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宿者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流浪漢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印度加爾各答一個無家可歸的家庭;下:法國巴黎的一名露宿者

露宿者又稱流浪漢遊民街友野宿族,指的是一些因為經濟能力不足或其他原因而居無定所,在公園天橋底、地下道住宅樓梯等地棲身的人。他們在城市流浪拾荒行乞或當苦力臨時工,以賺取微薄的金錢或食品。

各地情況[编辑]

英国[编辑]

關注露宿者團體指,(截止2014年6月初数据)全國露宿者數目連續三年上升,倫敦的升幅更高達75%,除了歸咎於高樓價及政府削減資助,很多人都是因婚姻破裂、家暴或喪親而淪落街頭。[1]

薩瑟克區有豪宅懷疑為了趕絕露宿者,竟在大廈出入口旁邊地面鋪設金屬尖釘,遭狠批此做法有欠尊重。管理處沒回應在門外鋪設尖釘是否針對露宿者,但有住客指六星期前開始有人在大廈外露宿,情況持續一個月後門外就出現金屬釘。而以尖釘趕走露宿者的手法在英國已沿用逾10年,但最近越趨常見,超市集團Tesco位於購物區攝政街Regent Street)的分店亦有這樣做,但解釋是避免煙民及酒鬼在門外聚集。[1]

日本[编辑]

露宿者人數以居住城市為多,據2年時日本厚生勞動省統計,大阪府露宿者有4,911人,東京則達4,690人。[2]另外,露宿者人數也與經濟景氣攸關,再以日本為例,2003年1月-2月,日本經濟崩壞時,全日本達25,296人,而2007年日本經濟好轉時,露宿者減少至18,564人。這裡面,中高年男性佔有95%[3]、平均年龄為57.5歳。[2]

台灣[编辑]

台灣最早規範露宿者的法規,始自日治時期明治39年(1906年),由台灣總督府頒布的《台灣浮浪者取締規則》。

在台灣,「街友」乃是對遊民較為和善、有禮貌的稱呼方式。

相關服務組織[编辑]

恩友:提供食物、信仰

人安基金會:寒士提供夜宿、食物

芒草心:街遊

台灣夢想城鄉協會:藝術課程

新北市至願者服務協會:夜訪做得十分勤勞,一週兩次

昌盛:

人生百味:

  • 政府:社會局、遊民專案中心社會局

在民國80年(1991年)時,開始有了救助露宿者的服務行動,民國91年(2002年),則正式有了以街友為服務對象的社福團體成立,名為人安基金會的財團法人,透過長年服務街友的實際接觸下,發現露宿者平均年齡在55.6歲,並不是法規中界定的老年人,不適用老人福利,而高齡者在求職上也多有障礙。其中以「老殘」居多,佔二分之一以上,而露宿者更是七成源自於「經濟」因素,他們因學歷、低技術及轉業不易等問題,求職困難,近年來則因景氣影響有漸漸增多的趨勢;此外「家庭關係不良」的街友,也不在少數,其中甚至有家庭絕裂的朋友(如:不成功不返家、家人相處不睦或受暴、不想連累家人等)問題。 露宿者為了維持基本生存需求,往往集聚或散居在大都會區容易乞食或棲身的街頭及公園,部分社福團體成立後,有所謂的「露宿者平安站」,提供午、晚餐、沐浴更衣、急難救助及協助就醫等,這些平安站也成為街友短暫棲身並尋求再出發最即時的生存站。在露宿者因年齡學歷體適能等因素,容易成為雇主聘雇的排除對象之下,社福團體發現多數街友仍期待自食其力,有尊嚴地生活,自民國97年(2008年)起提供就業協助的服務,以廣告舉牌、發傳單資源回收、簡單代工為街友找求生出路。

社福團體成立街友平安站提供街友防飢、防寒、防病等服務,亦普遍受到各界人士的支持與捐贈,包含捐款及實物,例如未使用過之食材、衣物、外傷藥膏、盥洗用品等,實際解決了許多落難露宿者的暫時求生問題。自民國80年開始,許多露宿者口耳相傳,紛紛於過年除夕前,前往各地平安站參與街友尾牙活動,藉此感受社會溫暖並敢於走入人群。

2009年台北縣政府成立新希望關懷中心提供跨局處方式結合勞工、民政、社會、教育、衛生等單位提供單一窗口救援服務。

台北市議員事蹟爭議[编辑]

2011年12月末台北市政府應國民黨市議員應曉薇要求,更改清潔隊灑水時間,在寒冬深夜11時在萬華區艋舺公園噴水清掃環境,雖非針對露宿者而來,但已使他們無法繼續在此處過夜[4]。相關影片在網路上廣為流傳後,配合先前應曉薇在議會質詢時,說出:「誰往遊民身上灑就撥獎金」等言論[5][6],引來與會關懷遊民團體輿論批評:「政府沒在寒冬送暖,反而潑冷水,第三世界才有這種情形!」政大社會系教授顧忠華強調:「市府此舉恐成國際醜聞。」台大城鄉所副教授畢恆達感嘆,「遊民不是因為他們做了什麼事情而犯法,實情是他們的身分本身已經是一種罪刑。」政大社會系教授顧忠華指出,露宿者問題解決之道是了解他們當遊民的理由,對症下藥,而非以粗暴、簡單的灑水驅趕就想解決問題,重要的是,人權的底線不得逾越。[7]

應曉薇後來公開道歉[8],隨後在臉書上發佈聲明,表明其立場:「你們知道嗎,萬華600多個遊民,大多數天天喝酒簽六和彩,還有HIV愛滋病帶原者,你們一再以人權為主張,萬華居民的無助你們了解嗎?過去幾年已槍決的死刑犯不止一位他們姦殺數名其中最小三歲幼童和婦女的惨劇你們沒看到嗎?」 [9]這樣的言論再度引發部分網友不滿。

中國大陸[编辑]

過去中國大陸有部分城市建水泥锥防流浪汉,遺留至今。例如广州市深圳市於2012年被曝光在一些高架橋下立錐,广州市建委回應稱水泥锥建于十多年前,當時的目的確實是為防流浪汉。[10]

自2003年8月广州孙志刚事件後,中國大陸廢除了《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並制定《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 ,其第二条規定「级以上城市人民政府应当根据需要设立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站。救助站对流浪乞讨人员的救助是一项临时性社会救助措施。」

然而事實上有不少流浪人員並不願意進入救助站,除「習慣了自由」等理由外,還因為部分城市的所謂「救助站」並未改變原本「遣送站」的性質,权力的冷血、管理的暴虐依舊[11]。而在广州市等救助单位准备較充分的城市,仍有一些流浪漢寧可挨凍也不進救助站,原因是外地流浪人员在接受临时救助后,将会被民政部门遣返原籍[12]

但也有很多「流浪漢」進救助站並非真的需要救助,他們只是利用「遣返」的規定,獲得一张免费的车票。[13]

香港[编辑]

導致原因[编辑]

翻找垃圾的流浪漢
捐贈物資給乞討的人
養流浪狗的流浪漢

一些研究報告認為,下列的原因可能導致無家可歸,而成為露宿者。[14][15][16][17][18]儘管有一定比例的人是出於自願因素而流浪的,多數的街友都是不得已而淪為街友的。在香港,《全港無家者人口統計行動2015》的調查顯示,只有11.3%的街友表示他們是出於個人選擇而流浪的,其比重小於「租金太貴」(49.6%)、「失業」(23.7%)、「與家人/室友相處出現問題」(17.5%)等其他的原因。[19]

以下陳列出多種可能導致一個人成為街友的原因。

經濟因素[编辑]

家庭因素[编辑]

疾病因素[编辑]

其它[编辑]

  • 戰亂
  • 自然災害(颱風、地震、土石流)。一個例子是在希臘,在1999年雅典地震後,有許多中產階級人士變得無家可歸,並在2009年時,依舊處於無家可歸的狀態。在多數的狀況下,受到地震影響的人,他們僅剩的財產就是他們的車子;而其中一部份受地震影響的人居住於貨櫃屋當中,尤其在尼亞愛奧尼亞市,當地很多人居住於市政府提供的貨櫃屋當中。這些受地震影響的人,在希臘當地又稱作seismopathis,也就是「受地震波及者」。
  • 強制驅逐(公有地上的拆遷戶)
  • 監獄釋放和重新進入社會,親友可能早已搬離
  • 流浪癖
  • 體驗生活及單純好玩
  • 犯罪或從事非法行業(如娼妓、販賣毒品詐欺賭博流氓非法移民等),必須四處躲藏以逃避警察的追緝、取締
  • 性格不喜歡受拘束
  • 種族因素遭各國或社會排擠,如歐洲的吉普賽人猶太人、美洲的印第安人、澳大利亚的毛利人
  • 性傾向性別認同而遭受邊緣化、被壓迫的性少數,或LGBT族群
  • 遠離家園,到遠處謀生,沒錢長住旅館者,而在車站或公園等地過夜

問題點[编辑]

治安[编辑]

有些地方的警察,可能會在政府官員出巡時,藉口整頓市容,驅逐遊民。

露宿者容易聚集在會免費供應食物的地方,例如長期的街頭抗議場合、宗教或慈善活動對於露宿者或弱勢者發放救濟品的地方。在極少數的情況下,當發放的食物數量遠低於前往的露宿者數量時,可能引發露宿者為爭奪物資發生衝突。

相關罪案[编辑]

横浜浮浪者襲撃殺人事件[编辑]

1980年代,在年以清掃街道為名襲擊露宿者的事件,事後這些青少年對其犯行毫無罪惡感。

環境[编辑]

有些露宿者可能靠撿拾垃圾堆裡的食物維生,像是餐飲業會把已過保存時間的食物拋棄。或是在垃圾堆裡尋找可用之物品,報紙、舊衣物……等。露宿者通常不是經常盥洗,因此外表邋遢與骯髒有異味的衣物,成為露宿者給一般人的印象。公園或車站的公廁,或其他有免費的清潔水源的地方,常成為露宿者偶而盥洗的場所。

選舉[编辑]

住所不定或無戶籍,選舉之投票通知書難以送達,因此幾乎無投票權。在無選票可圖的誘因下,政客們往往視露宿者為洪水猛獸,以鄰為壑,極少提供改善露宿者現象的協助,甚至提出驅趕的說詞[25]

名人[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倫敦豪宅鋪釘趕露宿者 苹果日报 2014-06-10。
  2. ^ 2.0 2.1 厚生労働省. ホームレスの実態に関する全国調査報告書の概要. 2007. 
  3. ^ 存档副本. [2009-06-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6-02). 
  4. ^ 以為潑冷水 就看不到窮人 (Stop Hosing The Homeless). 
  5. ^ YouTube上的噴水趕露宿者 國民黨議員:往身上灑發獎金
  6. ^ 台北市議會工務部門質詢第15組速紀錄. 臺北市議會公報 (台北市: 台北市議會). 2011-11-18, 85 (8): 3127 (中文(台灣)‎). 
  7. ^ 寒夜 噴冷水驅露宿者 這樣的市府和議員 你們太殘忍
  8. ^ 李香君. 噴水趕街友失言 應曉薇道歉. 中央社. 2010-12-25. 
  9. ^ 應曉薇臉書. [失效連結]
  10. ^ 广 立水泥锥驱流浪汉引争议 是否铲除待定. 中国经济网. 2012-07-04.  参数|title=值左起第2位存在換行符 (帮助)
  11. ^ 黑暗救助站怎能救助流浪者. 网易评论. 2013-01-09. 
  12. ^ 不願被遣返原籍 流浪漢寧挨凍不進救助站. 羊城晚報. 2012-0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7-14). 
  13. ^ 流浪汉为什么不愿意去救助站?. 青年时报. 2009-12-22. 
  14. ^ Hunger and Homelessness Survey: A Status Report on Hunger and Homelessness in America's Cities: A 27-City Survey December 2009 (PDF). United States Conference of Mayors. December 2009.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0-01-10). 
  15. ^ United States Conference of Mayors, "A Status Report on Hunger and Homelessness in America's Cities: a 27-city survey", December 2001.
  16. ^ United States Conference of Mayors, "US Conference of Mayors/Sodexho Hunger and Homelessness Survey: 2005"PDF (1.19 MB), December 2005, "Main Causes of Homelessness", p.63-64. [1]PDF (62.3 KB) [2]
  17. ^ Vanneman, Reeve, "Main Causes of Homelessness"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9-08-22., University of Maryland
  18. ^ Cf. Levinson, Encyclopedia of Homelessness, article entry on Causes of Homelessness: Overview by Paul Koegel, pp.50-58.
  19. ^ http://www.cityu.edu.hk/youeprj/hopehk2015_chi.pdf
  20. ^ 白領街友王文良 力拚東山再起/台大碩士、曾任銀行副總…
  21. ^ Segal S. P.; Baumohl J. Engaging the disengaged: Proposals on madness and vagrancy. Social Work. 1980, 25: 358–365. JSTOR 23713231. 
  22. ^ E. Fuller Torey (2008): The Insanity Offense – How America's Failure to Treat the Seriously Mentally Ill Endangers Its Citizens, ISBN 978-0-393-06658-6
  23. ^ Connolly, Adrian J. Personality disorders in homeless drop-in center clients (PDF). Journal of Personality Disorders. 2008, 22 (6): 573–588. PMID 19072678. doi:10.1521/pedi.2008.22.6.573. With regard to Axis II, Cluster A personality disorders (paranoid, schizoid, schizotypal) were found in almost all participants (92% had at least one diagnosis), and Cluster B (83% had at least one of antisocial, borderline, histrionic, or narcissistic) and C (68% had at least one of avoidant, dependent, 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s also were highly prevalent. [永久失效連結]
  24. ^ Stephen W. Hwang MD MPH. The effect of traumatic brain injury on the health of homeless people. [17 September 2014]. 
  25. ^ 民視即時新聞,24-Dec-2011 閱

外部連結[编辑]

参见[编辑]