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惠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漢孝惠皇帝
概要
姓名 劉盈
庙号
谥号 孝惠皇帝
陵墓 安陵
政权 西漢
在世 前210年前188年9月26日
在位 前195年6月23日—前188年9月26日
汉太祖高皇帝劉邦
(已革)汉高皇后呂雉
年号

汉孝惠皇帝(前211年10月29日至前210年11月16日之间—前188年9月26日;秦始皇帝三十七年—汉孝惠皇帝七年秋八月戊寅),姓氏,名汉朝开国皇帝汉高皇帝刘邦和皇后吕雉之子。孝惠皇帝是西汉第二位皇帝(前195年6月23日—前188年9月26日在位),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皇太子

孝惠皇帝在其短暂的在位期间,以温柔敦厚的个性,积极推行黄老学说,注重国家的休养生息和无为而治,放松文化专制政策,修筑长安城,为巩固西汉政权,安定社会,促进经济文化的发展,作出了一定的贡献。但孝惠皇帝在位时朝政深受母亲干预,他的母亲在儿子在位期间具有压制性的影响力,形成令出“两主”相抗的局面,可能因此司马迁史记》未设孝惠本纪而设<吕太后本纪>。

由于受到有限的历史史料和历代观点偏见的史论的影响,历史学界长期以来将孝惠皇帝视为一位“仁弱”君主,在位时深受母亲专权,碌碌无为。古代学者对孝惠皇帝往往或忽视或谴责,近世学者所著秦汉史常对其略而不提,而对他的研究也屈指可数,不过有少数学者将他重新审视。

生平[编辑]

早年生涯[编辑]

刘盈,约生于前210年,由刘邦吕雉所生。[1]刘盈有一异母兄长刘肥,为他的父亲刘邦在婚前同情妇曹氏所生。[2]刘盈还有一同母姊[3]刘邦担任沛县亭长时,有一次请假回家。吕雉和两个孩子在田间除草,有一个老人路过,要些水喝,吕雉就请他吃了饭。[4]老人给吕雉相面说“夫人天下贵人”,吕雉让她的两个孩子相面,老人看了刘盈,告诉吕雉“夫人所以贵者,乃此男也”,看了吕雉的女儿,也是贵相。老人走后,刘邦正好从别人家来到田间,吕雉详细告诉他一位客人从这里经过,给他们母子三人看相,说将来都是大贵人。刘邦问老人在哪,吕雉告诉他走出不远。刘邦追上了老人,向他询问。老人说“乡者夫人婴兒皆似君,君相贵不可言。”刘邦便道谢说如果果真如老父所说,将来绝对不会忘记老人的恩德。后来刘邦显贵,却不知道老人的去处了。[5]

汉元年(前206年),项羽,自立为西楚霸王,尊楚怀王为义帝,分封诸侯,封刘邦为汉王。[6][7]四月,刘邦就国,但刘盈和他的家人仍在沛县。八月,刘邦令将军王吸薛欧武关,因为王陵驻兵在南阳,想要迎接刘盈的母亲和祖父刘太公。楚发兵进驻阳夏,汉军不得前。[8][9]汉二年(前205年),刘邦回军平定了三秦,又击项羽至彭城,项羽大败汉军。刘邦因兵败不利,乘车马急速逃去,打算经过沛县,接取家眷西行。在半路上夏侯婴遇到了刘盈和他的姐姐,就把他们收上车来。马已跑得十分疲乏,敌人又紧追在后,刘邦特别着急,有好几次用脚把两个孩子踢下车去,想扔掉他们了事,但每次都是夏侯婴下车把他们收上来,一直把他们载在车上。夏侯婴赶着车子,先是慢慢行走,等到两个吓坏了的孩子抱紧了自己的脖子之后,才驾车奔驰。刘邦为此非常生气,有十多次想要杀死夏侯婴,但最终还是逃出了险境,把刘盈和他的姐姐安然无恙地送到了丰邑。刘邦没有找到父亲和妻子,审食其跟随刘盈的祖父和母亲从小路潜行,寻找刘邦,反而碰上了楚军。楚军掳取了刘盈的母亲、祖父,放在军中作为人质。[10][11][12]直到汉四年(前203年),项羽才放回刘盈的祖父和母亲。[13]

汉二年六月,汉王刘邦立刘盈为太子,大赦罪人。命令刘盈驻守栎阳,在关中的诸侯国人都集中在栎阳守卫。[14]

皇太子时期[编辑]

汉五年(前202年),刘邦在氾水北面即皇帝位,建立汉朝,立吕雉为皇后(中國歷史上第一位皇后),刘盈为皇太子(中國歷史上第一位皇太子)。[15]刘邦当汉王时,在定陶得到戚姬,对她很是宠幸,生了刘盈的三弟刘如意。汉七年(前200年),刘邦立如意为代王。汉九年(前198年),刘如意取代姐夫张敖为赵王,由周昌担任赵相。刘如意虽然被封为赵王,但长期留守长安。戚姬受到宠幸,常常跟随刘邦前往关东,日夜哭泣,想立她的儿子刘如意为太子,取代刘盈。刘盈的母亲吕后年长色衰,经常留守,很少看到刘邦,和刘邦的关系日益疏远。因而刘邦多次欲废刘盈,改立刘如意为太子。[16][17][18][19][20][21]

汉九年,刘邦徙叔孙通太子太傅[22]刘邦晚年亟欲废太子,立戚夫人之子刘如意为太子。大臣多谏争,还没有人能使刘邦拿定主意。吕后恐惧,不知道该如何做。有人告诉吕后,留侯张良善于出谋划策,刘邦信任他。吕后于是派二哥建成侯吕释之强力请托张良,问他一直是皇帝的谋臣,如今皇帝打算更换太子,他怎能垫高枕头睡大觉。张良回答道,当初皇帝多次处在危急之中,采用了他的计谋。如今天下安定,由于偏爱的原因想更换太子,这些至亲骨肉之间的事,即使有一百个和他一样的人进谏也没有什么益处。吕释之竭力邀请张良给他出个主意,张良回答吕释之说,这件事是很难用口舌来争辩的。皇帝不能招致而来的,天下有四个人。这四个人已经年老了,都认为皇帝对人傲慢,所以逃避躲藏在山中,他们按照道义不肯做汉朝的臣子。但是皇帝很敬重这四个人。现在他果真能不惜金玉壁帛,让太子写一封信,言辞要谦恭,并预备安车,再派有口才的人恳切地聘请,他们应当会来。来了以后,把他们当作贵宾,让他们时常跟着入朝,令皇帝见到他们,那么皇帝一定会感到惊异并询问他们。一问他们,皇帝知道这四个人贤能,那么这对太子是一种帮助。于是吕后让吕释之派人携带太子的书信,用谦恭的言辞和丰厚的礼品,迎请这四个人。四个人来了,就住在吕释之的府第中为客。[23]

汉十一年(前196年),淮南王英布反叛,刘邦患重病,打算派刘盈率兵前往讨伐叛军。这四个人互相商议,说他们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要保全太子,太子将兵,事情就危险了。于是劝告吕释之说,太子率兵出战,如立了功,那么权位也不会高过太子;如无功而返,那么从这以后就是遭受祸患了。再说跟太子一起出征的诸位将领,都是曾经同皇帝平定天下的猛将,如今让太子统率这些人,这和让羊指挥狼没有什么两样,这些人决不肯为太子卖力,太子必定不能建功。他们听说‘母爱者子抱’,现在戚夫人日夜侍奉皇帝,皇帝因为她的缘故要立刘如意做太子。四人让吕释之赶紧请皇后打机会向皇帝哭诉:“黥布是天下的猛将,善于用兵,现今诸位将领都是陛下过去的同辈,您却让太子统率这些人,无异于让羊指挥狼,没有人肯为太子效力,而且如让黥布听说这个情况,就会大张旗鼓地向西进犯。皇上虽然患病,还可以勉强地乘坐辎车,躺着统辖军队,众将不敢不尽力。皇上虽然受些辛苦,为了妻儿还是要自己奋发图强一下。”于是吕泽立即在当夜晋见吕后,吕后找机会向刘邦哭诉,说了四个人授意的那番话。刘邦说:“我就想到这小子本来不能派遣他,老子自己去吧。”于是刘邦亲自带兵东征,群臣留守,都送到灞上。张良患病,自己勉强支撑起来,送到曲邮,谒见皇帝,说自己本应跟从前往,但病势沉重。楚国人马迅猛敏捷,希望皇帝不要跟楚国人斗个高低。张良又趁机规劝皇帝,请求让太子刘盈做将军,监守关中军队。刘邦则拜托此时担任少傅的张良,说他虽然患病,也要勉强在卧床养病时辅佐太子。[24]

汉十二年(前195年),刘邦随着击败英布的军队回来,病势更加沉重,愈想更换太子。张良劝谏,刘邦不听,张良就托病不再理事。太子太傅叔孙通引证古今事例进行劝说:“从前晋献公因为宠幸骊姬的缘故废掉太子,立了奚齐,使晋国大乱几十年,被天下人耻笑。秦始皇因为不早早确定扶苏当太子,让赵高能够用欺诈伎俩立了胡亥,结果自取灭亡,这是陛下亲眼见到的事实。现在太子仁义忠孝,是天下人都知道的;吕后与陛下同经艰难困苦,同吃粗茶淡饭,是患难与共的夫妻怎么可以背弃她呢!陛下一定要废掉嫡长子而扶立小儿子,我宁愿先受一死,让我的一腔鲜血染红大地”,死命争保太子。刘邦假装答应了他,但还是想更换太子。等到安闲的时候,设置酒席,太子在旁侍侯。那四人跟着太子,他们的年龄都已八十多岁,须眉洁白,衣冠非常壮美奇特。刘邦感到奇怪,问他们是干什么的。四个人向前对答,各自说出姓名,叫东园公甪里先生绮里季夏黄公。刘邦于是大惊说:“我访求各位好几年了,各位都逃避着我,现在你们为何自愿跟随我儿交游呢?”四人都说:“陛下轻慢士人,喜欢骂人,我们讲求义理,不愿受辱,所以惶恐地逃躲。我们私下闻知太子为人仁义孝顺,谦恭有礼,喜爱士人,天下人没有谁不伸长脖子想为太子拼死效力的。因此我们就来了。”刘邦说:“烦劳诸位始终如一地好好调理保护太子吧。”[25][26]

四个人敬酒祝福已毕,小步快走离去,刘邦打消了更换太子的念头,目送四人。宴会结束后,刘邦与戚夫人独处,刘邦说他想把吕雉换掉,但吕雉的羽翼已经形成,难以更动了。戚夫人哭泣起来,刘邦说:“你为我跳楚舞,我为你唱楚歌。”刘邦唱道:“天鹅高飞,振翅千里。羽翼已成,翱翔四海。翱翔四海,当可奈何!虽有短箭,何处施用!”刘邦唱了几遍,戚夫人抽泣流泪。赵相周昌此时进宫奏事,刘邦正和戚夫人拥抱,周昌见此情景,回头便跑,刘邦问他来此的缘故。因为周昌患有口吃,再加上此时非常气愤,口吃得更加厉害,他说:“臣口不能言,然臣期……期……知其不可。陛下虽欲废太子,臣期……期……不奉诏。”然而,由于刘邦举行这场盛宴的目的正是在昭告天下以刘盈为继任皇帝,所以“欣然而笑”;既笑他的口吃,也笑他的愚忠。他的愚忠在于:远道而来、道听途说,以为刘邦改变了三年前的决定,因而硬闯内室谏诤。[27][28]

舞阳侯樊哙因为娶了吕雉的妹妹吕媭为妻,生下儿子樊伉,因此和其他将领相比,刘邦对樊哙更为亲近。在英布反叛的时候,刘邦一度病得很厉害,讨厌见人,他躺在宫禁之中,诏令守门人不得让群臣进去看他。群臣中如绛侯周勃、颍阴侯灌婴等人都不敢进宫。这样过了十多天,有一次樊哙推开宫门,径直闯了进去,后面群臣紧紧跟随。看到刘邦一人枕着一个宦官躺在床上。樊哙等人见到刘邦之后,痛哭流涕地说:“想当初陛下和我们一道从丰沛起兵,平定天下,那是什么样的壮举啊!而如今天下已经安定,您又是何等的疲惫不堪啊!况且您病得不轻,大臣们都惊慌失措,您又不肯接见我们这些人来讨论国家大事,难道您只想和一个宦官诀别吗?再说您难道不知道赵高作乱的往事吗?”刘邦听罢,于是笑着从床上起来。后来燕王卢绾谋反,刘邦命令樊哙以相国的身份去攻打燕国。这时刘邦又病得很厉害,有人诬陷樊哙和吕氏结党,刘邦假如有一天去世的话,那么樊哙就要带兵把戚夫人和赵王如意这帮人全部杀死。刘邦听说之后,勃然大怒,立刻命令曲逆候陈平用车载着周勃去代替樊哙,并在军中立刻把樊哙斩首。陈平因惧怕吕雉,并没有执行刘邦的命令,而是把樊哙解赴长安。到达长安时,刘邦已经驾崩,吕雉就释放了樊哙,并恢复了他的爵位和封邑。[29]

统治时期[编辑]

登极[编辑]

刘邦攻打英布时,被流矢射中,行进途中得了病。病情严重,吕后请来了良医。医生进去见刘邦,刘邦询问医生,医生说他的病可以治好。于是刘邦谩骂医生说:“吾以布衣提三尺剑取天下,此非天命乎?命乃在天,虽扁鹊何益!”刘邦拒绝治病,赏赐医生黄金五十斤,让他离去。相国酂候萧何在刘邦且死前,推贤唯有平阳侯曹参。刘邦将此事告知刘盈与曹参,并安排安国候王陵在曹参死后任相。[30][31][32]

汉十二年四月二十五日(前195年6月1日),刘邦在长乐宫驾崩。过了四天不发丧。吕后和辟阳侯审食其商量说,诸将与刘邦同为编户民,今在北面称臣,为此常怏怏不乐。如今侍奉少主,心里会更不高兴。两人商议将开国功臣灭族。有人听到了这个消息,告诉了曲周候郦商。郦商去见审食其,说:“我听说皇帝已经驾崩,四天不发丧,皇后想要诛杀诸将。如果真是这样,天下就危险了。陈平、灌婴率领十万士卒驻守荥阳,樊哙、周勃统率二十万士卒平定燕、,此时听到皇帝驾崩,诸将全要伏诛,必定连兵回来向关中进攻。大臣叛乱于内,诸侯造反于外,天下覆灭可翘足而待了。”审食其进宫把这些话告诉了吕后,于是在四月二十八日(6月4日)发丧,大赦天下。五月十七日(6月23日),安葬刘邦于长陵。五月二十日(6月26日),太子刘盈袭号成为皇帝,尊吕雉为皇太后,来到太上皇庙。群臣都说,刘邦“起微细,拨乱世反之正,平定天下,为汉太祖,功最高”,给刘邦上谥号高皇帝。刘盈立太子,命令郡国诸侯各立高祖庙,按照每年的时节祭祀[33][34]

此后到了孝惠帝五年,刘盈想到父亲生前思念和喜欢沛县,就把沛宫定为刘邦的原庙。刘邦所教过唱歌的儿童一百二十人,都让他们在原庙奏乐唱歌,以后有了缺员,就随时加以补充。[35]

刘盈初即位为恩惠,赏赐臣民爵位一级。中郎郎中任职满六年的提爵位三级,满四年的二级。外郎任职满六年的二级。中郎任职不满一年的升一级,外郎任职不满二年的赏钱一万。宦官俸禄与郎中相同。谒者执楯执戟武士驺骑等皇帝侍从人员的俸禄与外郎相同。太子御马骖乗赏赐爵位为五大夫舍人任职满五年的升二级。赏赐给为高帝办丧事者,二千石钱二万,六百石以上一万,五百石二百石以下至佐吏五千。为高帝开土地为冢的视作斥上者,将军四十斤黄金,二千石二十斤黄金,六百石以上六斤黄金,五百石以下至佐吏二斤黄金。减少田租,恢复十五税一的制度。凡爵级在五大夫、六百石以上以及曾经侍奉过皇帝,皇帝也知其姓名的人,犯了罪应当披枷戴锁的,可以适当宽容———软禁而不投入监狱。对官职在上造以上及皇家内外公孙或血缘已疏的耳孙等,犯罪当刑的,或应判四年徒刑的,减至三年。百姓年过七十与不满十岁的有罪当刑的,都免予肉刑与剃光头。刘盈还在令中指出:“官吏的职责就是为百姓办事,能努力把事办好就会得到百姓的信赖,之所以提高他们的爵禄,就是要求他们把百姓的事情办得更好。凡是官吏的俸禄在六百石以上,与其父母妻子在一起居住的,以及已不在职的曾佩将军印、都尉印领过兵的或曾佩二千石官印的,都只给其家属以军赋赏赐,非直系人员不给。”[34]

保护兄弟[编辑]

吕雉在成为皇太后之后,就将戚夫人囚禁于永巷,剃个阴阳头,穿着囚服,令其舂米。戚夫人边舂边唱:“子为王,母为虏,终日舂薄暮,常与死为伍!相离三千里,当谁使告汝?”太后听到后大怒,说:“你想倚靠你儿子吗?”于是派人召赵王如意入朝以便诛杀。此前汉高帝担心自己死后年轻的赵王难以保全,因而接受赵尧建议,徙御史大夫周昌担任赵相以保护如意。太后的使臣到后,周昌让赵王推说身体不好,不能前往。使者往返去了三次,周昌都一直坚持不送赵王进京。于是太后很是忧虑,就派使者召周昌进京。周昌进京之后,拜见太后,太后非常生气地骂他:“难道你还不知道我非常恨戚氏吗?而你却不让赵王进京,为什么?”周昌被召进长安之后,太后又派使者召赵王,赵王动身赴京,还在半路上。刘盈仁慈,知道母亲恼恨赵王,就亲自到霸上去迎接,跟他一起回到宫中,亲自保护,跟他同吃同睡。太后想要杀赵王,却得不到机会。孝惠皇帝元年十二月的一天,刘盈在天将明时出去射箭。赵王年幼,不能早起。太后得知赵王独自在家,派人拿去毒酒让他喝下。等到刘盈回到宫中,赵王已经死了,此时距离赵王来到长安已有一个多月。刘如意的谥号为隐王,刘盈可能对毒死赵隐王的人进行惩处。于是淮阳王刘友被调去做赵王。[36][37][38][39]

汉孝惠帝元年十二月。臣民犯罪,可以出买爵三十级的钱以赎死罪。赏赐民爵,每户一级。[40]

刘盈即位之初,他的母亲就想增封诸吕为候。孝惠帝元年夏天,刘盈与母亲就封诸吕为侯之事发生激烈冲突,太后于是派人砍断戚夫人的手脚,挖去眼睛,熏聋耳朵,灌了哑药,扔到猪圈里,叫她“人彘”。过了几天,太后叫刘盈观看人彘。刘盈看了,一经询问,才知道这是戚夫人,于是大哭起来。刘盈派人责备母亲,说这不是人做的事情。他作为太后的儿子,没有脸面治理天下。[41][42]

汉六年(前201年),汉高帝立长子刘肥为齐王,封地七十座城,百姓凡是说齐语的都归属齐王。汉孝惠帝二年,齐王和叔叔楚王刘交入京朝见刘盈。刘盈与齐王饮宴,二人行平等礼节如同家人兄弟的礼节。太后为此发怒,给齐王倒了杯毒酒,刘盈知道后,欲代替兄长饮毒酒,太后因此作罢。齐王害怕不能免祸,就用他的内史勋的计策,把城阳郡献出,做为鲁元公主的汤沐邑。太后很高兴,齐王才得以辞朝归国。[43][44][45]

修筑长安城[编辑]

汉孝惠帝元年正月,开始修筑长安城[46]孝惠帝三年春天,征发长安六百里之内的男女民工十四万六千人筑长安城,修筑了三十天。[47]六月,又调发诸侯王、彻候的家人奴隶二万人到长安筑城。[48]孝惠帝五年正月,再次调發长安六百里之内的男女十四万五千人修筑长安城三十天。[49]九月,长安城最后竣工。赏赐民爵,每户一级。[50]

汉孝惠帝六年十月,刘盈的异母兄长齐悼惠王刘肥去世。刘盈下令百姓可以出钱买爵,女子年龄在十五岁以上至三十岁不出嫁的,罚款六百钱。六月,刘盈的姨夫舞阳侯樊哙去世。兴建长安西市,修建敖仓[51]

纳谏[编辑]

刘盈即位后,就对叔孙通说:“先帝园陵寝庙,群臣都不熟悉。”于是让叔孙通再度担任太常,让他制定宗庙的礼仪法度。此后陆续制定的汉朝诸多仪礼制度,皆为叔孙通任太常时所论定著录。刘盈自己居住在未央宫,经常要去东边的长乐宫朝拜母亲,还常有小的谒见,每次出行都要开路清道,禁止通行很是烦扰别人,于是就修了一座天桥,正好建在未央宫武库的南面。叔孙通向刘盈报告请示工作,趁机请求秘密谈话说:“陛下怎么能擅自把天桥修建在每月从高寝送衣冠出游到高庙的通道上面呢?高庙是汉太祖的所在,怎么能让后代子孙登到宗庙通道的上面行走呢?”刘盈听了大为惊恐,说要赶快毁掉它。叔孙通说:“人主不能有错误的举动。现在已经建成了,百姓全知道这件事,如果又要毁掉这座天桥,那就是显露出您有错误的举动。希望陛下在渭水北面另立一座原样的的祠庙,把高帝衣冠在每月出游时送到那里,更要增多、增广宗庙,这是大孝的根本措施。”刘盈就下诏令让有关官吏另立一座祠庙。这座另立的祠庙建造起来,就是由于天桥的缘故。刘盈曾在春天到离宫出游,叔孙通说:“古的时候有春天给宗庙进献樱桃果的仪礼,现在正当樱桃成熟的季节,可以进献,希望陛下出游时,顺便采些樱桃来献给宗庙。”刘盈答应办这件事。以后汉代进献各种果品的仪礼就是由此兴盛起来的。[52]

刘盈宠爱闳孺,与他同起同卧,公卿大臣通过闳孺去向刘盈沟通自己的说词。刘盈在位时的郎官和侍中,受到闳孺影响,都戴着用鵕璘毛装饰的帽子,系着饰有贝壳的衣带,涂脂抹粉。[53]辟阳侯审食其很受吕太后宠爱,有人就在刘盈面前说他的坏话,刘盈大怒,就把审食其逮捕交给官吏审讯,并想借此机会杀掉他。吕太后感到惭愧,又不能替他说情。而大臣们大都痛恨审食其的行为,更想借此机会杀掉他。审食其很着急,就派人给平原君朱建传话,说自己想见见他。但朱建却推辞说:“您的案子现在正紧,我不敢会见您。”然后朱建请求会见刘盈的宠臣闳孺,说服他道:“皇帝宠爱您的原因,天下的人谁都知道。现在辟阳侯受宠于太后,却被逮捕入狱,满城的人都说您给说的坏话,想杀掉您。如果今天辟阳侯被皇上杀了,那么明天早上太后发了火,也会杀掉您。您为什么还不脱了上衣,光着膀子,替辟阳侯到皇帝那里求个情呢?如果皇帝听了您的话,放出辟阳侯,太后一定会非常高兴。而太后、皇帝两人都宠爱您,那么您也就会加倍富贵了。”于是闳孺非常害怕,就听从了朱建的主意,向刘盈给审食其说情,刘盈果然放出了审食其。审食其在被囚禁的时候,很想会见朱建,但是朱建却不肯见审食其,审食其认为这是背叛自己,所以对他很是恼恨。等到他被朱建成功地救出之后,才感到特别吃惊。[54]

萧规曹随[编辑]

刘盈即位后,相国依旧由萧何担任。孝惠帝元年,废除了诸侯国设相国的法令,改命曹参为齐国丞相。曹参做齐国丞相时,齐国有七十座城邑。当时全国刚刚安定,齐悼惠王春秋鼎盛,曹参把老年人、读书人都召来,询问安抚百姓的办法。但齐国原有的那些读书人数以百计,众说纷纭,曹参不知如何决定。他听说胶西有位盖公,精研黄老学说,就派人带着厚礼把他请来。见到盖公后,盖公对曹参说,治理国家的办法贵在清净无为,让百姓们自行安定。以此类推,把这方面的道理都讲了。曹参于是让出自己办公的正厅,让盖公住在里面。此后,曹参治理国家的要领就是采用黄老的学说,所以他当齐国丞相九年,齐国安定,人们大大地称赞他是贤明的丞相。[55]孝惠帝二年七月五日(前193年8月16日),萧何卒。曹参听到这个消息,就告诉他的门客赶快整理行装,说:“我将要入朝当相国去了。”过了不久,朝廷派来的人果然来召曹参,曹参在七月廿七日(9月7日)。曹参离开时,嘱咐后任齐国丞相说:“要把齐国的狱市作为某些人行为的寄托,要慎重对待这些行为,不要轻易干涉。”后任丞相说:“治理国家没有比这件事更重要的吗?”曹参说:“不是这样。狱市这些行为,是善恶并容的,如果您严加干涉,坏人在哪里容身呢?我因此把这件事摆在前面。”曹参起初卑贱的时候,跟萧何关系很好;等到各自做了将军、相国,便有了隔阂。到汉高帝临终时,萧何向高帝推荐的贤臣只有曹参,高帝安排萧何死后曹参任相,并将此事告诉了曹参和刘盈。曹参接替萧何做了汉朝的相国,做事情没有任何变更,一概遵循萧何制定的法度。[32][31][56]

曹参从各郡和诸侯国中挑选一些质朴而不善文辞的厚道人,立即召来任命为丞相的属官。对官吏中那些言语文字苛求细微末节,想要一味追求声誉的人,就斥退撵走他们。曹参自己整天痛饮美酒。卿大夫以下的官吏和宾客们见曹参不理政事,上门来的人都想有言相劝。可是这些人一到,曹参就立即拿美酒给他们喝,过了一会儿,有的人想说些什么,曹参又让他们喝酒,直到喝醉后离去,始终没能够开口劝说,如此习以为常。[57]

相国住宅的后园靠近官吏的房舍,官吏的房舍里整天饮酒歌唱,大呼小叫。曹参的随从官员们很厌恶这件事,但对此也无可奈何,于是就请曹参到后园中游玩,一起听到了那些官吏们醉酒高歌、狂呼乱叫的声音,随从官员们希望相国把他们召来加以制止。曹参反而叫人取酒陈设座席痛饮起来,并且也高歌呼叫,与那些官吏们相应和。[58]

曹参见别人有细小的过失,总是隐瞒遮盖,因此相府中平安无事。当时曹参的儿子曹窋担任中大夫。刘盈埋怨曹参不理政事,觉得相国是否看不起自己,于是对曹窋说:“你回家后,试着私下随便问问你父亲说:‘高皇帝刚刚永别了群臣,皇上又很年轻,您身为相国,整天喝酒,遇事也不向皇上请示报告,根据什么考虑国家大事呢?’但这些话不要说是我告诉你的。”曹窋假日休息时回家,闲暇时陪着父亲,把刘盈的意思变成自己的话规劝曹参。曹参听了大怒,打了曹窋二百板子,说:“快点儿进宫侍奉皇上去,国家大事不是你应该说的。”到上朝的时候,;刘盈责备曹参说:“为什么要惩治曹窋?上次是我让他规劝君的。”曹参脱帽谢罪说:“请陛下自己仔细考虑一下,在圣明英武上您和高皇帝谁强?”刘盈说:“我怎么敢跟先帝相比呢!”曹参说:“陛下看我和萧何谁更贤能?”刘盈说:“君好像不如萧何。”曹参说:“陛下说的这番话很对。高皇帝与萧何平定了天下,法令已经明确,如今陛下垂衣拱手,我等谨守各自的职责,遵循原有的法度而不随意更改,不就行了吗?”刘盈说:“好。您休息休息吧!”[59]

曹参担任汉相国三年,于孝惠帝五年八月乙丑(前190年9月24日)卒于任上。曹参卒后,百姓对他作歌唱:“萧何为法,顜若画一;曹参代之,守而勿失。载其清净,民以宁一。”[60][61]

汉孝惠帝六年十月十八日(前189年12月11日),刘盈任命安国侯王陵为右丞相,曲逆侯陈平为左丞相[62]

婚姻[编辑]

汉孝惠帝四年十月十三日(前192年11月10日),吕太后为了亲上加亲,将外孙女许配给儿子,册立为皇后。刘盈的皇后是他的姐姐鲁元公主和姐夫宣平侯张敖的女儿,即他的外甥女。七月二十日(8月10日),未央宫凌室发生火灾。次日,织室发生火灾。[63][64][65][66]因为皇后是吕太后的外孙女,吕太后便千方百计想让她给儿子生子,但皇后最终也没能怀孕。[67][68][69]

加冠[编辑]

汉孝惠帝四年三月七日(前191年4月1日),刘盈举行冠礼,大赦天下。省去妨害吏民的法令,废除挟书有罪秦律。长乐宫鸿台发生火灾,宜阳地区出现血雨。[70]

驾崩[编辑]

孝惠帝七年十月,派车骑材官荥阳,由太尉灌婴指挥。刘盈可能在发兵前已经病入膏盲,岁余不能起。[71]汉孝惠帝七年八月十一日(前188年9月26日),刘盈在未央宮驾崩,终年二十四岁。九月五日(10月19日),刘盈被安葬于安陵,谥号孝惠皇帝。此后的汉朝皇帝,除了光武帝刘秀和被废的皇帝以外,谥号都有一个孝字。[72][73][74][75]汉孝惠帝被安葬后,太子即位成为皇帝,吕雉由此临朝称制,增封诸吕为候。[76][77]

評價[编辑]

後世雖然大多評價漢惠帝劉盈懦弱無能甚至昏庸,但事實上大權掌握在其母呂太后之手,劉盈本人既無從伸展,也無過失,因此無法評價其是否昏庸無能。在性格上,劉盈確實不強悍,但究竟是懦弱抑或仁慈則見仁見智。劉盈對母親的種種惡行雖無法強行阻止,但私下卻一再机灵巧施方法防止母親的陰謀能得逞,由此可见其并非“昏庸”不灵。例如當呂太后欲殺劉如意而召他入宮時,雖然劉如意曾為劉盈帝位的競爭對手,但劉盈仍友愛劉如意,親自至長安城外的灞上迎接劉如意,然後把劉如意放在身邊,與他共同起居飲食,使得呂太后一度難以找到空隙下毒手。又如齊悼惠王劉肥來朝覲時,劉肥雖為劉邦庶長子,但劉盈仍敬愛劉肥為長兄,置上座,如家人之禮。然而此舉竟引來呂太后的不悅,甚而起了酖殺之意。呂太后暗置兩杯毒酒命劉肥祝壽,劉盈查覺到自己母親的殺意,故意要陪同劉肥一起喝祝酒,呂太后大驚,親自倒掉劉盈的酒杯,而劉肥也因此查覺有異,遂佯醉而得脫身。

由這二件事可以看出,劉盈不像他的父親或母親,其性格善良,友愛他人而無害意,因而他甚厌於自己母親的陰毒殘忍。所以當劉盈見到呂太后殘害戚夫人的慘狀時,悲痛大哭,後對呂太后說:「此非人所為。臣為太后子,終不能治天下。」足见其仁善本性。

家庭[编辑]

父母[编辑]

兄弟[编辑]

姐妹[编辑]

后妃[编辑]

  • 皇后孝惠皇后张氏[64]
  • 美人某氏,生西汉前少帝。被太后吕雉杀死。[69]
  • 另,汉孝文帝前十二年二月,孝文帝刘恒出孝惠皇帝后宫美人,让她们改嫁,[85]此时距孝惠帝去世已二十年。

子女[编辑]

众臣平定诸吕之乱后,认为孝惠帝诸子皆来历不明并非亲生,[91]废黜皇帝劉弘,并将劉弘等尚在人世的孝惠帝四子诛杀。[92]

紀年[编辑]

漢孝惠皇帝[93] 元年 二年 三年 四年 五年 六年 七年
公元 前195年十月—前194年後九月 前194年十月—前193年九月 前193年十月—前192年九月 前192年十月—前191年後九月 前191年十月—前190年九月 前190年十月—前189年後九月 前189年十月—前188年九月

影視形象[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引用[编辑]

  1. ^ 1.0 1.1 1.2 《汉书·惠帝纪》:孝惠皇帝,高祖太子也,母曰吕皇后。帝年五岁,高祖初为汉王。
  2. ^ 《史记·齐悼惠王世家》:齐悼惠王刘肥者,高祖长庶男也。其母外妇也,曰曹氏。
  3. ^ 《史記·高祖本紀》:吕公女乃吕后也,生孝惠帝、鲁元公主。
  4. ^ 《史記·高祖本紀》:吕后与两子居田中耨,有一老父过请饮,吕后因餔之。
  5. ^ 《史記·高祖本紀》:高祖为亭长时,常告归之田。老父相吕后曰:“夫人天下贵人。”令相两子,见孝惠,曰:“夫人所以贵者,乃此男也。”相鲁元,亦皆贵。老父已去,高祖適从旁舍来,吕后具言客有过,相我子母皆大贵。高祖问,曰:“未远。”乃追及,问老父。老父曰:“乡者夫人婴兒皆似君,君相贵不可言。”高祖乃谢曰:“诚如父言,不敢忘德。”及高祖贵,遂不知老父处。
  6. ^ 《史記·项羽本纪》:项王、范增疑沛公之有天下,业已讲解,又恶负约,恐诸侯叛之,乃阴谋曰:“巴、蜀道险,秦之迁人皆居蜀。”乃曰:“巴、蜀亦关中地也。”故立沛公为汉王,王巴、蜀、汉中,都南郑。......项王自立为西楚霸王,王九郡,都彭城,
  7. ^ 《史記·樊郦滕灌列传》:项羽至,灭秦,立沛公为汉王。
  8. ^ 《史記·樊郦滕灌列传》:汉之元年四月,诸侯罢戏下,各就国。
  9. ^ 《史記·高祖本纪》:八月,令将军薛欧、王吸出武关,因王陵兵南阳,以迎太公、吕后于沛。楚闻之,发兵距之阳夏,不得前。令故吴令郑昌为韩王,距汉兵。
  10. ^ 《史記·樊郦滕灌列传》:还定三秦,从击项籍。至彭城,项羽大破汉军。汉王败,不利,驰去。见孝惠、鲁元,载之。汉王急,马罢,虏在後,常蹶两兒欲弃之,婴常收,竟载之,徐行面雍树乃驰。汉王怒,行欲斩婴者十馀,卒得脱,而致孝惠、鲁元於丰。
  11. ^ 《史記·高祖本纪》:是时项王北击齐,田荣与战城阳。田荣败,走平原,平原民杀之。齐皆降楚。楚因焚烧其城郭,系虏其子女。齐人叛之。田荣弟横立荣子广为齐王,齐王反楚城阳。项羽虽闻汉东,既已连齐兵,欲遂破之而击汉。汉王以故得劫五诸侯兵,遂入彭城。项羽闻之,乃引兵去齐,从鲁睢水上,大破汉军,多杀士卒,睢水为之不流。乃取汉王父母妻子於沛,置之军中以为质。当是时,诸侯见楚彊汉败,还皆去汉复为楚。塞王欣亡入楚。
  12. ^ 《史記·项羽本纪》:春,汉王部五诸侯兵,凡五十六万人,东伐楚。项王闻之,即令诸将击齐,而自以精兵三万人南从鲁出胡陵。四月,汉皆已入彭城,收其货宝美人,日置酒高会。项王乃西从萧,晨击汉军而东,至彭城,日中,大破汉军。楚军皆走,相随入榖、泗水,杀汉卒十余万人。汉卒皆南走山,楚又追击,至灵壁东睢水上。汉军却,为楚所挤,多杀,汉卒十余万人皆入睢水,睢水为之不流。围汉王三匝。于是大风从西北而起,折木发屋,扬沙石,窈冥昼晦,逢迎楚军。楚军大乱,坏散,而汉王乃得与数十骑遁去。欲过沛,收家室而西;楚亦使人追之沛,取汉王家;家皆亡,不与汉王相见。汉王道逢得孝惠、鲁元,乃载行。楚骑追汉王,汉王急,推堕孝惠、鲁元车下,滕公常下收载之,如是者三。曰:“虽急,不可以驱,奈何弃之!”于是遂得脱。求太公、吕后不相遇。审食其从太公、吕后间行,求汉王,反遇楚军。楚军遂与归,报项王,项王常置军中。
  13. ^ 《史記·高祖本纪》:当此时,彭越将兵居梁地,往来苦楚兵,绝其粮食。田横往从之。项羽数击彭越等,齐王信又进击楚。项羽恐,乃与汉王约,中分天下,割鸿沟而西者为汉,鸿沟而东者为楚。项王归汉王父母妻子,军中皆呼万岁,乃归而别去。
  14. ^ 《史記·高祖本纪》:汉王之败彭城而西,行使人求家室,家室亦亡,不相得。败後乃独得孝惠,六月,立为太子,大赦罪人。令太子守栎阳,诸侯子在关中者皆集栎阳为卫。
  15. ^ 《史記·高祖本紀》:正月,诸侯及将相相与共请尊汉王为皇帝。汉王曰:“吾闻帝贤者有也,空言虚语,非所守也,吾不敢当帝位。”群臣皆曰:“大王起微细,诛暴逆,平定四海,有功者辄裂地而封为王侯。大王不尊号,皆疑不信。臣等以死守之。”汉王三让,不得已,曰:“诸君必以为便,便国家。”(二月)甲午,乃即皇帝位氾水之阳。
  16. ^ 《史記·吕太后本紀》:及高祖为汉王,得定陶戚姬,爱幸,生赵隐王如意。孝惠为人仁弱,高祖以为不类我,常欲废太子,立戚姬子如意,如意类我。戚姬幸,常从上之关东,日夜啼泣,欲立其子代太子。吕后年长,常留守,希见上,益疏。
  17. ^ 《史記·外戚史记》:汉兴,吕娥姁为高祖正后,男为太子。及晚节色衰爱驰,而戚夫人有宠,其子如意几代太子者数矣。
  18. ^ 《史记·汉兴以来诸侯王年表》:高祖九年,初王隐王如意元年。如意,高祖子。
  19. ^ 《资治通鉴》卷第十一:(七年)辛卯,立皇子如意为代王。
  20. ^ 《史記·汉兴以来将相名臣年表》:高皇帝九年,御史大夫昌为赵丞相。
  21. ^ 《资治通鉴》卷第十二:定陶戚姬有宠于上,生赵王如意。上以太子仁弱,谓如意类己;虽封为赵王,常留之长安。上之关东,戚姬常从,日夜啼泣,欲立其子。吕后年长,常留守,益疏。
  22. ^ 《史記·刘敬叔孙通列传》:汉九年,高帝徙叔孙通为太子太傅。
  23. ^ 《史記·留候世家》:上欲废太子,立戚夫人子赵王如意。大臣多谏争,未能得坚决者也。吕后恐,不知所为。人或谓吕后曰:“留侯善画计策,上信用之。”吕后乃建成侯吕泽劫留侯,曰:“君常为上谋臣,今上欲易太子,君安得高枕而卧乎?”留侯曰:“始上数在困急之中,幸用臣策。今天下安定,以爱欲易太子,骨肉之间,虽臣等百余人何益。”吕泽强要曰:“为我画计。”留侯曰:“此难以口舌争也。顾上有不能致者,天下有四人。四人者年老矣,皆以为上慢侮人,故逃匿山中,义不为汉臣。然上高此四人。今公诚能无爱金玉璧帛,令太子为书,卑辞安车,因使辩士固请,宜来。来,以为客,时时从入朝,令上见之,则必异而问之。问之,上知此四人贤,则一助也。”于是吕后令吕泽使人奉太子书,卑辞厚礼,迎此四人。四人至,客建成侯所。
  24. ^ 《史記·留候世家》:汉十一年,黥布反,上病,欲使太子将,往击之。四人相谓曰:“凡来者,将以存太子。太子将兵,事危矣。”乃说建成侯曰:“太子将兵,有功则位不益太子;无功还,则从此受祸矣。且太子所与俱诸将,皆尝与上定天下枭将也,今使太子将之,此无异使羊将狼也,皆不肯为尽力,无功必矣。臣闻‘母爱者子抱’,今戚夫人日夜侍御,赵王如意常抱居前,上曰‘终不使不肖子居爱子之上’,明乎其太子位必矣。君何不急请吕后承间为上泣言:‘黥布,天下猛将也,善用兵,今诸将皆陛下故等夷,乃令太子将此属,无异使羊将狼,莫肯为用,且使布闻之,则鼓行而西耳。上虽病,强载辎车,卧而护之,诸将不敢不尽力。上虽苦,为妻子自强。’”于是吕泽立夜见吕后,吕后承间为上泣涕而言,如四人意。上曰:“吾惟竖子固不足遣,而公自行耳。”于是上自将兵而东,群臣居守,皆送至灞上。留侯病,自强起,至曲邮,见上曰:“臣宜从,病甚。楚人剽疾,愿上无与楚人争锋。”因说上曰:“令太子为将军,监关中兵。”上曰:“子房虽病,强卧而傅太子。”是时叔孙通为太傅,留侯行少傅事。
  25. ^ 《史記·留候世家》:汉十二年,上从击破布军归,疾益甚,愈欲易太子。留侯谏,不听,因疾不视事。叔孙太傅称说引古今,以死争太子。上详许之,犹欲易之。及燕,置酒,太子侍。四人从太子,年皆八十有余,须眉皓曰,衣冠甚伟。上怪之,问曰:“彼何为者?”四人前对,各言名姓,曰东园公,角里先生,绮里季,夏黄公。上乃大惊,曰:“吾求公数岁,公辟逃我,今公保自从吾儿游乎?”四人皆曰:“陛下轻士善骂,臣等义不受辱,故恐而亡匿。窍闻太子为人仁孝,恭敬爱士,天下莫不延颈欲为太子死者,故臣等来耳。”上曰:“烦公幸卒调护太子。”
  26. ^ 《史記·刘敬叔孙通列传》:汉十二年,高祖欲以赵王如意易太子,叔孙通谏上曰:“昔者晋献公以骊姬之故废太子,立奚齐,晋国乱者数十年,为天下笑。秦以不蚤定扶苏,令赵高得以诈立胡亥,自使灭祀,此陛下所亲见。今太子仁孝,天下皆闻之;吕后与陛下攻苦食啖,其可背哉!陛下必欲废适而立少,臣愿先伏诛,以颈削污地。”高帝曰:“公罢矣,吾直戏耳。”叔孙通曰:“太子天下本,本一摇天下振动,奈何以天下为戏!”高帝曰:“吾听公言。”及上置酒,见留侯所招客从太子入见,上乃遂无易太子志矣。
  27. ^ 《史記·留候世家》:四人为寿已毕,趋去。上目送之,召戚夫人指示四人者曰:“我欲易之,彼四人辅之,羽翼已成,难动矣。吕后真而主矣。”戚夫人泣,上曰:“为我楚舞,吾为若楚歌。”歌曰:“鸿鹄高飞,一举千里。羽翮已就,横绝四海。横绝四海,当可奈何!虽有矰缴,尚安所施!”歌数阕,戚夫人嘘唏流涕,上起之,罢酒。竟不易太子者,留侯本招此四人之力也。
  28. ^ 《史記·张丞相列传》:昌为人强力,敢直言,自萧、曹等皆卑下之。昌尝燕时入奏事,高帝方拥戚姬,昌还走,高帝逐得,骑周昌项,问曰:“我何如主也?”昌仰曰:“陛下即桀纣之主也。”于是上笑之,然尤惮周昌。及帝欲废太子,而立戚姬之子如意为太子,大臣固争之,莫能得;上以留侯策即止。而周昌廷争之强,上问其说,昌为人吃,又盛怒,曰:“臣口不能言,然臣期……期……知其不可。陛下虽欲废太子,臣期……期……不奉诏。”上欣然而笑。既罢,吕后侧耳于东箱听,见周昌,为跪谢曰:“微君,太子几废。”
  29. ^ 《史記·樊郦滕灌列传》:哙以吕后女弟吕须为妇,生子伉,故其比诸将最亲。先黥布反时,高祖尝病甚,恶见人,卧禁中,诏户者无得入群臣。群臣绛,灌等莫敢入。十余日,哙乃排闼直入,大臣随之。上独枕一宦者卧。哙等见上流涕曰:“始陛下与臣等起丰沛,定天下,何其壮也!今天下已定,又何惫也!且陛下病甚,大臣震恐,不见臣等计事,顾独与一宦者绝乎?且陛下独不见赵高之事乎?”高帝笑而起。其后卢绾反,高帝使哙以相国击燕。是时高帝病甚,人有恶哙党于卢氏,即上一日宫车晏驾,则哙欲以兵尽诛灭戚氏,赵王如意之属。高帝闻之大怒,乃使陈平载绛侯代将,而即军中斩哙。陈平畏吕后,执哙诣长安。至则高祖已崩,吕后释哙,使复爵邑。
  30. ^ 《史記·高祖本纪》:高祖击布时,为流矢所中,行道病。病甚,吕后迎良医,医入见,高祖问医,医曰:“病可治。”于是高祖嫚骂之曰:“吾以布衣提三尺剑取天下,此非天命乎?命乃在天,虽扁鹊何益!”遂不使治病,赐金五十斤罢之。已而吕后问:“陛下百岁后,萧相国即死,令谁代之?”上曰:“曹参可。”问其次,上曰:“王陵可。然陵少憨,陈平可以助之。陈平智有馀,然难以独任。周勃重厚少文,然安刘氏者必勃也,可令为太尉。”吕后复问其次,上曰:“此后亦非而所知也。”
  31. ^ 31.0 31.1 《史記·萧相国世家》:何素不与曹参相能,及何病,孝惠自临视相国病,因问曰:“君即百岁后,谁可代君者?”对曰:“知臣莫如主。”孝惠曰:“曹参何如?”何顿首曰:“帝得之矣!臣死不恨矣!”
  32. ^ 32.0 32.1 《史記·曹相国世家》:惠帝二年,萧何卒。参闻之,告舍人趣治行,“吾将入相”。居无何,使者果召参。参去,属其后相曰:“以齐狱市为寄,慎勿扰也。”后相曰:“治无大于此者乎?”参曰:“不然。夫狱市者,所以并容也,今君扰之,奸人安所容也?吾是以先之。”参始微时,与萧何善;及为将相,有郤。至何且死,所推贤唯参。参代何为汉相国,举事无所变更,一遵萧何约束。
  33. ^ 《史記·高祖本纪》:四月甲辰,高祖崩长乐宫。四日不发丧。吕后与审食其谋曰:“诸将与帝为编户民,今北面为臣,此常怏怏,今乃事少主,非尽族是,天下不安。”人或闻之,语郦将军。郦将军往见审食其,曰:“吾闻帝已崩,四日不发丧,欲诛诸将。诚如此,天下危矣。陈平、灌婴将十万守荥阳,樊哙、周勃将二十万定燕、代,此闻帝崩,诸将皆诛,必连兵还乡以攻关中。大臣内叛,诸侯外反,亡可翘足而待也。”审食其入言之,乃以丁未发丧,大赦天下。卢绾闻高祖崩,遂亡入匈奴。丙寅,葬长陵。己巳,立太子,至太上皇庙。群臣皆曰:“高祖起微细,拨乱世反之正,平定天下,为汉太祖,功最高。”上尊号为高皇帝。太子袭号为皇帝,孝惠帝也。令郡国诸侯各立高祖庙,以岁时祠。
  34. ^ 34.0 34.1 《汉书·惠帝纪》:五月丙寅,太子即皇帝位,尊皇后曰皇太后。赐民爵一级。中郎、郎中满六岁爵三级,四岁二级。外郎满六岁二级。中郎不满一岁一级。外郎不满二岁赐钱万。宦官尚食比郎中。谒者、执楯、执戟、武士、驺比外郎。太子御骖乗赐爵五大夫,舍人满五岁二级。赐给丧事者,二千石钱二万,六百石以上万,五百石、二百石以下至佐史五千。视作厈上者,将军四十金,二千石二十金,六百石以上六金,五百石以下至佐史二金。减田租,复十五税一。爵五大夫、吏六百石以上及宦皇帝而知名者有罪当盗械者,皆颂系。上造以上及内外公孙耳孙有罪当刑及当为城旦舂者,皆耐为鬼薪白粲。民年七十以上若不满十岁有罪当刑者,皆完之。又曰:“吏所以治民也,能尽其治则民赖之,故重其禄,所以为民也。今吏六百石以上父母妻子与同居,及故吏甞佩将军都尉印将兵及佩二千石官印者,家唯给军赋,他无有所与。
  35. ^ 《史記·高祖本紀》:及孝惠五年,思高祖之悲乐沛,以沛宫为高祖原庙。高祖所教歌儿百二十人,皆令为吹乐,后有缺,辄补之。
  36. ^ 《汉书·外戚传》:高祖崩,惠帝立,吕后为皇太后,乃令永巷囚戚夫人,髠钳衣赭衣,令舂。戚夫人舂且歌曰:“子为王,母为虏,终日舂薄暮,常与死为伍!相离三千里,当谁使告女?”太后闻之大怒,曰:“乃欲倚女子邪?”乃召赵王诛之。
  37. ^ 《史记·吕太后本纪》:吕后最怨戚夫人及其子赵王,乃令永巷囚戚夫人,而召赵王。使者三反,赵相建平侯周昌谓使者曰:“高帝属臣赵王,赵王年少。窃闻太后怨戚夫人,欲召赵王并诛之,臣不敢遣王。王且亦病,不能奉诏。”吕后大怒,乃使人召赵相。赵相征至长安,乃使人复召赵王。王来,未到。孝惠帝慈仁,知太后怒,自迎赵王霸上,与入宫,自挟与赵王起居饮食。太后欲杀之,不得闲。孝惠元年十二月,帝晨出射。赵王少,不能蚤起。太后闻其独居,使人持酖饮之。犁明,孝惠还,赵王已死。于是乃徙淮阳王友为赵王。
  38. ^ 《史记·张丞相列传》:是后戚姬子如意为赵王,年十岁高祖忧即万岁之后不全也。赵尧年少,为符玺御史。赵人方与公谓御史大夫周昌曰:“君之史赵尧,年虽少,然奇才也,君必异之,是且代君之位。”周昌笑曰;“尧年少,刀笔吏耳,何能至是乎!”居顷之,赵尧侍高祖。高祖独心不乐,悲歌,群臣不知上之所以然。赵尧进请问曰:“陛下所为不乐,非为赵王年少而戚夫人与吕后有却邪?备万岁之后而赵王不能自全乎?”高祖曰:“然。吾私忧之,不知所出。”尧曰:“陛下独宜为赵王置贵彊相,及吕后、太子、群臣素所敬惮乃可。”高祖曰:“然。吾念之欲如是,而群臣谁可者?”尧曰:“御史大夫周昌,其人坚忍质直,且自吕后、太子及大臣皆素敬惮之。独昌可。”高祖曰:“善。”于是乃召周昌,谓曰:“吾欲固烦公,公彊为我相赵王。”周昌泣曰:“臣初起从陛下,陛下独柰何中道而弃之于诸侯乎?”高祖曰:“吾极知其左迁,然吾私忧赵王,念非公无可者。公不得已彊行!”于是徙御史大夫周昌为赵相。......高祖崩,吕太后使使召赵王,其相周昌令王称疾不行。使者三反,周昌固为不遣赵王。于是高后患之,乃使使召周昌。周昌至,谒高后,高后怒而骂周昌曰:“尔不知我之怨戚氏乎?而不遣赵王,何?”昌既徵,高后使使召赵王,赵王果来。至长安月余,饮药而死。周昌因谢病不朝见,三岁而死。
  39. ^ 《西京杂记》卷一:惠帝尝与赵王同寝处。吕后欲杀之而未得。后帝早猎王不能夙兴。吕后命力士于被中缢杀之及死。吕后不之信。以绿囊盛之。载以小軿车入见。乃厚赐力士。力士是东郭门外官奴。帝后知。腰斩之。后不知也。
  40. ^ 《汉书·惠帝纪》:元年冬十二月,赵隐王如意薨。民有罪,得买爵三十级以免死罪。赐民爵,户一级。
  41. ^ 《史记·吕太后本纪》:夏,诏赐郦侯父追谥为令武侯,太后遂断戚夫人手足,去眼,煇耳,饮瘖药,使居厕中,命曰“人彘”。居数日,乃召孝惠帝观人彘。孝惠见,问,乃知其戚夫人,乃大哭,因病,岁余不能起。使人请太后曰:“此非人所为。臣为太后子,终不能治天下。”孝惠以此日饮为淫乐,不听政,故有病也。
  42. ^ 《史记·郦生陆贾列传》:孝惠帝时,吕太后用事,欲王诸吕,畏大臣有口者,陆生自度不能争之,乃病免家居。
  43. ^ 《史记·吕太后本纪》:二年,楚元王、齐悼惠王皆来朝。十月,孝惠与齐王燕饮太后前,孝惠以为齐王兄,置上坐,如家人之礼。太后怒,乃令酌两卮酖,置前,令齐王起为寿。齐王起,孝惠亦起,取卮欲俱为寿。太后乃恐,自起泛孝惠卮。齐王怪之,因不敢饮,详醉去。问,知其酖,齐王恐,自以为不得脱长安,忧。齐内史士说王曰:“太后独有孝惠与鲁元公主。今王有七十余城,而公主乃食数城。王诚以一郡上太后,为公主汤沐邑,太后必喜,王必无忧。”于是齐王乃上城阳之郡,尊公主为王太后。吕后喜,许之。乃置酒齐邸,乐饮,罢,归齐王。
  44. ^ 《史记·齐悼惠王世家》:齐悼惠王刘肥者,高祖长庶男也。其母外妇也,曰曹氏。高祖六年,立肥为齐王,食七十城,诸民能齐言者皆予齐王。齐王,孝惠帝兄也。孝惠帝二年,齐王入朝。惠帝与齐王燕饮,亢礼如家人。吕太后怒,且诛齐王。齐王惧不得脱,乃用其内史勋计,献城阳郡,以为鲁元公主汤沐邑。吕太后喜,乃得辞就国。
  45. ^ 《新序·善谋下》:齐悼王者,孝惠皇帝之兄也。孝惠皇帝二年,悼惠王入朝,孝惠皇与悼惠王燕饮,乃行家人礼,同席。吕太后怒,乃进鸩酒,孝惠皇帝知,欲代饮之,乃止。悼惠王惧不得出城,上车太息,内史参乘怪问其故,悼惠王具以状语内史,内史曰:“王宁亡十城耶?将亡齐国也?”悼惠王曰:“得全身而已,何敢爱城哉!”内史曰:“鲁元公主,太后之女,大王之弟也。大王封国七十余城,而鲁元公主汤沐邑少;大王诚献十城为鲁元公主汤沐邑,内有亲亲之恩,外有顺太后之意,太后必大喜。是亡十城而得六十城也。”悼惠王曰:“善。”至邸上,奏献十城为鲁元公主汤沐邑,太后果大悦受邑,厚赐悼惠王而归之,国遂安,齐内史之谋也。
  46. ^ 《汉书·惠帝纪》:春正月,城长安。
  47. ^ 《汉书·惠帝纪》:三年春,发长安六百里内男女十四万六千人城长安,三十日罢。
  48. ^ 《汉书·惠帝纪》:六月,发诸侯王、列侯徒隶二万人城长安。
  49. ^ 《汉书·惠帝纪》:惠帝五年......春正月,复发长安六百里内男女十四万五千人城长安,三十日罢。
  50. ^ 《汉书·惠帝纪》:九月,长安城全部竣工。赏赐民爵,每户一级。
  51. ^ 《汉书·惠帝纪》:六年冬十月辛丑,齐王肥薨。令民得卖爵。女子年十五以上至三十不嫁,五算。夏六月,舞阳侯哙薨。起长安西市,修敖仓。
  52. ^ 《史记·刘敬叔孙通列传》:高帝崩,孝惠即位,乃谓叔孙生曰:“先帝园陵寝庙,群臣莫习。”徙为太常,定宗庙仪法。及稍定汉诸仪法,皆叔孙生为太常所论箸也。孝惠帝为东朝长乐宫,及间往,数跸烦人,乃作复道,方筑武库南。叔孙生奏事,因请间曰:“陛下何自筑复道高寝,衣冠月出游高庙?高庙,汉太祖,柰何令后世子孙乘宗庙道上行哉?”孝惠帝大惧,曰:“急坏之。”叔孙生曰:“人主无过举。今已作,百姓皆知之,今坏此,则示有过举。愿陛下原庙渭北,衣冠月出游之,益广多宗庙,大孝之本也。”上乃诏有司立原庙。原庙起,以复道故。孝惠帝曾春出游离宫,叔孙生曰:“古者有春尝果,方今樱桃孰,可献,愿陛下出,因取樱桃献宗庙。”上乃许之。诸果献由此兴。
  53. ^ 《史记·佞幸列传》:昔以色幸者多矣。至汉兴,高祖至暴抗也,然籍孺以佞幸;孝惠时有闳孺。此两人非有材能,徒以婉佞贵幸,与上卧起,公卿皆因关说。故孝惠时郎侍中皆冠鵕璘,贝带,傅脂粉,化闳、籍之属也。两人徙家安陵。
  54. ^ 《史记·郦生陆贾列传》:辟阳侯幸吕太后,人或毁辟阳侯於孝惠帝,孝惠帝大怒,下吏,欲诛之。吕太后惭,不可以言。大臣多害辟阳侯行,欲遂诛之。辟阳侯急,因使人欲见平原君。平原君辞曰:“狱急,不敢见君。”乃求见孝惠幸臣闳籍孺,说之曰:“君所以得幸帝,天下莫不闻。今辟阳侯幸太后而下吏,道路皆言君谗,欲杀之。今日辟阳侯诛,旦日太后含怒,亦诛君。何不肉袒为辟阳侯言於帝?帝听君出辟阳侯,太后大驩。两主共幸君,君贵富益倍矣。”於是闳籍孺大恐,从其计,言帝,果出辟阳侯。辟阳侯之囚,欲见平原君,平原君不见辟阳侯,辟阳侯以为倍己,大怒。及其成功出之,乃大惊。
  55. ^ 《史记·曹相国世家》:孝惠帝元年,除诸侯相国法,更以参为齐丞相。参之相齐,齐七十城。天下初定,悼惠王富於春秋,参尽召长老诸生,问所以安集百姓,如齐故[俗]诸儒以百数,言人人殊,参未知所定。闻胶西有盖公,善治黄老言,使人厚币请之。既见盖公,盖公为言治道贵清静而民自定,推此类具言之。参於是避正堂,舍盖公焉。其治要用黄老术,故相齐九年,齐国安集,大称贤相。
  56. ^ 《史记·汉兴以来将相名臣年表》:孝惠二年七月辛未,何薨。七月癸巳,齐相平阳侯曹参为相国。
  57. ^ 《史记·曹相国世家》:择郡国吏木诎於文辞,重厚长者,即召除为丞相史。吏之言文刻深,欲务声名者,辄斥去之。日夜饮醇酒。卿大夫已下吏及宾客见参不事事,来者皆欲有言。至者,参辄饮以醇酒,闲之,欲有所言,复饮之,醉而後去,终莫得开说,以为常。
  58. ^ 《史记·曹相国世家》:相舍後园近吏舍,吏舍日饮歌呼。从吏恶之,无如之何,乃请参游园中,闻吏醉歌呼,从吏幸相国召按之。乃反取酒张坐饮,亦歌呼与相应和。
  59. ^ 《史记·曹相国世家》:参见人之有细过,专掩匿覆盖之,府中无事。参子窋为中大夫。惠帝怪相国不治事,以为“岂少朕与”?乃谓窋曰:“若归,试私从容问而父曰:‘高帝新弃群臣,帝富於春秋,君为相,日饮,无所请事,何以忧天下乎?’然无言吾告若也。”窋既洗沐归,间侍,自从其所谏参。参怒,而笞窋二百,曰:“趣入侍,天下事非若所当言也。”至朝时,惠帝让参曰:“与窋胡治乎?语参“何为治窋”也。乃者我使谏君也。”参免冠谢曰:“陛下自察圣武孰与高帝?”上曰:“朕乃安敢望先帝乎!”曰:“陛下观臣能孰与萧何贤?”上曰:“君似不及也。”参曰:“陛下言之是也。且高帝与萧何定天下,法令既明,今陛下垂拱,参等守职,遵而勿失,不亦可乎?”惠帝曰:“善。君休矣!”
  60. ^ 《史记·曹相国世家》:参为汉相国,出入三年。卒,谥懿侯。子窋代侯。百姓歌之曰:“萧何为法,顜若画一;曹参代之,守而勿失。载其清净,民以宁一。”
  61. ^ 《史记·汉兴以来将相名臣年表》:(孝惠五年)八月乙丑,参卒。
  62. ^ 《史记·汉兴以来将相名臣年表》:孝惠六年十月乙巳,安国侯王陵为右丞相。十月己巳曲逆侯陈平为左丞相。
  63. ^ 《史记·外戚世家》:吕后长女为宣平侯张敖妻,敖女为孝惠皇后。
  64. ^ 64.0 64.1 64.2 《汉书·外戚传》:孝惠张皇后。宣平侯敖尚帝姊鲁元公主,有女。惠帝即位,吕太后欲为重亲,以公主女配帝为皇后。
  65. ^ 《汉书·五行志》:惠帝四年十月乙亥,未央宫凌室灾;丙子,织室灾。刘向以为元年吕太后杀赵王如意,残戮其母戚夫人。是岁十月壬寅,太后立帝姊鲁元公主女为皇后。其乙亥,凌室灾。明日,织室灾。凌室所以供养饮食,织室所以奉宗庙衣服,与《春秋》御廪同义。天戒若曰,皇后亡奉宗庙之德,将绝祭祀。其后,皇后亡子,后宫美人有男,太后使皇后名之,而杀其母。惠帝崩,嗣子立,有怨言,太后废之,更立吕氏子弘为少帝。赖大臣共诛诸吕而立文帝,惠后幽废。
  66. ^ 《汉书·惠帝纪》:四年秋七月乙亥,未央宫凌室灾;丙子,织室灾。
  67. ^ 《史记·外戚世家》:吕太后以重亲故,欲其生子万方,终无子,诈取后宫人子炎子。
  68. ^ 《汉书·五行志》:其后,皇后亡子,后宫美人有男,太后使皇后名之,而杀其母。惠帝崩,嗣子立,有怨言,太后废之,更立吕氏子弘为少帝。
  69. ^ 69.0 69.1 69.2 《史记·吕太后本纪》:宣平侯女为孝惠皇后时,无子,详为有身,取美人子名之,杀其母,立所名子为太子。
  70. ^ 《汉书·惠帝纪》:三月甲子,皇帝冠,赦天下。省法令妨吏民者;除挟书律。长乐宫鸿台灾。宜阳雨血。
  71. ^ 《汉书·惠帝纪》:七年冬十月,发车骑、材官诣荥阳,太尉灌婴将。春正月辛丑朔,日有蚀之。夏五月丁卯,日有蚀之,旣。秋八月戊寅,帝崩于未央宫。九月辛丑,葬安陵。
  72. ^ 《史记·吕太后本纪》:七年秋八月戊寅,孝惠帝崩。发丧,太后哭,泣不下。留侯子张辟彊为侍中,年十五,谓丞相曰:“太后独有孝惠,今崩,哭不悲,君知其解乎?”丞相曰:“何解?”辟彊曰:“帝毋壮子,太后畏君等。君今请拜吕台、吕产、吕禄为将,将兵居南北军,及诸吕皆入宫,居中用事,如此则太后心安,君等幸得脱祸矣。”丞相乃如辟彊计。太后说,其哭乃哀。吕氏权由此起。乃大赦天下。九月辛丑,葬。太子即位为帝,谒高庙。元年,号令一出太后。
  73. ^ 《资治通鉴》卷第十二:七年秋,八月,戊寅,帝崩于未央宫。大赦天下。九月,辛丑,葬安陵。......既葬,太子即皇帝位,年幼;太后临朝称制。
  74. ^ 《汉书注·惠帝纪》:臣瓒曰:“帝年十七即位,即位七年,寿二十四。”
  75. ^ 《汉书注·惠帝纪》:荀悦曰:“讳盈之字曰满。”应劭曰:“礼谥法『柔质慈民曰惠』。”师古曰:“孝子善述父之志,故汉家之谥,自惠帝巳下皆称孝也。臣下以满字代盈者,则知帝讳盈也。他皆类此。”
  76. ^ 《资治通鉴》卷第十二:既葬,太子即皇帝位,年幼;太后临朝称制。
  77. ^ 《史记·吕太后本纪》:太子即位为帝,谒高庙。元年,号令一出太后。
  78. ^ 78.0 78.1 《史記·高祖本纪》:高祖,沛丰邑中阳里人,姓刘氏,字季。父曰太公,母曰刘媪。
  79. ^ 《史记·高祖本纪》:六年,高祖五日一朝太公,如家人父子礼。太公家令说太公曰:“天无二日,土无二王。今高祖虽子,人主也;太公虽父,人臣也。柰何令人主拜人臣!如此,则威重不行。”后高祖朝,太公拥篲,迎门却行。高祖大惊,下扶太公。太公曰:“帝,人主也,柰何以我乱天下法!”于是高祖乃尊太公为太上皇。
  80. ^ 《史记正义·高祖本纪》:帝王世纪云:“汉昭灵后含始游洛池,有宝鸡衔赤珠出炫日,后吞之,生高祖。”诗含神雾亦云。含始即昭灵后也。陈留风俗传云:“沛公起兵野战,丧皇妣於黄乡,天下平定,使使者以梓宫招幽魂,於是丹蛇在水自洒,跃入梓宫,其浴处有遗发,谥曰昭灵夫人。”汉仪注云:“高帝母起兵时死小黄城,後於小黄立陵庙。”括地志云:“小黄故城在汴州陈留县东北三十三里。”颜师古云:“皇甫谧等妄引谶记,好奇骋博,强为高祖父母名字,皆非正史所说,盖无取焉。宁有刘媪本姓实存,史迁肯不详载?即理而言,断可知矣。”
  81. ^ 81.0 81.1 《史記·高祖本纪》:吕公因目固留高祖。高祖竟酒,後。吕公曰:“臣少好相人,相人多矣,无如季相,原季自爱。臣有息女,谓所生之女也。原为季箕帚妾。”酒罢,吕媪怒吕公曰:“公始常欲奇此女,与贵人。沛令善公,求之不与,何自妄许与刘季?”吕公曰:“此非兒女子所知也。”卒与刘季。
  82. ^ 《史记·吕太后本纪》:《史记集解·吕太后本纪》:徐广曰:“吕后父吕公,汉元年为临泗侯,四年卒,高后元年追谥曰吕宣王。”
  83. ^ 83.0 83.1 83.2 83.3 83.4 83.5 83.6 《史记·高祖本纪》:高帝八男:长庶齐悼惠王肥;次孝惠,吕后子;次戚夫人子赵隐王如意;次代王恒,已立为孝文帝,薄太后子;次梁王恢,吕太后时徙为赵共王;次淮阳王友,吕太后时徙为赵幽王;次淮南厉王长;次燕王建。
  84. ^ 《史记·吕太后本纪》:九月,燕灵王建薨,有美人子,太后使人杀之,无后,国除。
  85. ^ 《汉书·文帝纪》:二月,出孝惠皇帝后宫美人,令得嫁。
  86. ^ 86.0 86.1 86.2 86.3 86.4 86.5 《史记·吕太后本纪》:太后欲王吕氏,先立孝惠后宫子彊为淮阳王,子不疑为常山王,子山为襄城侯,子朝为轵侯,子武为壶关侯。
  87. ^ 《史记·吕太后本纪》:帝废位,太后幽杀之。五月丙辰,立恒山王义为帝,更名曰弘。不称元年者,以太后制天下事也。
  88. ^ 《史记·吕太后本纪》:以轵侯朝为常山王。
  89. ^ 《史记·吕太后本纪》:五年八月,淮阳王薨,以弟壶关侯武为淮阳王。
  90. ^ 《史记·吕太后本纪》:二月,徙梁王恢为赵王。吕王产徙为梁王,梁王不之国,为帝太傅。立皇子平昌侯太为吕王。更名梁曰吕,吕曰济川。
  91. ^ 《史记·吕太后本纪》:诸大臣相与阴谋曰:“少帝及梁、淮阳、常山王,皆非真孝惠子也。吕后以计诈名他人子,杀其母,养后宫,令孝惠子之,立以为后,及诸王,以彊吕氏。
  92. ^ 《史记·吕太后本纪》:夜,有司分部诛灭梁、淮阳、常山王及少帝于邸。
  93. ^ 漢孝惠皇帝歷譜. [2016-01-27]. 

书目[编辑]

汉惠帝
西漢
出生于: 前210年 逝世於: 前188年
統治者頭銜
前任:
太祖高皇帝
劉邦
皇帝
前195年前188年
繼任:
西汉前少帝
中國君主
前195年前18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