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清代学者象传》第一集之汪中像

汪中(1745年-1794年),原名秉中,字容甫,号颂父。清代学者,江苏扬州人。

七岁丧父,家贫,由其母邹維貞授《小学》、《四书》。十四歲入书店当学徒,遍览经史百家,故扬州民间云“无书不读是汪中”,工駢文,特出於當世,二十七歲時作《哀鹽船文》,描寫揚州江面鹽船失火,“狀難寫之情,含不盡之意”,為杭世駿所歎賞,評為“驚心動魄,一字千金”。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以《射雁赋》应试,列扬州府第一名,补诸生。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乡试落第,遂不复应试,专心治学。

汪中早年家貧,營養失調[1],又過於勞心勞力,以致於聞更鼓雞犬聲,心跳加速,夜不成寐[2],自称与劉孝標有四同五异[3],一生“未嘗有生人之樂”。他为冯廷丞作碑铭時,一再稱自己“恐朝露有期”、“衰疾余生”。汪中侍母至孝,其妻孙氏,工诗[4],惜不為婆婆所喜,最後汪氏出妻,招致不少指责[5]。汪中尝言,“平生有三憾:一憾造物生人必饮食而始生,生不百年而即死;一憾生无两翼可飞踏九霄,足不四蹄可徒走千里;一憾古人但著述流传,不能以精灵晤对”。

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举为拔贡生,历为太平知府沈业富、宁绍台道冯廷丞、安徽学政朱筠管书记。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在南京协助编纂《南巡盛典》。晚年,为盐政全德鑑别書畫,聊保生计[6]。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应聘至镇江文宗阁检校《四库全书》,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扶病前往杭州文澜阁检校《四库全书》;是年冬,積勞成疾,卒于西湖葛岭园僧舍。

汪中研究墨子。他将墨子与孔子平视,认为“孔子鲁之大夫也,而墨子宋之大夫也,其位相埒”。著有《述學》内外篇、《春秋述义》、《春秋后传》、《广陵通典》、《荀卿子通传》、《小学》等。王引之《汪中行狀》總評說:“陶冶漢魏,不沿歐、曾、王、蘇之派,而取則於古,故卓然成一家言。”章太炎推许他的骈文,说:“今人为俪语者,以汪容甫为善。彼其修辞安雅,则异于唐;持论精审,则异于汉;起止自在,无首尾呼应之式,则异于宋以后之制科策论”[7]

軼事[编辑]

  • 汪中一生恃才傲物,他就讀安定书院,每一山长至,就拿出書本來刁難長官,“或不能对,即大笑出”[8]蒋士铨孙志祖都曾遭受汪中的刁難,恨之入骨[9]。汪中屡次批评章学诚,故章氏称汪中“聪明有余,识力不足”,甚至说他“恬不知耻”[10]
  • 汪中“生平多諧謔,淩轢時輩,人以故短之”[11],曾戲稱:“扬州一府,‘通者’三人,‘不通者’三人。”有人问他“通者”哪三人?“不通者”又是哪三人?他说:“通者是我自己和王念孙刘台拱三人;不通者是程晋芳任大椿顾九苞三人。”[12][13]。有人勸他少罵人,他说自己骂的都是有本事之人,像方苞袁枚这种人,他还懒得骂呢![14]
  • 汪中有一次与洪亮吉在船上论学,争辩汉學宋學,汪中辯才不及洪亮吉,竟惱羞成怒,将洪推下江去,幸被舟子救起[15]

注釋[编辑]

  1. ^ 直岁大饥,乃荡然无所托命矣。再徙北城,所居止三席地,其左无壁,复之以苫。日常使姊守舍,携中及妹傫然匄于亲故,率日不得一食,归则藉藁于地。每冬夜号寒,母子相拥,不自意全济,比见晨光,则欣然有生望焉。(“述学”补遗〈先母鄒孺人靈表〉)
  2. ^ 江藩说他“以劳心故,病怔忡,闻更鼓鸡犬声,心怦怦动,夜不成寐”。又记他的话说:“近日患怔忡,一构思则君火动而头目晕眩矣。”(“汉学师承记”卷七“汪中传”)
  3. ^ 《述学.自序》:“少年丧父同,婚姻不幸同,生少欢愉同,疾病缠身同。”
  4. ^ 阮元《广陵诗事》:“汪容甫明经中,元配孙氏,工诗。有句云:‘人意好如秋后叶,一回相见一回疏。’有才如此,岂有越礼自弃通门,委如落叶。且既出后,不闻再蘸,包氏世臣犹及见之。”
  5. ^ 凌廷堪《汪容甫墓志铭》:“初娶孙氏,不相能,援古礼出之。”汪中之子汪喜孙在其《孤儿篇·汪氏母行记》記載:“先君容甫先生初娶孙,好诗,不事家生计。邹太宜人(汪中母亲)独事井爨,有二姑相助为理。于归后,弗能同亲操作,遂归老母氏之党。”
  6. ^ 江藩:《国朝汉学师承记》
  7. ^ 章太炎:《菿汉微言》
  8. ^ 洪亮吉《书友人汪中遗事》
  9. ^ 洪亮吉《书友人汪中遗事》
  10. ^ 章学诚《章氏遗书》、柴德庚《章实斋与汪容甫》
  11. ^ 阮元:《淮海英靈集小傳》
  12. ^ 洪亮吉《更生斋文集甲集》卷四《又书三友人遗事》:“(汪中)时侨居扬州,程吏部晋芳、兴化礼部大椿、顾明经九苞皆以读书该博有盛名。中众中语云:‘扬州一府,通者三人,不通者三人。’通者,高邮王念孙宝应刘台拱与中是也。不通者即指吏部等。适有荐绅里居者,因盛服访中,兼乞针砭。中大言曰:‘汝不在不通之列。’其人喜过望。中徐曰:‘汝再读三十年书,可以望不通矣。’”
  13. ^ 陈康祺《郎潜纪闻二笔》汪中说:“扬州地区,文章通的有三人,高邮王念孙,宝应刘台拱和我,不通的也有三人……”
  14. ^ 凌廷堪《汪容甫墓志铭》:“吾所罵者,皆非不知古今者,惟恐莠亂苗爾;若方苞、袁枚輩,豈屑屑罵之哉。”
  15. ^ 况周颐《眉庐丛话》

參考書目[编辑]

  • 焦循《雕菰集》卷二十一有《亡友汪晋蕃传》
  • 汪喜孫:《容甫先生年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