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富雄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沈富雄
2006KwangHwaComputerMarketRelaunch FHSheng.jpg
 中華民國第2-5屆立法委員
任期
1993年2月1日-2005年1月31日
选区 臺北市第二選舉區
个人资料
性别
出生 (1939-08-23) 1939年8月23日(78歲)
Flag of Japan (1870-1999).svg 日治臺灣臺南州台南市
(今臺南市
籍贯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臺灣省臺南市
国籍  中華民國
政党 民主進步黨 民主進步黨(2007年之前)
 無黨籍(2007年10月3日-)
配偶 洪嫘
儿女 一子一女

沈富雄(1939年8月23日),臺南市人,臺灣政治人物,前民主進步黨黨員,曾當選過臺北市選區的立法委員,外號是「智多星」、「臺灣雄哥」。

沈富雄出身民進黨正義連線,在陳水扁當選中華民國總統後,常批評陳水扁政府及民進黨,引起民進黨支持者和媒體批判,遂有「孤鳥」稱號。2004年,沈富雄曾獨排眾議反對立委減半單一選區兩票制,疾呼此選制對民進黨不利,一旦通過後民進黨在立法院將長期無法過半,卻被親民進黨媒體評為唱衰民進黨。[1]。2007年10月3日,沈富雄退出民進黨。[2]

家庭[编辑]

  • 妻:洪嫘。
  • 子女:有一子一女,現居美國,擁有美國籍[3]

生平[编辑]

沈父沈家齊,2004年2月16日因中風住進台南奇美醫院,3月15日病逝。

沈富雄幼年家貧無恆產,從小借住外公家,由母親養育長大。順利地考上臺南一中初中、高中與臺大醫科。南師附小畢業後,考入台南一中初中部,以全校第一名成績直升高中部及保送至國立台灣大學醫科(醫學系),就讀台大醫科一年級時,以全自修方式,通過律師高等檢定考試,取得應考律師的資格,並以第一名從台大醫科畢業[4][5]。沈富雄大學畢業隨後服海軍預備軍官役,任玉山艦少尉醫官。

海外時期[编辑]

退伍後赴美國加州大學舊金山醫學中心攻讀藥理學,於三年後1969年取得博士學位。之後,沈由基礎醫學轉回臨床醫學,先後在梅約(Mayo)醫學中心及西雅圖華盛頓大學完成內科及腎臟科專科訓練,曾任華盛頓大學醫學院副教授,也在美國擔任醫師。

1973年,沈富雄在美國擔任台灣同鄉會副會長。1977年沈富雄與陳芳明在美國西雅圖創辦《西北雨雜誌》以關心台灣民主運動[6]。1979年鄧小平訪美,沈帶隊前往抗議並高舉「台灣中國,一邊一國」的標語。沈富雄常在美國抗議台灣的美麗島審判、林宅血案等事件,因此在臺灣戒嚴時代被列入黑名單而無法返回臺灣。

1986年,民主進步黨創黨,台灣逐步由威權社會走向民主,黑名單限制放鬆。沈富雄返台任職高雄長庚醫院內科主任,於1987年創立臺安醫院的血液透析中心,致力提高尿毒症患者的洗腎品質,成為一位腎臟科醫生[7]

民進黨時期[编辑]

1992年沈富雄代表民進黨台北市參選第2屆立委,以七萬餘票高票當選,在此次選舉中,沈富雄提出「台灣中國,一邊一國」,作為競選口號。於1995年、1998年、2001年連任四屆立委。

沈富雄曾在1995年首創「四季紅」配票模式,讓民進黨北市南區4席立委全數當選[8]。1995年12月,施明德提出大和解理念,主張民進黨應與新黨合作,沈富雄在民進黨內提出反對意見,批評施明德的作法與理念。

在沈富雄當選立委後,陳水扁的正義連線與謝長廷所屬福利連線,都曾爭取沈富雄參加,沈富雄當時沒有加入任何一邊,但之後仍然選擇加入正義連線。1997年,沈富雄擔任正義連線會長。

1999年,陳水扁在台北市長選舉中敗選,當時沈富雄認為民進黨台獨黨綱影響了選情,曾主張廢除,引起黨內討論。陳水扁之後爭取黨內提名為總統候選人,沈富雄大力為陳水扁競選,主張廢除限制陳水扁參選的四年條款,攻擊許信良與其所屬的美麗島系成員。陳水扁最終通過初選,擊敗許信良,代表民進黨參選2000年總統大選。許信良則退出民進黨。

2004年總統大選中,陳水扁以東帝士董事長陳由豪潛逃來攻擊國民黨。陳由豪在美國召開記者會,聲稱曾與沈富雄一同至陳水扁家中,將政治獻金交給吳淑珍,沈富雄低調證實,但吳淑珍則反駁此事。2004年4月沈富雄在記者會中表示「愛台灣不能當作競選主軸」而引起廣大迴響,雖然得到輿論過半支持,但也遭受民進黨忠實支持者和媒體人汪笨湖等的強烈批判。

2004年立委選舉,北市南區應選十席,親民進黨陣營提名六席,但親民進黨陣營之選票只夠支持四席,當時原本民調領先的沈富雄意外落選。沈富雄原本自認可吸引到中間選民甚至親國民黨選民的支持,但是最後仍失敗。[9]

2007年,沈富雄參加民進黨不分區立法委員初選,但因「排藍民調」遭到挫敗。[10]

2006年沈富雄原欲參選台北市長選舉,獲得民進黨內跨派系立委的連署支持[11]。但在民進黨台北市長初選登記截止2006年5月5日的前一刻,沈富雄被高層強力勸退,沈富雄宣布領表但不登記,並呼籲黨中央徵召所謂「一軍」強棒參選。沈富雄說,他將枕戈待旦、不時奮起,也會替未來的市長提名人輔選,雖然黨把他當成外人,但他絕不會退黨,因為他要在黨內改革。

退出民進黨後[编辑]

2007年10月3日,沈富雄宣佈退出民進黨。沈富雄說:「我本來認為我一直留在民進黨裡頭有一個功能,就是說讓我們黨裡頭的壞孩子看到我會難過,但是我自己漸漸覺得這個功能好像也沒有了,這些壞孩子好像看到我也沒有感覺了,所以我存在的意義就也幾乎沒有了」、「不是我不要這個黨,是這個黨的主流價值、主流份子不要我」。[12]

2008年,沈富雄受總統馬英九提名為監察院副院長,但在立法院遭立委否決。[13]

2014年6月13日,台北市長選舉在野整合民意調查結果公布,爭取代表親民進黨陣營參選的醫師柯文哲勝出。前立法委員沈富雄跟著宣布參選台北市長,他說,大家都不看好,要有很大勇氣,但碰到該做的事,要義無反顧。[14]8月8日,因民調低迷,在個人臉書宣布退出市長選舉。

2014年台北市長選舉[编辑]

2014年1月21日,沈富雄抨擊柯文哲「大嘴巴」、「矯情」,口口聲聲說要跨越藍綠,卻一再製造藍綠對立。沈富雄說柯文哲自詡為酷吏令人毛骨悚然,況且酷吏成功會變獨裁者、失敗就沒好下場,綜觀歷史,酷吏都沒有好下場,例如商鞅和王安石,[15]沈富雄說最後如果是柯文哲與連勝文競逐首都市長,他會難以釋懷,媒體解讀他有意參選台北市長。[16]

2014年6月13日,沈富雄宣布參選台北市長。

  • 老驥不伏櫪,出馬振衰局;壯士無暮年,台灣將再起」,說他「一生懸命」關心國家政治,「參選之後,別再叫我『大老』,叫我『台灣雄哥』」。
  • 競選主題為「幸福國都、快活城市」,並將這場選舉視為「一場素民大眾的柔性革命」。

2014年8月8日,受其腿部舊傷影響,自宣布參選以來幾無競選活動,民調支持度持續穩定微幅下滑,最終無預警宣布退出這一次的市長選舉。

榮譽[编辑]

  • 立法委員時期:被親民進黨陣營的社團澄社評鑑為十大優良立委之一,當時與陳水扁彭百顯等人齊名。
  • 立法委員時期:被社會立法運動聯盟選拔為表現優良立委。
  • 立法委員時期:在被聯合報的民意調查兩度名列表現最佳的十名立委之一。
  • 立法委員時期:在新興民族基金會對全國民眾的調查,沈富雄更獨占鰲頭,榮獲全國表現最佳立委的第一名。
  • 沈並曾靜坐凸顯全民健保弊端,也是台灣call-in節目常客,且被認為是頭腦機智、口才鋒利的政治人物。
  • 2007年,沈富雄被民進黨忠實支持媒體和地下電台列入「十一寇」,與李文忠、林濁水、洪奇昌、段宜康、沈發惠、蔡其昌、林樹山、郭正亮、鄭運鵬、羅文嘉等十人齊名。

爭議事件[编辑]

陳由豪政治獻金案[编辑]

2004年中華民國總統大選中,陳水扁以東帝士集團董事長陳由豪潛逃海外來攻擊中國國民黨,聲稱將來當選,一定會將陳由豪關進監牢。2004年2月2日,陳由豪傳真媒體《給陳水扁的三封信》,當中聲稱曾給與陳水扁政治獻金,引起媒體關注。3月15日,陳由豪在美國召開記者會,點名沈富雄曾在1994年及1998年兩度陪他至民生東路陳水扁家,將600萬元政治獻金交給吳淑珍。吳淑珍否認此事[17]

3月18日,沈富雄召開記者會證實曾陪同陳由豪到過陳水扁家中。之後,因陳水扁與吳淑珍公開否認,沈提出「五種可能」,低調避談此事[18]

重要主張[编辑]

批判健保制度設計有錯[编辑]

在健保初推動時,沈富雄主張健保應該回歸保險精神,保大不保小,以免製造資源浪費。[19]沈富雄當初提出全民健保修法五原則,希望兼顧醫生、病人與國家財政的權益,可惜未被接受。[20]

反對單一選區兩票制修憲案[编辑]

在2004年,台灣推動「單一選區兩票制」修憲時,沈富雄、林濁水等前後任政策會執行長率直表明,依現有的選民結構評析,國民黨陣營在台灣北部、離島及花東等選區,將有穩贏十五席左右的優勢,穩居國會過半數的最大黨;換言之,民進黨想在這些選區獲得席次,絕非短期所可預見。但論述遭親民進黨陣營之人士與媒體砲轟,最後沈林在黨紀壓力下,仍投贊成票通過修憲。[21]

2005年,沈富雄曾出任以修憲為主的任務型國大代表,但他卻大罵任務型國代只是投票工具,他提議國代的薪水不該有30萬,3萬就好。[22]

愛台灣論述[编辑]

2004年4月16日,沈富雄召開「愛台灣說明會」,提出「愛台灣」的四項認知:[23]

  1. 台灣絕大多數人(可能超過九十%)都是愛台灣的。不愛台灣的人為數甚少、不足為患;既然如此,何不多尊重他們的聲音?
  2. 不能以中國政策主張的異同、中國情懷的深淺或來台梯次的前後,區分「愛台灣」與「不愛台灣」。
  3. 無法以客觀、科學的方法量化「愛台灣」的深度與幅度。一位主觀上自認「非常、非常」愛台灣的人,不盡然比另一位同胞愛台灣。
  4. 如果以上三項認知都正確,今後「愛台灣」自然不成為任何的選戰主軸或爭奪選票的手段,因為:「愛台灣」就像「愛媽媽」一樣,不須成天掛在嘴邊。

2012年6月19日,沈富雄說:「我們國家真正的病根,簡略而言有3個:

  1. 政黨對立。政黨應是競爭的,但不應對立。民進黨輸的那天開始,從未有想如何以在野身分把國家弄好,只想把馬英九鬥臭鬥爛以拿回政權。
  2. 媒體民粹。媒體為了銷售量或收視率,鼓動民粹,失去報人風格及引領社會的自我期許,這又與政黨的對立互相激盪。
  3. 治理無方。但治理無方是前兩者的結果,政府既受制於媒體、也受制於國會。最近迭起紛爭的美牛、油電漲價跟復徵證所稅,我認為其實並不嚴重,都是小事;會從小事變大事,是因為民進黨將它當成鬥爭的議題。」[24]

個人作品[编辑]

  • 《不時奮起:諤諤之士的快意人生》,(沈富雄口述自傳,彭蕙仙撰文),麥田出版,2004年,繁體中文,ISBN 986-7537-68-8

電視節目[编辑]

  • 主持人:東森新聞S台談話性節目《把脈台灣》(2005年2月28日-2005年4月22日),因收視率不佳而停播。
  • 不定時特約來賓:TVBS《少康戰情室》、中天电视《新闻深喉咙》《夜問打權》、中視《兩岸一定旺》。

參考[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