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昭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漢昭帝
HanZhaoDiLiuFuling.jpg
在位 前87年3月30日—前74年6月5日
在世 前94年—前74年6月5日
陵墓 平陵
姓名 劉弗陵、刘弗
庙号
谥号 孝昭皇帝
政权 漢朝西漢
年号

始元 前86年—前80年七月
元鳳 前80年八月—前75年

元平 前74年
汉昭帝
漢朝皇帝
統治 前87年–前74年
前任 漢武帝
繼任 劉賀

漢昭帝劉弗陵(前94年-前74年6月5日),西漢第八位皇帝(前87年—前74年在位),其正式諡號為「孝昭皇帝」,後世省略「孝」字稱「漢昭帝」,漢武帝幼子,母親鉤弋夫人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據說鉤弋夫人懷孕14個月才生下劉弗陵[1],大臣們都以為帝降生,紛紛恭祝武帝。武帝老年得子,更是愛不釋手,常说像自己[2]巫蛊之祸兴起[3]征和二年(前91年),刘弗陵的长兄太子刘据兵败逃亡后自杀。

武帝駕崩前,準備立劉弗陵為太子,但是為了防止「子幼母壯」、外戚專權的事情發生,他藉故處死了鉤弋夫人[4],然後請得力大將霍去病的異母弟霍光為首輔、匈奴金日磾為次輔、上官桀為佐軍以及桑弘羊為理財等四重臣來輔佐劉弗陵。武帝駕崩後,劉弗陵在重臣的擁立下登基繼位。

皇帝生涯[编辑]

为了便于臣民避讳,昭帝去掉名中的“陵”字,改名刘弗,[5]并讓臣民把弗寫成不[6]

昭帝登基時才8歲,卻聰明伶俐且十分果斷,并從蔡義韦贤那裡學習《詩經[7][8]

漢昭帝和金日磾兒子金賞、金建關係十分友好,平時一起寢居,漢昭帝看到金賞繼承金日磾的侯爵,想封金建為侯,卻遭到霍光拒絕[9]

面對漢武帝時代的連年征戰、增加徭役,昭帝聽取重臣的建言,減少賦稅3成[10],進一步深化武帝晚年重新施行漢初與民休息的政策。在首輔大臣霍光的主持下,昭帝朝的百姓生活比以前富裕,四夷來朝,使漢朝出現中興穩定的局面。

霍光外孫女上官氏當上皇后,霍光想讓皇后擅寵生子,於是不讓漢昭帝親近其他宮女。[11][12]

前74年6月5日(四月癸未),昭帝於未央宮暴病而崩,年僅21歲,在位13年。7月24日(六月壬申),漢昭帝葬於今天咸阳市平陵

昭帝无子,其侄昌邑王刘贺被立为嗣。

佚聞[编辑]

漢昭帝一次遊覽渭河,他的隨行大臣釣上了一頭白蛟,長三丈。漢昭帝饒有興趣,讓廚師將其醃製,味道鮮美,漢昭帝飯後回味無窮。之後卻再也沒釣到這種魚。[13]

始元元年(前86年),漢昭帝在太液池上看見黄鹄,於是創作了黄鹄歌。[14]同年,淋池修建,後來漢昭帝在淋池中遊樂,并讓宮人唱《淋池歌》,很是愉快。[15]

家庭[编辑]

后妃[编辑]

嗣子[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汉书》外戚传上
  2. ^ 《汉书·卷九十七上·外戚传第六十七上》:钩弋子年五六岁,壮大多知,上常言“类我”,又感其生与众异,甚奇爱之,心欲立焉。
  3. ^ 《汉书》卷六,“征和元年春正月,...,冬十一月,发三辅骑士大搜上林,闭长安城门索,十一日乃解。巫蛊起。”
  4. ^ 其後帝閒居,問左右曰:「人言云何?」左右對曰:「人言且立其子,何去其母乎?」帝曰:「然。是非兒曹愚人所知也。往古國家所以亂也,由主少母壯也。女主獨居驕蹇,淫亂自恣,莫能禁也。女不聞呂后邪?」
  5. ^ 《汉书·武帝纪》颜师古注:張晏曰「昭帝也。后但名弗,以二名难讳故」。
  6. ^ 《汉书·昭帝纪》颜师古注:荀悦曰「讳弗之字曰不。」
  7. ^ 《汉书·蔡义传》:久之,诏求能为韩诗者,徵义待诏,久不进见。义上疏曰:“臣山东草莱之人,行能亡所比,容貌不及众,然而不弃人伦者,窃以闻道于先师,自托于经术也。愿赐清闲之燕,得尽精思于前。”上召见义,说诗,甚说之,擢为光禄大夫给事中,进授昭帝。
  8. ^ 《汉书·韦贤传》:自孟至贤五世。贤为人质朴少欲,笃志于学,兼通礼、尚书,以诗教授,号称邹鲁大儒。徵为博士,给事中,进授昭帝诗,稍迁光禄大夫詹事,至大鸿胪。
  9. ^ 《汉书·霍光金日磾传》:日磾两子,赏、建,俱侍中,与昭帝略同年,共卧起。赏为奉车,建驸马都尉。及赏嗣侯,佩两绶。上谓霍将军曰:“金氏兄弟两人不可使俱两绶邪?”霍光对曰:“赏自嗣父为侯耳。”上笑曰:“侯不在我与将军乎?”光曰:“先帝之约,有功乃得封侯。”
  10. ^ 《汉书卷七 昭帝纪 第七》:元平元年春二月,诏曰:“天下以农桑为本。日者省用,罢不急官,减外繇(徭),耕桑者益众,而百姓未能家给,朕甚愍焉。其减口赋钱。”有司奏请减什三,上许之。
  11. ^ 《汉书·五行志》:光欲后有子,因上待疾医言,禁内后宫皆不得进,唯皇后颛寝。
  12. ^ 《汉书·外戚传》:光欲皇后擅宠有子,帝时体不安,左右及医皆阿意,言宜禁内,虽宫人使令皆为穷裤,多其带,后宫莫有进者。
  13. ^ 《太平御覽》卷930引《王子年拾遗录》:汉昭帝常游渭水,使群臣渔钓为乐。时有大夫任绪,钓得白蛟,长三丈,若天蛇,无鳞甲,头有一角,长二尺,软如肉焉,牙如唇外。帝曰:“此鱼䱉之类。非珍祥也。”乃命太官为鲊,骨青肉紫,味甚美。帝后思之,使罾者复觅,终不得也。
  14. ^ 《西京雜記》卷1:始元元年,黄鹄下太液池。上为歌曰:「黄鹄飞兮下建章,羽肃肃兮行跄跄,金为衣兮菊为裳;唼喋荷荇,出入蒹葭,自顾菲薄,愧尔嘉祥。」
  15. ^ 《拾遗记》卷六:昭帝始元元年,穿淋池,广千步。中植分枝荷,一茎四叶,状如骈盖,日照则叶低荫根茎,若葵之卫足,名“低光荷”。实如玄珠,可以饰佩。花叶难萎,芬馥之气,彻十余里。食之令人口气常香,益脉理病。宫人贵之,每游宴出入,必皆含嚼。或剪以为衣,或折以蔽日,以为戏弄。《楚辞》所谓“折芰荷以为衣”,意在斯也。亦有倒生菱,茎如乱丝,一花千叶,根浮水上,实沉泥中,名“紫菱”,食之不老。帝时命水嬉,游宴永日。土人进一巨槽,帝曰:“桂楫松舟,其犹重朴;况乎此槽,可得而乘也?”乃命以文梓为船,木兰为柂。刻飞鸾翔鹢,饰于船首,随风轻漾,毕景忘归,乃至通夜。使宫人歌曰:“秋素景兮泛洪波,挥纤手兮折芰荷,凉风凄凄扬棹歌,云光开曙月低河,万岁为乐岂云多!”帝乃大悦。起商台于池上。及乎末岁,进谏者多,遂省薄游幸,堙毁池台,鸾舟荷芰,随时废灭。今台无遗址,沟池已平。
  16. ^ 16.0 16.1 汉书·卷六十八·霍光金日磾传第三十八》:光与群臣连名奏王,尚书令读奏曰:丞相臣敞、大司马大将军臣光、车骑将军臣安世、度辽将军臣明友、前将军臣增、后将军臣充国、御史大夫臣谊、宜春侯臣谭、当涂侯臣圣、随桃侯臣昌乐、杜侯臣屠耆堂、太仆臣延年,太常臣昌、大司农臣延年、宗正臣德、少府臣乐成、廷尉臣光,执金吾臣延寿、大鸿胪臣贤、左冯翊臣广明、右扶风臣德、长信少府臣嘉、典属国臣武、京辅都尉臣广汉、司隶校尉臣辟兵、诸吏文学光禄大夫臣迁、臣畸、臣吉、臣赐、臣管、臣胜、臣梁、臣长幸、臣夏侯胜、太中大夫臣德、臣卬昧死言皇太后陛下:臣敞等顿首死罪。天子所以永保宗庙总一海内者,以慈孝、礼谊、赏罚为本。孝昭皇帝早弃天下,亡嗣,臣敞等议,礼曰“为人后者为之子也”,昌邑王宜嗣后,遣宗正、大鸿胪、光禄大夫奉节使征昌邑王典丧。服斩縗,亡悲哀之心......与孝昭皇帝宫人蒙等淫乱,诏掖庭令敢泄言要斩。
  17. ^ 《汉书·卷八·宣帝纪第八》:秋七月,光奏议曰:“礼,人道亲亲故尊祖,尊祖故敬宗。大宗毋嗣,择支子孙贤者为嗣。孝武皇帝曾孙病已,有诏掖庭养视,至今年十八,师受《诗》、《论语》、《孝经》,操行节俭,慈仁爱人,可以嗣孝昭皇帝后,奉承祖宗,子万姓。”
  18. ^ 《汉书·卷六十三·武五子传第三十三 》:太子有遗孙一人,史皇孙子,王夫人男,年十八即尊位,是为孝宣帝,帝初即位,下诏曰:“故皇太子在湖,未有号谥,岁时祠,其议谥,置园邑。”有司奏请;“《礼》‘为人后者,为之子也’,故降其父母不得祭,尊祖之义也。陛下为孝昭帝后,承祖宗之祀,制礼不逾闲。谨行视孝昭帝所为故皇太子起位在湖,史良娣冢在博望苑北,亲史皇孙位在广明郭北。谥法曰‘谥者,行之迹也’,愚以为亲谥宜曰悼,母曰悼后,比诸侯王国,置奉邑三百家。故皇太子谥曰戾,置奉邑二百家。史良娣曰戾夫人,置守冢三十家。园置长丞,周卫奉守如法。”
  19. ^ 《汉书·卷六十八·霍光金日磾传第三十八》:光遂复与丞相敞等上奏曰:“《礼》曰:‘人道亲亲故尊祖,尊祖故敬宗。’大宗亡嗣,择支子孙贤者为嗣。孝武皇帝曾孙病已,武帝时有诏掖庭养视,至今年十八,师受《诗》、《论语》、《孝经》,躬行节俭,慈仁爱人,可以嗣孝昭皇帝后,奉承祖宗庙,子万姓。臣昧死以闻。”
汉昭帝
西漢
出生于:前94年逝世於:前74年
統治者頭銜
前任:
漢武帝
劉徹
漢朝皇帝
前87年-前74年
繼任:
昌邑王
劉賀
中國君主
前87年-前7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