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基·柯拉維托的詛咒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洛基‧柯拉維托的詛咒是一個美國職棒大聯盟的現象:自從克里夫蘭印地安人隊在1960年以右外野手洛基‧柯拉維托底特律老虎交換哈維‧庫恩(Harvey Kuenn)之後,這個大聯盟球隊就因此而始終無法贏得世界大賽美聯冠軍,或是打進季後賽,甚至連角逐季後賽資格亦不可得。

這次交易的與眾不同之處,在於印地安人隊是以前一年轟出42發全壘打的全壘打王「巨石」(the Rock),換來1959年以.359打擊率贏得打擊王,專打一壘安打的庫恩。底特律和克里夫蘭兩地的球迷都不認同這項交易。

詛咒的說法最早是由艾克隆信號日報(Akron Beacon Journal)的體育專欄作家,曾為誠懇家日報(Cleveland Plain Dealer)報導印地安人隊的泰瑞‧普拉托形諸文字的。普拉托在他1994年的著作《洛基‧柯拉維托的詛咒:深情回顧三十三年低潮期》(The Curse of Rocky Colavito: A Loving Look at a 33-Year Slump)之中指出,這項由印地安人領隊法蘭克‧藍恩主導,為削弱柯拉維托的人氣,阻止他的加薪要求而產生的交易,使得印地安人自1960至1993年長期陷入低潮,每年都落後第一名超過十一場。在這段日子裡,印地安人始終未能繼1954年之後再度拿下聯盟冠軍,1948年之後的第一個世界冠軍更是遙不可及。

在《洛基‧柯拉維托的詛咒》以及1999年的《我們的部族》(Our Tribe)兩本書中,普拉托記下了柯拉維托交易之後降臨於印地安人隊身上的許多厄運:

  • 投手山姆‧麥克道爾的酒精中毒問題,使他從1960年代大聯盟最頂尖的投手之一,淪為一個不可靠的投手,並且在32歲那年退出棒壇。他最終戒了酒,成為運動員酗酒問題的顧問。
  • 左外野手湯尼‧赫頓(Tony Horton)的心理障礙,使得這位強打者無法面對在大聯盟討生活的心理壓力。1970年球季中段,年僅25歲的他竟不告而別。他和麥克道爾一樣接受治療,並且終於康復,但始終沒有回到棒球界。
  • 對投手史帝夫‧唐寧(Steve Dunning)的揠苗助長。這位1970年的選秀榜眼,剛從史丹佛大學畢業就被丟進大聯盟,完全沒有接受過小聯盟的磨練。太早被丟上火線的結果,使他在1977年帶著23勝41敗的生涯成績退出棒壇,此時年僅28歲。
  • 1984年將投手瑞克‧薩克里夫(Rick Sutcliffe)和另兩位選手換到芝加哥小熊,得到外野手喬‧卡特梅爾‧霍爾(Mel Hall)以及另兩位球員。薩克里夫因而帶領小熊隊贏得當年的國聯東區冠軍,並且成為國聯賽揚獎得主,1989年再次帶領小熊隊打進季後賽;他在印地安人隊只投了兩年多就拿下35勝,轉隊之後又贏了114場。霍爾是優秀的打者,但表現始終不如預期,儘管卡特在印地安人隊成為大聯盟頂尖強棒,但他們在這些年裡始終沒有一個投手比得上薩克里夫。卡特後來在1989年被送到聖地牙哥教士隊,換來捕手山迪‧阿洛瑪和二壘手卡洛斯‧貝爾加,這也許是印地安人隊近年來最成功的交易,因為阿洛瑪和貝爾加都在1990年代成為印地安人重振雄風的關鍵人物。教士隊隨後又將卡特換到多倫多藍鳥隊,他不但帶領藍鳥隊在世界大賽二連霸,更以一支再見全壘打贏得1993年世界冠軍。
  • 1987年運動畫刊雜誌的大聯盟球季預報。在印地安人隊1986年奇蹟式的拿下86勝之後,這一期的封面人物找來了印地安人隊的強棒卡特和柯瑞‧史奈德(Cory Snyder),標題定為「印地安人暴動」,副標則是「相信吧!印地安人是美聯最佳球隊!」結果印地安人隊在那年輸了101場,儘管有些人還是相信,帶來這場災難的是《運動畫刊》封面詛咒
  • 1993年春訓的船難,造成救援投手史帝夫‧奧林(Steve Olin)和提姆‧克魯斯(Tim Crews)喪生,先發投手鮑伯‧奧赫達(Bob Ojeda)重傷。救援投手凱文‧魏甘德(Kevin Wickander)對於奧林之死太過悲痛,以至於在球季中被換走,表現從此走樣;因此,這次意外實際上讓印地安人隊賠上了四名投手。

在普拉托《洛基‧柯拉維托的詛咒》出版之前,對於印地安人的困境還有另外一種解釋,時間點則是1954年世界大賽之後,但比1960年柯拉維托的交易更早一點。印地安人隊在1958年開除了總教練巴比‧布拉根(Bobby Bragan)。據傳,布拉根走到克里夫蘭市立球場的投手丘上,在那兒詛咒印地安人隊再也得不到另一個冠軍。然而,布拉根始終否認這件事曾經發生過。

普拉托大作出版的那一年─1994年,印地安人隊從破舊而搖搖欲墜的市立球場,搬進了嶄新的傑克布斯球場。在八月的球員罷工提前結束球季之前,他們在新成立的美國聯盟中區只落後白襪隊一場。儘管球季中斷,但這是印地安人隊自柯拉維托為他們效力的最後一年─1959年以來,第一次真正有機會爭取季後賽資格。

印地安人隊終於在1995年奪下聯盟冠軍,普拉托也寫了續集《埋葬詛咒》(Burying the Curse)。印地安人也贏得1997年的美聯冠軍,但在兩次世界大賽都飲恨落敗。他們在1995年世界大賽普遍被看好,但最終輸給亞特蘭大勇士隊;1997年,他們在第七戰九局下半一出局時仍以2:1領先佛羅里達馬林魚隊,但救援投手荷西‧梅薩無法解決最後兩名打者,讓馬林魚隊追平比數,並在十一局下獲得最後勝利。

印地安人隊也有幾次贏得中區第一,卻拿不到美聯冠軍:1996年(分區系列戰輸給金鶯隊)、1998年(美聯冠軍戰輸給洋基隊,即使第四戰前以兩勝一敗領先,並且要在主場進行四、五戰)、1999年(分區系列戰對波士頓紅襪,兩連勝後三連敗慘遭逆轉)以及2001年(分區系列戰輸給西雅圖水手)。

2005年,印地安人隊在球季最後一週仍以92勝63敗的戰績穩居外卡領先,但在球季最後七場輸掉六場,使得波士頓後來居上奪得外卡。

普拉托又為印地安人隊寫了一本隊史:《我們的部族》,在1999年出版,他在書中堅稱詛咒至今仍然生效。直到2006年球季結束,印地安人都未能在1997年世界大賽敗北之後重新贏得美聯冠軍,也仍然無法拿下1948年之後的第一座世界冠軍。這說明了洛基‧柯拉維托的詛咒如果真的存在,它仍在發揮作用。而柯拉維托的反應一如布拉根,始終不承認詛咒過球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