樗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樗蒲,或名摴蒲五木掷卢呼卢,是古中國東漢唐朝流行的擲賽遊戲

歷史[编辑]

樗蒲約東漢時由傳入中國,名稱發音與印度局戲Chaupar英语Chaupar發音類似[1],有傳說附會是老子化胡時的發明[2][3]。依東漢马融《樗蒲赋》[4]、唐李肇国史补》、《五木經》記載,樗蒲是依采行棋,將棋子全數抵達終點為勝的局戲,但不需用棋盤,而是用矢作行棋的間隔,很類似西藏雙六、南北美洲原住民的一些局戲[5][6]。除局戲外,還有玩法是不行棋、只比采數高低的采戲,以「盧」為最高采、「雉」次之[7]劉裕劉毅劉駿宇文泰都玩過此戲[8][9][10][11]。亦曾作為占卜,傳說慕容寶祈禱富貴,擲出機率只有1/32768的三次「盧」采,讓他決心復國[12][13]

樗蒲在晉朝大為流行。司馬炎與寵妃胡芳玩樗蒲發生爭執,前者不只因此被弄傷手指,還被後者訓話[14]陶侃曾責罵沉迷的部下[15]王敦在殺害周顗後,有次玩樗蒲,從棋子聯想到周家的衰敗,因此流淚[16][17]。开元天宝年间,唐玄宗好樗蒲,杨国忠因善于樗蒲而大受宠幸[18]

北宋時賭博遊戲被禁止《宋史·太宗纪》:「太宗淳化二年闰二月己丑,诏京城蒲博者,开封府捕之,犯者斩。」</ref>[19]。宋朝出現改造自樗蒲局戲的打馬,樗蒲才沉寂下去,玩法也被遺忘[20][21][22]。清彭大翼在《山堂肆考》曾考究樗蒲,以為只有「有枭、卢、雉、犊、塞」五種采名[23],已被證實有誤[24][22]

至今朝鮮半島上亦有局戲叫樗蒲(朝鮮語저포),規則與《國史補》、《五木經》所記並不同,擲具用柶戲的長斫,也沒用矢作棋位間隔,而採用17*17方格棋盤。棋盤分為九大塊,左側三區為白色,右側三區為青色,中上區為黑色,中下區為紅色,正中區為黃色,表示五行。只有棋子數相同[25]

博具[编辑]

五木的四種面。
  • 杯:作用同雙陸棋的杯。
  • 馬:每方六枚棋子,形狀扁圓可堆疊,棋子稱為
  • 木:即「五木」,五根形狀兩頭圓銳、中間平廣的木製品,皆一面塗白、一面塗黑。其中兩根在白面刻寫「雉」字、黑面刻寫「犢」或「牛」字。
  • 筹:賭博籌碼。
  • 矢:作用同西藏雙六的海貝,以細矢作棋線,通常一百二十根矢,也有的是三百六十根[26][7]

博采[编辑]

「五木」有「黑、白、雉、犢」四種花色,能產生十二種組合,各有兩個組合視為同種采,故采名十種,為「盧」、「塞」、「禿」、「雉」、「梟」、「撅」、「犢」、「塔」、「開」、「白」。

樗蒲的采也可稱作「齒」[27][4][28]。「梟」又可稱「扌梟」;「撅」又可稱「橛」;「犢」又可稱「牛」[29]

以「盧」、「雉」、「犢」、「白」此四采為「貴采」或稱「王采」;其他采為「雜采」或稱「甿采」。後又增加「進九」、「退六」這兩種采,但組合不明[26][29]

采組 采名 采數 等級 機率
黑黑黑犢犢 16 貴采 1/32
黑黑黑犢雉 11 雜采 2/32
黑黑犢犢白 禿 4 雜采 3/32
黑黑黑雉雉 14 貴采 1/32
黑黑犢雉白 梟(扌梟) 2 雜采 6/32
黑犢犢白白 梟(扌梟) 2 雜采 3/32
黑黑雉雉白 撅(橛) 3 雜采 3/32
黑犢雉白白 撅(橛) 3 雜采 6/32
犢犢白白白 犢(牛) 10 貴采 1/32
黑雉雉白白 5 雜采 3/32
犢雉白白白 12 雜采 2/32
雉雉白白白 8 貴采 1/32

博法[编辑]

  • 初始布置時,將所有細矢排成一長列,然後分為三「聚」。每「聚」的矢間留有空隙作棋位,稱為「筴」。以長列的兩端作起點、終點。
    • 聚間的空隙稱為「關」,並非棋位,共兩處。
    • 每關前一個棋位稱為「坑」,後一個棋位稱為「堑」[30][31],各有三處。
    • 所有棋子先置於起點。
  • 玩家輪流將五木放在杯搖晃擲出,依采數移動一己棋朝終點前進,行進可越過其他棋子,至空位、己棋處、或數量少於或等於己方移動棋疊的敵棋處。
    • 若至敵棋處,將該些敵棋打回起點。並再獲得一回合、與約定的籌碼。
    • 若至己棋處,可疊在該些己棋上成為棋疊,之後一同移動。
    • 擲出「雜采」時,采數大於或等於距離「關」的步數,則只能移到「關」前面的「坑」,並且需擲出「貴采」才能移開。
    • 擲出「貴采」時,棋子才能越過「關」;或在「坑」、「堑」的棋子才能移開。並再獲得一回合。
    • 擲出「退六」時,一枚棋子可打回最多五枚的敵方棋疊。
  • 以所有己棋先到達終點為勝[6][26][29][30]

文化影響[编辑]

樗蒲的玩家擲「五木」時往往喊叫希望得到機率只有1/32的“卢”、「雉」兩大采,為“呼盧喝雉”成語的由來。樗蒲在中國文化中也成為賭博的代稱[24][32]

樗蒲從東漢就被寫入文學,如马融的《樗蒲赋》。晉末刘敬叔的《异苑》記載兩則怪談。第一則是有人騎馬時遇到兩位老者在玩樗蒲便下馬觀看,中途無意間撇見馬鞭已腐,馬已成枯骨,回家時發現親屬居然都已去世[33],後來被郑缉之的《東陽記》、任昉述異記》等陸續更改,成為爛柯的典故[34][35]。第二則是鬼與人類下樗蒲[36]

樗蒲在詩詞也出現不少。

  • 曹丕《艷歌何嘗行》:「但當在王侯殿上,快獨樗蒲六博,坐對彈棋。」
  • 李白《少年行》:“呼卢百万终不惜,报仇千里如咫尺。”
  • 王建《宫词》之六十:“避暑昭阳不掷卢,井边含水喷鸦雏。内中数日无呼唤,拓得滕王蛱蝶图。”
  • 郑嵎《津阳门诗》:“上皇宽容易承事,十家三国争光辉。绕床呼卢恣樗博,张灯达昼相谩欺。相君侈拟纵骄横,日从秦虢多游嬉。”
  • 韦应物《逢杨开府》:“少事武皇帝,无赖恃恩私。身作里中横,家藏亡命儿。朝持樗蒲局,暮窃东邻姬。”
  • 和凝《宫词》:“锦褥花明满殿铺,宫娥分坐学樗蒲。欲教官马冲关过,咒愿纤纤早掷卢。”
  • 花蕊夫人《宫词》:“摴蒱冷澹学投壶,箭倚腰身约画图。尽对君王称妙手,一人来射一人输。”

其他含意[编辑]

除常用的局戲、采戲外,樗蒲此詞也有其他的含意。

參考[编辑]

  1. ^ Chupu Game
  2. ^ 劉宋·何法盛《晉中興書》:“樗蒲,老子入胡所作,外國戲耳。”
  3. ^ 太上老君歷世應化圖說》:「胡人专于肆杀,老子乃作樗蒲教胡掷之。」
  4. ^ 4.0 4.1 漢·马融《樗蒲赋》:「杯为上将,木为君副,齿为号令,马为冀距,筹为策动,矢法卒数。」
  5. ^ 大谷通順:〈中國古代游戲“樗蒲”在世界游戲上的定位〉, 新世紀文化交流與漢語教學國際學術研討會, 2000年9月1日
  6. ^ 6.0 6.1 崔樂泉. 《圖說中國古代遊藝》. 中國: 文津出版社. 2002-12-01. ISBN 9789576687037 (簡體中文). 
  7. ^ 7.0 7.1 宋·程大昌演繁露·樗蒲经略》:「五木之形,兩頭尖銳,故可轉躍,中間平廣,故可鏤采,凡一子悉為兩面,一面塗黑,畫犢,一面塗白,畫雉。投子者,五皆現黑,名曰盧,為最高之采,四黑一白,名曰雉,降盧一等,自此而降,白黑相尋,或名為梟,或名為犍。」
  8. ^ 魏書·劉裕傳》:「裕家本寒微,住在京口,恆以賣履為業。意氣楚剌,僅識文字,樗蒲傾產,為時賤薄。」
  9. ^ 太平御覽》:「劉裕於東府聚樗蒲大擲,一判應至數百萬,餘人并黑櫝,惟裕及劉毅在后。毅次擲得雉,大喜,褰衣繞床,叫謂同座曰:『非不能盧,不事此耳。』裕因挼五木久之,曰:『老兄試為卿答。』即成盧焉。毅意殊不快,然素黑,其面如鐵色焉。」
  10. ^ 南梁·蕭繹《金樓子》:「顏師伯要幸,貴臣莫二,而多納貨賄,家累千金。宋世祖常與師伯樗蒱,籌將決,世祖先擲得雉,喜謂必勝。師伯後擲得盧,帝失色。師伯擲遽斂手佯曰:『幾作盧爾。』是日師伯一輸百金。」
  11. ^ 北史》:「周文帝曾在同州,與羣公宴集,出錦罽及雜綾絹數千段,令諸將摴蒲取之。物盡,周文又解所服金帶,令諸人徧擲,曰:『先得盧者即與之。』」
  12. ^ 太平御覽》:「慕容寶,初在長安,與韓黃、李根等因燕樗蒱,危坐整容,誓之曰:『世云摴蒱有神,豈虛言哉?若富貴可期,頻得三盧!』於是三擲三盧。」
  13. ^ 郭雙林、蕭梅花. 《中國賭博史》. 台灣: 文津出版社. 1996. ISBN 9789576683688 (正體中文). 
  14. ^ 晉書·后妃傳上·胡貴嬪》:「武帝喜胡貴嬪。帝嘗與之樗蒱,爭道,遂傷上指。帝怒曰:『此固將種也!』芳對曰:『北伐公孫,西距諸葛,非將種而何?』帝甚有慚色。」
  15. ^ 晋书·陶侃传》:「诸参佐或以谈戏废事者,乃命取其酒器,樗蒲之具,悉投之于江,吏将则加鞭扑,曰:『樗蒲者,牧猪奴戏耳。老庄浮华,非先王之法言,不可行也。君子当正其衣冠,摄其威仪,何有乱头养望自谓宏达邪。』」
  16. ^ 世說新語·尤悔》:「王大將軍於眾坐中曰:『諸周由來未有作三公者。』有人答曰:『唯周侯邑五馬領頭而不克。』大将军曰:『我与周,洛下相遇,一面顿尽。值世纷坛,遂至于此!』因为流涕。」
  17. ^ 鄧粲晉紀》:「王敦參軍有於敦坐樗蒲,臨當成都,馬頭被殺,因謂曰:『周家奕世令望,而位不至三公。伯仁垂作而不果,有似下官此馬。』」
  18. ^ 新唐書·杨国忠传》:「諸楊日為兼瓊譽,而言國忠善摴蒲,玄宗引見,擢金吾兵曹參軍、閑廄判官。」
  19. ^ 《宋史·薛季宣传》:「禁蒱博杂戏,而许以武事角胜负。」
  20. ^ 宋·陳振孫直斋书录解题》:「《打马格局》一卷,无名氏。《打马图式》一卷,郑寅子敬撰,用五十马。《打马赋》一卷,易安李氏撰。用二十马。以上三者,各不同。今世打马,大约与古之樗蒱相类。」
  21. ^ 宋·李清照《打马赋》:“打马爰兴,樗蒲遂废。”
  22. ^ 22.0 22.1 宋會群、苗雪蘭. 中國博奕文化史. 中國: 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2010-08-01. ISBN 9787509716854 (簡體中文). 
  23. ^ 明·彭大翼山堂肆考》:“古者乌曹氏作博:以五木为子,有枭、卢、雉、犊、塞为胜负之彩。博头有刻枭形者为最胜,卢次之,雉、犊又次之,塞为下。”
  24. ^ 24.0 24.1 史良昭. 《枰声局影: 中国博弈文化》. 中國: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1. ISBN 9787532510689 (簡體中文). 
  25. ^ 저포놀이
  26. ^ 26.0 26.1 26.2 《唐國史補》:「洛陽令崔師本,又好為古之樗蒲。其法:三分其子三百六十,限以二關,人執六馬,其骰五枚,分上為黑,下為白。黑者刻二為犢,白者刻二為雉。擲之全黑者為盧,其采十六;二雉三黑為雉,其采十四;二犢三白為犢,其采十;全白為白 ,其采八;四者貴采也。開為十二,塞為十一,塔為五,禿為四,撅為三,梟為二;六者雜采也。貴採得連擲,得打馬,得過關,餘采則否。新加進九退六兩采。」
  27. ^ 宋·葛立方韻語陽秋》:「樗蒲用博齒五枚,如銀杏狀,各上黑下白,內取二黑刻為犢,其背刻為雉。」
  28. ^ 世说新语·忿狷》:「桓宣武与袁彦道摴蒱。袁彦道齿不合,遂厉色掷去五木。温太真云:见袁生迁怒,知颜子为贵。」
  29. ^ 29.0 29.1 29.2 《五木經》《夷門廣牘》本
  30. ^ 30.0 30.1 《樗蒲经》:「凡近关及后一子,谓之堑。近关及前一子,谓之坑。落坑堑非贵釆不出。凡一马打一马,如遇退六踏马,则一马可踏五马。」
  31. ^ 唐·鄭谷《永日有懷》:「能消永日是樗蒲,坑塹由來似宦途。」
  32. ^ 成戎、叶辛. 《中国成语典故考释》. 中國: 山西经济出版社. 1997-08-01. ISBN 9787806360422 (簡體中文). 
  33. ^ 劉宋·刘敬叔异苑》:“昔有人乘马山行,遥岫里有二老翁,相对樗蒲。遂下马,以策拄地而观之。自谓俄顷,视其马鞭,漼然已烂,顾瞻其马,鞍骸骨朽,既而至家,无复亲属,一恸而绝。”
  34. ^ 北魏·郦道元水经注》引郑缉之《東陽記》:「信安縣有懸室坂,晉中朝時,有民王質,伐木至石室中,見童子四人彈琴而歌,質因留,倚柯聽之。童子以一物如棗核與質,質含之便不復饑。俄頃,童子曰:其歸。承聲而去,斧柯漼然爛盡。既歸,質去家已數十年,親情凋落。」
  35. ^ 南梁·任昉述異記》「信安郡石室山,晉時王質伐木,至見童子數人,棋而歌,質因聽之。童子以一物與質,如棗核,質含之不覺饑。俄頃,童子謂曰:『何不去?』,質起,視斧柯爛盡,既歸,無復時人。」
  36. ^ 劉宋·刘敬叔异苑》:「元嘉中,颖川宋寂,昼忽见一足鬼长三尺,遂为寂驱使。欲与邻人樗蒲,而无五木。鬼乃取刀斫庭中杨枝,于户间作之。即烧灼,黑白虽分明,但朴耳。」
  37. ^ 清·錢以塏《罗浮外史·五木經·跋》:「古之言樗蒲者凡八,爲經、爲采名、爲象戲格、爲廣象戲格、爲樗蒲格總是經、爲八部,今鄭夾襟之志藝術悉載焉。」
  38. ^ 和漢三才図会 巻第十六・十七 摴蒱・木偶
  39. ^ 太平御覽》引《博物誌》:“或云胡人亦為樗蒲卜。”
  40. ^ 《梵網戒本疏日珠鈔》:「樗蒲形貌者,有五掘木子,各長四寸,上各有刻,一有四刻、二有三刻、三有二刻、四有一刻、五者無刻,用以擲卜。若擲得多刻者,吉卦;若得一刻及無刻者,惡卦。木既有五,還有五名;一名野,有六剋;二名盧,有四剋;三名艮,有二剋;四名銀,有一剋;五名白,無剋。是名樗蒲,此之博戲佛並制之。」
  41. ^ 宋·程大昌演繁露》:「今世蜀地织绫,其文有两尾尖削而中间宽广者,既不象花,亦非禽兽,乃遂名为樗蒲。岂古制流于机织,至此尚存也耶!」
  42. ^ 宋·郑樵通志·草木略》:「樗似椿,北人呼小椿,江东人呼虎目。叶脱处有痕,为樗蒲子,又如眼,故有其名。」
  43. ^ 明·李时珍本草纲目》:「背骨名海螵蛸,形似樗蒲子而长,两头尖,色白,脆如通草。」
  44. ^ 清·姚鼐《登泰山记》:「戊申晦,五鼓,与子颍坐日观亭,待日出。大风扬积雪击面,亭东自足下皆云漫。稍见云中白若摴蒱数十立者,山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