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欧几里得定理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欧几里得定理数论中的基本定理,定理指出素数的个數是无限的。该定理有许多著名的证明。

欧几里得的证明[编辑]

欧几里得在他的著作《几何原本》(第九卷的定理20)[1]提出了证明,大意如下[2]

对任何有限素数的集合。在这裡将会证明最少存在一个集合中沒有的额外素数。令。那么是素数或者不是,二者必居其一:

  • 如果是素数,那么至少有一个素数因子不在有限素数集
  • 如果不是素数,那么存在一个素数因子整除,如果在我们的有限素数集中,必然整除(既然是素数有限集中所有素数的积);但是,已知整除(),如果同时整除必然整除之差[3] —— 。但是没有素数能整除,即有整除就不存在整除。因此不在有限集中。

这证明了:对于任何一个有限素数集,总存在一个素数不在其中。所以素数一定是无限的。

很多时候有人会错误地指出欧几里得是用了反证法,他们假设证明起初考虑的是所有自然数的集合,或是集合內含有个最小的素数,而不是任何任意的素数集合[4]。欧几里得证明用的不是反证法,而是证明了一個有限集合中沒有任何拥有特殊性质的元素。当中并沒有反论的部分,但集合中的任何元素都不可以整除1。

文献中存在数个版本的欧几里得证明,包括以下的:

正整数的階乘可被的所有整数整除,这是由於它是这些数全部的乘积。因此并不能被(包括)的任何自然数所整除(所得的余数皆为)。因此有兩个可能性:是素数,或者能被大于所整除。在任一个案中,对所有正整数而言都存在最小一个比大的素数。所以结论就是共有无限个素数[5]

欧拉的证明[编辑]

另一个由瑞士数学家莱昂哈德·欧拉提出的证明,则使用了算术基本定理:每一个自然数都有一组独一无二的素因子排列。设为所有自然数的集合,欧拉写下了:

第一条等式是由乘积中每一项的等比数列公式所得。而第二个等式则是用于黎曼ζ函数欧拉乘积。为了证实此点,可把乘积分配进和裡面:

在这个结果中,每一个素数积都出现了正好一次,因此由算术基本定理可得这个和等于所有自然数的和。

右边的和是发散的調和级数。因此左边的和也是发散的。由于乘积內每一个项都是有限的,所以其项数必须为无限;因此得出共有无限个素数。

埃尔德什的证明[编辑]

埃尔德什·帕尔的第三种证明也是靠算术基本定理的。首先注意每一个自然数都能被写成独一无二的

其中平方数,或任何平方数的倍数(设为能整除的最大平方数,并使)。此時假设素数的数量为有限,且其数量为。由於每个素数只有一个非平方数的因子,所以根据算术基本定理,得出共有非平方数个。(見組合#在集合中取出k項元素

現在把一个正整数固定,并考虑1與之间的自然数。 这些数每一个都能被写成,其中为非平方数,为平方数,例如:

集合中共有个不同的数。每一个都是由非方數和比小的平方数组成。这样的平方数共有(見高斯符号的取底符号)。然后把这些小於的平方數乘积与其余所有的非平方数相乘。这样得出的数一共有个,各不相同,因此它们包括了所有我们集合裡的数,甚至更多。因此,

由于此不等式对足够大的並不成立,因此必须存在無限个素数。

弗斯滕伯格的证明[编辑]

哈里·弗斯滕伯格英语Hillel Frusternberg于1950年代提出了一个使用点集拓扑学的证明。(見弗斯滕伯格对素数无限性的证明英语Furstenberg's proof of the infinitude of primes

一些近期的证明[编辑]

皮纳西科[编辑]

胡安·帕布洛·皮纳西科(Juan Pablo Pinasco)写下了以下的证明[6]

为最小的个素数。然后根据容斥原理可得,少於或等如又同時能被那些素数中其中一个整除的正整数的个数为

把全式除以,并且让,得

上式可被改写为

若除了以外不存在其他素数的话,则式(1)与 相等,而式(2)则等于,但很明顯地式(3)并不等于。因此除了以外必须要存在其他素数。

[编辑]

俊浩·彼得·黃(Junho Peter Whang)于2010年发表了使用反证法的证明[7]。设为任何正整数,为素数。根据勒让德定理,则可得:

其中

但若只存在有限个素数,則

(上式分子呈单指數增長,但斯特灵公式指出分母的增长速度比分子快),这样就违反了每一个的分子要比分母大的这一点。

塞达克[编辑]

菲利浦·塞达克(Filip Saidak)给出了以下的证明,当中沒有用到归谬法 (而大部分欧几里得定理的证明都用了,包括欧几里得自己的证明),而同时不需要用到欧几里得引理,也就是若素数整除則也必能整除。证明如下:

由于每个自然數()最少拥有一个素因子,所以兩个相邻数字必定沒有共同因子,而乘积則比数字本身拥有更多因子。因此普洛尼克數的鏈:
1×2 = 2 {2},    2×3 = 6 {2, 3},    6×7 = 42 {2,3, 7},    42×43 = 1806 {2,3,7, 43},    1806×1807 = 3263443 {2,3,7,43, 13,139}, · · ·
提供了一组素数集合無限增长的数列。

使用π的無理性的证明[编辑]

以欧拉乘积来表示π的莱布尼茨公式可得[8]

乘积的分子为奇数的素数,而每一个分母则是最接近分子的4的倍数。

若存在的素数是有限的话,上式所展示的就是π是一个有理数,而分母是所有與素数多1或少1的4的倍数的乘积,而这点违反了π实际上是无理数的这一点。

使用信息论的证明[编辑]

亞历山大·沈(音譯,Alexander Shen)与其他人发表了利用不能壓縮性英语Incompressiblity method的证明[9]

设只存在素数()。由算术基本定理可得,任何正整数都能被写成:

其中非負自然数與素数的有限集合就足够重构任何數字。由於所有都遵守,因此可得所有\(其中代表底数為2的对数)。

由此可得的编码大小(使用大O符号):

位元

(其中prime list size为素数集合的大小)这编码比直接用二进制代表要有效得多,二进制的话需要位元。无损数据压缩的一个已被确立的结果指出,一般不可能把位元的信息压縮到少於位元。由於,所以當足够大时,以上的这个表示不成立。

因此,素数的数量必不能为有限。

参阅[编辑]

注释和参考资料[编辑]

  1. ^ James Williamson (translator and commentator), The Elements of Euclid, With Dissertations, Clarendon Press, Oxford, 1782, page 63.
  2. ^ 欧几里德主张的準确表述为:“素数比任何可以提出的量都要多”。在这个证明中,假定了最少存在三个素数,欧几里得则由此推论出必存在第四个素数。
  3. ^ 一般來说,对任何整数而言,若成立的话,则必成立。見整除性
  4. ^ Michael Hardy and Catherine Woodgold, "Prime Simplicity", Mathematical Intelligencer, volume 31, number 4, fall 2009, pages 44–52.
  5. ^ Bostock, Linda; Chandler, Suzanne; Rourke, C. Further Pure Mathematics. Nelson Thornes. 2014-11-01: 168. ISBN 9780859501033 (英语). 
  6. ^ Juan Pablo Pinasco, "New Proofs of Euclid's and Euler's theorems", American Mathematical Monthly, volume 116, number 2, February, 2009, pages 172–173.
  7. ^ Junho Peter Whang, "Another Proof of the Infinitude of the Prime Numbers", American Mathematical Monthly, volume 117, number 2, February 2010, page 181.
  8. ^ Debnath, Lokenath, The Legacy of Leonhard Euler: A Tricentennial Tribute, World Scientific: 214, 2010, ISBN 9781848165267 .
  9. ^ Shen, Alexander, Kolmogorov complexity and algorithmic randomness (PDF), AMS: 245, 2016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