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河殇
纪录片《河殇》片头截图(沙孟海題字)
纪录片《河殇》片头截图(沙孟海題字)
类型紀錄片
导演夏駿
旁白张家声
集数6
每集长度37分鐘(不含廣告)
制作
制作人王宋
郭寶祥
监制陳漢元
剪辑錢丹丹
制作公司中國中央電視台
播映
首播频道中國中央電視台綜合頻道
播出日期1988年6月16日-1988年-月-日

河殇》是中国中央电视台制作的六集电视纪录片(时称“六集電視連續節目”),在1988年6月16日首播。《河殇》繼承了1910年代新文化運動的脈落,[1]对諸多中国文化符号辨析和评判,包括黃河黄土文明、长城等,同时表达了对海洋文明的嚮往。約2億至3億中國觀眾收看,[2]全國報章收到讀者尤其學生的來信感言。[3]該片第一次用電視媒介總結了中国共产党改革派對於改革開放遇陷入經濟困局的解讀——困局源於中國文化有太多傳統包袱。[1][2]

1988年的《河殇》在80年代的中國學生運動史有承先啟後的意義,與1981年內蒙古學運八六学潮八九學運的思潮悉悉相關,並代表了80年代文化热的高峰和尾聲。[4]

内容[编辑]

《河殇》以类似报告文学的风格对中国文化进行了批判,其主要论点是:中国以河流、大地为根基的内向式“黄色文明”导致了保守、愚昧和落后;为了生存,中国必须向以海洋为根基的“蓝色文明”学习,并应该建立以市场经济为基础的经济体系。为了令这套系列片的论证更加权威,作者引用了众多西方理论,包括魏復古水利文明东方专制论黑格尔有关中国陆地文明趋于保守的说法、小湯恩比的一个早期观点——除基督教文明外,所有其他文明,不是已经湮灭,就是步向死亡[5]

片名與人員[编辑]

攝制人員表

總撰稿:蘇曉康王魯湘
撰稿:蘇曉康王魯湘張鋼謝選駿遠志明
編導:夏駿
解說:張家聲
作曲:孟衛東
剪輯顧問:傅正義
剪輯:錢丹丹
資料編輯:計冰王秀雲吳曉波黃敏
後期攝像:曹志明孫增田
音樂編輯:潘寶瑞牛桂吉
音樂錄音:李小沛
美工:鍾蜀衡
置景:遲明泉
制片:王宋郭寶祥
顧問:金觀濤厲以寧
總監制:陳漢元

创作过程[编辑]

在1983年由中国中央电视台制作的纪录片《话说长江》大获成功后,中国国内掀起“河流片热”的风潮。1986年,央视和日本NHK电视台耗时三年合拍了另一部“河”的纪录片《大黄河》。然而这部影片在一开始并没有通过央视高层的审批,仅在日本单方面播出。为重新带出该片,时任央视副台长陈汉元委派导演夏骏拍摄一部新的有关黄河的纪录片,重新带出对黄河的拍摄。[9]

夏骏亲自邀请了苏晓康王鲁湘来为影片撰写解说词。原先该片曾以《大血脉》作为片名,在王鲁湘的建议下,最终片名确定为《河殇》。[6]

1987年9月,《河殇》正式在中国中央电视台立项。央视聘用了《走向未来》主编金觀濤和经济学家厲以寧作为该片的顾问。[6]

影响[编辑]

社会[编辑]

  • 《河殤》播出之后,除了在思想较为激进的青年学生中受到广泛欢迎之外,更一度得到其他普通民众的热烈讨论和关注,在中央电视台曾两度重播,在校園引起「河殤熱」,學生熱情討論中國未來的出路與發展。
  • 1988年6月,現代出版社出版《河殤》解說詞的单行本(1988年6月北京第1版第1次印刷),封面題字者同樣是沙孟海。

政治[编辑]

  • 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在初次观看《河殇》后曾表示“干嘛骂老祖宗呢?”[10]但之后在对新加坡进行国事访问时,赵紫阳向李光耀亲自赠送了该片的录像带,并对李光耀表示:“听说你们这里弘扬传统文化,我们这里出了一个纪录片批判传统,送给你看看。”[11]
  • 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王震在各种场合多次批评《河殇》:“这片子看了就火大!把我们的民族一顿臭骂,把中国共产党一顿臭骂……连我们的女排也骂!是可忍,孰不可忍!”“将来我去见毛泽东时,我要对他讲,你讲搞不好要改变颜色,过去我不懂,现在懂了!”“如果中央称赞,党的总书记赵紫阳)称赞,我也不称赞,无非就是开除党籍。这次我就要讲话。政治运动不搞了,但是意识形态领域里的斗争不能放弃。你不去运动人家了,人家来运动你。”[12]而在中共十三届三中全会上,王震在散会前突然起身发言:“《河殇》伤了我的心……伤了中华民族的心,把中华民族诬蔑到不可容忍的地步”,“《河殇》说黄种人人种不好,说黄种人愚昧,……为什么这样的坏东西能出很多书?我坚决反对这个,要求向中央报告!”[12]
  • 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之后,中国大陆主流媒体在批判赵紫阳的同时,对《河殇》也进行了抨击。该片被认为是宣传「资产阶级自由化」、「虛無主義」思想的典型和“反革命暴乱的蓝图”,自此陷入禁播状态,该片的总撰稿人苏晓康王鲁湘亦被官方称作为“动乱的幕后推手”,均被中央高层点名通缉。八九學運期間蘇曉康與北京作家上街游行支援學生[13],后苏晓康逃往国外,王鲁湘被判处有期徒刑9个月,而导演夏骏亦被央视开除公职和编制,调至广告部工作。

其他[编辑]

  • 《河殇》的部分内容亦被编入中国大陆高中历史课本的官方教案中。如第二集“命运”的解说词,“(长城)无法代表强大、进取和荣光,它只代表著封闭、保守、无能的防御和怯弱的不出击。由于它的庞大和悠久,它还把自诩自大和自欺欺人深深地烙在了我们民族的心灵上。呵,长城,我们为什么还要讴歌你呢?”教案给出的解读为“(该说法)不正确,因它夸大了长城的消极作用而忽视了长城的积极作用”。[15]
  • 2013年,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王义桅出版书籍《海殇》,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表示,书名就是针对《河殇》而起。只不过《海殇》的观点与《河殇》完全相反:不但剖析和反思了“蓝色海洋文明”、尤其是欧洲文明的衰落,而且亦表达了“为了生存,欧洲的‘蓝色文明’必须向中国的‘黄色文明’学习”的观点。[16]

辨誤[编辑]

  • 美国并非第一个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交往的西方国家:“一九七二年二月二日,美国总统尼克松在首都机场握住了周恩来的手。自从新中国诞生以来,这是中国第一次同西方握手。”(第二集“命运”)第一个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交往的西方国家是瑞典,两国在1950年建立了大使级的外交关系。[17]而中国与法国也于1964年建立了外交关系。[18]
  • 嚴復伊藤博文並非同學:中國民間流傳當年嚴復是全班(或全校)第一名畢業,伊藤博文得第二名。“然而,當嚴復參與其事的百日維新慘敗之後,日本的明治維新卻成功了。當這位中國近代的偉大啟蒙者在傳統勢力的打擊下,一步步放棄改良思想,最終倒退到孔孟之道的懷抱裡去的時候;他在英國海軍大學的同學伊藤博文,卻連任日本首相,率領這個島國迅速跨進世界強國之林。”(第六集“蔚蓝色”)這個故事最早可從刘半农的诗集《扬鞭集》中找到,後來钱基博《现代中国文学史》、杨荫深《中国文学家列传》、蔡冠洛《清代七百名人传》均引此说。[來源請求]

作者表态[编辑]

2014年,总撰稿人之一的苏晓康表示,以现在的眼光看,《河殇》的思考水平有限,并且很肤浅,表示西方文明也有毛病。[21]

2015年,另一位总撰稿人王鲁湘指出,《河殇》并非对中华文明抱有敌意、或是全盘否定中华文化,而是针对80年代各种旧观念对国家发展的束缚,进行一种文化批判上的策略安排,就是要用非常激昂的措辞,故意达到一种“片面的深刻”,因此才会鞭笞自己的祖先、传统和历史,憧憬甚至夸大西方文明的优点。而最终的目的是为了建构一个现代文明的“梦”,希望中国像开放的海洋一样,建成一个开放、现代化的国家。但同时他也承认,《河殇》以及当时的自己对中华传统文化的了解不够深入。[22][23]

两位作者亦均否认该片有政治意图和背景。[11][9]

相關書籍[编辑]

  • 《河殇》,苏晓康、王鲁湘总撰稿。现代出版社,1988年6月第1版。ISBN 978-7-80028-021-4
  • 《河殇》,苏晓康、王鲁湘总撰稿,刘远图片摄制。河南美术出版社,1988年9月第一版。ISBN 7-5401-0058-3/J2/33
  • 《河殤》,蘇晓康、王魯湘總撰稿。中國圖書刊行社,1988年9月初版(簡體字)。ISBN 978-962-04-0668-3
  • 《河殤》,(台灣)風雲時代、金楓(聯合出版發行),1988年10月初版,1992年2月145版。
  • 《河殤》(修訂版)。(台灣)風雲時代出版社,2005年7月初版。ISBN 978-986-146-187-8
  • 《河殤論》,崔文華編,文化藝術出版社1988年9月初版。ISBN 978-7-5039-0304-5
  • 《河殤‧何傷》,胡菊人,風雲時代出版社,1992年9月初版。ISBN 978-957-645-183-6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邢福增. 從《河殤》看八九民運年代的中國文化探討. 基督教時代論壇. 2009年6月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30).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崇基神學院副教授。
  2. ^ 2.0 2.1 尹萍. 最熱門的話題-河殤. 遠見雜誌 (台灣). 1988-11-15(1988年12月號).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30). 估計有兩、三億大陸人,在毫無心理準備的情況下,從螢光幕上看到這部充滿批判與自省、鞭策與激動意味的影片。(……)很多人立即動手,寫信、打電話甚至打電報給北平「中央電視台」,表示「激動、震撼和感慨」。他們當中,有學生、教師、工人,有老資格的共產黨員,也有軍隊裡的政治處主任。(……)這部影集確實有相當大的突破,它第一次用電視這種最大眾化的媒體,總結報告了改革派在經濟與文化上的觀點 
  3. ^ 崔文華 (编). 《河殤論》「觀眾贊河殤」章節. 文化藝術出版社. 1988年9月.  該章節分2部份公開於:《河殇论》:观众评论 (上). 河殇专题博客. 2007-01-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30). 《河殇论》:观众评论 (下). 河殇专题博客. 2007-01-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30). 
  4. ^ 王学典. “80年代”是怎样被“重构”的?——若干相关论作简评. 《开放时代》. 2009, (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30).  全文又轉載於:80年代”是怎样被“重构”的?. 凤凰网文化. 2014-01-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30). 
  5. ^ 赵鼎新. 《国家.社会关系与八九北京学运》. 香港: 香港中文大学. 2007. ISBN 978-962-996-252-4. 
  6. ^ 6.0 6.1 6.2 《河殇》创作过程的回顾 夏骏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悠读文学网.
  7. ^ 《九歌·國殤》參見 劉向《楚辭》卷第二
  8. ^ 8.0 8.1 關杰明. “大陸改革擦邊文藝的傑作——評電視系列片《河殤》”. 《河殤》附錄㈢:兩岸看河殤 大陸方面. 
  9. ^ 9.0 9.1 26年海外首次談起 王魯湘為《河殤》受傷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中国报.
  10. ^ 《河殇》总撰稿人苏晓康谈赵紫阳与王震的权力之争. [2016-05-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8). 
  11. ^ 11.0 11.1 11.2 告别中国二十年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开放杂志.
  12. ^ 12.0 12.1 《王震传》编写组. 王震晚年怒批《河殇》. 观察者网. 中华网. [2014-04-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5-02). 
  13. ^ 金 鐘. 告別中國二十年 ——專訪作家蘇曉康先生. 二○○九年五月廿二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1-15) (中文(台灣)). 
  14. ^ 綜合外電報導. 六四禁歌《河殤》驚現春晚. 台灣蘋果日報. 2014-02-05 [2014-02-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2-22) (中文(台灣)). 
  15. ^ 走向大一统的秦汉政治 教案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人民版必修1.
  16. ^ 从“河殇”到“海殇”:欧洲海洋文明的新危机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6-08-08.,搜狐.
  17. ^ [1][永久失效連結],大公网.
  18. ^ 中法建交公报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19. ^ 进一步剖析“从太空看长城”的争论. 科学导报. 2007, 25 (4): 72–76.  Authors list列表中的|first1=缺少|last1= (帮助)
  20. ^ “我没有看到我们的长城”. 南方都市报. 2003-10-17 [2019-03-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7). 看地球景色非常美丽,但是我没有看到我们的长城。 
  21. ^ 苏晓康:中国比25年前更糟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美国之音.
  22. ^ 被打捞出来的王鲁湘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新浪网.
  23. ^ 王鲁湘:我不是辜鸿铭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腾讯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