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療之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治療之書
原名كتاب الشفاء
作者伊本·西那
类型自然哲学
语言阿拉伯文
發行信息
出版机构未知值
出版時間1027年 编辑维基数据

治療之書》(英語:The Book of Healing, 阿拉伯语:کتاب الشفاء‎,羅馬化Kitāb al-Shifāʾ, 拉丁語Sufficientia)是科學哲學英语Early Islamic philosophy百科全书,由中世紀伊朗河中地区伊本·西那所著。他可能是在公元1014年開始寫作,1020年時完成[1],在1027年出版[2][3]

此書是伊本·西那在科學和哲學上的重要著作,目的是在「治療」靈魂的無知。因此雖然其名稱和醫療似乎有關,其內容主要不在探討醫學。這和他早期所著以醫學為主題,共有五卷的《醫典英语The Canon of Medicine》恰好相反。

此書分為四部份:逻辑自然科学数学(當時的四术之一)和伊斯兰哲学.[3]。其中受到許多古希腊哲学家(例如亚里士多德)、希臘化時代思想家(例如克劳狄乌斯·托勒密)、早期波斯穆斯林科學家和哲學家(例如肯迪法拉比比魯尼)的影響。

科學[编辑]

天文學[编辑]

天文學上,此書提出了金星太阳接近地球的理論。

化學[编辑]

伊本·西那有關產生金屬的理論結合了煉金術英语Alchemy and chemistry in Islam硫汞金屬理論(不過伊本·西那對炼金术是抱批判的態度)以及亚里士多德泰奧弗拉斯托斯矿物学理論。他開創了一個有關礦物金屬特性的整合概念[4]

地球科學[编辑]

圖爾明英语Stephen Toulmin古德菲爾德英语June Goodfield(1965年)曾評價伊本·西那在地质学上的貢獻[5]

約在公元1000年時,伊本·西那已經提出了山脈起源的假說,就算是在八百年後的基督教世界,仍認為此假說很激進。

古生物學

伊本·西那也在古生物学上有貢獻,他解釋了為何會有化石岩石亚里士多德之前用氣態的呼吸來解釋,伊本·西那將此理論修改為石化作用英语Petrifaction流體理論(succus lapidificatus),在十三世紀被艾爾伯圖斯·麥格努斯詳細的說明,在16世紀被大多數自然历史學家所接受[6]

心理學[编辑]

在《治療之書》中,伊本·西那討論心灵、心灵的存在、心靈和身體的關係、感官、知覺等。他寫到,以最常見的層次上,心靈和身體的影響可以表現在身體依照心靈希望的方式進行運動上。他進一步的寫到心靈影響身體的第二個層次是情绪意志。例如,他提到若在鴻溝上,只有由一片木板作成的橋樑,一個人過去時,若心裡只想到自己可能跌倒,而且想到的情形非常的生動,不太可能在不跌倒的情形下過橋。

他也寫到強烈的負面情緒英语negative emotion可能會對個體營養機能有負面的影響,甚至有可能會導致死亡。他也有討論到催眠,提到有人可以創造一些條件,讓其他人可以相信一些有關現實世界的假說。他也是第一個將人類的知覺分為五種外部感覺(古代就提到的听觉视觉嗅觉味觉体感)以及他所發現五種的內部感覺[7]:366

  1. 常理(common sense),將感覺整合成感知
  2. imaginative faculty,保存感知的資料
  3. 想象,將上述的資料進行合併和分割,是實務上的智力
  4. 本能,感知質性資訊(例如好和壞、愛和恨等),形成人個性的基礎,可能受到理智影響,也有可能不受其影響
  5. 記憶(intention):將上述的內容都記憶下來。

伊本·西那也針對一些身體疾病英语Somatic psychology提出了心理學英语Islamic psychology的解釋,總會將身體疾病和心理疾病連在一起。他認為憂鬱抑鬱)是一種情感障礙,人會變的多疑,發展出某種的恐懼症。他也提出憤怒意味著從憂鬱轉向狂躁的變化,也解釋人頭部的湿度對心理疾病有影響,這些是發生在呼吸改變時:幸福會增加呼吸,會人腦內的湿度增加,但若湿度超過一定值,大腦會失去理性,引發精神疾患。他也寫到有關恶梦癫痫記憶減退的症狀和處理方式[7]:366

伊本·西那常用心理學的方式對待他的病人[7]:366。其中一個例子是一名波斯王子患有憂鬱症,妄想自己是一頭牛,會學牛叫,並且大喊:「殺了我吧,才能用我的肉作鍋好湯。」,不願意吃任何食物。有人勸說伊本·西那來治療這個病患。伊本·西那傳了訊息給病人,跟他說屠夫要來殺他,病人很高興。伊本·西那遇到王子時,拿了一把刀在手上,他問:「我要殺的牛在哪裡?」王子發出牛叫回應。躺在地上等待宰殺,伊本·西那假裝預備要殺他,說道:「這匹牛太瘦了,還不到宰殺的時候,要把牛餵飽,等牛健康而且夠肥的時候,再來殺他。」病人收到食物後,很快的吃掉了。漸漸「有體力,不再有妄想症,最後康復了。」[7]:376

哲學[编辑]

伊本·西那成功了調和了亞里斯多德主義新柏拉图主义伊斯兰教义学,在伊斯蘭黃金時代時,阿維森納主義是12世紀伊斯蘭哲學英语early Islamic philosophy中的重要學派,伊本·西那也是當時哲學界中的權威[8]

阿維森納主義對中世紀的歐洲也有貢獻,其學說有探討灵魂的特性,以及其存在-本质區別的學說,以及在经院時期歐洲引起的爭議以及審查制度。在巴黎此情形格外的明顯,阿維森納主義在1210年遭到取締。不過伊本·西那的穆斯林哲學英语Muslim psychology以及知識理論影響了奧弗涅的威廉英语William of Auvergne, Bishop of Paris艾爾伯圖斯·麥格努斯,其形上學也影響了托马斯·阿奎那[9]

邏輯[编辑]

伊本·西那在他的作品中常常探討伊斯蘭哲學中的邏輯英语logic in Islamic philosophy,也發展其自有的形式系統,稱為「阿維森納逻辑」,和以亞里斯多德學說為基礎的传统逻辑不同。在十二世紀的伊斯蘭世界,處逻辑學主導地位的是阿維森納逻辑[10]。在12世紀的拉丁語翻譯英语Latin translations of the 12th century之後,他的邏輯著作也在歐洲中古作家(例如艾爾伯圖斯·麥格努斯)身上有很大的影響[11]

伊本·西那寫了假言三段论[2][3]以及命题逻辑,兩者都是斯多噶邏輯傳統下的內容[12]。伊本·西那也發展了「时间模态」下直言三段论的原始理論[13],以及归纳推理的使用,例如一致、差異和伴隨變異的方法英语Mill's Methods,這是科学方法中的關鍵[2]

形上學[编辑]

早期的伊斯兰哲学,雖然充斥著伊斯蘭教神學,但在本质(essence)和存在(existence)的區分上,區分的比亞里斯多德主義要清楚。存在(existence)是臨時且偶然的領域,而本质(essence)是超越偶然性的存有(being)。伊本·西那的哲學中,特別是和形上學有關的部份,許多都是源自於法拉比。在伊本·西那的作品中,有許多是對真正確定伊斯蘭哲學的追尋。

法拉比的帶領之下,伊本·西那對存有(being)的問題展開了全方位的調查,其中他區分了本质存在。他認為存在的事實無法從存在事物的本質來推論或是解釋,形式和物質本身也不能影響或啟始宇宙的運行,或是已存在事物的逐步實現。因此存在一定是因為因果关系,讓某一本质得以存在。若要如此,這個起因必須是存在的事物,而且和其結果並存[14]

伊本·西那有關神的存在性的證明是第一個本体论证明,寫在《治療之書》的「形上學」章節[15][16]。這是第一次嘗試用先驗證明的方式,其中只用了直覺理智。伊本·西那有關神存在證明的特別之處在同時是宇宙論證明英语cosmological argument及本体论证明。「此論證是本体论的,因為在智慧上的『必然存在』(necessary existence)是論證『必然存在者』(Necessary Existent)的第一個基礎。」,「此論證也是宇宙論的,因為其大部份的內容都在論證存在之物不可能獨自存在,最終一定會追溯到一個『必然存在者』(Necessary Existent)」[17]

科學哲學[编辑]

在《治療之書》的「論證」章節中,伊本·西那討論科学哲学,也描述早期有關探究英语inquiry科学方法。其中有討論亞里斯多德的《{{le|後分析篇|Posterior Analytics}》,而許多論點和其有所不同。伊本·西那解釋了scientific inquiry英语科學探究的正確方法論問題,也提出了「人要如何得到科學第一原理?」的問題。他問的是科學家要如何「在沒有更基本的前提來推斷的情形下,得到演绎科學中的最初公理假说?」。他解釋理想的情形是人意識到「這些詞之間有一種關係,而且可以有永久、普遍的確定性。」。亞里斯多德主義認為要達到第一原理,需要透過归纳推理,伊本·西那加上了二個方式:檢驗法和实验法。伊本·西那批評亞里斯多德的归纳法,認為此方法「沒到有導到此方式聲稱要提供的,絕對且確定的前提」。取而代之是,伊本·西那所發展「作為科學探究方式的實驗方法。」[18]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Ibn Sina Abu ‘Ali Al-Husayn. Muslimphilosophy.com. [2014-08-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1-02). 
  2. ^ 2.0 2.1 2.2 Goodman, Lenn Evan. 2003. Islamic Humanism.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ISBN 0-19-513580-6. p. 155.
  3. ^ 3.0 3.1 3.2 Goodman, Lenn Evan. 1992. Avicenna. Routledge. ISBN 0-415-01929-X. p. 31.
  4. ^ Seyyed Hossein Nasr, The achievements of IBN SINA in the field of science and his contributions to its philosophy, Islam & Science, 2003-12, 1 
  5. ^ Toulmin, Stephen. and June Goodfield. 1965. The Ancestry of Science: The Discovery of Time.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p. 64. cf. The Contribution of Ibn Sina to the development of Earth science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6. ^ Rudwick, M. J. S., The Meaning of Fossils: Episodes in the History of Palaeontology,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4, 1985, ISBN 0-226-73103-0 
  7. ^ 7.0 7.1 7.2 7.3 Haque, Amber. 2004. "Psychology from Islamic Perspective: Contributions of Early Muslim Scholars and Challenges to Contemporary Muslim Psychologists." Journal of Religion & Health 43(4):357–77.
  8. ^ Fancy, Nahyan A. G. 2006. "Pulmonary Transit and Bodily Resurrection: The Interaction of Medicine, Philosophy and Religion in the Works of Ibn al-Nafīs (d. 1288)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doctoral dissertation). University of Notre Dame. pp. 80-81.
  9. ^ The Internet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 Avicenna/Ibn Sina (CA. 980-1037). Iep.utm.edu. 2013-08-02 [2014-08-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7-03). 
  10. ^ I. M. Bochenski (1961), "On the history of the history of logic", A history of formal logic, p. 4-10. Translated by I. Thomas, Notre Dame,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cf. Ancient Islamic (Arabic and Persian) Logic and Ontology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11. ^ Richard F. Washell (1973), "Logic, Language, and Albert the Great", Journal of the History of Ideas 34 (3), pp. 445–450 [445].
  12. ^ Goodman, Lenn Evan (1992); Avicenna, p. 188,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