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 (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法拉与富兰克林·罗斯福在一起

法拉英文Fala)是一只苏格兰梗犬英语Scottish Terrier,作为前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的爱犬而闻名于世。作为世界上最为著名的总统宠物之一,法拉与罗斯福如影随形,几乎成为罗斯福公众形象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1] 在被送给罗斯福之前,法拉曾由罗斯福的一位表亲加以训练,因此颇为懂得讨主人欢心。罗斯福和夫人埃莉诺常常提起法拉在白宫的种种趣事,而这些故事也被媒体广泛传播。罗斯福去世后,法拉又活了七年,之后被葬在罗斯福的身边。在华盛顿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纪念馆英语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 Memorial,竖立着一座法拉与罗斯福相伴的雕像,这也是总统宠物中独一无二的殊荣。另一座法拉的雕像则座落于波多黎各,为其揭幕的是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

幼年生活[编辑]

法拉出生于1940年4月7日,富兰克林·罗斯福的表亲玛格丽特·苏克莱英语Margaret Suckley[2]将它作为圣诞节礼物送给了罗斯福。在此之前苏克莱对法拉进行了训练,让它能够听从主人的命令坐下、跃起和打滚。它最初的名字是“大男孩”(big boy);罗斯福用一个苏格兰古人的绰号,把它命名为“法拉希尔英语Falahill的不法之徒莫瑞”(Murray the Outlaw of Falahill),简称法拉。[3]

刚到白宫几天,法拉就因肠道问题被送往医院。罗斯福发现它靠自己找到了去厨房的路,厨房的人们给它大吃一顿,结果撑坏了肚子。罗斯福于是下令,今后只有他本人才能给法拉喂食。[4]

白宫岁月[编辑]

法拉的银饰皮制项圈,上面写着:“法拉,住址白宫”

法拉在1940年11月10日搬进白宫。从那时起,直到1945年4月罗斯福去世,杜鲁门继任,法拉大多数时间都呆在白宫。[5] 法拉也和罗斯福一起出门旅行,与罗斯福一起回纽约州海德公园村斯普林伍德庄园的老家,或者去罗斯福最喜欢的疗养地,佐治亚州沃姆斯普林斯。罗斯福坐飞机出行的时候,它也跟着坐空军一号;罗斯福坐火车旅行,它也一起乘坐特制的费迪南德·麦哲伦车厢英语Ferdinand Magellan Railcar出发。法拉还见证了在魁北克签署大西洋宪章的场景,参与了罗斯福与墨西哥总统曼努埃尔·卡马乔英语Manuel Ávila Camacho的会谈。[3]在后方,米高梅曾把法拉作为反映白宫一天的纪录片中的主角,甚至还成了1943年的爱情喜剧片奥罗克公主英语Princess O'Rourke中的重要角色;在前线,突出部之役中祈祷德军不要突破防线的美军士兵,互相问“总统的小狗叫什么?”,因为“法拉”这个答案据信能带来一点好运。[6]

“法拉演讲”[编辑]

罗斯福死后,埃莉诺带着法拉散步

“法拉演讲”是1944年罗斯福竞选连任期间的一次演讲,发表于当年11月23日全国卡车司机工会英语Teamsters的竞选餐会上,并通过广播向全国播送。[7]演讲全长39分30秒,主要内容是抨击国会中的共和党,并对他们的攻击加以逐条反击。在演讲的后半部分,罗斯福对共和党人炮制的所谓“军舰接小狗”事件开了火:

……这些共和党领袖不满足于攻击我,攻击我的夫人,攻击我的几个儿子。不,他们这样还不满意,现在连我的小狗法拉,他们也要攻击了。好吧,我不恨这些攻击,我的家人也不恨这些攻击,但法拉是会恨的。你们知道,法拉是条苏格兰狗,要是让它知道国会里的那些共和党科幻小说家们编造的故事——我把它落在阿留申群岛了,然后派了海军的驱逐舰去找,花了纳税人的钱,有说话了两百万、三百万美元的,也有说花了八百万、两千万美元的——那法拉的苏格兰脾气可要发作了。在它身上从没发生过那样的事。我已经习惯了听到关于我本人的恶毒谎言……但我想我有权力去恨,去反对,反对那些对于我们家小狗的诽谤![2]

罗斯福逝世及以后[编辑]

法拉和埃莉诺在一起

罗斯福在沃姆斯普林斯逝世的时候,法拉表现得非常奇怪。罗斯福的一个传记作家这样写道:“……忽然人们听到法拉凄厉的叫声。本来没有人注意到它,它就那样蹲在屋子的角落里。此时,出于某种难以理解的原因,它突然从角落里跳出来,用头撞向纱门。纱门破了,法拉爬出去,而后边跑边吠,窜上了屋外的山头。特勤局的特工们看到它在山头上孤单的身影,木然不动。大家都在暗想,‘狗果然是通人性的吧!’”[8]

此后法拉参加了罗斯福的葬礼,[2] 之后和罗斯福的遗孀埃莉诺住在一起。和法拉在一起让埃莉诺很开心,他们成了形影不离的好伙伴。埃莉诺时常在她的报纸专栏《我的一天》中提到法拉:

只有法拉,只有它没法真正适应(罗斯福的离世)。1945年有一次,艾森豪威尔来富兰克林的墓前敬献花圈,车道的大门打开了,护送的警车发出尖啸的警笛声。法拉听到警笛声,忽然腿伸直了,耳朵也竖了起来。我知道它是在期待主人回来,因为过去主人回来的时候总是这样。后来我们搬到别墅,法拉也总是像以前主人在世之时一样趴在餐厅门口,这样就可以同时看到屋子的两个入口。所以如此,是因为富兰克林总是突然决定要去某处,而法拉只有盯紧了所有入口,才能在主人离开的时候迅速跳起来,加入主人的队伍。丈夫死后法拉接受了我,但对它而言,我只是能在主人回来之前将就陪它一阵子的人。

有一次法拉差一点儿丧命。罗斯福次子埃利奥特·罗斯福英语Elliott Roosevelt的斗牛獒布雷兹(Blaze)在海德公园村的寓所攻击了它。布雷兹的名声早就不太好,埃利奥特曾为了把它送到他的时任妻子、好莱坞影星法耶·埃莫森英语Faye Emerson那里而动用了战时优先权搭乘飞机,挤占了军人的票额。埃利奥特的一位传记作家这样记述这件事:“在那致命的一天,布雷兹发现了法拉并冲上去攻击这只黑色的小苏格兰犬。据说直到人们用大石头砸中布雷兹的脑袋,它才停止了攻击。法拉在接下来数天里命悬一线。按埃利奥特的说法,为了他母亲,‘布雷兹就不要了’。”布雷兹的脑袋被砍下来,检查之后发现并无患狂犬病的迹象。过了几天,法拉康复了。[9]

法拉在1952年4月5日,它的12岁生日之前两天去世。它被埋在斯普林伍德庄园的玫瑰园中,离罗斯福的墓地不远。[3]

参考文献[编辑]

  1. ^ William Edward Leuchtenburg, In the Shadow of FDR: From Harry Truman to George W. Bush,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2001. ISBN 0-8014-8737-4. pp 183.
  2. ^ 2.0 2.1 2.2 Goodwin 1995, p. 200.
  3. ^ 3.0 3.1 3.2 Biography of Fala D. Roosevelt. Franklin D. Roosevelt Presidential Library. [7 December 2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7 December 2012). 
  4. ^ Goodwin 1995, p. 200.
  5. ^ Video: Allies Win Sea, Air Battle In Fight For Africa (1944). Universal Newsreel. 1944 [February 21, 2012]. 
  6. ^ Charles MacDonald, A Time for Trumpets: the Untold Story of the Battle of the Bulge, Harper Perennial, 1997, ISBN 0-688-15157-4, pp. 226.
  7. ^ "Dewey Response to 'Fala Speech'", Ithaca College http://www.ithaca.edu/looksharp/mcpcweb/unit5_1932_1944/pdfs/1944/tguide1944doc3.pdf[失效連結]
  8. ^ Jim Bishop: FDR's Last Year, William Morrow, NY 1974, pp. 590-1.
  9. ^ Chris Hansen: Enfant Terrible: The Times and Schemes of General Elliott Roosevelt, Able Baker, 2012, pp 419-20.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