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音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洛阳音[1]中古漢語的代表音之一。源出東漢西晋首都雒陽的音韻,在南北朝時南遷的文人對北方家鄉的愁思,令洛陽音更受追捧。宋代汴洛音系南方官話而並非現代的北方官話,「北宋的时候,中原的方言还是属于南方系;现在的北系官话的前身只是燕京一带的一个小区域的方言」,[註 1]自晚唐、五代、北宋和遼朝,官話的元代音系音系急速變異,與魏晉隋唐的洛陽音有很大差異,20世紀的洛陽話與古代洛陽音更是難以對應。後世的通語或韻書例如中州韻中原音韻均參照了古老相傳的洛阳音,然而「參照」的比例多寡引起學者爭論,例如明代南京官话的基礎方言曾被認為是當時南京話,後世指出應是南京音與「中原書音」的妥協。[4]

名稱[编辑]

普遍又稱洛陽讀書音中原書音,有時稱河洛音[5][6],被歷代尊稱甚至簡稱為雅言、正音、讀書音[7]20世紀以來,一些台灣閩南人嘗試考證台灣閩南語的別稱「鶴佬話」的本字可能是「河洛話」,學術界普遍沒接受。[8][9]

註釋[编辑]

  1. ^ 此說法出自呂叔湘(1985)[2]羅杰瑞(1997, [2004])論證並支持該觀點。[3]

參考文獻[编辑]

  1. ^ 尉迟治平. 论隋唐长安音和洛阳音的声母系统——兼答刘广和同志. 《语言研究》. 1985, (2). 
  2. ^ 呂叔湘; 江蓝生. 近代汉语指示代词. 上海: 学林出版社. 1985. 
  3. ^ 英語原版見:Norman, Jerry. Some Thoughts on the Early Development of Mandarin. 余靄芹; 遠藤光暁 (编). 橋本万太郎紀念中国語学論集. 東京: 内山書店. 1997 (英语).  中譯本見:羅杰瑞. 由梅祖麟翻译. 關於官話方言早期發展的一些想法. 《方言》. 2004, (4) [2020-1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02). 
  4. ^ 曾晓渝. 明代南京官话性质考释. 语言科学. 2016, 15 (2) [2020-1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7). 
  5. ^ 张竹梅. 也谈《中原音韵》所代表的音系. 《北方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1991, (1). 《中原音韵》所代表的音系争论,大致有三家意见: 一、《中原音韵》代表当时的大都话; 二、《中原音韵》代表当时的河洛音; 三、《中原音韵》代表当时的北方话。 
  6. ^ 李新魁. 中原音韵的性质及其代表的音系. 《江汉学报》. 1962, (8). 河洛之音 
  7. ^ 张金发. 再论《切韵》所反映的读书音及其音系性质. 《江西科技师范学院学报》. 2009, (4). 
  8. ^ 傅雲欽. 「ho̍h-ló」宜寫成「福佬」的道理. 2011-06-03. . 本文章與其他十多位學者對「福佬」的考證被傅雲欽一併輯錄至他的個人網站傅雲欽如是說.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8). 
  9. ^ 朱真一. 異哉!台灣人的「河洛」及「中原」意識. 美國加州聖地牙哥台灣同鄉會. 2008年10月.  本文章與其他十多位學者對「福佬」的考證被傅雲欽一併輯錄至他的個人網站:傅雲欽如是說.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