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檀君朝鮮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朝鮮歷史
朝鲜历史系列條目
史前
時代
舊石器時代
新石器時代
栉文土器时代
青铜器時代
无文土器时代
神话时代
桓国倍达国
檀君朝鮮
古朝鮮 辰国 箕子朝鮮
卫满朝鮮
前三國
時代
三韩




耽羅



三国
时代
伽倻
*
百济

新罗

  林


统一新罗时代
(南北国)




長安國


後三國
時代
新罗


东丹国
后渤海
定安国
兀惹国
兴辽国
大渤海
高麗王朝
   大為國
   武臣政权崔氏政权
   征东行省 双城 东宁
   
朝鲜王朝
大韓帝國
日佔時期
朝鲜总督府
大韩民国临时政府
朝鮮人民共和國
盟軍託管時期
駐朝鲜美國陸軍
司令部軍政廳
蘇聯民政廳
北朝鲜
人民委员会
大韩民国
(韩国)
朝鲜
民主主义
人民共和国

(朝鲜)

君主 · 首都 ·
文学史 · 教育史
电影史 · 韩医史
韩国国宝 · 朝鲜国宝

Korea Map.svg朝鲜半岛主题

檀君朝鮮(단군조선)是一个关于朝鲜族起源的神話傳說,是後世朝鲜半岛对传说中檀君所建立的国家的一种称呼。

传说源起[编辑]

这一传说首次出现于1280年代,高麗僧侣一然完成描述朝鮮三國時代高句麗新羅百濟)歷史的《三国遺事》,書中引用中國歷史著作「《魏書》」時提及檀君。但是,现存陳寿所著《三国志》中記錄曹魏的《魏志》以及記錄元魏的《魏書》兩書中都没有相关的内容。

除了将檀君神話当做本国的民族主義史觀基础的韓国北朝鮮以外,没有学者承认目前有產生年代在《三国遺事》以前且有關檀君的古書或古代記録存在。[來源請求]再者,晚近出現的《桓檀古記》、《揆園史話》等書与《三国遺事》的叙述也有差异。

传说內容[编辑]

《三国遺事》[编辑]

据《三国遗事》引用《魏书》叙述:因为桓因(桓因是佛教中帝释天的別名)的庶子桓雄对人界产生了兴趣,因而授予桓雄三个天符印,作为天上神仙的标志。桓雄与部下三千人一起在太伯山的神檀树下降临人间,在那里创立名为神市的国家,并设置了风伯、雨师、云师主管农事、疾病、刑罚、善恶等三百六十事。

根据传说,当时有同住在一个山洞中的一头虎和一头熊,求桓雄把他们变成为人,桓雄给了他们一根艾和20个蒜,并告诉它们吃完之后躲起来,百日之内不能见阳光。

虎没能照办,因此没有变成人。熊在第21日时变成了女人的样子“熊女”。可是因为没找到可作为配偶的丈夫,再次请求桓雄,桓雄变成人的身姿,二人结婚生了孩子,这孩子就是檀君王俭(或記為壇君)。

檀君在即位五十年後即位,以平壤为首都,以朝鲜为號。据说檀君以后统治了1,500年,因为周武王封商朝遗民箕子于朝鲜,檀君隐居阿斯达山中成为山神,在1,908岁时去世。

《三国遗事》原文及相關情況[编辑]

(以该书现存世最早版本“正德本”为据)如下:

《魏书》云:往二千载有坛君王俭。立都阿斯达(经云无叶山。亦云白岳。在白州地。或云在开城东。今白岳宫是)开国号朝鲜。与高同时。古记云。昔有桓因(谓帝释也)庶子桓雄。数意天下。贪求人世。父知子意。下视三危太伯可以弘益人间。乃授天符印三个。遣往理之。雄率徒三千。降於太伯山顶(即太伯今妙香山)神坛树下。谓之神市。是谓桓雄天王也。将风伯雨师云师。而主谷主命主病主刑主善恶。凡主人间三百六十余事。在世理化。时有一熊一虎。同穴而居。常祈于神雄。愿化为人。时神遗灵艾一炷。蒜二十枚曰。尔辈食之。不见日光百日。便得人形。熊虎得而食之。忌三七日。熊得女身。虎不能忌。而不得人身。熊女者无与为婚。故每於坛树下咒愿有孕。雄乃假化而婚之。孕生子。号曰坛君王俭。以唐高即位五十年庚寅(唐尧即位元年戊辰。则五十年丁巳。非庚寅也。疑其未实)都平壤城(今西京)始称朝鲜。又移都於白岳山阿斯达。又名 弓(一作方)忽山。又今弥达。御国一千五百年。周虎王即位己卯封箕子於朝鲜。坛君乃移於藏唐京。后还隐於阿斯达为山神。寿一千九百八岁。

《三国遗事》是记述新罗百济高句丽三国遗闻逸事的书。作者一然高丽中期僧人,生于1206年,卒于1289年。该书卷五卷首记有“国尊曹溪宗迦智山麟角寺住持圆镜冲熙大禅师一然撰”。據一然年表,其在1259年(55岁)被尊为大禅师,1283年(78岁)晋为国尊,1284年至1289年任麟角寺住持,故这部书當是他在79岁至84岁间撰写的。

本書有一令人注意的特點是其中主人公號坛君而非檀君

《帝王韻記》[编辑]

高麗末期的李承休所著《帝王韻記》則略有不同:桓雄的孫女飲藥后變成人類,與檀樹神結婚姻而生下了檀君。檀君即位1038年後隠退成為山神。

《帝王韻記》原文及相關情況[编辑]

该书存世最古版本是公元1360年庆州刻本(此前有1295—1296年晋州初刻本,失传),关于檀君记事原文如下:

初誰開國啓風雲,释帝之孙名檀君。

(本纪曰上帝桓因有庶子曰雄云云,谓曰下至三危太白,弘益人间欤,故雄受天符印三个,率鬼三千而降太白山顶神檀树下,是谓檀雄天王也云云。令孙女饮药成人身,与檀树神婚而生男,名檀君,据朝鲜之域为王。故尸罗高礼、南北沃沮、东北扶余、与皆檀君之寿也。理一千三十八年入阿斯达山为神,不死故也。)

并与帝高兴戍辰,经虞历夏居中宸。

帝丁八乙未,入阿斯达山为神。

(今九月山也。一名弓忽,又名三危,祠堂犹在。)

享国一千三十八,无奈变化传桓因。

却后一百六十四,仁人聊复开君臣。

(一作:尔后一百六十四,虽有父子无君臣)。

《帝王韵记》是用白话诗形式写成的一本简明通史,上卷写中国史,下卷写朝鲜史。作者李承休,高丽文臣,生于1234年,逝于1300年。该书前附有“进呈引表”,记载缮进日期为“至元二十四年三月”,即公元1287年,因而成书几与《三国遗事》同时。

《檀君古记》[编辑]

据文献记载,朝鲜历史曾有《檀君古记》一书(《李朝实录·世宗实录·地理志》录有其名),疑即为上二书提及的“古记”、“本记”,但此书早已亡佚,内容和成书年代不得而知。

晚近的相關文獻內容[编辑]

《揆園史話》[编辑]

揆园史话》是一部有关古代朝鲜的书籍,成书时间有争议,在1925年出版的《檀典要义》中首次提及并引用。一般認為《桓檀古記》即據其寫成。[原創研究?]

《桓檀古記》[编辑]

桓檀古記》是内容有很大差異的幾卷文書的合集,成書于20世紀日韩合并之后。其中關於檀君朝鮮的內容主要有:

  • 《三聖記》上編:到桓雄為止的故事與《三国遺事》同。神人王儉(非桓雄之子)于檀木之岡降臨人間,以阿斯達為都,以朝鮮為号。檀君即王险,娶河伯之女為妻。朝鮮之後以大扶餘為号。傳47代,共計2096年。
  • 《三聖記》下編:桓雄為安巴堅之庶子。桓雄即檀君王王险。後自子居佛理傳18代至居弗檀止。
  • 《檀君世紀》:記錄自桓因之子檀君王险至第47代古列加的史書。
  • 《太白逸史·三韓管境本紀》:神人王险(非桓雄之子)所治國国為三韓之一的辰韓。桓雄于阿斯達立国,以朝鮮為号。神人王险以熊伯多馬韓、以蚩尤男蚩尤之後)治番韓

檀君朝鮮君主列表即根据《桓檀古记》中记载。

王險相關[编辑]

王險城”為平壤古名(首見于《史記·朝鮮列傳》,本為地名。12世紀成書的高麗正史《三国史記·高句麗本紀第五·東川王》中王險作為人名首次出現,書中王險是指以前住在平壤的仙人的名字,沒有提及與檀君的聯繫。

對檀君朝鮮神話真偽的看法[编辑]

高丽以降,史家对檀君故事向来有信疑两派。疑者认为檀君故事纯系神话传说,不可视为信史,更不可写入正史。其理由是:

  • 故事本身荒诞不经,毫无事实根据。
  • 故事中“桓因帝释”(漢傳佛教用語中桓因是“释提桓因之略,帝释天也”,而且释提桓因可 “略称释帝与帝释”,可以肯定,桓因即帝释这种观念出自佛教思想)源自佛典《法华经》,故事来自《观佛三昧海经》、《华严经》等佛经中屡屡出现的“牛头旃檀”,还出现“天王”、“符印”等宗教用语。可见它是僧人创作,由一然形诸于笔。據《三国史记·高句丽本纪·小兽林王本纪》:372年、“前秦苻坚遣使及浮屠顺道送佛像、经文”,374年、“僧阿道来”,375年、小兽林王“始创肖门寺,以置顺道。又创伊佛兰寺,以置阿道。此海东佛法之始”。因而一般認為朝鲜半岛有佛教始于372年,因而这则神话不可能出现于公元4世纪以前。
  • 故事中相關民俗產生于相當晚時期,與所稱年代不合,如:桓雄为桓因的“庶子”,則这则神话的形成當在朝鲜半岛的居民已经习惯于嫡庶之别、也即一夫一妻多妾的婚制盛行以后。而高句丽早期的婚俗还是“其俗作婚姻,言语已定,女家作小屋于大屋后,名婿屋,婿暮至女家户外,自名跪拜,乞得就女宿,如是者再三,女父母乃听使就小屋中宿,傍顿钱帛,至生子已长大,乃将妇归家。”(《三国志·卷三十·魏书·东夷传》)。尚未出现聘娶婚,显然不能盛行一夫一妻多妾的婚姻制度。因此,此则神话的形成不会早于高句丽的建国。其次,按此则神话的记载,檀君王俭是天神庶子桓雄的儿子,也就是天孙。把统治者称为天孙,这种观念在朝鲜半岛的起源也相当晚,据现有的记载,也仅在高句丽与渤海两族中可以发现。从这个角度说,这则神话的形成也不会早于高句丽建国。
  • 三国遗事》属私家著述,记载传闻稗说,无史料依据。比它早成书150年的官修正史《三国史记》不记檀君,徐竞使高丽后于1224年著《高丽图经》,虽设“建国”专条但不记檀君。查一然所称《魏书》,无檀君记载。
  • 朝鮮王朝安鼎福之《東史綱目》,還認為檀君之說是「誕妄不足辯」[1]

信者认为:

  • 一然书有所本,为述而不作。有资料说他“言无戏谑,性无缘饰,以真性遇物”,又说他“年及耄期,聪明不少衰”。因此他的写作态度是严肃的,坛君故事不似杜撰。查今《魏书》不记檀君,说明一然所据者非《魏书》、《魏志》,可能是另一著作。
  • 某些情节荒诞不经,正好说明它传自古代,保存有原始社会的生活痕迹,反映了古代人的思维,有一定真实性,具有社会、历史和文化意义。

檀君神話之演變[编辑]

古代[编辑]

高丽建国于918年,金富轼修成《三国史记》是1145年,一然撰《三国遗事》在1284—1289年间。在金富轼和一然之间,高麗史上最重大的事情莫過於高麗淪為蒙古和元朝的附庸:

蒙古铁木真1206年建国称汗,1218年以围歼契丹为由攻入高丽,高丽对蒙古称臣奉贡。自1231至1259年间,蒙古大军先后6次侵袭高丽,彻底征服之,高丽遂成蒙古附庸。当时,蒙古派员入高丽监国,高丽王室被迫与蒙古联姻,世子入质大都。一然和尚作《三国遗事》时在位的忠烈王就有蒙古血统,他先后14次入元大都朝拜。高丽每年均须向元(蒙古于1271年改国号为元)进贡大批金银童女。1274和1281年元军两次征讨日本,高丽被迫充当前沿阵地并提供大批船舰物资。高丽人民不克重负,纷纷逃亡。高丽所受外族压迫之酷前所未有,遂产生空前反抗精神和民族意识。在此背景下利用撰述稗史演绎檀君,借宣扬民族始祖激扬民族精神,表示对蒙元压迫之反抗。這有可能是爲什麽早150年的金富轼作 《三国史记》不记檀君,而后出一然《三国遗事》有之。此為檀君神話的初興。

高丽末朝鲜初,中国处于元明相交之季。高丽统治集团內有事元还是事明之爭。高丽王室与蒙元有传统姻亲关系,其地位之维持有赖于元朝支持。而以李成桂为首的权臣集团主张反元事明。政争引起政变,李成桂在率军征明时发动“威化岛回軍”,夺国建立李朝。因李朝以“朝鮮”為國號,为了证明自己的合法性和正统性,极力推崇檀君,称之为“东方始受命之主”。李朝世宗时在平壤建檀君祠崇灵殿,宣称李氏王族在血缘上是檀君子孙,在事业上是檀君王权继承人。將朝鲜政权说成是得之于国父族祖,將政变上台的真象用受命于天的光环掩饰起来。

200年后历史重演,中国明清王朝更迭,朝鲜又有事明事清的政争。在此场权力斗争中,对清政权怀有好感的昭显世子被其父仁祖毒杀,数大臣被戮。当明朝崩溃,清朝定鼎中原以后,朝鲜王室权臣恋明情结依然如故,这便造成了政治上和情感上的极大困惑。在这种背景下,有《揆园史话》一书问世。该书主张抛弃事大主义、恢复桓仁、桓熊、檀君以来东夷传统文化。这种主张正好为陷入困境的朝鲜政界和思想界提供解脱之途,于是兴起檀君崇拜潮。

但是这次檀君热未能维持长久,因为清朝统治者在北京站稳脚跟以后对朝鲜的要求除明确传统的宗藩关系外并无苛求。相反,因为朝鲜臣服于清(1636年)是在清入关(1644年)以前,可称为是“從龙入关”者,因此较之汉人更得信任。清初数代君主们治下中国社會很快得到恢復和發展,這使朝鲜君臣迅速改变对清态度,事大慕华很快成为士大夫阶级主流思想。因此,自李朝仁宗以后檀君崇拜消退,取而代之的是箕子崇拜。傳說中箕子是殷商贵族,周武王克殷,他率众流亡朝鲜,武王以朝鲜封之,箕子教化其民以礼仪和田蚕织作。朝鲜时代事大主义和儒學盛行,因而人们当时并不认为崇拜来自中国並且被視為“仁人”的箕子有什么不好,相反,却以得箕子教化为荣。这样,作为民族和国家象征的檀君地位為箕子所取代,人们不再提及“东方始受命之主”。

近代[编辑]

近代史开始,西势东渐,朝鲜屡遭侵扰。日本维新崛起,对外侵略,朝鲜首被其难。中国在鸦片战争后衰败不能自保,与日本在朝鲜对抗20年,终于在甲午戰爭中失败,被迫退出朝鲜。中朝宗藩关系结束,朝鲜为日本控制。尔后日俄角逐10年,最后火并,日本获胜后独霸朝鲜,朝鲜逐漸走向亡国。在这一历史剧变中,朝鲜事大慕华思想因中国的衰败而式微(箕子崇拜也隨之衰敗),民族生存危机的加深促使朝鮮图强自保。于是,上世纪末本世纪初朝鲜兴起爱国启蒙运动,檀君作为民族自立自强的旗帜,再次被尊为建国族祖,成为民族精神象征。在接踵而至的国难中,“檀君子孙”成为动员民众展开救国斗争的有力口号,研究、宣传和崇拜檀君成为爱族爱国的具体行动。这样,檀君开始走出政堂和书斋,步入社会基层,接近普通民众。1906年,大韩帝国决定以檀君纪年取代帝王年号(1895年《马关条约》签订后中国被迫放弃对朝宗主权,朝鲜高宗国王于1897年自上尊号称帝,改国号为“大韩帝国”以示独立,但实际已为日本控制。1905年日本迫使朝鲜与之签订 《乙巳条约》,朝鲜降为日本附属。更改纪年实为一种抗争行动),尔后各种独立运动文件多署以“檀纪某年”,如1919年“三一运动”的许多文告便记为“檀纪四二五二年(传说檀君立国在中国尧帝即位50年戊辰,按中國舊時說法这一年相当于公元前2333年。以该年为纪元,1919年则为檀纪4252年)。农历十月初三是传说中檀君降世和建国日,古有“开天节”之说。日治时期,为表示民族不死、民族精神不死,每年这一天朝鲜民众都举行纪念活动。大韩民国上海临时政府成立以后,正式将这一天定为国庆日,檀君纪年再次被定为公式纪年。在檀君旗帜下,人们宣传朝鲜5000年历史,宣传单一民族和单一血统,用以团结全民族进行反日复国斗争。随着檀君民族主义兴起,檀君走上宗教祭坛。1909年,以檀君为至尊的大倧教形成,该教尊檀君祖桓因为造化神,尊檀君父桓雄为教化神,尊檀君桓俭为治化神,三神一体,共称天帝。至今,大倧教在韩国仍颇流行,信徒总数约有20万。现任教主是历史学家、前文部长官、金泳三总统恩师安浩湘

現代(二戰之後)[编辑]

韓國[编辑]

在南方,檀君秉着反日复国斗争之余烈,一度受到高度尊崇。檀君民族主义者李始、李范、安浩湘、郑仁甫等人先后在李承晚政权中出任要职。在他们主持下,檀君纪年重新确立为正式纪年,“开天节”定为国庆日。在安浩湘任文部长官时,檀君主义的“弘人间”、“一民主义”被确立为国家教育指导原则。但是,不久后檀君民族主义遭到强有的反对。因为,第一,“一民主义”引伸出民主和均富,这对热心独裁和谋私的李承晚集团是个威胁。第二,檀君民族主义强调民族至上,这使留在李政权中的大批有附日经历的政客如刺在身。第三,对于接受西方教育、具有西方价值观的知识界、军界新锐來说檀君不受欢迎,他们视西方为样板,认为“民族的”就是“落后的”,均应送进历史博物。这样,在反檀君势力的联合进攻下,檀君主义者纷纷被排挤出局,檀君的地位经历了个弧形后冷落了。1961年朴正熙少壮军人集团政变上台后,檀君纪年自1962年1月1日起被废除,把檀君说成是民族始祖的中小学教材被冠以“不科学”废止改写。直到1979年檀君在韩国的冷落处境才得以改观,因为这年韩国史学界爆发了一场空前规模的“国史论争”。这场大论战的背景是,韩国令世界瞩目的经济成就使韩国人获得近代史开始以来从未有过的扬眉吐气,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空前高涨。推崇西方价值观的少壮集团和坚守信史原则的传统文人结成的檀君否定阵线开始受到新兴民族主义挑战。后者以批判“日本殖民史观”为名对“檀君否定说”大加讨伐(日本统治朝鲜时期日本总督府曾组织编写一部长达35卷的《朝鲜历史》,该书称檀君故事为神话而非史实,否定实有檀君其人),主张檀君为史实,应写入正史和教科书,矛头直指官方国史编纂委员会。国史编纂委员会的史学泰斗们虽然进行了学术性争辩和反驳,但他们的信史原则在政治面前显得苍白无力。斗争结果是挑战者占了上风,此后教科书和官修正史开始以檀君为开篇之谈,明确断定“古朝鲜为檀君王俭建立”,并详注依据。

北京大学东北亚研究所所长、世界史研究所所长、原北大历史系副系主任,历史学家宋成有教授曾介绍,“韩国历史学家强调国史,认为韩国的历史有5000多年,可以追溯到古朝鲜的建国神话。”神话中,天神桓雄从天上下凡到太白山山顶的神坛树下,创立了一个神祇世界。而他与熊女所生的儿子檀君,则在人间创建了古朝鲜,成了朝鲜的始祖王。1910年日本入侵朝鲜半岛后,韩国一些历史学家流亡来到中国,为反抗侵略,唤起民族主义,这些历史学家从历史中汲取力量,强调韩国的独立性,后来演变为韩国史学界中的民族史学流派。 1948年大韩民国成立后,民族史学成为韩国讲坛史学的三大流派之一。而被称为在野史学的非学者民间人士,喜欢将神话故事、民间传说和评书演义与真实的历史混为一谈,在社会上也有较大的鼓动力量。 [2]

北朝鮮[编辑]

南北分裂之初,在北方,由于檀君民族主义强调全民族“一个血统、一命运”的“一民主义”,视民族重于阶级,与北方主流意识形态不合,因此被批判。一度被视为统战对象的檀君民族主义者安在鸿、赵素昂、赵琬九等先后在政坛消失。而韓國發生“国史论争”時,朝鲜对此持否定态度。1979年至1982年间朝鲜出版33卷本《朝鲜全史》,其第二卷谈及檀君时仍称之为“幻想中的神人”。针对韩国 “国史论争”,它说:“檀君和檀君朝鲜正在被封建史学家和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史学者夸张为实存人物和古代国家”,“他们编造檀君是古代朝鲜统治者的说法,目的是使其阶级压迫合法化”。1987年3月,朝鲜历史学家姜仁淑在《历史研究》上发表题为《檀君神话的形成》文章,此后又在该杂志1987年4期、1988年3期和4期、1990 年1期先后发表数篇论文,对檀君及其父祖神话进行新的解释,但总体来说尚未突破“神话说”。但1993年9月7日姜女士在朝鲜政府机关报《民主朝鲜》发表长文,开始放弃“神话说”,主张“檀君实有其人,其墓在平壤”。据后来公布的消息得知此时期朝鲜正在挖掘传说中的檀君墓。1993年9月28日,朝鲜媒体报导说已发现檀君遗骨。10月2日正式发表《檀君陵挖掘报告》,宣布“古朝鲜始祖檀君遗骨在平壤近郊墓穴中出土”,“传统认为神话人物的檀君实有其人”。报告称,檀君墓位于平壤市江东郡西北大傅山东南坡,成书于 1530年的《新增东国舆地胜览》记载檀君葬于此。经挖掘,发现墓中有男女遗骨86块,经组合,得知男子为身高170厘米的伟丈夫。用“常磁性共鸣法”数十次测定后认定是5011年前之遗物,遂断定为檀君骨骸。这一考古发现被认为对主体民族史研究具有非常意义。于是,开始组建超常规格的“檀君陵重建委员会”,着手建新陵。同时举行大规模“檀君与古朝鲜”学术会议,考古工作者和各界学者一致肯定“檀君实在说”,并宣布平壤为人类发祥地之一。1994年10月新建檀君陵竣工。从此朝鲜史学界皆称檀君已是历史实存人物,其被证实是主体史学令人骄傲的新成果,表示将重构朝鲜史学新体系。

檀君神話與主体史学[编辑]

自50年代提出主體史學这一命题以来,朝鲜史学家们开始以新的观点分析和解释历史文献,在许多问题上得出与传统观点完全不同的结论。为了使这些成果固定下来,自1975年12月始着手编写主体史学著作《朝鲜全史》。80年代初以后半岛内外环境发生重大变化,1986年朝鲜提出“朝鲜民族第一主义”。1989年苏东剧变后进一步强调“高度发扬民族第一精神”。据此反观1982年出齐的33 卷本《朝鲜全史》,認為有些地方已落后于形势。如:

  • 在内外复杂形势下对民众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时,宣传5000年悠久历史,灿烂古代文化乃重要内容。但《全史》在否定箕子朝鲜以后,卫满朝鲜以降迄今只有2000年。只有肯定檀君为史实才副其悠久。此外,传统史学承认箕子“设禁八条”教化民众,主体史学否定箕子东来以后,只有肯定传说中桓雄下凡时帝释之 “弘益人间”的教导,方能在本土找到政治理念的最初源头。
  • 传统的朝鲜历史承续表为古朝鲜(包括檀君朝鲜、箕子朝鲜、卫满朝鲜)——三国时代——统一新罗——高丽——朝鲜。以主体史学观之,此表重大缺陷一为有背主体,二是偏重南方。因此,1993年12月提出史学新体系,即古朝鲜(檀君朝鲜、卫满朝鲜)——高句丽——渤海——高丽——朝鲜。在新的史学体系中,箕子朝鲜被否定其存在,三国时代唯以高句丽为正统(其故土在北方,都平壤),新罗、百济降为割据,统一新罗因有背主体(事唐)失去其历史地位,渤海国虽不在半岛,但被认为是高句丽遗民所建国家,故可承续正统。

在这个新体系中,檀君占有龙头地位。据此史学新谱系,1993年5月和1994年1月先后修复高句丽东明王陵(位于平壤力浦区)和高丽太祖王陵(位于开城松岳山)。汉城是朝鲜最后一个封建王朝的都城,传统上被视为国家政治、文化中心。檀君陵挖掘后《劳动新闻》于这年10月4日发表社论称:“檀君陵在平壤发现,说明平壤是朝鲜民族发祥地,是朝鲜民族国家形成和发展的中心。”韩国学界对新近兴起的“檀君热”反应不一。有人认为此非学术,有人认为檀君墓为北朝鲜伪造,目的是为了强调北方的正统性。但也有人认为:“在开放时代,外国文物思潮汹涌而至,我民族文化及其正统性受到冲击。在这种情况下,最重要的是要把民族正统性和基础定位于檀君……檀君有无其人倒在其次,首要的是树立主体。”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参见[编辑]

朝鮮半島朝代
傳疑/神話時代:桓國 | 倍達國(神市國) | 檀君朝鮮 | 辰国
信史時代:箕子朝鲜 | 卫满朝鲜 | 馬韓 | 辰韓 | 弁韓 | 漢四郡 | 高句丽 | 新罗 | 百济
中世至近代:後百濟 | 泰封 | 高麗 | 李氏朝鲜 – 大韓帝國) | 朝鮮日佔時期 / 大韩民国临时政府
二戰後至今:朝鲜人民共和国 | 蘇聯民政廳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 美軍政廳 大韩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