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旁复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法蘭西王國
Royaume de France

 

1814年-1815年

1815年-1830年

 

國旗 國徽
格言
"Montjoie Saint Denis!"
蒙茹瓦英语Montjoie圣德尼战旗!”
國歌
法兰西王子返回巴黎法语Le Retour des Princes Français à Paris
法國位置图
1815年的法蘭西王國
首都 巴黎
常用語言 法語
主要宗教 羅馬天主教[1]
政体 君主立憲制
國王
- 1814至1824年 路易十八
- 1824至1830年 查理十世
法國首相
- 1815年 塔列蘭(首任)
- 1829至1830年 波利尼亞克(末任)
立法機構 議會
- 上议院 法國貴族院
- 下议院 法國眾議院
歷史
-路易十八復位 1814年4月6日
百日王朝 1815年
-第二次復辟 1815年
-法國鎮壓西班牙革命 1823年
七月革命 1830年7月
路易-菲利普加冕為王 1830年8月9日
貨幣 法國法郎

波旁復辟(法语:Restauration)是法國歷史上从1814年4月6日拿破仑·波拿巴退位到1830年7月29日七月革命的時期。波旁复辟时期,法国又回到了波旁王朝的统治之下,法国再次成为君主制国家。不过,虽然主權由君主行使,但他们的权力受到《1814年憲章》限制,此时的法国实际上是一个君主立宪制国家。在这一时期,法国产生了两位国王:路易十八查理十世。他们都是路易十六的弟弟。路易十六在1792年被废黜,在1793年被处决。

波旁復辟一再为百日王朝所打断。被废黜的拿破仑一世在1815年3月20日至7月8日间夺回了权力。这段插曲把这一时期分成了“第一次波旁復辟”和“第二次波旁復辟”。波旁復辟之后,是1830年至1848年的七月王朝。同样,七月王朝受到新的《1830年憲章》限制,产生了一位国王路易-菲利普一世。他是1814年至1830年间的奥尔良公爵路易-菲利普三世,是法国国王路易十四的弟弟奥尔良公爵腓力一世的后代(自1848年以来,奥尔良公爵的后代是法国王位的觊觎者,目前是巴黎伯爵)。

这一时期是议会制开始的试验期,同时,它保存了一些法国大革命的成果。

因此,这一时期见证了君主立宪制的试验。同时,在一个混乱的国际环境中,这是一段相对和平的时期。工业革命引发了深刻的经济动荡和社会动荡。政府的政策受到了影响。

在国内政治上,它是君主制的回归,但被真正的议会生活所影响,其特点是极端保皇派和自由主义者之间的振荡

历史[编辑]

波旁家族的努力回归(1814年至1815年)[编辑]

法兰西帝国的终结[编辑]

Louis XVI en robe de sacre
反法同盟犹豫了一段时间后,依靠塔列朗的斡旋,路易十六的弟弟、波旁家族的路易十八重返王位。

1812年底从俄罗斯撤退以后,与第六次反法同盟进行的“德意志战争”又遭受挫折,法兰西帝国变得十分脆弱。紧接着是1814年“法国战争”的失败,民众已经厌倦了战争。拿破仑对和平条件的不妥协导致反法同盟国家发动了一场无休止的战争,直到促使其垮台。法国人民对反法同盟的入侵做出不同反应,一些人顽强地抵抗,而其他人,尤其是巴黎民众,欢迎入侵者并把他们当作解放者。这时,对战争的厌倦和对停止征兵征税的渴望把一大部分人团结到君主制复辟这个念头的周围,而它似乎能提供这个保证。

不过,反法同盟国家对王位的人选问题出现了分歧。波旁家族的后代得到了英国的支持,然而俄罗斯却极力反对。在根据事态的发展做出决定之前,还准备了几种方案。这使得事情向有利于普罗旺斯伯爵(未来的路易十八)的方向发展。他身边的人在许多城市,尤其是波尔多,成功地激起了人们对波旁家族的好感。同时,拿破仑退隐到枫丹白露,只留下塔列朗巴黎同外国势力进行谈判。塔列朗成功地操纵参议院和立法团于4月2日宣布废黜皇帝拿破仑,并把王位给予普罗旺斯伯爵。塔列朗在说服俄罗斯相信这一方案的可取性之后,他使一部宪法(《1814年宪法》)获得了通过。这部宪法接近于《1791年宪法》,结果引起了君主制拥护者们的强烈不满。同一天,拿破仑退位,并成为厄尔巴岛公国的统治者,还可以依靠这个头衔获得津贴。

普罗旺斯伯爵此时还在英国,是他的弟弟阿图瓦伯爵首先回到法国,勉强地接受了要有一部宪法的观念,但并没有因此在文本上宣誓。另外还决定用白色旗取代三色旗,这令军队感到失望。新的统治者于4月底抵达法国,并于5月2日与参议员会面。在他的《圣旺宣言》中,新国王对人民的主权提出了质疑,并且决定对给予他的这部宪法进行修改。为了确保自路易十六以来统治的连续性,同时考虑到路易十七的“统治”,他决定选择路易十八这个名字。实际上,自1795年路易十七死后,他一直就把自己看作是法国的统治者。

尽管有这些声明,路易十八组建的政府是温和的,这是调和的结果。5月30日,签署了《巴黎条约》(1814),跟反法同盟国家达成和平。法国恢复到1792年的边境,但有一些附加条款,被迫丧失掉部分殖民地和所有在法国大革命战争和法兰西帝国战争时期征服的地方。条约是通过塔列朗协商的。尽管条约基本上有利于法国,但是在新政权一开始就丢失领土,这成为随后被反对党反复指责的一件事。

第一次波旁复辟[编辑]

路易十八1814年6月4日授予的《1814年宪章》

路易十八获得王位标志着第一次波旁复辟的开始。反法同盟国家希望确保路易十八授予法国一部宪法,以此作为稳定与和平的保障。

塔列朗的《1814年宪法》被否决,成立了一个拼凑的新的委员会。委员会迅速起草了一部命名为“宪章”的文本,他们找出这个跟君主制有关的词汇,为的是跟宪法这一理念的革命形象决裂。这部“宪章”是一部妥协的本文,它承认法国大革命期间获得的重要原则(宗教自由,赋税面前平等,...)。为了重建国家的凝聚力,对1814年以前的行为进行政治特赦。然而,另一方面,“宪章”重申了君主的行政权、立法权和司法权,以及他解散众议院和任命贵族的能力。议院是通过纳税选举制选出,拥有比第一帝国时期更大的权力;司法体系主要承袭自第一帝国,尤其是《民法典》。“宪章”是本着妥协的想法编写的,它招致了最强硬的保皇党人的谴责,特别是宗教团体“信仰骑士”的成员。然而,文本过于含糊不清,以至于不同的政治派别都期待它在实施上符合自己的希望。

同时,路易十八于5月12日下令重组法国军队的步兵部队,以便“为和平确定法军步兵部队的力量和编制”,并且抛弃三色旗,使用法国王室的白色旗。

组建的政府没有首长,所有的部长都向国王汇报,同时,政府受到俄罗斯大使和英国大使的监督。对这个1791年就离开了的国家,路易十八已经不太了解,他发起了大规模的统计调查,为的是更好地熟悉他所统治的居民。新闻自由也让他了解到反对政权的那些批评。贵族受到尊重,好让他们忠诚,而宫廷又开始过起奢侈的生活。

外交部长塔列朗的出现使法国能够参加维也纳会议并继续维持大国的地位。在国内,财政部长路易男爵实施了一项财政政策旨在恢复国家的财政,特别是出售许多公顷的森林(其中一些是从教会没收的),另外,尽管有所许诺,然而继续征收间接税,这尤其涉及到普通人的生活用品。虽然这项政策显得很有效,但却使政府失去了一部分穷人。

百日王朝[编辑]

在混乱与诱惑间,第二次波旁复辟的开始(1815年至1820年)[编辑]

退回到君主制[编辑]

拿破崙的線眼向他報告了法國國內這股醞釀中的不滿[2],隨即於1815年3月20日,拿破崙從厄爾巴島回到巴黎。在他前往巴黎的路上,被派去阻止他的士兵,包括一些名義上的保皇派都選擇倒向拿破崙,而不是阻止他的回歸[3]。路易十八被逼逃離巴黎,在3月19日逃至比利時根特[4][5]。不久拿破崙在滑鐵盧戰役中戰敗後,拿破崙的百日王朝結束,路易十八回歸法國。路易十八逃亡期間,旺代省發生的親波旁叛亂被鎮壓,但是儘管拿破崙的聲望開始衰落,支持波旁復辟的行動還是很少[6]

查理·莫里斯·德·塔列蘭-佩里戈爾,曾於任職多個政權,被描述成"隨浪漂浮"("floating with the tide")。

塔列蘭在波旁王室復辟後再度具有巨大影響力,約瑟夫富歇(Joseph Fouché)也一樣重獲影響力[7][8]。第二次復辟見證了第二次白色恐怖的出現,主要發生在法國南部,王室的支持者向拿破崙支持者進行報復,約殺害了2、300人,逼使了上千人逃亡。這次白色恐怖的領導人,正是日後成為查理十世的阿圖瓦伯爵。經過一段地方政府無法阻止這類暴力的時期後,路易十八和他的臣下終於派出自己的官員重新恢復秩序[9]

第二次巴黎條約正式簽訂,比起第一次條約,第二次條約對法國加諸更多的懲罰措施。法國必須賠款7億法郎,國界變回1790年的狀況。而且經過滑鐵盧戰役後,法國被120萬外國士兵所佔領,並一直被20萬外國部隊駐軍至1818年,法國亦必須支付駐軍費用[10][11]。本來路易十八在1814年承諾的減稅,因為賠款而未能實現。這些賠款及未能減稅,加上彌漫全國的白色恐怖,使路易十八因而要面對國人的強烈反對[10]

白色恐怖和“无双议院”[编辑]

埃利·德卡茲,在百日王朝中仍維持對波旁王室忠誠,並成為1818至1820年間最有權勢的首相。

起初路易十八的主要大臣們都是溫和派[9][12][13],當中包括了塔列蘭、黎塞留公爵埃利·德卡茲等。而且路易本人亦採取了謹慎的政策[14]。在1815年的大選後,選出了一個以極端保皇派為大多數的議會,人稱為"無雙議會"(chambre introuvable),組建了塔列蘭-富歇政府,並試圖將白色恐怖的行為合法化。通過了對付國家敵人的審判,有達5至8萬公共服務人員被解僱,1萬5千名軍官被解除職務[10]。作為流亡貴族之一的黎塞留,被任命為法國的首相。同時,"無雙議會"繼續保持擁護室及教會,並倡議更多對王室歷史人物的紀念[15]。在這個議會的任期內,極端保皇者不斷製造更多事端,造成路易十八的煩惱[16]。也許是最溫和的大臣德卡茲,亦停止了國民衛隊的政治化(當時有很多保守派已被招募在內),他在1816年7月禁止民兵發動政治示威[17]

德卡兹和一场复辟期的自由主义试验[编辑]

从专制主义者的反抗到波旁王朝的灭亡(1820年至1830年)[编辑]

查理十世[编辑]

查理十世在蘭斯加冕。

復辟告終[编辑]

波旁復辟時期使用的法國國徽

至今在史家們之間,仍然爭辯著哪個因素真正造成查理十世的倒台。但是一般認為,在1820至1830年間,連串的經濟衰退,以及法國眾議院內部的自由派反對,最終造成了保守的波旁王室倒台[18]

在1827至1830年間,法國面對著全面經濟衰退,工業及農業也都倒退,這次衰退甚至比起觸發1789年的法國大革命的經濟倒退更嚴重。在1820年代後期的失收,推高了不同經濟作物糧食的價格[19]。作為回應,法國的農民要求放寬穀物的保護性關稅,以降低糧食價格來舒緩困境。但是查理十世卻屈服於富有地主的壓力,繼續保留關稅。查理十世這樣做,是基於在1816至1817年間的無夏之年時,路易十八放寬關稅並使糧食價格下跌,結果觸怒了傳統波旁王室權力的支柱:富裕地主。因此整個法國的農民在1827至1830年間,都要面對相對困難的經濟困難和昂貴的糧食。

同一時間,各地減弱了的購買力伴隨著國際壓力,引致到中心城市的經濟活動減少。工業衰退引致巴黎工人的飢餓程度提升。至1830年,絕大部份人口都承受查理十世經濟政策所造成的惡果。

當法國經濟衰退時,一連串的選舉導致了自由派在眾議院的實力增強。1824年眾議院內僅有17人的自由派聯盟,但3年後即迅速增至180個,1830年更劇增至274個。佔據大多數的自由派開始滋長出對中庸派馬蒂尼克(Jean Baptiste Gay, vicomte de Martignac),以及對極端保皇主義者波利尼亞克的政策的不滿,自由派想保衛1814年憲章帶來的少少自由。自由派遂要求選舉權的擴大,以及更自由的經濟政策。他們亦爭取擁有基本權利,以及議院佔大多數的派系可以指派首相及內閣。

而且,眾議院內增強中的自由派,亦與法國內出現的自由新聞媒體產生一點呼應。集中在巴黎,這些媒體對抗著政府的新聞機構,並且捍衛著報章自由的權利。逐漸這些媒體變得在表達巴黎民眾的政見及政治情況上重要,因而可以被視為自由派興起及法國群眾加強中的憤怒及經濟困苦的重要連結。

最終在1830年,波旁政府在各個方面上都遇上挑戰。新的佔大多數的自由派清楚地顯示,他們不願改變他們對波利尼亞克的進取政策的態度。在查理十世眼中,他的政權支柱是在政治版圖上的右方,但是巴黎的自由媒體售報量超越官方報章,表明巴黎人的政治立場已經轉向左方的自由派,兩者已經開始出現相反。不過查理十世還是不肯屈服於眾議院內不斷升級的要求。最後這個情況即將要終結,查理十世將要付出代價。

四道法令[编辑]

嚴格來說,1814年憲章使法國變成了一個君主立憲政府。儘管國王仍在政策制訂和行政上獨攬大權,他還是需要借議會接受及法律通過才可行。憲章同時也規定了眾議院的選舉制度、眾議院內的議員權力和大多數派的權力。查理十世於是在1830年時,面對了一個重大的問題。查理十世不能跨越加諸在他身上的憲法限制,因此他不能在自由派佔多數的眾議院中保衛他的政策。於是查理十世便展開行動對付此一情況。

1830年3月最後一次來自自由派的不信任投票,帶動了國王展開行動。查理十世開始通過法令來改變1814年憲章。這些法令又稱為"四道法令"(Four Ordinances),或稱為"聖克盧法令"(Ordinances of St Cloud)。這些法令內容為:

  1. 眾議院解散
  2. 新聞法限制
  3. 選舉權收窄至法國富人
  4. 根據新選舉法,立即進行新選舉

國王的意圖很快就傳出去。在1830年7月10日,國王未發表宣言前,在阿道夫·梯也爾的帶領下,一群富裕的自由派記者及報章編輯在巴黎會面,並計劃策略來反擊查理十世的政策。約在七月革命前三星期左右,決定在國王發表宣言的同時,記者們發表尖銳的批評攻擊國王的政策,煽動民眾(史家H. A. C. Collingham的推斷)。結果當查理十世在7月25日發表宣言時,自由派媒體出版文章及投訴,抨擊國王的暴政。

巴黎的市民都被煽動起來,受到愛國熱情及經濟困苦的推動,築起街壘和發動革命。數天之內,情況已經陷入王室所不能控制的地步。國王試圖關閉自由派媒體的出版,但是激進的巴黎群眾保衛了那些媒體。他們還攻擊了親波旁的媒體,並癱瘓了王室的武裝力量。抓住這個機會,議會中的自由派開始草擬議案、投訴和對國王的譴責。

查理十世最後在1830年7月30日退位。20分鐘後,他那個名義上繼位為路易十九的兒子,也都退位了。名義上的王位落到查理十世的孫子,亨利五世奧爾良公爵路易-菲利普成為了王國的軍隊司令。但是新獲授權的眾議院宣佈王位懸空,並於8月9日選擇路易-菲利普為王。自此法國進入七月王朝的統治。

路易-菲利普及奧爾良王朝[编辑]

路易-菲利普在1830年的七月革命後,取得法國王位,並且以"法國人民的國王"之名統治。奧爾良主義者繼續掌權,直至1848年的二月革命被推翻為止。接著奧爾良王朝,就是第二共和的成立。共和國總統最終由路易·拿破崙·波拿巴取得,他於1851年法國政變中奪得政權,自立為帝,是為拿破崙三世,並建立了法蘭西第二帝國至1870年。

波旁复辟时期的法国[编辑]

參考[编辑]

  1. ^ Furet 1995,第271页
  2.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Tombs, p. 333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3. ^ Ingram 1998,第43页
  4. ^ Tombs, p. 334
  5. ^ Furet, p. 278
  6. ^ Alexander 2003,第32, 33页
  7. ^ Tombs, p. 335
  8. ^ Furet, p. 279
  9. ^ 9.0 9.1 Tombs, p. 336
  10. ^ 10.0 10.1 10.2 Tombs, p. 337
  11. ^ Staff. The European Magazine, and London Review, Philological Society (Great Britain), January 1918 p. 161
  12. ^ Alexander, p. 37
  13. ^ Tuer Bury 2003,第19页
  14. ^ Furet, p. 281
  15. ^ Furet, p. 282. This included blocking the budget over plans to guarantee bonds on the sale of 400,000 hectares of forest previously owned by the church, reintroducing prohibition of divorce (Alexander, p. 37, 38), demanding the death penalty for individuals found with the tricolore (Alexander, p. 37, 38), and attempting to hand civil registers back to the church (Alexander, p. 37, 38).
  16. ^ Alexander, p. 39
  17. ^ Alexander, p. 54, 58
  18. ^ Pilbeam (1999), p. 40, 41
  19. ^ Tuer Bury, p. 38

來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