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心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残心日語残心,平假名:ざんしん),是日本武道以及藝術文化中所使用的詞彙,日語漢字也可寫作残身残芯(發音相同)。字面上直接翻譯的意思是不做半套、不半途而廢的心。若更深入的體會則是(武術或藝術的)表演結束後,雖然力氣放鬆或動作已經完成,人依然保持警戒與注意力的狀態。再者,(武術或藝術的)表演完成的同時,並非就此結束,而是仍然保有餘韻,是與日本的美學相關的一種概念。

概念[编辑]

不會做隨便的事、不專注的事或著懼怕的事,反過來說也是一種「美的行為」的持續。

在有對手的場合來說的話,是指不自卑、不懼怕、不驕傲、不自滿的態度,或是對擁有對手這件事抱持感謝之意。無論是什麼樣的對手,都是抱持初次學習以鍛鍊技術向上或是從對手身上學習,不忘所謂的相互扶助的認知的心態,保持緊張感。尊重對手且為對方著想。

在生活中,忘了隨手關門或是東西亂放,又或是專門技藝的學徒忘了收拾東西、怠慢了,會用「沒有殘心」或「沒出現殘心」來形容這些狀況。

武道中的残心[编辑]

武道中的残心是:決定出招後,心身不猶豫。就算對手好像完全喪失了戰鬥力,也有可能是所謂的擬態,一旦大意的話,反而會被利用這個空隙而被反擊也是也有可能的。為了提防此類情況而導向完全勝利,就要保有殘心。

有一首短歌詠嘆這種精神:

在武道中,空手道、弓道、居合道等等,動作結束後的特定的「型」(身體姿勢),考慮與對手的距離,選擇反擊的方法,例如一拍就收刀的動作,也可稱為「殘心」。同時,在對手反擊瞬間的對應準備、更上一層的攻擊準備是準備好自己的身體姿勢與心理狀態。這是比殘心更高一級的昇華,在一個動作之前、動作中或動作結束後也維持一貫的精神狀態的實踐。

舉例而言,弓道中的殘心是射完箭之後,仍然保持身體的姿勢,眼睛專注箭矢所擊中的地方。[2]劍道中則是保持專注(意識警戒)的姿態,保持隨時能夠針對對手的攻擊或反擊做出反應的身體姿態,稱之為殘心。 沒有殘心就算是技術正確,也不能夠算是有效打擊。薙刀術的殘心規則與劍道並無差異。在劍道的比賽中,也有過得了「一本」,然後做出勝利手勢或誇張的勝利姿勢,因而被取消「一本」的情形。[3]

空手道的殘心是,以完全感知的狀態把握自己周遭的敵人,做好反擊準備的意思。柔術的殘心是,比出拳的速度更快的收拳。而在柔道中,將對手摔出後,不破壞自己的平衡,做好要「寢技」的準備[4]。在合氣道中,對已被自己摔出的對手保持警戒,以預備再次攻擊的場合來做好準備的姿態,謂之殘心。

在武術中的殘心是,不只是身體姿態的準備對應,也是心理姿態的準備,根據不同的流派,有前心通心残心等等說法[5]

藝術中的残心[编辑]

有關茶道中的残心,千利休的短歌作如下描述。

又如井伊直弼的《茶湯一会集[7]所述,客人離開時,開始大聲講話、啪一聲地關門、突然轉身開始迅速收拾等等行為是不應該的。從客人回去到看不見客人為止,就算那位客人無法看見,仍然目送對方。之後,主人一個人安靜地回到茶室泡茶,思慮、回味著與今日相同的見面不會再有第二次了。這個作法是珍重回憶的表現,也就是茶道術語「余情残心」的意思。

日本舞中的残心是,用來區分主舞結束,要表現出尚未結束的感覺。與弓道相同,到最後為止都不鬆懈,全身至指尖腳尖的神經為止,在進行「終舞」之前都還在跳舞。

相關條目[编辑]

脚注[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