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缓期执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简称为死缓,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特有的刑罚,属于死刑的一种。

死缓是对罪行足够死刑者,在判处死刑的同时给与兩年的缓期。期间罪犯如果没有故意犯罪,则自动减为无期徒刑;如果确有重大立功表现,则减为有期徒刑;如果故意犯罪,经查证属实,则执行死刑。

多数国家都有将死刑减为徒刑的司法程序,但都需要在判决之后按照个案情况(例如因法庭推翻原判、或者狱中表现良好)决定。死缓则是在量刑的时候就与“立即执行”的死刑区分开来。

有关法律[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规定:

第四十八条:对于应当判处死刑的犯罪分子,如果不是必须立即执行的,可以判处死刑同时宣告缓期二年执行。

第五十条第一款: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在死刑缓期执行期间,如果没有故意犯罪,二年期满以后,减为无期徒刑;如果确有重大立功表现,二年期满以后,減為十五年以上二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如果故意犯罪,查证属实的,由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执行死刑。

第五十条第二款:对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累犯以及因故意杀人、强奸、抢劫、绑架、放火、爆炸、投放危险物质或者有组织的暴力性犯罪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犯罪分子,人民法院根据犯罪情节等情况可以同时决定对其限制减刑。

第五十一条:死刑缓期执行的期间,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死刑缓期执行减为有期徒刑的刑期,从死刑缓期执行期满之日起计算。

第三百八十三条 ……犯第一款罪(指贪污罪),有第三项(“贪污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规定情形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人民法院根据犯罪情节等情况可以同时决定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中共中央政法委《关于严格规范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切实防止司法腐败的意见》规定,因职务犯罪、破坏金融管理秩序和金融诈骗犯罪、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而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犯罪分子,减为无期徒刑后,执行三年以上方可减刑,可以减为二十五年有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后,一次减刑不超过一年有期徒刑,两次减刑之间应当间隔二年以上。据此测算,即使这三类罪犯具备所有条件,实行“到点就减刑”(实践中一般不可能这样),无期徒刑罪犯经过几次减刑以后实际执行的刑期将比原来延长4年,最低不少于17年;死刑缓期执行罪犯经过几次减刑以后实际执行的刑期将比原来延长5年,最低不少于22年。

起源[编辑]

死缓的概念来源于中國律法傳統。按清律,死刑分為立決監候,二者無論判決過程、適用罪行俱有所不同。按律,大逆、大盗等極惡方會判處斬立決。立決者,案件交由刑部批覆,著即執行。其他獲死罪者,判斬監候,一律暫缓行刑。需待秋天,經過秋審或朝審後,再由皇帝勾決。遇上認為情有可原者,改判流刑徒刑[1]

毛泽东在1950年代镇压反革命运动中的批示(1951年4月30日)[2]

凡无血债或其他引起民愤的重大罪行,但有应杀之罪者,例如有些特务或间谍分子、有些教育界及经济界的反革命等,可判死刑,但缓期一年或二年执行,强迫他们劳动,以观后效。如他们在劳动中能改造,则第二步可改判无期徒刑,第三步可改判有期徒刑。……这样,主动权抓在我们手里,而后要怎样办都可以。

同年5月8日,此意见在中共中央通过的决定中被正式表达[3]。5月10日-16日第三次全国公安会议的决议中宣布:“对于没有血债,民愤不大和虽然严重地损害国家利益尚未达到最严重的程度、而又罪该处死者,应当采取‘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强迫劳动,以观后效’的政策。”

执行情况[编辑]

目前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不对外公开死刑判决或真实处决的人数。每年3月,最高人民法院仅报告死刑(包括立即执行和死缓)以及5年以上徒刑的总判决数。一些学者声称,实际判决的死刑中很大一部分是死缓[4]

國際特赦組織粗略估计,中国2005年全年死刑判决、处决人数分别在3900、1770人左右[5]。由于死缓的处决率较低,这二者之差可能有相当一部分是死缓造成的。

争议[编辑]

支持[编辑]

中国政府和一些人[谁?]认为死缓是在不废除死刑的前提下,提倡仁政,做到少杀慎杀的手段[6]

  • 和死刑立即执行相比较,提供了避免冤案错案,错杀无辜的可能。
  • 有利于保存人证,进一步调查案件。
  • 鼓励罪犯在緩刑期间立功。

批评[编辑]

另有人士[谁?],包括一些法学家则指出了死缓的下列问题:

  • 与死刑不衔接。目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认为死缓不是一种独立的刑罚,而是死刑的一种执行方式。然而由于刑法第50条的规定,死缓罪犯只要在缓刑期间不故意犯罪,即可指望至少被减刑为无期徒刑;这和死刑的定义(剥夺罪犯生命的刑罚)相差甚远[7]
  • 与其他徒刑不衔接。上述死缓期满后减为无期徒刑的做法,实际上并不比直接判处无期徒刑更重[7]
  • 加重司法腐败。死刑立即执行和死缓二者虽然都属于死刑,但对犯人来说几乎就是生与死的差别。一个罪案在什么情况下能被宽大判为死缓,在实践上存在较大的任意性;因此,死缓可能为舞弊、贿赂等司法机构的腐败行为提供了机会。[來源請求]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