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賽造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比賽造假意指在各種競技或比賽,主辦方或參賽者透過違反規則及體育精神的作為,人為操弄比賽成績或結果(如放水),欺瞞其他參與活動的人及觀眾。

球類比賽造假一般稱為假球打假球,香港稱為打假波造波粵語俚語稱比賽造假為造馬,即「制造馬王」,初現於香港賽馬活動中,其後被香港傳媒引申至應用於形容其他比賽,如各種頒獎禮或選美等。於飲食業上的解釋是指,「造菜碼」是指把食材預先處理好。例如牛肉切丁或牛肉切片的分類工作,方便廚師煮食,所以「造馬」意思便是「整定」,而預先「整定」的賽果就是造碼。


成因[编辑]

通常會有幾個理由

  • 博彩公司收買年薪低的運動員來達到賺錢目的
  • 收買裁判,達到對自己隊伍有利的裁決。
  • 不是為了金錢而是避開不想比賽的隊伍,常發生於先小組賽後淘汰賽的混和賽制,如:
    • 同國家隊伍,以包攬金銀牌。[1]
    • 強勢隊伍,如羽球為中國。[1]
    • 政治恩怨,如以色列及大部分伊斯蘭國家,儘管少數人仍願意。
  • 如果是淘汰賽,則可能藉故退賽或者場上罷賽。
  • 如果是循環賽後淘汰賽且確定淘汰賽對手順序,則以刻意輸贏給對手。舉例:如果B組第1要和A組第2比賽,B組第二要和A組第一比賽,那麼A組已知結果,但是B組領先隊伍且確定晉級但是不願意與A組第二比賽,該領先隊伍就會在最後一場故意輸給當時對手使其落在B組第二以避開A組第二。而且相互影響的兩組若不會同時比賽甚至每小組最後一輪也無法同時比賽,使其晚場的參賽者知道早場的比賽結果,也不會在小組賽結束後進行抽籤決定淘汰賽,也是循環賽經常發生有參賽者故意放水的主要原因。

但通常會有發現問題的情形,才會進一步發現比賽問題

  • 弱隊勝太多於強隊或很弱的球隊經常贏很強的球隊
  • 比賽中蓄意踢烏龍球
  • 比賽前後異常下注,如以大量金錢投注賠率高的事件,賽果也如事件一樣
  • 下注者和球隊人員有關

日本相撲[编辑]

參見大相撲造假問題

棒球[编辑]

中華職棒曾經出現過好幾次職棒簽賭案1996年中華職棒假球事件(黑鷹事件)、2008年中華職棒假球事件(黑米事件)和2009年中華職棒假球事件(黑象事件),每次都傷害中華職棒導致球迷流失。

香港賽馬[编辑]

香港曾經發生多宗賽馬舞弊案,在1980年代發生得最多, 大多為騎師受不法之徒利誘不盡全力策騎其馬匹以操控賽果, 以及騎師違反守則參與投注或提供貼士等。廉政公署曾多次大刀闊斧拘捕和檢控多名人士,包括練馬師騎師馬主及其他人士, 當中較轟動的有1983-86年之楊元龍上海幫造馬案和1995-97年之吳兆秋造馬案。涉案的練馬師或騎師通常在事後都不獲香港賽馬會續牌, 需轉往其他地方發展, 而一些涉案馬匹更暫時或永久被禁賽。

因造馬案入獄之騎師計有譚文就(1年半)、陳毓培(1年半)、黃潤生(1年半)、朴仕能(1年)、錢健明(3年半)、郭廷(半年) 及 萬成(2年半)。 摩加利及施泰浦因轉任污點証人指證主犯獲豁免起訴, 細摩並先後於法國澳門繼續策騎及從練, 曾多次奪得澳門冠軍練馬師寶座, 數年前返回澳洲昆士蘭省從練,現與兄長約翰摩亞合組馬房練馬。譚文就出獄後往澳門從事馬房工作,其後亦成為當地冠軍練馬師。錢健明獲釋後曾到歐洲策騎並勝出多場一級賽, 現於澳門任練馬師。萬成其後獲行政長官批准返回澳洲悉尼服刑,在當地獲釋後重獲發牌策騎出賽。近期則有羅理雅於2018年因參與投注及提供貼士被馬會停牌並接受廉署調查,期間因護照被扣押不能離港,須靠積蓄及向他人借錢度日達五個月之久。其後廉署因證據不足未有檢控羅,羅遂得以返回澳洲策騎。曾奪得香港冠軍騎師寶座之霍達亦曾於2002年被控於賽馬賭博中作弊,惟因證據不足被判無罪釋放。

練馬師則有艾驊思被判監1年, 但因健康理由獲准緩刑2年,須繳交罰款30萬元, 並被馬會停牌, 馬房由原副練馬師甘光達接管。另外鄭棣池、梁錫麟及陳柏鴻也被馬會停牌, 羅國洲 (已故)、李立細及呂健威接管其馬房, 現只得呂仍是練馬師, 梁錫麟及陳柏鴻事後曾轉往澳門從練。

馬主兼商人楊元龍被判監2年,但因健康理由獲准緩刑2年,須繳交罰款540萬元。商人吳兆秋起初在區域法院被定罪判監,但及後由資深大律師王正宇代表以見習騎師沒有與賽馬會簽約而不是馬會僱員及公職人員為由向終審法院上訴得直獲釋。

最近一宗舞弊案發生於2019年,廉署在11月拘捕21名丁冠豪馬房員工, 懷疑他們在賽馬賭博中作弊,丁冠豪因與案無關未有被捕,事件仍在調查中。

此外, 香港在1960年代末曾發生毒馬案,多匹馬中砒霜毒後腹瀉甚至死亡,騎師彭利來及數名馬房員工因串謀向馬匹落毒以及詐騙投注者被判入獄,事件促使馬會在1971-72年度馬季實施職業賽馬制度, 以強化對參與賽事人員和馬匹之監管。

足球[编辑]

足球經常發生假球事件,不時全球各地爆出為了博彩利益的假波醜聞,不少球員被捕及終身停賽。此外好幾場世界盃足球賽也有此嫌疑,但是目前沒有當場查獲。[2]

雖然可以「以弱勝強」、「黑馬」,但太常發生還是會有問題。

但假球事件不一定涉及金錢,如為球隊在小組賽在下輪避開特定球隊故意踢烏龍球等。

著名打假波案[编辑]

英超聯賽打假波案

英國太陽報於1994年11月爆出醜聞, 指時為利物浦足球會津巴布韋籍首席門將高巴拿 (Bruce Grobbelaar)與一名馬來西亞籍商人及另外兩名球員串謀打假波,商人利誘守門員故意在比賽中失球以操控賽果,四人其後被控以串謀於足球博彩中作弊, 但最終因證據有疑點獲判無罪釋放。

此外, 曾有不法之徒利誘電機工程師於晚間比賽舉行期間進入球場電錶房截斷電源使球賽腰斬以詐騙博彩公司, 結果所有涉案人士被判入獄。

香港足球代表隊球員打假波案

1998年6月,廉政公署與警方進行聯合反賭波行動期間,拘捕當時香港足球代表隊球員陳子江,他承認在1998年世界盃亞洲區外圍賽中,以不誠實手法導致港隊輸波[3]廉署調查發現,陳子江涉嫌串通其餘港腳包括正值當打年齡的前鋒韋君龍、門將陸嘉榮、後衛陳志強、翼鋒劉志遠等人涉及操控球賽被判入獄,並被國際足聯判罰全球終身停賽[4]

此外, 香港青年代表隊球員姚韡因於2011年11月15日在對俄羅斯國家青年隊的賽事舉行前企圖行賄隊友打假波被香港廉政公署拘捕,被判入勞教中心,並被香港足球總會重罰終身停賽。

屯門與愉園因打假波季中被罰停賽事件

2013年12月22日,屯門橫濱FC香港的第十輪賽事中,屯門球員李明於補時階段不尋常地向自己龍門頂入己隊大門,最終令屯門以 1–2 落敗。[5]隨後一日(即12月23日),香港足球總會立即發出新聞稿,宣佈會專責小組負責調查是次事件。[6]繼而於2014年1月5日,日之泉JC晨曦愉園的第十輪賽事完結後,廉政公署人員走入更衣室,帶走七名愉園職球員回廉署總部扣查,懷疑參與「打假波」。[7]一日後,足總宣佈廉政公署已經展開調查「打假波」工作。[8]

2014年1月8日,足總宣佈兩家涉案球隊屯門愉園的賽事會延期並即時生效,有效期為一個月。同時亦對涉案球員李明發出傳喚通知書,要求他必須在七個工作天內主動聯絡香港足球總會[9]

2014年1月30日,足總成立的專責委員會舉行了第二次會議,經過專責委員會分別考量兩間球會所提供的資料以及徵詢法律意見後,鑒於兩者均未能向專責委員會充分證明其具有繼續運作的能力,委員會給予兩間球會最後一次機會,要求他們必須在二月七日(星期五)或之前呈交所需資料。[10]

2014年2月11日,專責委員會經過考慮後宣佈:屯門愉園因無法提供充分證據以證明他們在管治安排及財政能力上的穩健性,無法達到一間香港足球總會甲組聯賽參賽專業球會的應有水平,決定暫停所有有關兩隊在2013–14球季的餘下賽事,但上述安排不包括兩隊的預備組或青少年組別賽事。[11]

2014年2月13日,足總再發出新聞稿作進一步解釋和澄清,有關愉園的調查,僅在於調查該球會在管治、財務狀況以及操作能力上的穩健度,專責委員會並未對非法操控賽事特別考慮,因廉政公署正在調查此事。至於屯門調查,專責委員會曾經要求該球會提供有關涉嫌非法操控賽事的資料,以便檢討球會的穩健度,原因是廉政公署未有就此事作正式調查。同時,足總亦為聯賽積分榜作出修訂指引,最終決定兩間球會在本球季所參與的賽事,成績不會計入在聯賽積分榜中,該計算方法亦同樣適用於「射手榜」上,即相關賽事的入球亦不會納入計算的範圍內,但比賽期間牽涉的紀律判罰(如黃牌、紅牌等),仍會視作有效並記錄在案。以上修訂,僅適用於本地甲組聯賽及足總盃賽事。[12]

意大利電話門事件

意大利的報章於2006年5月公開都靈檢察官的一份有關尤文图斯前总经理莫吉與意大利足總高層的電話記錄,指莫吉涉嫌操控04/05年球季多場球賽的球證人選,意圖影響比賽的賽果,被當地的檢察當局竊聽,因而爆出了轟動一時的意甲醜聞案[1]。其後當局又指另三家意甲球會也涉嫌造假,包括AC米兰佛罗伦萨以及拉齐奥。再之後也有一家球會證實造假,是為里賈納。及後意大利足總主席及副主席先後辭職,其後整個尤文图斯董事局全體成員集體請辭,主帅卡佩罗稍後亦宣佈離開球隊。意大利羅馬體育法庭於2006年世界盃期間,就有關醜聞展開審訊,結果尤文图斯被罰降下乙組及扣兩季意甲積分, AC米兰佛罗伦萨里賈納以及拉齐奥也被扣分。

奧運會作弊事件[编辑]

防治措施[编辑]

除了相關人士視情節輕重最重可至終身禁賽的懲處之外,也要做一些措施才能有效防堵:

  1. 增加賽制複雜度,如小組賽之後抽籤決定淘汰賽[13]
  2. 小組賽最後一輪同時比賽,以免有人小組賽最後一輪看到前面賽事的結果,故意輸掉這場比賽來挑對手。[14]
  3. 薪水合理化或者高報償,使其不會被人收買成為有心人士操縱比賽的機會
  4. 相關人員接受公平競爭教育
  5. 盡量使各隊願意和別隊比賽
  6. 把一些國家及地區之球隊分開於不同組別甚至不同賽區作賽[15]

參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里約奧運》關鍵賽事-羽球改革賽制 杜絕放水醜聞. [2016-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15).  引用错误:带有name属性“新制度”的<ref>标签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2. ^ 世足賽/世界盃現假球疑雲 巴西義大利都「不乾淨」?. [2016-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28). 
  3. ^ 98年假波案 6球員終身停賽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9-04-05.
  4. ^ 97年假波案4港將入獄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0-05-24.
  5. ^ 烏龍絕殺 足總徹查港甲假波疑雲 屯門補時敗給橫濱FC 即炒涉事國援. 蘋果日報. 2013年12月24日. 
  6. ^ 有關屯門 對 橫濱FC (香港)賽事的事件. 香港足球總會. 2013年12月23日 [2014-0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3-01). 
  7. ^ 愉園吞五蛋 廉署落場帶走球員. 蘋果日報. 2014年1月6日. 
  8. ^ 香港廉政公署已展開調查工作. 香港足球總會. 2014年1月6日 [2014-0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2-22). 
  9. ^ 香港廉政公署的調查. 香港足球總會. 2014年1月8日 [2014-0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1-29). 
  10. ^ 香港足球總會專責委員會. 香港足球總會. 2014年1月30日 [2014-0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2-22). 
  11.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HOC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12. ^ 有關賽事停賽之進一步資料. 香港足球總會. 2014年2月13日 [2014-0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2-22). 
  13. ^ 郑三粮. 世界羽联发布里约参赛新规定 曾两度做出调整. 羽毛球杂志. 2015-12-15 [2016-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23). 
  14. ^ 此制度由1986年世界盃始設立。在以往一些事件例如1978年阿根廷6:0勝秘魯、1982年西德1:0勝奧地利等,參與「尾場」的球隊能知道「早場」球隊的賽果,以改變戰略從中獲益,還會使用俗稱「走線」的讓賽,使自己能「選擇」對戰那些隊伍
  15. ^ 歐洲足聯已採取措施, 禁止一些國家和地區之球隊同組作賽,包括俄羅斯烏克蘭西班牙直布羅陀塞爾維亞科索沃阿美尼亞阿塞拜疆、俄羅斯與波斯尼亞, 惟這種安排在其他體育項目非常罕見。以色列因與阿拉伯國家關係欠佳, 國內之足球及篮球隊伍均參加歐洲區而非亞洲區賽事, 其國家足球隊因而曾到全球六大洲進行世界盃比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