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淹金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水淹金山
Ouw Peh Tjoa
Ouw peh tjoa.jpg
一開海報英语One sheet
基本资料
导演 鄭丁春英语The Teng Chun
监制 鄭丁春
摄影 鄭丁春
制片商 希諾影業公司
产地  荷屬東印度
语言 馬來語
上映及发行
上映日期
  • 1934年 (1934)(荷屬東印度)

水淹金山[1]印尼語Ouw Peh Tjoa,即福建話「烏白蛇」的音譯;片名或作Doea Siloeman Oeler Poeti en Item,即馬來語「黑白雙蛇」之意),是一套1934年的荷屬東印度(今印度尼西亞)電影,由鄭丁春英语The Teng Chun執導、出品,如今可能已經散佚。該電影取材自中國傳說《白蛇傳》,講述一個蛇精化身為人,與凡人相戀,但最終身亡的故事。這部電影的續集《白蛇之子》在1936年上映。

故事大綱[编辑]

一個白蛇精在修煉數百年之後化身為美女,而她的對手黑蛇也有樣學樣。兩人為了令一個名為許漢文的男人愛上自己而互相競爭。許漢文後來答應迎娶白蛇精,不過當白蛇精現出真身時,他打算取消婚事。白蛇精因而飲泣,並告訴許氏的老闆,他們即將成婚。最後許氏感到內疚,並娶白蛇精為妻。

時間飛逝之際,許漢文經常看見自己的妻子化身為蛇,不過白蛇精總是能用別的理由把他說服。許氏越發愛慕蛇精;兩人婚姻美滿。數月後,一個名為法海仙師的和尚向許漢文搭話,並試圖把蛇精殺死。蛇精逃了出來,不過法海還是從後追緝。

法海抓到了蛇精,打算把她殺掉,不過觀音菩薩卻出面阻止,並告訴法海蛇精懷有身孕,不能把她殺掉。後來蛇精為許氏誕下一子;一個月後,她把孩子交給許漢文,然後向命運低頭。她先被收入缽中,再被人帶走[2]

製作[编辑]

《水淹金山》是鄭丁春為自己的電影公司希諾影業公司(Cino Motion Pictures)執導、出品的電影[1]。他在1931年發行《山伯英台》一片(改編自中國傳說《梁山伯與祝英台》)以後,便攝製了多部從中國神話傳說的電影,包括《八美圖》(Pat Bie To,1932年)和《八劍俠》(Pat Kiam Hiap,1933年)[3]。荷屬東印度的電影院曾經從中國引入國語片和粵語片,不過當地的土生華人聽不懂這些電影的對白。他們希望能夠觀賞從中國神話傳說取材的電影,所以鄭氏的電影便從這些神話傳說取材[4]。總言之,鄭氏的電影注重席拉(一種南洋武術)的展演,一般來說都能夠贏利,而且令他可以主導當地的電影業[5]

這部黑白電影的演員陣容沒有記錄下來,而該片的馬來語聲帶則由鄭丁春錄製[1]。參與該片製作過程的蛇來自鄭氏家中的私人動物園[4]

發行與反響[编辑]

鄭丁春在1970年代受訪時指出《水淹金山》一片在1934年發行[5];而報紙廣告則顯示,在1935年2月,荷屬東印度便已經有電影院放映這部電影[6]。這部電影的目標觀眾以當地華人為主[5]。不過,該片廣告卻注重於馬來語口語在電影中的運用[1],並形容該電影「鬥法場面紛陳,使人連連稱奇」[a][7];這些動作場面令《水淹金山》備受印尼原住民英语原住民觀眾歡迎[5]。這部電影還出口到新加坡上映——新加坡當時是海峽殖民地的一部分,華人居民為數甚多[8]

《水淹金山》的成功令鄭丁春可以為他的製片廠(已更名為爪哇工業電影)引入新型設備,並在往後製作電影時把這些設備付諸應用[9]。 該片續集《白蛇之子》(Anaknja Siloeman Oeler Poeti)則在1936年問世。此後,鄭氏繼續拍攝以中國傳說為題材的電影,直至1937年為止——由於阿尔贝特·巴林克英语Albert Balink的電影《巴勒》(1936年)帶來的影響,鄭氏改而從更貼近荷屬東印度本地人英语native Indonesians生活的故事為電影取材[5]。而在1940年至1941年期間,爪哇工業電影公司是荷屬東印度最多產的製片廠[10]

直至1953年,印尼仍有影院放映《水淹金山》一片[11]。然而,這部電影現在可能已經散佚。荷屬東印度的電影膠卷以非常易燃的硝化纤维製成;1952年,國家電影製片廠發生大火,倉庫嚴重焚毀,此後以硝化纖維製成的電影膠卷都被故意銷毀[12]。美国视觉人类学家卡尔·G·海德英语Karl G. Heider便按此推論,認為所有在1950年前制作的印尼电影均已散失[13]。不过,J·B·克里斯坦托(J.B. Kristanto)在《印尼电影目录》中表示,印尼電影資料館收錄了幾部荷屬東印度电影,使之得以流傳[14]

註解[编辑]

  1. ^ 原文:「Penoe dengan keheranan rame dengan perkelahian roepa-roepa popwee adjaib.」

腳註[编辑]

  1. ^ 1.0 1.1 1.2 1.3 Filmindonesia.or.id, Ouw Peh Tjoa.
  2. ^ 這部電影的故事大綱是從 Filmindonesia.or.id, Ouw Peh TjoaBiran 2009,第148–149页歸納出來的。
  3. ^ Hutari 2011, Sejarah Awal.
  4. ^ 4.0 4.1 Biran 2012, p. 276.
  5. ^ 5.0 5.1 5.2 5.3 5.4 Biran 2009, pp. 147–150.
  6. ^ De Indische Courant 1935, (untitled).
  7. ^ Biran 2009, p. 149.
  8. ^ Biran 2009, p. 148.
  9. ^ Biran 2009, p. 150.
  10. ^ Biran 2009, pp. 217, 319, 332.
  11. ^ De Nieuwsgier 1953, (untitled).
  12. ^ Biran 2012, p. 291.
  13. ^ Heider 1991, p. 14.
  14. ^ Biran 2009, p. 351.

參考資料[编辑]

  • Biran, Misbach Yusa. Sejarah Film 1900–1950: Bikin Film di Jawa. Jakarta: Komunitas Bamboo working with the Jakarta Art Council. 2009. ISBN 978-979-3731-58-2 (印度尼西亚语). 
  • Biran, Misbach Yusa. Film di Masa Kolonial [Film in the Colonial Period]. Indonesia dalam Arus Sejarah: Masa Pergerakan Kebangsaan [Indonesia in the Flow of Time: The Nationalist Movement]. Ministry of Education and Culture. 2012: 268–93. ISBN 978-979-9226-97-6 (印度尼西亚语). 
  • Heider, Karl G. Indonesian Cinema: National Culture on Screen. Honolulu: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 1991. ISBN 978-0-8248-1367-3. 
  • Hutari, Fandy. Sejarah Awal Industri Film di Hindia Belanda. Jakarta Beat. Jakarta. 2011-11-05 [2012-12-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2-11) (印度尼西亚语). 
  • Ouw Peh Tjoa. filmindonesia.or.id. Jakarta: Konfiden Foundation. [2012-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7-23) (印度尼西亚语). 
  • (untitled). De Indische Courant (Surabaya: [s.n.]). 1935-02-05: 13 (荷兰语). 
  • (untitled). De Nieuwsgier (Jakarta: [s.n.]). 1953-01-26: 3 (荷兰语).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