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军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1925年的民國军阀割据形勢圖,主要軍閥控制的地區在圖中以紅色區塊顯示。圖中藍紫色區域為中國國民黨勢力範圍,是年國民政府廣州成立。

民國軍閥是指在20世紀初影響中華民國政治格局的主要力量,名義上歸屬「中央政府」領導,但實際上在各地自行建立地方割據勢力並採用各種手段擴權、以軍隊作為主要政治資本的勢力,在其勢力強大時即成為當時中國的正式主導政府(即北洋政府)。在實質上依然屬於傳統意義上的割據勢力。中国共产党認為民國軍閥的出現是外國帝国主义在中國的利益表現。主要勢力早期為北洋军阀滇系軍閥粵系軍閥舊桂系軍閥等。後期則由中國國民黨中国共产党新桂系軍閥直系軍閥奉系軍閥川軍等取代。這些民初時期的軍閥主要興起於1916年袁世凯之死到1928年东北易帜的13年間(也有說到1930年中原大戰為止),這段時間史稱軍閥割據時期軍閥時代Warlord Era)。1928年之後,雖然以蔣中正為核心的南京國民政府在名義上統一了中國,但是各路新舊軍閥依然對中央政府及其國民革命軍保持了一定程度的獨立性,軍事上與政治上的明爭暗鬥或略有式微卻並未停止,這導致了日後抗日戰爭国共内战時,統一的國家軍政體系始終未能徹底的建立。[註 1]

背景[编辑]

民國軍閥的地域性最早來自於清朝末年,其中央軍隊八旗綠營戰鬥力低下,在征討太平天國等勢力時,不得不依靠地方团练,比較著名的有湘军淮軍。隨著清廷的衰落及日益腐敗,地方團練的勢力也日趨擴大,已經可以影響到中央的政策決定。民國軍閥無不於這些地方團練有千絲萬縷的瓜葛。

清朝末年,由於庚子拳亂引發的八國聯軍,清廷受到嚴重打擊,慈禧太后體認到面對西方勢力的衝擊訴諸傳統武力乃毫無作用,因此開始主導新政執行。其中一環乃新軍建立,此新軍之核心部隊由袁世凱建立,乃日後的北洋六鎮。此新軍計畫原先預定擴展至全國建立36鎮約五十萬正規軍,並成為全國主要武力核心。

新軍的計畫本身就有極大的問題。由於當時中央為了庚子賠款之財源籌措已經阮囊羞澀,除了北洋六鎮之新軍之外清廷根本拿不出經費來建設各地新軍,因此各地新軍之經費籌措基本上是各省自行辦理;這種方式雖然可以減少中央財政負擔,但顯而立見的負面影響就是這些新軍基本上都是地方自籌自招自練,中央根本無法掌握其控制權,在這種情況下已經註定了各地軍閥出現之必然定局。

除了各地自籌之新軍以外,位於中央的北洋六鎮在忠誠性問題上對於清廷也是極大的隱憂,北洋新軍在核心架構上是以袁世凱小站練兵時所訓練的軍官做為軍隊骨幹,對於袁世凱個人的效忠性還比清朝廷來的大;此點清廷並非不知情,因此袁世凱在光绪帝慈禧太后相繼去世後失勢,基本上就是為了削弱袁世凱對新軍之影響力,不過此作法完全失敗,辛亥革命發生時,北洋六鎮雖接獲清廷討伐革命黨的命令,但是卻賡續地觀望,沒有進行任何動作,清廷不得已重新重用袁世凱以抵抗革命軍的力量,這些原來效忠清廷的北洋新軍高階軍官們,就成了後來的北洋軍閥。一般歷史學家認為袁世凱是「軍閥之父」:㈠袁世凱統領北洋軍,北洋軍是軍閥部隊前身;㈡袁世凱當總統時故意將北洋軍人勢力擴展至中國中南部;㈢袁世凱用武力解決一切問題,形成「政治軍事化(militarization of politics)」;袁世凱在1914年把各省都督改為將軍,只管軍事,另設巡按使掌民政,牽制地方軍人力量;袁世凱死後出現軍閥割據,兩者關係重大,但絕非他個人希望[2]:21-22

中華民國成立之後推派各省都督進行军政治理,都督在各省掌握了政經大權之地位,成為了軍閥養成之溫床。「軍閥」是指擁有私人軍隊,企圖或實際控制地盤、一心為己利益之將領[2]:22。而地方新軍則成為各地軍閥之骨幹。護國戰爭之後,各地軍閥正式成型。軍閥割據與晚清地方勢力抬頭有相同:代表離心力量,使權力分散甚至地方分離;也有不同:㈠軍閥出身複雜,有軍校、農兵、土匪等,晚清地方領袖出身儒家科舉,㈡軍閥稅收自留、官吏自行任命,晚清地方領袖效忠中央,㈢軍閥互相爭鬥,晩清地方領袖聽命中央[2]:22-23

緣起及發展[编辑]

軍閥割據可說是軍人參與、干涉、把持政治之過程:㈠清末新政——新式武備學堂與新式軍人出現,部份軍人對政治感興趣,使軍人政治化,如新軍參與革命活動;㈡清朝覆滅,共和成立——皇權崩潰,法統危機出現,革命打倒皇權「天命」,卻未能樹立新權威,「皇帝」根深蒂固,人們仍未完全接受「總統」;㈢共和理想幻滅——革命退卻,軍人滲透中國,「二次革命」後袁世凱解散國民黨,孫中山再次逃亡日本,北洋軍人席捲中國;㈣袁氏獨裁——議會制度崩潰,一切依賴武力解決,即政治軍事化;㈤討袁之役——以武力反復辟,加劇政治軍事化,袁世凱企圖恢復帝制,蔡鍔建立護國軍以武力解決問題,各省響應;㈥南北戰爭——「護法運動」出現,加劇法統危機,袁世凱死後,孫中山從日本回來領導「護法運動」,以1912年《臨時約法》為正統,而北洋政府則以1914年《中華民國約法》為正統,人們對法統爭持不休,無法達成共識;㈦勢均力敵局面出現——軍閥割據現象持續,出現許多軍閥大小不一,無一能消滅其他軍閥,因此需要聯盟[2]:23-24

原因[编辑]

中国共产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认为民国军阀的形成主要有如下两方面的原因。

內在原因[编辑]

  • 袁世凱死後無人有足夠力量支配整個中國,加上北洋軍內部存在明顯的派系爭鬥,各省有實力的人物為保存自己的政治利益紛紛組建軍隊劃分勢力範圍,形成北洋軍閥
  • 中國經過二千余年的封建社會,建立了完善且實力強大自然經濟,以家庭為生產單位、土地為最主要的生產資料、產品自給自足的經濟方式使得自然經濟在一個很小的範圍就能夠形成完備的體系並獨立發展,成為民國軍閥能夠依省割據的經濟因素。
  • 中國在當時經歷了半個多世紀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形成了大批具有濃厚自然經濟特色的地主與紳商,他們的發展一般也在一個很小的地域範圍內,對全國性的市場沒有足夠的興趣,並在勢力範圍內利用工會、商會抵制外來經濟。辛亥革命時他們擔心自己的既有利益受到侵害,害怕民國政府的土地改革與限制私人資本發展,采用支持當地實力派人物尋求保護。對全國市場統一的淡漠與渴求安定生產環境與一定政治特權的願望使他們成為當地軍閥有力的統治支持者與經濟來源之一。

外部原因[编辑]

  • 影響中國政治的主要勢力——帝國主義在華勢力格局發生重大變化,由做大成為相爭,辛亥革命後各帝國主義沒有了在華有力的統治代言人,擔心中國取得獨立地位,使得各國在華利益遭到損失,轉而尋求建立地方上的統治代言人,向軍閥提供經濟、技術上的支持。帝國主義與封建軍閥相互利用,形成「分而治之」的政治格局。
  • 华盛顿会议後帝國主義在華勢力重新洗牌,美國勢力上升,這加劇了民國軍閥的勢力膨脹。帝國主義在華分贓不均直接表現為不同軍閥的戰爭,導致中國內亂不斷。

政治方面[编辑]

北洋[编辑]

1917-20年军阀分布
1921-22年军阀分布

袁世凱死後,北洋軍分裂為以段祺瑞為首的皖系、以馮國璋為首的直系、以張作霖為首的奉系。當時,北洋政府中華民國被國際社會所承認的唯一合法政權,取得北洋政府的領導權意味著可以獲得關稅收入和外國貸款。因此,三系最重要的爭奪目標是北洋政府的控制權。在整個軍閥割据時期,北洋政府的控制權經歷了从皖系到直系再到奉系的更迭。

1926年至1928年間,1,300個大、小軍閥打過140場大、小戰爭,主要是爭奪地盤:大軍閥爭奪中央政權,以合法舉借外債,發行公債,把持中央財政;小軍閥爭奪地盤徵稅和招募兵馬,使政局動盪不穩,政權頻頻易手,影響行政效率[2]:25。1916年至1920年為皖系控制北洋政府的時期。在第一次府院之争中,作為總理的段祺瑞與總統黎元洪矛盾重重。在張勳復辟之後,黎元洪在段祺瑞的壓力下被迫下臺,總統職位由馮國璋續任。在之後的第二次府院之爭中,段祺瑞與馮國璋在對護法運動和西南軍閥的意見上不合,段祺瑞和馮國璋兩人于1918年10月共同下野,由段祺瑞控制的安福國會選出徐世昌接任總統一職,而段祺瑞則通過安福國會在背後操縱政權。

1919年12月馮國璋去世,直系軍閥開始由曹錕領導。由於曹錕落選副總統、吳佩孚反對安福國會,直皖矛盾激化。1920年4月,曹錕與奉系等八省軍閥結成反皖同盟,同年7月直皖戰爭爆發,直系和奉系獲勝。戰後,安福國會被解散,其主要成員的徐樹錚王揖唐段芝貴等10人被通緝,皖系勢力被嚴重削弱,從此一蹶不振。

然而,直皖戰爭後,直系與奉系由於戰果分配問題發生摩擦,第一次直奉戰爭于1922年爆發,張作霖被擊敗,退出關外,直系取得北京政權。1923年6月,曹錕通過賄選當選總統。1924年,爲了反對直系的領導地位,奉系聯合皖系殘部和孫中山的廣東軍政府共同討伐直系,第二次直奉戰爭爆發。直系將領馮玉祥受張作霖之子張學良五十萬獻金,遂倒戈,發動北京政變,囚禁曹錕,導致直系潰敗。然而,馮玉祥與奉系的合作並未長久。北京政變后,馮玉祥邀段祺瑞和孫中山進京,并改編其部為國民軍,坐鎮北京,與奉系分裂。

1925年,直系敗將吳佩孚發動反奉战争,驅逐蘇皖等地的奉系勢力。1926年,張作霖聯合日本勢力揮師南下入關,馮玉祥退出北京至昌平南口防守,奉系佔領京城。此時,張作霖與吳佩孚實現了直奉聯合,組成“討赤聯軍”,將馮玉祥的勢力趕至綏遠。然而事後,張作霖並未給予吳佩孚好處,北洋政府自此之後一直都被奉系所控制,直到北伐結束。

1926年7月,蔣介石開始北伐戰爭,吳佩孚、孫傳芳等被擊敗,馮玉祥、閻錫山等加入國民革命軍。1928年6月4日,張作霖撤離北京,退往關外,被日本關東軍在皇姑屯炸死。6月8日國民革命軍進入北京。12月29日,張學良宣佈東北易幟,名義上接受南京國民政府領導,南京國民政府得到國際承認成為代表中國的合法中央政府,實現形式上的統一,北洋軍閥勢力完全退出歷史舞臺,但實際上各個地方軍閥勢力依舊盤根錯節,心懷鬼胎,蠢蠢欲動。

西南[编辑]

在南方,桂系滇系粵系和親孫中山勢力圍繞著兩廣地區和廣州政府的控制權爭鬥。湘系(湖南軍閥)、川系(四川軍閥)則長時間維持了自主性,主要圍繞在省內的鬥爭,並未參與正統權之爭。閩系(福建軍閥)則主要依附在北京政府之下,為有實質作為。

廣西清朝廣西提督陸榮廷借由支持辛亥革命和“桂人治桂”的政策成為了廣西都督,之後更通過參與護國戰爭鞏固了其在廣西的統治地位,史稱舊桂系。護國戰爭勝利后,黎元洪大總統任命陸榮廷為廣東督軍,但原廣東督軍龍濟光不願退職。陸榮廷遂派桂軍進攻,擊敗龍濟光,廣東成為舊桂系的勢力範圍。由於不滿黎元洪被架空和段祺瑞控制下的北洋政府,陸榮廷宣佈兩廣自主。

同時,滇系統帥蔡鍔于1916年護國戰爭勝利不久后去世,唐繼堯掌權,坐鎮雲南貴州,與川系軍閥時有摩擦。1921年,滇系將領顧品珍叛變,滇系分裂為顧品珍部和唐繼堯部。

與北京政府不同的是南方軍閥最初缺少正統政府的名義,因此在北京政府府院互鬥後,南方軍閥開始找尋可以擁戴的正統象徵。陸榮廷與唐繼堯藉著1917年7月護法運動的機會招攬孫中山與部分國會議員到廣州另立護法軍政府,孫中山任大元帥,陸榮廷和唐繼堯則任元帥,意圖北伐對抗北京政府。然而護法軍內部各主要軍閥勢力主要盤算是將廣東收歸自己的統治,而非實際推翻北京政府,因此三人漸生嫌隙。1918年4月,滇系和桂系開始排擠孫中山,改大元帥首領制為七總裁合議制,邀西南各省軍閥為總裁,由於職權遭到架空,孫中山在1918年5月4日辭職,離開廣東到上海。護法軍政府在此之後開始內戰,桂系試圖清除在廣東的滇系戰力,因此逮捕滇系將領張開儒、槍殺崔文藻,將滇系軍隊逐出廣東,陸榮廷的桂系勢力達到其權力之頂峰。

1920年,直皖戰爭在北方爆發,與此同時,桂系發動第一次粵桂戰爭,派兵攻打親孫中山的粵系陈炯明許崇智所轄軍隊,卻被擊敗,退回廣西。孫中山遂從上海返回廣州,于1921年4月改組軍政府為正式政府,召開非常國會,就任非常大總統。6月,桂系為奪回對廣東的控制權,發動了第二次粤桂战争,卻再次敗于粵軍。二度戰敗導致了桂系實力弱化,進而分裂。以保定軍校畢業的青壯派軍官李宗仁白崇禧為首的部隊在隨後的廣西內戰中逐步崛起,並擊敗了清朝時代的舊軍頭陸榮廷、沈鴻英,再次統一廣西,成為廣西軍閥的新領袖,被稱為新桂系

另一方面,1922年,孫中山在第二次粵桂戰爭勝利后,要求陳炯明北伐,陳不從,被免職。然而,在北方,直奉戰爭后,黎元洪再次就任大總統,護法運動目的達成,各方要求孫中山卸下其非常大總統一職。陳炯明部下葉舉為迫使孫中山下野,出兵圍攻廣州總統府,孫逃亡,再赴上海,史稱六·一六事变

1923年1月,孫中山聯合滇系杨希闵部(顧品珍派)、桂系刘震寰部及倒戈的粵軍,共同討伐陳炯明。2月陳炯明被擊敗,退守東江。孫中山也于2月回到廣州,再任大元帥,但是廣州仍然被楊希閔與劉震寰給主掌,孫中山的立場並沒有比1918年要更為穩固。孫中山鑒於缺少忠於自己的武力,選擇了與蘇聯聯手,在1924年開辦黃埔軍校,組成國民革命軍,成為南方軍閥的一部分。

1925年起,蔣中正指揮國民革命軍開始掃除廣東內反孫中山勢力,並兩次東征陳炯明,並在其間殲滅了試圖反叛的楊希閔與劉震寰。在1925年3月孫中山病死,國民革命軍於廣東持續內戰期間,滇系唐繼堯部決定支持陳炯明,欲與新桂系聯手向廣東發兵殲滅廣州國民政府,但李宗仁回絕這個同盟構想,唐繼堯組成貴州、四川與雲南省軍閥聯合軍(川黔滇聯軍)企圖殲滅新桂系,卻反遭擊潰,是為滇桂戰爭。陳炯明最後遭到以許崇智為首的粵軍及國民革命軍給消滅,逃往香港避居。

國民革命軍北伐前,新桂系與廣州國民政府結盟,形式上完成統一,並改組成國民革命軍第七軍。隨後以唐生智為省的部分少壯派湘系軍閥在省內內戰失勢後轉投廣州政府,成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軍。北伐後,國民革命軍陸續將擊敗舊有的湘系與閩系軍閥,黔軍王天培彭漢章在1926年7月接受國民革命軍改編。川系劉湘在1926年12月與接受名義上歸順國民政府。1927年4月,貴州督辦周西成歸順國民政府,任貴州省政務委員會主席。1928年,滇系龙云二六政變中推翻唐繼堯,并打敗對手胡若愚后,也于名義上歸順蔣介石,任雲南省主席。

在龍雲歸順後,西南軍閥割據時期結束。廣西、貴州、四川、雲南是以名義上歸順改編,因此在國民政府成立後省務仍維持半獨立的地位。福建、湖南則是在國民革命軍北伐時遭到清除,由親國民政府的軍閥主政。廣東則是在國民政府遷都南京後由地方實力派軍人陳濟棠結合以胡漢民為首的反蔣中正派國民黨元老重新取得了半獨立地位。

社會方面[编辑]

軍閥混戰嚴重破壞社會生產力,政權分裂無法落實區域性經濟發展計劃,阻礙中國現代化;軍閥往往把控制範圍內資源、物力花於戰爭和其他軍事用途[2]:25。當時中國民族工業得到發展:外因是第一次大戰期間,國際市場對中國民用工業製成品及中國農礦初級產品原料需求大增;內因是北洋政府大部精力爭奪地盤,放鬆控制現代經濟,有助民族工商業興起;同時留學生出國學習盛極一時,使中國培育第一批企業家、科學家、經濟學家、工程師、經理和技術人員,形成新社會力量,有助工商業發展[2]:25-26

由於戰爭和天災,到處出現飢荒,軍閥割據使傳統全國性官方救濟機構停頓,大量農民離開村莊,人口大遷移,社會動盪;因為飢荒由人為戰爭造成,美國紅十字會拒絕救濟;中央政權崩潰後出現思想革命,社會文化出現自春秋戰國後另一次百家爭鳴[2]:26

中華民國軍閥與地區政權列表[编辑]

曾宣布獨立的民族政權[编辑]

其他[编辑]

注释[编辑]

  1. ^ 1920年到1926年军阀势力图[1]

参考文献[编辑]

  1. ^ Chinese warlords - Regal powers. [2019-09-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03).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香港大學歷史系名譽副教授)連浩鋈博士(Dr. Alfred HY Lin). 《改革-革命-再革命-繼續革命-告別革命(改革開放)的歷程(1900-2000年)》(中國歷史科教師專業發展課程講座紀錄). 香港教育局個人、社會及人文教育組. 2009. ISBN 978-988-80069-4-6.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