視作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1. ^ 明季北略》(卷1):“镐贪功自用,径行不听,松乃密遣人进关投揭当事,冀缓其师,而如柏侦知,令人于关外邀回,重责十棍,致松谋不行,兵受其创,见有松姪总兵杜文焕抱愤投揭可问。即此举动,已含陷松之毒矣。乃誓师时如柏佯与松洒酒拜别,曰吾以头功让汝。松磊落丈夫,慨信不疑,贾勇先登,不知如柏早已布置奸人,为松乡导,诱其暗入奸伏,盖敌素所畏者松与刘綎也。先得镐告示,悉其精锐,潜伏抚顺一路,独以当松。松果为乡导所诱,如柏先逃,望援不至,遂碎首沦没,寸骨不存,刘綎亦复血战,一时死敌。是松之死,实镐与如柏同谋计陷。坏此长城,为异日和戎之地,而乃曰三路之败,总由杜松故违节制耶。”
  2. ^ 明季北略》(卷1):“六月十五夜,大兵數萬騎乘虛直薄開原,孤城立下。十九日,以三萬圍鎮西堡,瀋鐵奔潰,上乃擢熊廷弼代楊鎬經略,廷弼請恢復開原,上賜劍,廷弼單騎就道。八月二日,廷弼受代。翌日,入遼陽,斬陣逃遊擊劉遇節等,設壇躬祭撫清開鐵死事軍民。”
  3. ^ 明史》(卷259):“大清兵乘高奮擊,林不支,遂大敗,遁去。鎬聞,急檄止如柏、綎兩軍,如柏遂不進。綎已深入三百里,至深河,大清兵擊之而不動。已,乃張松旗幟,被其衣甲,紿綎。既入營,營中大亂,綎力戰死。惟如柏軍獲全。文武將吏前後死者三百一十余人,軍士四萬五千八百餘人,亡失馬駝甲仗無算。敗書聞,京師大震。御史楊鶴疏劾之,不報。無何,開原、鐵嶺又相繼失。言官交章劾鎬,逮下詔獄,論死。崇禎二年伏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