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藩宮變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楚藩宮變,又稱楚世子逆案楚世子弒父案,是嘉靖二十四年(1545年)明朝楚國(楚藩)世子朱英燿將其父親朱顯榕謀殺的一樁逆倫命案

簡介[编辑]

据《国朝献征录》称,明朝楚國世子朱英燿为楚王朱顯榕王妃吴氏所生嫡子,娶陈氏,居于楚王府缉熙堂。朱英燿垂涎父親朱显榕的宫人方三儿姿色,让其手下亲信樊鸾、陶元儿、吴么儿、通知内使张鉴、门婆姚氏等人将方三儿诱至缉熙堂,之後與方三兒姦淫。此事被朱英燿母亲吴妃得知,告诉朱显榕。朱显榕得知此事后大怒,杖杀陶元儿、吴么儿,将方三儿幽禁于北院,樊鸾杖四十,幽禁于王府马厩。朱英燿得知此事,惧而生怨[1]

嘉靖二十三年(1544年)五月五日端午节,朱显榕与楚藩宗室在武昌墩子湖观看龙舟竞渡,朱英燿在人群中见到妓女宋幺儿,与其饮座于别亭。后吴妃父亲吴鉴生病,吴妃偕朱英燿前往探视。王府吏刘金曾获咎于朱显榕,听闻世子朱英燿出王府探视外祖父,于是提前将宋么儿安置于自宅,然后邀请朱英燿来与之淫乐。後來朱英燿将宋么儿接入王宫,安置于缉熙堂。朱显榕得知此事后,欲治罪刘金,刘金遂与徐景荣、会金等人歃血为盟,预备在翌年上元节观灯时在王府内举事[1]

嘉靖二十四年(1545年)正月十八日,朱英燿在缉熙堂中张灯设酒宴,慶祝元宵,邀请父亲前来。当时朱显榕之弟武冈王朱显槐(楚端王宫人田氏所生)未出阁,遂与楚王一同前往,被另行安排在西室,朱显榕的随从朱恩、周廷瑞等五人则被安排在雪洞饮酒吃饭。随后刘金等人将王府后宫诸所往来之门落闩上锁。酒宴过半时,朱英燿试图鸩杀其父,但朱显榕未被毒死,反而说膳食不佳,命令传唤缉熙堂的厨子王喜保来责问。

传唤之人方走出缉熙堂,朱英燿即发号炮为信号,张贵、刘金、田尧、周瘦儿等人从后屋扑出,撤去朱显榕的座位,将其簇拥而出。谢六儿用铜瓜砸朱显榕的头部,田尧、曹景昂、李林、官保、周瘦儿、曹良辅、夏腊儿等人齐力乱打,使其毙命[1]。夏廷凤等人大声呼变,朱恩等惊起,急来救护。朱显槐也闻声过来奔救,被孙保儿用杖击伤左肋。其随从彭汉扶朱显槐奔出门外,逃往贵全堂躲避,朱恩等人亦夺门而出,登上王府假山,呼号守门内官将各宫门紧闭,然后从广智门缒城而下,赴武昌巡撫府内告变。当天夜里,朱英燿将朱显榕的尸体更换衣冠,扛入正宫。王妃吴氏哭曰“哥哥喫穿不少,如何幹这等事!”[1]

翌日天明,朱显榕的尸首装殓完毕,朱英燿下令释放被囚禁的方三儿、樊鸾等人,又命令王府长史孙立,承奉张庆、王宪等人以“中风”报告朝廷。巡抚按察使得到朱恩告变后,将此事上报朝廷,朱英燿上疏奏辩,并逼崇阳王朱显休上書朝廷,奏言其清白。

通山王朱英炊再次上奏,直书朱英燿弑逆形状,明世宗遂遣太监及驸马邬景和、侍郎喻茂等人赴武昌侦讯此事。当年九月,朱英燿被押送至京师伏诛,焚尸扬灰,刘金、谢六儿、孙保儿、徐景荣等人凌迟,孙立、王宪等人弃市,崇阳王朱显休革禄十分之三,奖慰武冈王朱显槐白银五十两、彩币四表里[1]。六年後其第三子朱英㷿嗣位。

背後[编辑]

万历野获编》则称,朱英燿姦淫朱显榕宫人方三儿,惧为父所废,于是趁上元灯节时弑父,先用毒鸩,不果,遂用铜瓜击毙。但是其事端不仅于此。

朱显榕暴虐于其国,内外俱不能堪,人已离心。而朱英燿有足疾,朱显榕又爱三子朱英㷿,于是屡次对朱英燿说:「你這樣的身體,怎麼當我的繼承人?還是去出家道士,把世子之位讓給你弟弟英㷿。」,于是朱英燿愈发恨怒,决意为冒顿之事[2]。《戒庵老人漫笔》亦称“……初世子病,王遣所爱宫人侍之,世子私焉,有娠。楚王怒,遂疏世子。及妃生幼子,阴有废立之意。一日往世子堂,见其容瘁,曰:「尔如此,何能继我?不如学修炼长生,将王位奏让与弟,弟不失位,尔不失身,两便也。」世子是时已蓄弒心矣。至今年正月十七日,宴三司,饮至三鼓,欢甚,出所有宝杯等,劝三司不醉不归。次夜三鼓被弒……时闻楚王贪酷已极,人无可奈何矣。天为楚民报雠,乃假手其子,身弒子灭,天定胜人之理也。”[3]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明]焦竑 《国朝献征录》卷一·宗室一
  2. ^ [明]沈德符万历野获编》卷四·宗藩
  3. ^ [明]李诩戒庵老人漫笔》卷三·楚世子弒逆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