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水星-宇宙神10号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水星-宇宙神10号
Mercury-Atlas 10
运营方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
任務時長3天(原计划)
航天器属性
航天器水星计划15号太空舱
制造方麦克唐纳飞行器
發射質量约1,490公斤(3,284英磅)[1]
人員
人數1
乘員艾伦·谢泼德(原计划)
呼号自由7号II(Freedom 7 II
任務開始
發射日期1963年(原计划)
載具宇宙神144D号火箭英语Atlas LV-3B(宇宙神LV-3B型)
發射場美国卡纳维拉尔角空军基地
Freedom 7 II insignia.jpg
(水星计划结束)
双子座1号 →
 

水星-宇宙神10号(英語:Mercury-Atlas 10,缩写MA-10)是美国宇航局早期载人航天水星计划中未成行的一次任务。任务原计划于1963年发射“自由7号II”(Freedom 7-II)太空舱,搭载宇航员艾伦·谢泼德在太空航行三天。但1963年水星-宇宙神9号英语Mercury-Atlas 9发射成功之后,美国宇航局宣布取消这一任务并结束水星计划,转而关注搭载双人的双子座计划

计划[编辑]

美国宇航局于1958年12月18日公布载人航天水星计划[2]随后在1961年5月5日发射水星-红石3号,宇航员艾伦·谢泼德乘坐“自由7号”(Freedom 7)太空舱进入太空,完成该国首次载人航天飞行,但未进入地心轨道[3]同年8月,水星-宇宙神10号的计划就已经启动,此时美国尚未实现载人轨道飞行。最初计划中,此次任务将使用宇宙神144D号英语Atlas LV-3B火箭发射水星计划15号太空舱,在太空飞行一天。[4]

“自由7号II”太空舱,现藏于史蒂文·乌德沃尔哈齐中心

1962年10月,水星-宇宙神8号英语Mercury-Atlas 8发射之后不久,有分析人士曾预估原定的水星-宇宙神10号任务将可能类似苏联东方三号东方四号的“双任务”,即水星-宇宙神10号发射后短时间内发射其备用太空舱作为“水星-宇宙神11号”,两个太空舱同时环绕地球飞行。[5]同年11月16日,水星计划15A号太空舱在大幅改进后运抵卡纳维拉尔角[6]次年1月更名为15B号,计划作为水星-宇宙神9号英语Mercury-Atlas 9的备用太空舱。[7]此时,水星-宇宙神10号仍只是计划,美国宇航局尚未确定最终是否要发射这一次任务。[8]

在1962年末的计划中,水星-宇宙神10号计划轨道高度为528,496英尺(161.086公里),预定在太空飞行一天后再入大气层,在大西洋面降落。[9]1963年初,这一任务已经延长为三天。[10][11]按照计划,此次任务将由水星-宇宙神9号英语Mercury-Atlas 9的替补成员艾伦·谢泼德执行。他为了纪念自己首次太空之行,将此次的太空舱命名为“自由7号II”(Freedom 7 II),并将这一名称涂在舱体表面。[11]执行水星-宇宙神9号任务的戈尔登·库勃在此次任务中担任替补。水星计划7人中的其他五人则在1963年夏季转至双子座计划[12]

任务最初还计划搭载朗利研究中心英语Langley Research Center设计的一项再入通讯实验。太空舱再入过程中会与大气层摩擦产生高温,在舱外形成一层等离子体鞘,干扰舱内与地面的通讯。此次实验计划向等离子体鞘内注水,希望能打破干扰,允许特高频无线电波通过,实现舱内与地面的无线电通讯。类似实验曾在小体积物体上测试成功,实验计划测试这一手段在大体积太空舱上的效果。水星-宇宙神10号取消后,这一实验转至双子座3号任务中完成。[13]

取消[编辑]

原定执行水星-宇宙神10号任务的宇航员艾伦·谢泼德

水星计划后期,美国科学界和政界批评国防部和宇航局航天任务的关注重点错误,耗费资金过高。[10]1963年4月22日,水星-宇宙神9号英语Mercury-Atlas 9尚未发射,美国宇航局已经表示戈尔登·库勃的这一任务将成为水星计划的“终点”。[14]5月11日,宇航局强调若水星-宇宙神9号任务成功发射,10号任务“毫无疑问”会被取消。[11][15]水星-宇宙神9号任务于5月15日发射,5月16日返回,是水星计划中第六次载人飞行、第四次载人轨道飞行。[16]5月19日,在任务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宇航局顾问工程师罗伯特·希曼斯英语Robert Seamans回答记者提问时称水星计划“不太可能”发射第五次载人轨道飞行任务。时任总统约翰·肯尼迪在数日后也被问及相似的问题,他称是否发射完全交由宇航局决定。[17]

宇航局载人航天器中心希望能继续水星计划,在6月6日至7日向宇航局局长詹姆斯·韦伯介绍了这次任务的益处。他们指出此次任务在太空停留多日,能更好地了解太空环境,收集数据为未来的双子座计划阿波罗计划提供支持;任务发射载具和航天器都已基本做好准备,因此发射成本也相对较低。直至6月8日,宇航局仍在为15B太空舱环境控制系统做最后的改进,以备最终任务成行。[18]

6月12日,詹姆斯·韦伯正式向参议院太空委员会声明,水星计划已经完成目标,计划就此结束,未来不再发射后续任务。水星计划的人员和资源转至双子座计划和阿波罗计划。水星-宇宙神10号任务就此取消。[19]艾伦·谢泼德仍然希望能继续发射,他一度找到韦伯,称这次任务将创造宇航员在太空停留时间的纪录,进而领先苏联。但韦伯认为应当尽快展开下一步研究,坚持结束计划。谢泼德甚至向总统肯尼迪谈及自己的想法,而肯尼迪此时已经着眼于登陸月球,也同意韦伯取消发射的决定。水星-宇宙神10号最终未能成行。[20]

任务取消后,15B太空舱就保存在卡纳维拉尔角,之后运至加利福尼亚州的宇航局埃姆斯研究中心英语Ames Research Center展出。[21]1967年9月,宇航局将这枚太空舱转交给史密森尼学会。太空舱现藏于弗吉尼亚州尚蒂伊英语Chantilly, Virginia的史密森尼学会国立航空航天博物馆下属史蒂文·乌德沃尔哈齐中心[22]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NASA 1963,第4頁.
  2. ^ Swenson, Grimwood & Alexander 1966,第132頁.
  3. ^ Swenson, Grimwood & Alexander 1966,第341-343頁.
  4. ^ Grimwood 1963,第146頁.
  5. ^ The Science News-Letter 1962,第254頁.
  6. ^ Grimwood 1963,第146, 177頁.
  7. ^ Grimwood 1963,第146, 180頁.
  8. ^ Grimwood 1963,第180-181頁.
  9. ^ NASA 1962,第1頁.
  10. ^ 10.0 10.1 Swenson, Grimwood & Alexander 1966,第492頁.
  11. ^ 11.0 11.1 11.2 Gray 2001.
  12. ^ Shayler 2001,第80頁.
  13. ^ Hacker & Grimwood 1977,第231頁.
  14. ^ Grimwood 1963,第188頁: "... the Mercury program would culminate with the 1-day mission of Gordon Cooper."
  15. ^ Swenson, Grimwood & Alexander 1966,第492頁: "It is absolutely beyond question that if this shot is successful there will be no MA-10."
  16. ^ Grimwood 1977,第191頁.
  17. ^ Grimwood 1977,第193-194頁.
  18. ^ Grimwood 1977,第195-196頁.
  19. ^ Grimwood 1977,第196頁.
  20. ^ Thompson 2004,第344–345頁.
  21. ^ Erickson 2010,第277頁.
  22. ^ National Air and Space Museum 2016.

来源[编辑]

延伸阅读[编辑]

  • Wilson, Keith T. Mercury Atlas 10: A Mission Not Flown. Quest. 1993, 2 (4): 22–25.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