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户时代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江戸時代
假名 えどじだい
平文式罗马字 Edo jidai

江戶時代(1603年—1867年),又稱德川時代,是指日本歷史中在江户幕府(德川幕府)統治下的時期,從慶長8年二月十二(1603年3月24日)德川家康被委任為征夷大將軍江戶(現在的東京)開設幕府時開始,到慶應3年十月十四(1867年11月15日)大政奉還後結束,為期264年。

由來[编辑]

德川 家康

德川家康正式就任征夷大將軍之後,立即成為江戶幕府將軍。

統治政策[编辑]

中央集權[编辑]

德川幕府的統治行使封建制,不過其統治政策卻不同歐洲或中國的封建制度,德川的統治政策含有極度的集權,可以防止諸侯造反。

一國一城令[编辑]

幕府所在地(江戶城

德川幕府在元和元年(1615年)闰6月13日發出一國一城令,限令各藩除藩都以外,所有城堡一律夷平,防止大名軍事實力過高起兵造反。家臣武士被集中在幕都或藩都城堡周圍的城下町聚居,加強幕府及大名對家臣的控制。注意此處的一國中的國為令制國大名的領國(之後的藩國)。

參覲交代[编辑]

1633年幕府強制實行參覲交代制度,命令諸侯經常定期來回江戶覲見,在江戶城留府供職,大名一年留國一年留府,關東地區之大名更須每半年覲見一次,而大名留國其間,須將妻子定居江戶府上。此制度除了令他們的錢大多花在旅費上,也令他們無時間組織叛變。

頒布法令[编辑]

德川家康也頒布武家諸法度禁中並公家諸法度寺院諸法度及諸社彌宜神主法度,分別控制旗下的諸侯大名、住在京都的天皇公家貴族佛寺神社

  • 此外,幕府也規定大名有義務向將軍作定期捐獻、為將軍作戰及資助幕府大型工程,以增加大名的支出,削弱大名實力

階級封鎖[编辑]

江戶幕府是封建社會,幕府為維持穩定,不希望人民有階級流動的自由,遂規定人民須遵循世代的家業,不可轉移職業,安守本份。當時人民的社會地位由高至低如下:

  • 武士:人數共有二百多萬人,佔全國人口百分之七,包括將軍、三百位左右的大名及旗下家臣;另外,公家貴族、神職僧侶的地位亦等同於武士,人口大致上有六十萬人,佔全國人口百分之二,公家貴族的石高在江戶初年大致佔有十萬石,而神職和僧侶石高在江戶初年大致佔有四十萬石
  • 農民:人數共有二千五百多萬人,佔全國人口百分之八十五
  • 工匠
  • 商人:工匠及商人人數共有一百八十萬人,佔全國人口百分之六
  • 穢多/非人:地位等同奴隸的階級,為數三十萬人,佔全國人口百分之一,位列於士農工商四民之下

重農抑商[编辑]

幕府本身極力限制階級的流動性,更希望限制著人民的地區流動性,以方便管治。所以德川幕府重視農業,希望絕大部分人民維繫在他們的農地上,而反對如商人般可自由流動。農業之所以對幕府重要的原因是因為幕府的最主要收入是田賦。針對商人,幕府則可任意強令商人向它捐獻。幕府對外支出也使用大米而不用黃金,可見它對商業經濟的否定。需注意的是,所謂重農其實只是相對抑商而言,幕府重視農業在於維持社會穩定及自身財政,而非厚愛農民,德川家康自己也曾表示:

“統治農民最好是令他們餓不死又飽不了”

社会结构[编辑]

在德川日本,全体居民都被严格的等级制度分为四个阶层:武士、农民、手工业者和商人。在德川时期之前,这些阶层之间曾经有过一些流动,但是,德川将军为了维护他们的势力和特权,限制了这些流动。特别是,他们试图保护武士阶层,使得农民阶层不可能成为武士。1586年,丰臣秀吉颁布法令,农民必须在他们的土地上耕作。1587年,他颁布只有武士才可以佩带长剑,之后,这一条成了武士阶层的定义。

江戶時代的城市(熊本

武士[编辑]

武士就是战士阶层。最顶端的就是将军本身。在他的下面,是大名,控制着大量土地的地主。大名手下是他们自己聚集的武士,可以在很多方面为他们服务。其中一些是指导教师,一些守卫他的城堡,还有一些组成了他的私人军队。另外,在江户那种大城市里,武士有各种各样的功能——幕府中的官员,或者警官。最后,还有浪人,就是没有主人的武士。他们不用报答主人,同样也没有稳定的生活来源。浪人可能会定居在特殊的地方,教授技能或进行其他的工作。不过许多浪人会在乡下流浪并寻找有酬劳的工作。一些人也会像雇佣兵一样受雇于出价最高的大名。德川时期日本一共有3000万人,其中大约200万是武士,佔全國人口百分之七。另外,公家貴族、神職僧侶的地位亦等同於武士,人口大致上有六十萬人,佔全國人口百分之二。

农民[编辑]

大米是粘合社会各阶层的胶水,理所当然是由农民生产的。大米的量度标准是石,大约相当于278公制,400(明治改制後才有400斤稻穀,江戶時代仍維持唐制,故此時一石並不能維持一人一年食米量)。一石能供一个人吃一年。在这个时期,日本大米年产量估计是2500万石。

将军负责分配整个国家的收成。他占有约400万石粮产量的领地,另外把绝大多数的领地分给了大名、旗本、僧侣及公家。据Charles J. Dunn所说,最强大的大名(日本北部的加贺)能收到130万石。在德川日本,超过270个大名能收到至少一万石。那为农民留下了什么?这取决于天气。通常,农民上缴一半以上的大米收成。年成不好的时候,将军和大名并没有减少他们的需求,因此农民被迫要用更少的粮食生活。在这个时期,农村的饥荒并不罕见。这样,虽然农民在社会中是握有特权的——地位仅在武士之下,但他们的生活通常十分艰难。

种大米需要大量艰苦的体力劳动,而且到了今天,许多工作都要手工操作。在艰难的时候,农民会无视将军的禁令搬迁到城市里从事贸易。当他们父亲的土地被长子继承的时候,很多年轻的儿子也会去经商。他們人數共有二千五百多萬人,佔全國人口八成半。

手工业者街

手工业者[编辑]

很难把手工业者和商人明确的分开,是因为他们的经济活动经常重叠。比如一个制衣匠可能会卖掉他的产品,他的事业也可以在其他的方向上发展,比如借贷。在德川社会,武士对某些技术有很高的要求,比如造剑,受到了很高的重视,所以,造剑者有很高的地位。在德川日本,常见的技术包括木工石工酿造涂漆

商人的家

商人[编辑]

商人,特别是在城市中的那些,变得很富裕,但是处于社会阶层的底部。这是由于儒家的观点:商人不像农民和手工业者那样生产任何东西。相反,他们赚那些生产劳动力的的钱。但是,因为有钱赚,所以其他阶层的,甚至是低级的武士,有时候也愿意接受这个较低的地位。此外,如同德川时期发展的那样,经济逐渐的从封建向商业转化,从整体上看,商人可以改善他们的社会地位。

在德川日本,贸易通常是一个缓慢而繁重的事业。虽然道路系统规模巨大,而且受到了很好的维护,但将军为了军事防御,禁止用车辆进行贸易。这样,大部分通过陆路的商品是放在马或人的背上。工匠及商人人數共有一百八十萬人,佔全國人口百分之六。

其他群体[编辑]

其他几个群体存在于这个阶级体系之外,包括演员屠夫部落民)。在某些方面,既然它处于组成日本社会的严格的阶级体系之外,它的成员就有一定的自由度。不过,这个体系没有充分的生活保障和生计,所以生活在体系之外也有不利之处。部落民是被驱逐者——强迫生活在他们自己的团体中,并要避开日本社会的其他成员。他们的地位如此之低是因为他们的工作与死有关:他们处理动物的尸体,鞣兽皮并制革。部落民面对着大量的宗教中不吉利的东西。日本人受到佛教的影响,一般不太杀生,不太喫肉(海鮮除外)。在神道教中,与死相接触的人需要斋戒。在现代日本,仍然坚持区别部落民。部落民家庭的名单在社会中秘密的散播。保守的日本家庭为了防止儿子或女儿与一个部落民世家结婚,都会参考这样的名单。部落民般被排除在士農工商四民之外,地位等同奴隸的階級,為數三十萬人,佔全國人口百分之一。

外交[编辑]

朱印船(寬永年間,1634年所繪)
支倉常長的旅程

海外貿易[编辑]

德川家康時,積極與安南呂宋等地進行貿易(參見南蠻貿易),與中國葡萄牙商人競爭,他確立持有朱印狀者才能准予貿易的朱印船制度,據說豐臣秀吉時代就有朱印狀,德川時代加以延續,狀上會附上詳細的航行目的地,以及幕府批准的準確日期,右上角則蓋有將軍的紅色官印。日本西南的外樣大名與有勢力的商人便在德川家光下令鎖國之前,航行著朱印船往來東南亞臺灣馬尼拉之間。

鎖國政策[编辑]

豐臣秀吉年代開始,日本政府經已發覺西班牙及教會往往會帶來的威脅,為免日本被殖民、防止西方思想傳入以保障國內政治穩定及意圖壟斷對外貿易,於1624年與西班牙絕交,亦禁止船隻往來日本及菲律賓,1633年正式頒佈鎖國令,不准已出國之日本人回國,並於1638年島原之亂後,在1639年頒行最後一次鎖國令,禁止與葡萄牙貿易,今後只容許荷蘭人及中國人在長崎出島進行貿易。(對朝鮮貿易則集中在對馬島的對馬府中藩、對蝦夷人及西伯利亞民族的毛皮貿易則集中在北海道的松前藩、另薩摩藩在江戶時代後期也和琉球進行走私活動)至於其他國家,則一律拒絕和它們來往。

教育[编辑]

寺子屋里的女教师和学生
一寸子花里「文学万代之宝」

提倡儒學[编辑]

德川幕府提倡朱熹儒家學說,希望藉儒家強調的三綱五常,來培養人民忠於幕府的思想,以維持社會穩定。早在德川初年,幕府經已任一些著名儒學者(如林羅山)為食客,以宣揚這種理念。江戶時代的學校大致分作下列五種:

  • 幕府直轄學校:如昌平坂學問所,以武士為對象,帶有強制性
  • 藩學:同樣以武士為對象,規模參照幕府學校,以教授儒學、漢漢文兵學經濟為主,直至幕末時候約有二百餘所;著名者有會津藩日新館、米澤藩興讓館、熊本藩時習館及水戶藩弘道館
  • 鄉學:幕府藩主在鄉村興辦,以教育富裕庶民為主
  • 私塾:約一千五百間,由著名學者建立,入學者多是慕名而來
  • 寺子屋:提供類似現代的小學敎育,學童年齡大都是六至十多歲,以訓練讀、寫及算盤為主

江戶時代的人們教育水平是在中古型態的國家中出奇地高的,當時的男性少有文盲,女子識字率也較高,一是因為私塾和寺子屋沒有特定收費,富人可繳交銀錢作學費,即使出身寒微,如一般農家也可交以少量農作物或土產作學費,學費的相較便宜令多數人皆有機會受教,其二隨著商業化,人流物流增加,生活技藝的提高也迫使人們必須識字以維持生計,故當日之日本社會的教育水準是頗高的。

宗教[编辑]

儒家[编辑]

德川幕府提倡朱熹的儒家學說,在江户时代初期至中期開始流行。

佛教[编辑]

神道[编辑]

基督教[编辑]

豐臣秀吉時期開始,日本政府就將基督教當作邪教。德川幕府多次頒行鎖國令阻止基督教發展,加強對基督徒的壓迫。在1638年基督徒發動島原之亂後,基督教被迫成為秘密信仰。

衰落原因[编辑]

經濟商業化[编辑]

江戶時代早期經濟是以農業為主。但因農業收益低,一到艱難時候,農民會無視將軍的禁令,搬遷到城市裡從事貿易。貿易人口大增逐漸發展出一個龐大的工商業人口,足以抗衡舊有政治貴族之勢力。

倒幕思想崛起[编辑]

在江戶末葉,地方上一些藩士開始有機會與西方交涉。這些人逐漸產生出維新思想,並結成軍事聯盟實行倒幕。

外國衝擊[编辑]

馬休·佩里率軍登陸

十九世紀中葉,美國海軍將領馬休·佩里俄國海軍軍官普提雅廷前後來到日本來要脅幕府開國。對於幕府在這方面應對的拙劣,使得各藩的志士(以薩摩藩、水戶藩、長州藩為首)十分氣憤,再加上水戶學、國學的思想昂揚,尊王攘夷,支持朝廷、推翻幕府的倒幕理論於焉而生。藉由復興朝廷來推動日本國內的改革,是當時各藩志士的想法。

內部分化:將軍繼嗣之爭[编辑]

由於第十三代將軍德川家定(1824-1858)體弱多病及無子嗣,因而於1858年前後出現水戶藩德川齊昭之子德川慶喜(1837年出生,時年21歲,他於1847年過繼一橋家)及紀伊藩德川齊順之子德川慶福(13歲)對繼承權之爭奪,由於慶福在血緣上較親及得到最大勢力的譜代大名近江彥根藩井伊直弼的支持(而井伊直弼德川齊昭又在開國問題上意見相左),最後慶福亦成功繼位為第十四代將軍,改稱德川家茂(1858-1866年)。但由於慶喜有水戶藩及其他反對幕府的公卿大名支持,因而加深了幕府權力核心的分化,更將其中一些公卿大名推向倒幕陣營;而家茂淪為井伊的傀儡,亦使各方對幕府領導失信心。

倒台[编辑]

在地方上,與西方列強有過交涉甚至短暫交戰經驗(例如1863年的薩英戰爭薩摩藩英國之間發生戰爭、1864年的下關戰爭長州藩與英四國聯軍之間發生戰爭),因而具有维新思想的藩士们(長州土佐薩摩等藩),1866年开始结成军事联盟,并尝试与天皇接触,主張倒幕。1867年新繼位的明治天皇向倒幕派送去了许可倒幕的密诏。後來,幕府将军德川庆喜为了转移矛盾,在坂本龍馬居間斡旋下,提出「大政奉還」上奏文,表明将政权归还給天皇,但仍拒绝交出兵权与領地,並計畫利用天皇剛重新掌政,與倒幕派皆對政務運作不熟悉之時,派遣家臣進入政府,藉協助之名掌控政治。倒幕派對於這樣的結果很不甘心,但由於武力倒幕的正當性銳減,因此只好暫時按兵不動。

後來,政府內倒幕派與德川派的鬥爭漸趨白熱化。1868年1月3日,明治天皇颁布“王政复古大号令”,宣布废除幕府,并命令德川庆喜“辞官纳地”,将一切权力重新归於天皇。当倒幕派得知德川庆喜決定从大坂(今大阪)出兵進攻时,旋即派出以萨摩藩、长州藩成員为主力的军队,在京都附近的鳥羽、伏見兩地展开激烈战斗。经过三天的交戰,以寡擊眾的新政府,在新式軍隊與精良武器的助威下取得重大胜利,並決定乘勝追擊,派遣东征军攻打德川幕府的中心据点—江户。

倒幕派组成了新的政府,揭示基本施政方針的「五条御誓文」則於同年4月6日公布。新政府军、舊幕军雙方決戰江戶之前,幕府代表勝海舟與新政府代表西鄉隆盛達成協議:以國家為重,一致對外。1868年5月3日,江戶無血開城,幕府至此正式瓦解。

參考文獻[编辑]

  • Charles J. Dunn,Everyday Life in Traditional Japan,Tokyo:Charles E. Tuttle Company, 1969.

相關條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