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蒂永的雷纳德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沙蒂永的雷纳德

Lord of Hebron and Montréal

ReynaldofChatillon&PatriarchofAntioch.jpg
Raynald of Châtillon tortures Aimery of Limoges, Latin Patriarch of Antioch
Prince of Antioch
together with Constance
在位 1153 to 1160 or 1161
前任 Constance
繼任 Constance

出生 1125
過世 4 July 1187年(61–62歲)
Hattin
配偶 Constance of Antioch
Stephanie of Milly
子嗣 Agnes of Antioch
Alice
Baldwin of Châtillon (?)
朝代 House of Châtillon
父親 Hervé II of Donzy
宗教 天主教

沙蒂永的雷纳德(Raynald of Châtillon,又称Reynaud、Renaud、Reynald、Reynold、Renald或Reginald of Chastillon,約1125年-1187年7月4日)是第二次十字军东征时的骑士,战败后留在圣地,他通过第一次婚姻,成为安条克王子(1153年-1160年),并通过第二次婚姻,成为外约旦领主。无论生前还是生后,他都是充满争议的人物。他又被称为“毁约者雷纳德”。

身世[编辑]

雷纳德的身世未能确定;杜·参各认为他来自沙迪马恩河畔,但让·理查德认为他是唐启的亨利二世的儿子,继承了沙迪卢湾河畔的领地,然后在1147年十字军第二次东征的时候加入了军队。其他的说法还有:他是沙蒂永索龙的领主,沙蒂永一世和Montjay的Ermengarde的第二个儿子。在东方,他为安条克的康斯坦斯侍奉。康斯坦斯的第一个丈夫死于1149年。雷纳德和她于1153年秘密结婚,没有取得她的第一表弟和王侯耶路撒冷的鲍德温三世的同意。鲍德温三世和利摩日的艾美丽——安条克的教会的教长都不同意康斯坦斯下嫁一个如此卑贱的男人。

1156年,雷纳德声称,拜占庭皇帝曼努埃尔一世康门纳斯背弃了向雷纳德支付一笔钱的诺言,发誓要袭击塞浦路斯岛来报复。但安条克的教会的主教拒绝赞助这个行动。雷纳德便把他抓起来,扒光衣服,涂上蜂蜜,然后留在堡垒顶部给阳光暴晒。主教最后被释放的时候已经筋疲力尽,同意赞助这个行动。于是雷纳德的部队开始袭击塞浦路斯,蹂躏和掠夺岛上的居民。

曼努埃尔一世皇帝出动军队进军叙利亚,面对更强大的力量,雷纳德屈服了。他赤着脚,衣着褴褛地匍匐在皇帝面前请求原谅。在1159年他被迫公开对曼努埃尔一世顶礼膜拜作为他的惩罚,并承诺在安条克接纳希腊的东正教。晚些时候曼努埃尔一世在耶路撒冷会见鲍德温三世的时候,他被迫为曼努埃尔牵马进入城市。

此后不久,1160年,雷纳德在掠夺Marash附近叙利亚和亚美尼亚农民的时候被穆斯林抓获,随即在阿勒坡受到长达17年的监禁,因为他是曼努埃尔一世皇帝的老婆,玛丽亚女皇的继父,曼努埃尔花了一笔巨额的12万第纳尔金币的赎金来赎他,相当于500千克黄金(现在值超千万美元)。1176年他终获自由。

发迹[编辑]

后来,他担任鲍德温四世和曼努埃尔之间的特使。因为他的妻子,康斯坦斯死于1163年,他被奖励与另一个富有的寡妇斯蒂芬妮(同时是托伦的汉弗莱三世的遗孀和Oultrejordain领主的女继承人)结婚。她的财富包括Kerak城堡和从蒙特利尔到死海东南。这些要塞控制了从埃及到大马士革的商道,也让他能到达红海。很快,雷纳德便由于他在Kerak的残酷暴虐而臭名昭著——他经常把他的敌人和俘虜从城堡上扔下去摔死。

在1177年11月,作为王国军队的首領,他帮助鲍德温国王在蒙吉萨战役打败了萨拉丁,萨拉丁侥幸逃生。1181年,尽管萨拉丁和鲍德温已经达成停战协议,雷纳德还是没有停止劫掠商隊的行為,他又开始掠夺了。萨拉丁要求鲍德温四世赔偿,但是鲍德温四世说自己控制不了那些不守规矩的封建附庸,结果战争在1182年再次爆发。在战争期间,雷纳德在红海派出艦隊大肆劫掠,並威脅到了伊斯蘭的聖城麦加麦地那的安全。他的海盗在红海肆意掠奪,蹂躪平民,結果他和他手下的海盗部隊在麦地那附近被阿尔阿迪尔一世俘虜,但是他和他的部下被押送到开罗準備斩首的时候,他自己成功逃脫,逃到了莫阿布。萨拉丁恨他到咬牙切齿,发誓自己要亲手砍下他的首級。在那一年年底,当雷纳德的继子多伦的汉弗莱四世和耶路撒冷的伊莎贝拉结婚的时候,萨拉丁攻击Kerak。围困直到雷蒙德三世来救场才解围,之后直到1186年雷纳德都沒有再發起軍事行動。

这一年,他联合了西比拉和吕锡尼昂的盖伊(继任鲍德温四世的耶路撒冷国王和王后,他的姐姐和姐夫)对抗的黎波里的雷蒙德伯爵三世。雷蒙德和伊布林家族试图把王位传给雷纳德的继子,汉弗莱四世和伊莎贝拉公主。可是汉弗莱仍然忠于继父和盖伊。

后来,雷纳德袭击了一个往返开罗和大马士革的车队,打破了萨拉丁和十字军的停战协议。萨拉丁派兵保护稍后的车队(在1187年3月),因为他的妹妹去麦加朝圣。这两起事件,常被后来的作家如13世纪的古法语续集:提尔的威廉和拉丁语续集提尔的威廉,混为一谈,作为萨拉丁和十字军冲突的根源,甚至从萨拉丁的妹妹,夸张为姑姑,甚至母亲。不过阿拉伯作家则坚决否定这一点,比如Abu Shama和Ibn al-Athir。盖伊国王曾试图惩罚雷纳德去安抚萨拉丁的怒火,但是雷纳德说他是他自己土地的王,绝对不会和萨拉丁有任何和平。萨拉丁发誓雷纳德如果被抓了一定会被处决。

被捕和处死[编辑]

1187年,萨拉丁入侵王国,在哈丁战役击败了十字军,俘获了一群十字军将领。然后他称心如意的俘获了雷纳德和盖伊国王。萨拉丁下令把这两人带到他的帐篷。在场的史学家Imad ad-Din al-Isfahani记录到:

“萨拉丁请国王盖伊坐在他的身边,当轮到雷纳德进来的时候,他跟在盖伊后面坐在旁边,想起了自己的罪行。“多少次你发誓然后违背了它,多少次你签订了协议却从未尊重它?”雷纳德通过翻译回答:“国王总是如此,我没有干更多。”这个时候盖伊张口喘气(因为口渴),他的头摇晃着仿佛喝醉了,他的脸色显示他被吓得发抖。萨拉丁宽慰了,给他凉水喝。国王喝了,把剩下的递给了雷纳德,雷纳德也喝下去缓解口渴。苏丹(萨拉丁)便对盖伊说:“你给他水之前没有得到我的许可,因此我不乐意给他这个仁慈(阿拉伯的習慣中給予犯人飲食代表寬恕其罪)。”说了这些以后,苏丹微笑着,骑上他的马儿,走开了,留下这两难兄难弟在哪儿恐慌。他监督了他的军队收兵,然后才回帐篷,他命令把雷纳德带来,走到他面前,手里拿着剑,砍在脖子和肩胛骨之间的地方。当雷纳德倒下以后,他砍掉雷纳德的头,紧挨着国王盖伊,所以盖伊开始颤抖。看到他如此沮丧,萨拉丁对他宽心说:“这个人是因为他的罪恶和背叛才被杀的。”

国王盖伊被饶恕,然后带到大马士革关了几天,就被释放了。

对当时少数一些基督徒而言,雷纳德被视为一个死在穆斯林手里的殉道者。然而,文献记录却反驳了这个印象,雷纳德是一个不考虑耶路撒冷王国利益的掠夺者和海盗。可以说,王国的优势的消失,很大程度上是由于雷纳德的鲁莽——不必要的激怒了周边的穆斯林国家。

然而,萨拉丁在维护他自己的利益方面表现的很好。他杀了雷纳德,他的冤家,但是饶恕了盖伊国王的性命,因为知道杀了他会终止耶路撒冷王国內部的派系斗争。他把盖伊国王囚禁在大马士革,知道他确信他自己不可能灭掉所有的王国。派系斗争大大削弱了第三次十字军东征的潜能。

其他[编辑]

雷纳德和康斯坦斯有兩个女儿:Agnes de Châtillon,与匈牙利国王貝拉三世结婚,及Jeanne de Châtillon。

他的与斯蒂芬妮的第二段婚姻有两个小孩,兒子Raynald of Châtillon,早夭,女儿Alix de Châtillon,與阿素六世·德·埃斯特结婚。

參考文獻[编辑]

  • Baldwin, Marsall W. The Latin States under Baldwin III and Amalric I, 1143–1174;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Jerusalem, 1174–1189. (编) Setton, Kenneth M.; Baldwin, Marshall W. A History of the Crusades, Volume I: The First Hundred Years. The University of Wisconsin Press. 1969: 528–561, 590–621. ISBN 0-299-04844-6. 
  • Barber, Malcolm. The Crusader States.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12. ISBN 978-0-300-11312-9. 
  • Chiappini, Luciano. Gli Estensi: Mille anni di storia [The Este: A Thousand Years of History]. Corbo Editore. 2001. ISBN 88-8269-029-6 (意大利语). 
  • Hamilton, Bernard. The Elephant of Christ: Reynald of Châtillon. Studies in Church History. 1978, (15): 97–108. ISSN 0424-2084. 
  • Hamilton, Bernard. The Leper King and His Heirs: Baldwin IV and the Crusader Kingdom of Jerusalem.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0. ISBN 978-0-521-64187-6. 
  • Makk, Ferenc. Anna (1.); Béla III. (编) Kristó, Gyula; Engel, Pál; Makk, Ferenc. Korai magyar történeti lexikon (9–14. század) [Encyclopedia of the Early Hungarian History (9th–14th centuries)]. Akadémiai Kiadó. 1994: 47, 91–92. ISBN 963-05-6722-9 (匈牙利语). 
  • Mallett, Alex. Popular Muslim Reactions to the Franks in the Levant, 1097–1291. Routledge. 2014. ISBN 1-317-07798-9. 
  • Nicholson, Robert Lawrence. Joscelyn III and the Fall of the Crusader States, 1154–1199. BRILL. 1973. ISBN 90-04-03676-8. 
  • Runciman, Steven. A History of the Crusades, Volume II: The Kingdom of Jerusalem and the Frankish East, 1100–1187.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9. ISBN 0-521-06163-6. 

延伸閱讀[编辑]

  • Hillenbrand, Carole. Some reflections on the imprisonment of Reynald of Châtillon. (编) Robinson, Chase F. Texts, Documents and Artefacts: Islamic Studies in Honour of D.S. Richards. BRILL. 2003: 79–102. ISBN 90-04-12864-6. 
  • Maalouf, Amin. The Crusades Through Arab Eyes. Al Saqi Books. 1984. ISBN 0-8052-0898-4. 
  • Man, John. Saladin:The Life, the Legend and the Islamic Empire. Random House. 2015. ISBN 1-4735-0854-1.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