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崇拜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毛澤東面對人民群眾的相片,來自毛主席语录紅寶書
毛主席是我們心中的紅太陽

毛澤東崇拜,又稱毛崇拜,是指對中國共產黨首任中央委員會主席毛澤東個人崇拜現象[1][2],是中國20世紀中後半葉的準宗教運動[1][3][4][5],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在毛泽东任最高领导人期间(1949年-1976年)的显著特征。毛澤東崇拜的具體實踐方式包括但不限于穿毛裝、別毛徽、讀《毛語錄》、唱红歌、跳忠字舞、“早请示晚汇报”等活動[6][7]。知名口号包括“四个伟大”、“三忠于四无限”等[7][8]

许多学者认为毛崇拜起源于“延安整風”时期,整风运动使得毛在中国共产党内的最高地位得以确立,並將毛的思想寫進黨章作為中共黨員必學的理論根本[1][9][10][11]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毛崇拜有起有落,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快速达到顶峰,并成为毛澤東用來對抗反對者的手段,最为知名的案例之一就是国家主席刘少奇遭迫害致死[1][9][12][13]。文革時期,人們的宗教活力及活動都被引導至毛澤東崇拜[14]

毛泽东死后邓小平等人主导的“拨乱反正”明确否定和反对个人崇拜,并指出了毛泽东所犯的错误,但依然确立了“毛泽东思想”以及四项基本原则[9][15][16][17][18]。此后,毛崇拜仍以商品的形式出現在消费或文化活動中[19],部分人士认为这是文革遗毒残留[20][21]。每年毛泽东的生日和忌日依然有一些地方存在官方或民間的紀念活動,而對毛的紀念目的并不相同,有因為政治原因,有不帶政治色彩研究探討,也有通过毛崇拜来表達對現實社會的不滿[12][19][22]。毛泽东的標準像依然懸掛在北京天安門城樓中心,以及印在仍在流通中的第五套人民币全套正面,而天安门广场上也设有毛泽东纪念堂

有部分观点认为中国官方在2012年习近平出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后开始效仿毛泽东时期推行习近平个人崇拜[23][24]。2016年10月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上,习近平被确立为党的领导核心[25]。2018年3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通过,删去了对国家主席的任期限制,间接性恢复了领导职务终身制,使习近平可以长期甚至终身执政[26][27]。2019年,习近平自封“人民领袖”,并被各大中共官方媒体承载[28]

历史沿革[编辑]

起源及发展[编辑]

毛泽东(左)与斯大林(右)在莫斯科举办的“斯大林71岁寿辰庆典”上(1949年12月)。

毛澤東統治的中國是個人崇拜政治文化的案例,受到蘇聯共產黨總書記史達林政治實踐的影響[29]。许多学者认为“毛泽东崇拜”起源于1942-1945年的“延安整風”时期,期间毛在中国共产党内的最高地位得以确立[1][9][10][11]。但也有学者认为毛崇拜起源于1930年代末的中共六届六中全会,或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或1950年代末[10][11]。1957年,反右运动严重破坏了中国的民主制度,被认为是延安整风的延续,知识分子、民主党派和异见人士受到巨大打击,中国大陆进入共产党一党专政时代[30][31][32][33]

1959-1961年间,大跃进人民公社运动等政策和制度性问题造成数千万人死于大饥荒,迫使毛泽东短暂退居二线,而刘少奇威望的提升对毛构成了挑战[13][34]。1963年,毛泽东发动了四清运动,被视为文化大革命的预演,毛与刘之间的分歧和矛盾升级[35][36][37]

1964年,毛澤東崇拜的熱度加劇,在廣播中不斷出現毛的名字,原播放的西方古典音樂漸漸被歌頌毛澤東領導的歌曲所取代,毛語錄再次發行;這些讚揚毛的手法可視為毛澤東當時面臨蘇聯共產黨第一書記赫魯雪夫被軍方領袖勃列日涅夫推翻的自我警惕:「赫魯雪夫下台的原因是沒做個人崇拜,所以毛澤東需要發動個人崇拜以自保,來對抗對於毛澤東想法採取反對立場的人[38]。」在1960年代的幾次國慶日遊行,在天安門廣場上立有供人敬仰的巨大毛澤東肖像[29]

文化大革命时期[编辑]

文化大革命期间,毛泽东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接见红卫兵(1966年10月)。
1968年“芒果崇拜”的宣传标语

1966年5月,文化大革命爆发,對毛澤東的個人崇拜比肩歷史先例[6]:128-130。文革初期,中國普通民众对毛泽东的崇拜达到顶点,對神化领袖的顶礼膜拜与争相效仿,成就了準宗教的领袖哲学[14]

1966年6月6日,《人民日报》及《解放军报》,同时以大号字体《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作标题,在头版头条登载了《关于文化大革命的宣传教育要点》;次日,兩報同時刊了《解放军报》社論《毛泽东思想是我们革命事业的望远镜和显微镜》,主張「毛主席是我们心中永遠不落的红太阳,毛泽东思想是我们的命根子。不论什么时候,不管什么样的『权威』 ,谁反对毛泽东思想,我们都要全党共讨之,全国共诛之」,帶有強烈個人崇拜色彩[39][40]

红卫兵运动”是鼓動青年人崇拜毛泽东的方法之一,通過宣傳的力量以實現毛泽东的個人崇拜[39]。1966年8月,从北京的“红八月”开始,毛泽东在天安门广场上连续八次接见红卫兵,期间全中国人民都要向毛泽东学习、效法毛泽东,向毛泽东表达崇拜[41]。毛泽东则利用红卫兵和造反派来对抗自身的反对者:文革期间,时任国家主席刘少奇于1969年被迫害致死,彭德怀贺龙亦被迫害致死,邓小平也遭到两次解职[42][43][44]

以毛為偶像的毛澤東崇拜是文化大革命的重要表達形式,在公共建築、公共空間、辦公室及私人空間等等到處可見毛的各種肖像,使毛成為文革的權力象徵[45]。较为特别的表型形式则包括“芒果崇拜[1][46]。文革時期,中國民眾特别崇拜共產党、毛泽东及解放军,具体反映在其言行中,如穿“红卫装”望受毛主席接见,穿军装向解放军靠拢。隨著文革的發展,部分红卫兵的过激行为激起民众反感,歷經林彪事件,中國民眾對军装崇拜逐渐降温[41]

改革开放后[编辑]

1976年毛澤東去世、文化大革命结束后,邓小平胡耀邦等人主导推动拨乱反正改革开放,明确否定和反对个人崇拜,并指出毛泽东“晚年所犯的错误”[9][15][16][17]。与此同时,邓评价毛泽东功过“七三开”,并提出“四项基本原则”、维护毛泽东思想引发争议;而此后1981年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确立了毛泽东的历史地位[18][47][48]

1990年代,毛泽东的形象逐渐出现在中國街邊販賣的商品中[49]。1990年代初,一盘名为《红太阳——毛泽东颂歌新节奏联唱》的歌曲合辑磁带以720万盘的发行量,成为中国音像出版史上销量最多的磁带[50]

2019年5月11日,網路雜誌英语Online magazine寒冬報道河南省汝州市寄料鎮張坡村西約2公里處的青龍山上有一座毛主席佛祖殿,殿前有大型毛雕像,雕像的底座上雕刻有將毛神化為佛祖的詩句,殿內供奉著稱為「宇宙天尊佛祖」的毛塑像[51]。但佛祖殿遭曝光後,5月12日就遭當地官員下令秘密拆除[52]

具體實踐[编辑]

日常行为[编辑]

一家饭店门口的毛泽东塑像

毛澤東崇拜的具體實踐有:人人着毛裝、胸前別上毛徽、隨身帶著毛語錄、房門口貼毛澤東照片及「忠」字、集體「早請示、晚汇报」(早上起床對著毛像和「忠」字唱紅歌、集體讀《毛語錄》、跳「忠」字舞等等[6])。作為文革着装时尚之一,毛裝將普通民众思想革命化、鼓吹政治忠诚和个人崇拜,对领袖和国家顶礼膜拜[41]。1968年夏天起,工人阶级中的实践形式还包括“芒果崇拜”,但该现象只持续了1年多[46][53]

1960年代及1970年代時,當社會主義及共產主義流行的時候,毛裝在西方左派知識份子變流行。早时,毛裝在西方代表了反建制的服裝,意謂著人人平等的理想烏托邦;後來毛裝在西方逐渐代表惡,如詹姆斯·邦德電影中的超級大反派亦着毛裝[54]

政治傳播[编辑]

中国街头出售的面孔可以变换的毛泽东和习近平

毛澤東崇拜的政治傳播较大地影響了中國共產黨的政策以及民眾的意识形态,共产党利用毛崇拜和大眾媒體等手段来創造忠誠,使得支持者通过认同“毛泽东个人”进而认同“中国共产党”,把一個人的命運和中國革命結合在一起[55][56]

政治傳播的主要任務是打造領導者的形象。相關的政治傳播實踐包括:國慶日及五一劳动节的游行、威權品牌打造、對於內參的控制及引導,以產生對毛澤東統治的大量吹捧。這也導致後來對“cult”一詞的中文翻譯發生轉換,將原有帶有「膜拜」意義的「個人崇拜」,置換成較具貶義的「個人迷信」[57]

毛泽东像[编辑]

毛澤東雕像

毛主席塑像遍布全国,大部分为“文革”时所建造。1967年5月,清华大学树起第一座毛主席塑像,此后塑像风刮遍全国[58]。除清华大学外,很多大学校园的主入口都有毛的全身像。城市中立有他塑像的广场多被命名为东方红广场。其诗词也经常在广场立碑。

毛主席像章是以毛肖像为主要图案的像章,最早的毛主席像章制作于1937年,是由东北抗日联军颁发银质像章。1942年延安制作出第一枚毛主席像章。此后像章一直在不停制作中,到文化大革命时形成最高潮。大串联时很多人都佩戴毛主席像章。毛主席像章的种类极多,从最简单的头像到有毛参与的历史事件甚至是他的诗词书法,粗略估算文革期间所制作的像章在80亿枚左右,数量无疑是世界徽章之最。

政治口号[编辑]

1970年12月18日,毛泽东在会见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时,认为林彪提出的“四个伟大”是讨嫌,但同时认为过去几年中国有必要搞点个人崇拜[59][60]。期间,斯诺问到那些搞个人崇拜很过分人的是不是真心诚意,毛认为分三种,一种是真的,第二种是随大流,第三种是假的[59][60][61]。斯诺还提及两位定居北京的美国人,认为他们的谈话不像毛那样坦率,毛回答:“他们有点迷信,还有一点恐惧,怕说错了话。我不怕说错话,我是无法无天,叫‘和尚打伞,无发(法)无天’,没有头发,没有天”。[61][62]

其它形式[编辑]

中国和世界上10多个国家发行过毛的纪念邮票第四套人民币100元纸币上印有毛和朱德周恩来刘少奇四位中共第一代领导人的侧面肖像,而自第五套人民币每种面值上均印有毛的正面肖像與防伪水印。

北京铁路局丰台机务段自1949年以来,先后有JF1-304DF4-0002DF4B-1893DF4D-1893HXD3B-1893共计5台机车命名为“毛泽东号”机车。目前的第六代毛泽东号机车是HXD3D-1893,于2014年12月被命名,每隔三天担当北京-长沙T1/2次列车(2016年5月15日改为北京西-长沙Z1/2次列车)的本务机车。HXD3D-1893以及在此之前的五台毛泽东号机车,全部由中车大连机车车辆(含原沙河口工场)制造。

參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霍炫吉. 毛泽东崇拜现象的透视 (PDF). 香港中文大学.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7-09) (中文). 
  2. ^ 周群、姚欣荣. 新舊毛澤東崇拜 (PDF). 《二十一世紀》. [2016-08-0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7-11-07). 
  3. ^ 禁书解读 | 余杰:从毛泽东到习近平的个人崇拜 丹尼尔·里斯(Daniel Leese)《崇拜毛:文化大革命中的言辞崇拜与仪式崇拜》. 自由亚洲电台. 2020-06-01 [2020-12-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9) (英语). 
  4. ^ 或称擬似宗教,英語:quasi-religion
  5. ^ 學術名詞編譯系列叢書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社會學名詞 第二版 2015年11月 國立編譯館
  6. ^ 6.0 6.1 6.2 邵玉銘. 此生不渝:我的台灣、美國、大陸歲月. 聯經出版. 2013-09-02: 130. ISBN 978-957-08-4241-8 (中文(臺灣)). 第四,對毛澤東個人崇拜狂,超越歷史先例。文革期問,對於毛澤東個人的崇拜,有許多具體作法。例如每個人身穿毛裝,胸前別毛徽,口袋裝小紅書。住房門口貼「忠」字和毛澤東的照片,早上起來第一件辜,就是大家集合向「忠」字和毛像唱歌,「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 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這叫早請示、晚匯報,有時還要集體讀一段《毛語錄》、跳個「忠」字舞。 
  7. ^ 7.0 7.1 李世华. 文革“再教育”札记(下):早请示,晚汇报. 《纽约时报》. 2016-05-25 [2021-04-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10) (中文). 
  8. ^ 阎长贵. “四个伟大”是谁提出来的. 人民网. 2006-08-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08) (中文). 
  9. ^ 9.0 9.1 9.2 9.3 9.4 何方. “延安整风”与个人崇拜. 当代中国研究. 2005年.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14) (中文). 
  10. ^ 10.0 10.1 10.2 董标. 毛泽东研究的核心问题——毛泽东崇拜的发生与个别意志的循环. 香港中文大学. 《二十一世纪》. 2003-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8) (中文). 
  11. ^ 11.0 11.1 11.2 李继华. 对毛泽东个人崇拜的滋生. 《炎黄春秋》.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8) (中文). 
  12. ^ 12.0 12.1 李莉. 韩德强: 毛主席就是一个神. 英国广播公司(BBC). 2013-12-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5) (中文). 
  13. ^ 13.0 13.1 高华. 从《七律·有所思》看毛泽东发动文革的运思. 香港中文大学. 《炎黄春秋》. 2004年.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8) (中文). 
  14. ^ 14.0 14.1 Siegler, Elijah. Chinese Religions. Martin Baumann & J. Gordon Melton (编). Religions of the World: A Comprehensive Encyclopedia of Beliefs and Practices, 2nd Edition; A Comprehensive Encyclopedia of Beliefs and Practices. ABC-CLIO: 594. 21 September 2010. ISBN 978-1-59884-204-3 (英语). The most important quasi-religious movement in the PRC during the last half of the 20th century could be said to be Maoism. Chairman Mao ... Especially during the years of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religious energies and activities were channeled into the Mao cult. 
  15. ^ 15.0 15.1 第八章 十一届三中全会开辟社会主义事业发展新时期 (4). 人民网.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25) (中文). 
  16. ^ 16.0 16.1 历史选择了邓小平(44). 人民网. 《广安日报》. 2018-06-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8) (中文). 
  17. ^ 17.0 17.1 白墨. 观察:“中国出了个习近平”. 英国广播公司(BBC).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4) (中文). 
  18. ^ 18.0 18.1 张显扬. “四项基本原则”的由来——理论工作务虚会的前前后后 (第4页). 爱思想. 2013-09-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8) (中文). 
  19. ^ 19.0 19.1 崔牧. 专访:毛泽东怎样变成了流行文化产品?. 德国之声. 2018-09-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8) (中文). 
  20. ^ 莫里斯·迈斯纳. 毛泽东的中国及其后:第十七章 文化革命的概念. 马克思主义文库. 《毛泽东的中国及其后》.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17) (中文). 
  21. ^ 郭道晖. 警惕文革元素的复活. 《炎黄春秋》. 新浪,环球网. 2012-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29) (中文). 
  22. ^ 何以还有人崇拜毛泽东?.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16-09-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8) (中文). 
  23. ^ 赫海威; AUDREY CARLSEN. 独裁的偶像之路:习近平如何打造个人崇拜. 《纽约时报》. 2017-11-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8) (中文). 
  24. ^ 习近平的“贵族气质”. 德国之声. 2020-01-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8) (中文). 
  25. ^ 储百亮. 四个问题,看懂“习核心”意味着什么. 《纽约时报》. 2016-10-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14) (中文). 
  26. ^ 中国废除主席连任期限 二十大后中国何去何从. 英国广播公司(BBC). 2018-02-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8) (中文). 
  27. ^ 储百亮; Steven Lee Myers. 中国通过修宪草案,习近平“终身主席”时代来临. 《纽约时报》. 2018-03-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3) (中文). 
  28. ^ 艾米. 习近平首次获封“人民领袖” 称号.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19-12-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31) (中文). 
  29. ^ 29.0 29.1 Anne-Marie Broudehoux. The Making and Selling of Post-Mao Beijing. Routledge. 2004-08-02: 206. ISBN 978-1-134-36061-1. Maoist China was a classic personality cult political culture, greatly influenced by Stalinist political practices. During some National Day parades of the 1960s, a giant statue of Mao was carried through Tiananmen Square to be honoured by the population. 
  30. ^ 金观涛、刘青峰. 反右运动与延安整风. 香港中文大学. [2019-11-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6). 
  31. ^ 反右运动五十年 反右阴影仍未散. 美国之音. [2019-11-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3) (中文). 
  32. ^ 反右运动对人民代表大会建设和工作的损害. 人民网. [2019-1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9). 
  33. ^ 李洪林. 我所了解的三次整风运动. 炎黄春秋. [2020-07-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3). 
  34. ^ 1964年刘少奇因何吩咐毛泽东:参会别发言. 人民网. [2020-07-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8). 
  35. ^ 预演文革 “四清”运动中的毛、刘矛盾. 凤凰网. [2020-07-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1-27). 
  36. ^ 杨尚昆谈“四清”运动:毛泽东刘少奇之间的裂痕由此产生. 澎湃新闻. [2020-06-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5). 
  37. ^ 吕连仁. 毛泽东与刘少奇政见分歧的由来. 山东大学政党研究所. [2020-06-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9). 
  38. ^ Delia Davin. Mao: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OUP Oxford. 2013-04-25: 78. ISBN 978-0-19-958866-4. 
  39. ^ 39.0 39.1 韩泰华. 中国共产党若干历史问题写真. 中国言实出版社. 1998. ISBN 978-7-80128-139-5 (中文(中国大陆)). 鼓起崇拜的狂熱支持 紅衛兵是鼓起青年人對毛澤東狂熱崇拜的一種做法,毛澤東所需要的更多的個人崇拜還來源於宣傳的力量。 
  40. ^ 张树军; 史言. 中囯共产党重大事件实录 红色档案. 湖南人民出版社. 2006 (中文(中国大陆)). 但是确切地说,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是出现于红卫兵运动之前。1966年6月6日,《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同时在头版头条登载了《关于文化大革命的宣传教育要点》,以醒目的大号字体《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作标题 
  41. ^ 41.0 41.1 41.2 孙沛东. 总体主义背景下的时尚——“文革”时期广东民众着装时尚分析. 《二十一世紀》. [2016-07-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0-11). 
  42. ^ 专访:历史总是在循环上演. 德国之声. [2020-07-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9) (中文). 
  43. ^ “祸从口出”——我在文革中的经历. BBC News 中文. [2020-07-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13) (中文(中国大陆)). 
  44. ^ 丁东. 我的“文革”经历与“红卫兵”. 炎黄春秋. [2020-07-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9). 
  45. ^ Harriet Evans; Stephanie Donald. Picturing Power i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Posters of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Rowman & Littlefield. 1999: 123. ISBN 978-0-8476-9511-9. 
  46. ^ 46.0 46.1 Christoph Ricking. 文化大革命期间的芒果崇拜. 德国之声. 2016-05-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11) (中文). 
  47. ^ 毛主席功过“七三开”. 新浪网. [2020-07-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8). 
  48. ^ 必须坚持四项基本原则. 中国网. [2020-07-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5-14). 
  49. ^ Timothy Cheek. A Critical Introduction to Mao.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0-08-23: 24. ISBN 978-0-521-88462-4. 
  50. ^ 红色歌曲 《红太阳》永不落. 东方网. 2008-06-02 [2018-03-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19) (中文(简体)). 
  51. ^ 展中共統領宇宙野心獲當局好評 毛澤東佛祖殿香火旺盛. [2019-06-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7). 
  52. ^ 毀屍滅跡:毛澤東佛祖殿被《寒冬》曝光僅一天 遭當局連夜強拆. [2019-06-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9). 
  53. ^ Holland Cotter. 毛主席的金色芒果和文化大革命. 《纽约时报》. 2015-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06) (中文). 
  54. ^ Clarissa Sebag Montefiore. From Red Guards to Bond villains: Why the Mao suit endures. BBC. 2015-11-02 [2016-07-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27). 
  55. ^ 专访:毛泽东的影响与地位. 德国之声. [2020-07-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8) (中文). 
  56. ^ 从邓小平的一句惊人之语谈起(胡平). Radio Free Asia. [2019-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7) (中文(中国大陆)). 
  57. ^ Leese, Daniel. The Mao Cult as Communicative Space. Totalitarian Movements and Political Religions. 2007-09, 8 (3): 623–639 [2016-07-31]. ISSN 1469-0764. doi:10.1080/1469076070157124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16). The article discusses different ways of approaching the personality cult of Mao Zedong, former Chairman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CCP). It proposes to analyse the leader cult as a form of authoritarian political communication that affected both CCP politics and popular reaction. Intended as a loyalty‐creating device to ease the identification with the communist movement for its often illiterate supporters, the cult merged the success of the revolution with the fate of a single person. Controlling the leader’s image and writings thus became a formidable task. While the cult came to assume quasi‐religious forms temporarily, it will be argued that these were not necessarily part of a political religion, but often demonstrations of loyalty in a climate of fear and utmost political volatility....Mao’s increasing dominance did not only result in the massive rise of flattery, but also in a disposal of the former translation for the cult, geren chongbai, which was linked to worship in general. It was replaced through the pejorative phrase geren mixin, indicating superstitious belief. 
  58. ^ 侯艺兵. 第一尊毛主席塑像是怎样诞生的. 新华网. 2004-01-02 [2010-04-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10-03) (中文(简体)). 
  59. ^ 59.0 59.1 阎志峰. 学习公社数字图书馆-- “四个伟大”何以风行全国五年. 学习公社数字图书馆. 《党史纵横》. 2016-07-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09) (中文). 
  60. ^ 60.0 60.1 吴志菲. 毛泽东对“个人崇拜”的态度演变. 人民网. 共产党员网. 2013-11-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09) (中文). 
  61. ^ 61.0 61.1 史海:毛泽东是否说过自己就像个“执伞孤僧”?. 中国新闻网. 《新闻午报》. 2008-01-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2-02) (中文). 
  62. ^ 傅洋; 马国川. 彭真谈文革起因:主席要“和尚打伞无法无天”. 搜狐. 《财经》杂志. 2013-04-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04) (中文).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标签中name属性为“Clark2012”的参考文献没有在文中使用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