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则性公理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正则公理(也叫做基础公理)是Zermelo-Fraenkel集合论公理之一。在一阶逻辑中,这个公理可叙述如下:

翻译为较容易理解的说法就是:

所有非空集合A至少有一个这样的元素x,它与A本身的交集空集。即

从这个公理可得出两个结果,其一为“不存在以自身为元素的集合”,其二为“没有无限序列an使得对于所有iai+1ai的元素”。

通过选择公理可以证明後者的逆命题也成立:如果这樣的无限序列不存在,则正则公理为真。所以在假定选择公理的情況下,两个陈述是等价的。

正则公理被认为是Zermelo-Fraenkel集合论中应用最少的公理,因为数学分支中的所有关键性结果都可用集合论中的其他公理證明得到。另外,不包含正则公理的康托的集合论,实际上假定了以自身为一个元素的集合(真类)的存在。

基本蕴涵[编辑]

不存在以自身为元素的集合[编辑]

反證,假设有一个集合A,使得A是自身的一个元素,即。这时,根据配对公理,可以构造出B = {A},B也是一个集合。由于B中只有一个元素A,根据正则公理,我们得到。但是根据我们的假定有,所以。这与正则公理相矛盾!所以不存在這樣的集合A

不存在无限递降的集合序列[编辑]

f為一定義在自然数集上的函数,且对每个nf(n+1)都是f(n)的一个元素。定义f值域 S = {f(n): n是自然数},按照函数的形式定义S是一个集合。對S应用正则公理,可知S中有一个元素f(k),其与S不相交。但按照fS的定义,f(k)和S有一个公共元素(就是f(k+1))。这是个矛盾,所以不存在这样的f

注意这个论证只有在集合(而非不可定义的类)的情況下才對f適用。继承有限集合Vω是满足正则公理的,所以如果你構造Vω的一个非平凡的超冪,那么它也會满足正则公理,但是,它會包含无限递减的元素序列。例如,假定n是非标准自然数,则有,如此類推,对于任何標準的自然数k。所以这是个無限递降的元素序列。但是这个序列在这个模型中是不可定义的,因此它并不是集合,也就沒有違反正则公理。

假定选择公理,则"无限递减的集合序列不存在"蕴涵正则公理[编辑]

设非空集合S是正则公理的一個反例;就是说S的所有元素都与S有非空交集。设gS选择函数,就是说对于S的每个非空子集sg會把s映射到s自身的一个元素。然後,在非负整数上递归的定义函数f为如下:

那么对于每个nf(n)是S的一个元素,因此它与S的交集是非空的。從而f(n+1)是良好定义的,并且是f(n)的一个元素。所以f是一個无限递降的链。这是一个矛盾,所有这样S不存在。

确使有序对 (a,b)可定义为{a,{a,b}}[编辑]

这个定义消除了有序对的Kuratowski规范定义 (a,b) = {{a},{a,b}}中的一对花括号。

良基性和超集合[编辑]

在1917年,Dmitry Mirimanoff英语Dmitry Mirimanoff引入了良基性概念:

一个集合x0是良基的,当且仅当它没有无限递降的集合序列:
· · ·

在ZFC中通过正则公理而没有无限递降∈序列。实际上,正则公理经常叫做基础公理,因为可以证明在ZFC-(没有正则公理的ZFC)中,良基性蕴涵了正规性。

在一些没有正则公理的ZFC变体中,非良基集合是可以存在的。在这种系统中工作的时候,不必然良基的集合叫做超集合。明显的,如果AA,则A是非良基超集合。

超集合的理论已经应用于计算机科学(进程代数最终语义)、语言学(情景理论英语Situation theory)和哲学(谎言者悖论)中。

較知名的反基础公理有三个:

  1. AFA(反基础公理)—由 M. Forti和F. Honsell提出;
  2. FAFA(Finsler的AFA版本)—由 P. Finsler提出;
  3. SAFA(Scott的AFA版本)—由 Dana Scott提出。

其中第一個的AFA是基于Accessible pointed graph英语Accessible pointed graph(apg),它斷言两个超集合是相等的,当且仅当它们可被同一个apg描绘。在这个框架下,可以证明那定义为Q={Q}的所谓蒯因原子,是唯一存在的。

值得强调的是,超集合理论是经典集合论的扩展而非替代者:在超集合领域内的良基集合符合经典集合论。可以在新基础正集合论(或更一般的说带有是自身的元素的全集的任何集合论)中找到的非良基种类是非常不同的。

罗素悖论和正则公理的联系[编辑]

罗素悖论实际上构造了一个真类,而根据正则公理,真类被排除在ZF集合论的公理体系之外。也就是说,正则公理并没有真正解决罗素悖论,只是限制了数学所讨论的集合(更恰当的说法是或是搜集)的范围,从而避开了罗素悖论。这是目前数学家们所找到的最好的解决办法:通过正则公理排除所有已知的矛盾。[來源請求]

參考文獻[编辑]

  • Jech, Thomas, 2003. Set Theory: The Third Millennium Edition, Revised and Expanded. Springer. ISBN 3-540-44085-2.
  • Kunen, Kenneth, 1980. Set Theory: An Introduction to Independence Proofs. Elsevier. ISBN 0-444-86839-9.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