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沙特協商會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沙特阿拉伯议会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沙特協商會議
مجلس الشورى السعودي
Coat of arms or logo
制度
制度 一院制
領導
議長 阿卜杜拉·伊本·穆罕默德·阿謝赫英语Abdullah ibn Muhammad Al ash-Sheikh
議員 150
選舉模式 沙特阿拉伯國王委任
地址
利雅得Al Yamamah Palace
網址
www.shura.gov.sa

沙特協商會議阿拉伯语:مجلس الشورى السعودي)是君主專制國家沙特阿拉伯的官方諮詢機關。該會議在政府內的權力有限,例如向國王和內閣建議法律,但是只有國王才有權力頒佈法律。它有150名議員,全部都由國王委任,由議長領導。現時的議長是阿卜杜拉·伊本·穆罕默德·阿謝赫英语Abdullah ibn Muhammad Al ash-Sheikh,以符合議長由王室內的人擔任的傳統。會議會場設於首都利雅得的Al Yamamah Palace。

影響力[编辑]

協商會議可以把法律草案交予國王,但是國王有權決定是否通過或頒佈法律。但是該會議有權解釋法律,以及檢查各部門向它提交的年報。它亦可以就政策、國際條約和經濟計劃向國王提出建議。該會議亦被授權檢視國家預算,以及傳召官員質詢[1]

會議的影響力來自它對於王國五年計劃的責任,因為王國的預算亦根據它而產生。它的影響力亦有傳召官員的能力,以及作為國家的政治辯論論壇[2]

歷史[编辑]

第一屆協商會議是由阿卜杜勒阿齊茲國王於1926年1月13日成立[3],由他的兒子費薩爾王子主持[4]。但是,會議的完全制度化於1932年才完成[3]。後來於沙特國王統治時增至24人,但它的功能由於王室成員的壓力,所以轉移至內閣中。自此,協商會議並無被正式解散,但是並無作用,直至2000年法赫德國王恢復會議[4]

法赫德國王於2000年11月24日頒佈了新的協商會議法,取代自1928年生效的舊法律,並於1993年8月22日下旨了會議的章程。第一屆會議(1993-1997)有一名議長及60位議員[5]。在第二屆至第四屆中,議員的數目分別每屆增加30個,第二屆有90位議員[5],至第四屆增加至150位議員及1位議長。

在2001年和1997年有所擴張,該議會在2003年底取得了各國議會聯盟成員地位。第四屆會議舉行了845次會議及於它的第二年頒佈了1174條聲明[6]。在2011年9月,在市政選舉英语Saudi Arabian municipal elections, 2011前數天,阿卜杜拉國王指,女性亦可成為該會議議員[7]

2013年1月,阿卜杜拉國王下了兩條旨令,授予女性在該會議中擁有30席,指女性必須佔會議內最少五分一的席位[8]。根據該法令,女性議員必須「致力於伊斯蘭教法,並沒有違反」以及「受宗教的面紗限制」[8]。法令亦指女議員必須從特別通道進入會議大樓,坐在專為女性而設的座位,及在特別的敬拜處祈禱[8]。早前,官員指一塊幕會分隔男女議員,以及會設立內部通訊系統以容許不同性別議員溝通[8]。所以,於2013年便有30位女議員加入會議,佔30席[9][10]。在她們之中有兩位是王室女議員,他們是薩拉·賓特·費薩爾·沙特英语Sara bint Faisal Al Saud穆迪·賓特·哈立德·沙特英语Moudi bint Khalid Al Saud[11]

此外,三位女議員被委任為委員會的副主席,她們包括:Thurayya Obeid為人權及呈文委員會副主席、Zainab Abu Talib為資訊及文化委員會副主席,以及Lubna Al Ansari為健康事務及環境委員會副主席[9]

領導[编辑]

前司法部長、罕百里法學家謝赫·穆罕默德·本·易卜拉欣·本朱拜爾被委任為第一屆以及期後的主席[5],直至於2002年去世,被薩利赫斌阿卜杜拉·本·胡邁德取代[12]

第五屆會議並未有女性議員[13],由前司法部長阿卜杜拉·伊本·穆罕默德·阿謝赫博士英语Abdullah ibn Muhammad Al ash-Sheikh擔任議長[13]。他是被尊重的伊斯蘭學者,委任他被認為是向宗教保守派保證,議會是根據伊斯蘭教法的[2]

議會副主席是班達爾·本·穆罕默德·哈姆扎·阿薩德哈吉爾博士[14],助理主席在2009年2月至2011年12月是阿卜杜拉赫曼本·阿卜杜拉·巴勒英语Abdulrahman bin Abdullah Al Barrak[14],而秘書長是穆罕默德·加默地[13]。穆罕默德·加默地的任期於2012年5月完結,由穆罕默德·阿姆魯接任[15]

成員[编辑]

協商會議會場

議會成員被選來自不同省份,代表三個主要組群:宗教編制、官僚以及商業組群。他們當中有相信保守和自由主義者,而且都是高學歷、有經驗被視為專家的人士。被選的人通常是學者、退休高級官員、前公僕及商人[12]

第四屆(2005-2009)[编辑]

第四屆議員根據他們職業的分配如下[16]

職業 數目(總數150人) 百分比(%)
學者(博士學位) 105 70
官僚/工程師 12 8
官僚/宗教 4 2.6
官僚(碩士及學士學位) 25 16.7
軍方 4 2.6

第五屆(2009-2013)[编辑]

在第五屆議員中,有百分之43的議員於美國接受過高等教育,當中七成有博士學位。第五屆的議員被視為技術官僚,是該範疇的專家,而並非地方領袖[2]。他們的教育背景為:16%學士學位、13%碩士學位、70%博士學位,以及1%醫學博士[2]。他們接受高等教育的地方如下:49%於美國、29%於沙特、16%於英國、3%於法國、1%於德國、1%於埃及,以及1%於巴基斯坦[2]

根據省份於會議中的代表如下[2]

委員會[编辑]

該議會本來有八個專門委員會,於1995年確認。委員會和他們各自的人數如下:社會及健康事務(7人)、經濟及財政事務(8人)、立法及行政(5人)、外交事務(7人)、伊斯蘭事務(7人)、公共服務(8人)、教育文化及資訊(9人)和安全事務(6人)[17]

後來,委員會的數目得以增加。截至2015年3月 (2015-03),協商會議有以下13個委員會[18]

  • 伊斯蘭、司法事務
  • 社會、家庭及青年事務
  • 經濟事務及能源
  • 安全事務
  • 教育及科學研究事務
  • 文化及資訊事務
  • 外交事務
  • 健康及環境事務
  • 財政事務
  • 交通、通訊、資訊科技
  • 水務、公共設施與服務
  • 行政、人力資源及呈文
  • 人權及請願

截至2012年9月 (2012-09),該會議有12位女性顧問,主要處理對於女性、家庭及兒童問題[19]

參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Wilson, Peter W. and Graham, Douglas: Saudi Arabia: The Coming Storm (1994)
  2. ^ 2.0 2.1 2.2 2.3 2.4 2.5 Rundell, David. Saudi Consultative Council dominated By U.S.-educated experts. WikiLeaks. 22 April 2009 [6 May 2012]. WikiLeaks cable:09RIYADH598. (原始内容存档于12 January 2013). 
  3. ^ 3.0 3.1 Al Kahtani, Mohammad Zaid. The Foreign Policy of King Abdulaziz (PDF). University of Leeds. December 2004 [21 July 2013]. 
  4. ^ 4.0 4.1 Cordesman, Anthony H. Saudi Arabia enters the 21st century: III. Politics and internal stability (PDF). 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CSIS). 30 October 2002 [1 May 2012]. 
  5. ^ 5.0 5.1 5.2 The Middle East and North Africa 2003. Taylor & Francis. 22 November 2002: 949 [1 September 2012]. ISBN 978-1-85743-132-2. 
  6. ^ Shura in the Kingdom of Saudi Arabia: A Historical Background. Majlis ash Shura. [30 May 2012]. 
  7. ^ Saudis vote in municipal elections, results on Sunday. Oman Observer/AFP. 30 September 2011 [14 December 2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14 December 2011). 
  8. ^ 8.0 8.1 8.2 8.3 Saudi king grants women seats on advisory council for 1st time. Fox News. 14 May 2012 [12 January 2013]. 
  9. ^ 9.0 9.1 Women on 3 Shoura panels. Saudi Gazette. 25 February 2013 [3 April 2013]. 
  10. ^ Al Mulhim, Abdulateef. Saudi Stability and Royal Succession. Arab News. 23 February 2013 [12 April 2013]. 
  11. ^ Breakthrough in Saudi Arabia: women allowed in parliament. Al Arabiya. 11 January 2013 [11 August 2013]. 
  12. ^ 12.0 12.1 Kapiszewski, Andrzej. Saudi Arabia: Steps Toward Democratization or Reconfiguration of Authoritarianism?f. Journal of African and Asian Studies. 2006, 41 (5-6): 459–482 [25 April 2012]. doi:10.1177/0021909606067407. 
  13. ^ 13.0 13.1 13.2 Saudi Arabia — Majlis Ash Shura (Consultative Council). International Parliamentary Union. 2011 [23 March 2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3 March 2011). 
  14. ^ 14.0 14.1 Next Shoura Council members. Saudi Gazette. 15 February 2009 [23 March 2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3 March 2011). 
  15. ^ New Shoura secretary-general appointed. Arab News. 16 May 2012 [24 May 2012]. 
  16. ^ Okaz Archive Consultative Assembly. Okaz. 15 September 2008 [29 April 2012]. 
  17. ^ Aba-Namay, Rashed. The New Saudi Representative Assembly. Islamic Law and Society. 1998, 5 (2): 235–265 [3 May 2012]. doi:10.1163/1568519982599490. 
  18. ^ Committees. Consultative Assembly of Saudi Arabia. 2015 [23 March 2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3 March 2011). 
  19. ^ Toumi, Habib. 30 women likely to be on Saudi Shura Council. Gulf News (Manama). 1 September 2012 [2 September 2012].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