沮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沮授
冀州別駕
騎都尉,奮威將軍
國家 中國
時代 東漢
主君 袁紹
姓名 沮授
籍貫 冀州鉅鹿廣平人
出生
逝世 200年

沮授(?-200年),冀州鉅鹿廣平[1]人,五帝時黃帝的史官沮誦之後[1]東漢末年原為韓馥麾下,後袁紹破冀州,沮授歸為袁紹的謀臣。初期幫助袁紹籌划天下大計,而受到袁紹賞識,但後來多次向袁紹獻策而不納。沮授在袁紹大軍撤退時被曹操軍俘虜,但不納曹操招降,打算逃脫回營時被殺害。

生平[编辑]

史載他「少有大志,擅於謀略」。曾當冀州別駕,舉茂才,並當過兩次縣令。後來又當韓馥別駕,被韓馥表為騎都尉

擬定四州[编辑]

初平二年(191年),袁紹奪取冀州,沮授歸袁紹,並進獻大計:占領冀、四州,集合英雄豪傑的才能和大批軍隊,並且迎接在長安的漢獻帝至洛陽,挾天子以令諸侯。只需數年就能平定天下。[2]袁紹聽後大為歡喜,立刻表沮授為監軍、奮威將軍。

霸業謀臣[编辑]

興平二年(195年),漢獻帝輾轉流亡到河東等地,沮授進諫建議袁紹迎獻帝,遷都至鄴城,挾天子以令諸侯;[3]袁紹聽後打算聽從沮授的建議,但郭圖等人認為要復興漢室太難,而且迎立漢帝會削弱自己的權力,勸袁紹不要用此計策,袁紹於是放棄。次年曹操卻在荀彧的支持下迎獻帝遷都許縣,成功挾天子以令諸侯。

其後,袁紹命長子袁譚青州都督,沮授反對[4],認為是禍胎,但袁紹堅持是要令三子各據一州,以觀察其能力。後來袁紹死後,三子因爭位而大戰。

後來,袁紹有意向南方用兵,沮授和田豐勸袁紹勿過份用兵[5],但郭圖等人反對,袁紹亦因而不採納沮授及田豐之計,沮授就開始漸漸被袁紹疏遠。袁紹於是準備南攻曹操,發動官渡之戰。

運籌帷幄[编辑]

在官渡之戰前夕,沮授就集合宗族,大散其財並說:「夫(袁紹)勢在則威無不加,勢亡則不保一身,哀哉!」[6]沮授的弟弟沮宗不認同說:「曹公士馬不敵,君何懼焉!」[7]但沮授看得出曹操的雄才說:「以曹兗州之明略,又挾天子以為資,我雖克公孫,觿實疲弊,而將驕主橫,軍之破敗,在此舉也。揚雄有言,『六國蚩蚩,為嬴弱姬』,今之謂也。」[8]

官渡之戰戰時,袁紹進軍黎陽,遣顏良劉延,沮授勸說:「良性促狹,雖驍勇不可獨任。」[9]反對以顏良獨自領軍,但袁紹不聽。後曹操救劉延,斬殺顏良。在袁紹將渡河之前,沮授又認為袁軍應該留守延津,分兵進攻官渡,若然戰勝,再增兵官渡也不遲;否則,兵眾也可以安全撤離。[10]但袁紹不聽。沮授嘆息,稱病不見,袁紹因此憎恨他,將沮授分屬的軍隊都給了郭圖統領。

袁紹渡河後,駐屯延津南,遣劉備文醜向曹軍挑戰,曹操領軍擊破,文醜更被曹軍擊殺,震撼袁紹軍。後袁绍回到官渡,沮授向袁紹說:「北兵數眾而果勁不南,南谷虛少而貨財不及北;南利在於急戰,北利在於緩搏。直徐持久,曠以日月。」建議以持久戰消耗曹軍[11],但袁紹又不聽從。後袁紹攻曹操,初戰勝,起高樓射箭入曹營,但後為曹軍發石車擊破。後來曹軍擊破袁紹運輸隊,袁紹於是命淳于瓊領軍帶領運輸車,據守烏巢。沮授又建議派遣蔣奇護送,以防止曹軍攻擊[12],但袁紹又不從。後烏巢被曹軍擊破,袁紹將領高覽張郃又降曹,令袁軍大亂,潰不成軍,袁紹於是撤退。

寧死不降[编辑]

撤軍時,沮授被俘,被押見曹操,沮授堅決不降,曹操見沮授不肯加入他的陣營,感到可惜,嘆若早點認識沮授,那天下現在應該大定了[13]。沮授雖不降,但仍獲曹操厚待,但後來沮授密謀逃回袁紹陣營,事敗被殺。

兒子[编辑]

影视[编辑]

評價[编辑]

  • 曹操:“孤不早相得,天下不足慮。”(《三國志·袁紹傳》)
  • 孫盛:“觀田豐、沮授之謀,雖何以過之?故君贵审才,臣尚量主。君用忠良,则伯王之业隆;臣奉暗后,则覆亡之祸至。存亡荣辱,常必由兹。丰知绍将败,败则己必死,甘冒虎口,以尽忠规。烈士之于所事,虑不存己。夫诸侯之臣,义有去就。况丰与绍非纯臣乎?《诗》云:‘逝将去汝,适彼乐土。’言去邦,就有道可也。”(《三國志·袁紹傳》)
  • 朱敬则:“神人无功,达人无迹。张子房元机孤映,清识独流。践若发机,应同急箭;优游澹泊,神交太虚,非诸人所及也。至若陈平、荀彧、贾诩、荀攸、程昱、郭嘉、田丰、沮授、崔浩、张宾等,可谓天下之菁英。帷幄之至妙,中权合变,因败为功,爰自秦汉,讫於周隋。”
  • 陈普:“袁曹相与隔王路,四世三公恩海深。当时惟有管宁是,谩对黄河叹此心。”
  • 郝经:“沮授、田丰计画不用,而不能去,卒蹈其难,其犹在亚父之后乎。”
  • 胡三省:“使紹能用授言,曹其殆乎!”(《資治通鑒卷六十三·獻帝建安四年》)
  • 罗贯中:“河北多名士,忠贞推沮君。凝眸知阵法,仰面识天文。至死心如铁,临危气似云。曹公钦义烈,特与建孤坟。”
  • 林国赞:“袁氏诸臣,田丰外,莫忠于授,后以身殉。”
  • 何兹全:“沮授、荀彧诸葛亮一样,都是三国时期第一流的智慧人物。”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元和姓纂卷二》【沮姓】:黄帝史官沮誦之後  廣平 魏志袁尚謀臣沮授前燕中常侍沮皓
  2. ^ 三國志袁紹傳載:「橫大河之北,合四州之地,收英雄之才,擁百萬之觿,迎大駕於西京,復宗廟於雒邑,號令天下,以討未復,以此爭鋒,誰能敵之?比及數年,此功不難。」
  3. ^ 裴松之注引獻帝傳原文:「將軍累葉輔弼,世濟忠義。今朝廷播越,宗廟毀壞,觀諸州郡外托義兵,內圖相滅,未有存主恤民者。且今州城粗定,宜迎大駕,安宮鄴都,挾天子而令諸侯,畜士馬以討不庭,誰能御之!」 譯文:(將軍先祖屢輔助漢室,世代都忠義於漢朝。今朝廷流亡,宗廟被毀壞,今諸侯外沒發義兵,內互相想攻滅對方,沒有為存活主上和憐恤人民之人。今冀州已大定,不如迎獻帝,遷都於鄴城,挾天子以令諸侯,儲蓄軍兵馬匹以討不服從之者,誰能抵抗!)
  4. ^ 《九州春秋》載授諫辭曰:「世稱一兔走衢,萬人逐之,一人獲之,貪者悉止,分定故也。且年均以賢,德均則卜,古之制也。原上惟先代成敗之戒,下思逐兔分定之義」
  5. ^ 裴松之注引獻帝傳:紹將南師,沮授、田豐諫曰:「師出歷年,百姓疲弊,倉庾無積,賦役方殷,此國之深懮也。宜先遣使獻捷天子,務農逸民;若不得通,及表曹氏隔我王路,然後進屯黎陽,漸營河南,益作舟船,繕治器械,分遣精騎,鈔其邊鄙,令彼不得安,我取其逸。三年之中,事可坐定也。」 譯文:(軍隊連年征戰,百姓疲勞,倉庫沒有積糧,賦稅如殷商一樣,此乃我們勢力的憂慮。最好先遣使者報告滅亡公孫瓚,使人民回歸田地。若果使者被拒入許都,就上表曹操隔絕我們的路,然後士兵屯紮於黎陽津,於黃河南邊的地方建造營寨,做船準備渡河,製造器械,派遣騎兵襲擊曹操的邊境,令曹操軍不安,我們以逸待勞。三年內,必定大事可成。)
  6. ^ 譯文:袁紹的在官渡勝利的話,沮授他們就會有威無不加,但戰敗的話連自身也不能保住,真是哀嘆。
  7. ^ 譯文:曹操的軍士馬匹不足我們,兄長你何必懼怕呢?
  8. ^ 譯文:以曹操(兗州牧為其官位)大略,又有挾天子為資本,我們雖然攻滅公孫瓚,但軍士疲倦,將軍驕橫,軍隊戰力低。揚雄說:『六國蚩蚩,為嬴弱姬』,就是這樣。
  9. ^ 譯文:顏良性格狹窄,雖然勇猛但不可獨自擔任任務。
  10. ^ 裴松之註引獻帝傳原文:「勝負變化,不可不詳。今宜留屯延津,分兵官渡,若其克獲,還迎不晚,設其有難,觿弗可還。」 譯文:勝負本來就會有所變化,不可不審慎。最好現在留兵屯駐延津,分兵進攻官渡,如果攻克,再把軍隊放在官渡也不遲,假設若果有突發事件,也可以安全撤回。
  11. ^ 譯文:河北兵雖然人多勢眾但勇猛不如河南兵,河南的糧少而財少過河北;河南利於速戰速決,河北利於緩慢戰鬥。緩慢抵抗,拖長戰事
  12. ^ 三國志原文:「可遣將蔣奇別為支軍於表,以斷曹公之鈔。」
  13. ^ 裴松之注引獻帝傳:孤早相得,天下不足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